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三十七章89東海康輔社─加強營活動流程

一、91恆春~山海里"監獄"的夕陽

1991年一月上旬,隆冬,恆春山海里的海防哨所。落山風狂掃緊臨海洋的海防哨所,日暮之時的灰暗的天空,層層的壓低的陰霾雲層,恍若!一頂黑色的鍋蓋,即將蓋下讓人無處可逃;而一輪殷紅的夕洋落下海面之時,更似!人之將死,迴光返照的血紅,映得!海平面及海上低壓的雲層一片通紅。夕陽下!幾棟平房破落的海防哨所,四周的圍牆,皆是以珊瑚礁塊堆疊而成;而圍牆外,則盡是遮天蔽日的荒草,及荊棘亂枝交錯的樹林圍繞,無路可行。不過,黃昏之中的海防哨所,仍有兩條路可以通向海邊。其中!一條路,是在近兩扇柵欄門口,圍牆間的一道縫隙,可以!通往海邊的哨亭;而另一條路,是在廚房旁的水槽邊,順著珊瑚礁圍牆的缺口往下走,十多公尺,則可以到達海邊,建於珊瑚礁磐上的一間廁所。至於!建於珊瑚礁磐的廁所左邊,則是!哨所的垃圾場。黃昏中的哨所,這天!下午,五點多,只見!有個人,兩手!各提著一個垃垃筒,往海邊珊瑚礁的垃圾場走去;經過!廁所,左轉!把垃垃筒的垃圾倒掉後,只見!那個人影!便佇立在礁磐上,遠望!海上殷紅的夕陽。落山風!從身後吹向海洋,黑色的珊瑚礁磐下,白色的浪花沖擊,偶而!在礁磐的縫隙間,海浪還會成漩渦;而白色的浪花後,則是!波濤起伏一望無際的大海,殷紅的海水,直通到!夕陽下。珊瑚礁下的海不知有多深,哨所的四周更被荒草荊棘及樹林,圍得密不通行;而或許!是深感自己,是不可能逃出,這有如監獄的海邊的哨所。因此!只見那站在海邊礁岩上的人影,望著海面上殷紅的夕陽,不久!便頹然的蹲下身,似乎!心情!十分沉重;而這個人,正是程泉。此時,程泉!已經下部隊,到了恆春"山海里"海防哨所的第四天。

暮靄沉沉的天色下,程泉!蹲在礁岩上,感覺心情很沉重,尤其!望著海上那一輪將沉的殷紅夕陽;程泉!更頓覺,心頭!彷彿!墜著一顆大石頭般,拉著自己的心臟!不斷的往下沉。下部隊四天來,程泉!原想少抽點煙,甚至!為娟娟戒煙。只不過,在此夕陽下,程泉的心情,忽然!沉悶的,恍若!要墜入不見天日的深淵之時;忍不住,程泉!還是從口袋裡,又掏出了煙。然而,落山風吹襲,毫無遮掩的海邊礁岩上,程泉!點了一次又一次,還是無法把煙點著;因此,程泉!便起身,走向垃圾場旁的廁所。海風呼號狂嘯的廁所,程泉!走了進去,把斑駁的木門關上;而關上了門後,暮色中的廁所,髒臭的小小的空間裡!便是一片漆黑。漆黑的伸手不見五指的廁所,似乎!這是程泉!在哨所裡,唯一!可以得到,一點安全感的角落;於是!點著了煙,程泉!蹲在廁所漆黑的角落裡,便一大口,一大口的抽著煙。只不過,煙越抽,程泉!卻越覺得心情沉悶,甚至!是感到無限痛苦;因為,程泉!有點不明白,為何!自己會來到這樣的環境。事實上,程泉!始終!無法認同,自己是屬於這個哨所的一份子。尤其,這天!下午,哨所裡的排附,帶隊出去哨所外的沿海公路跑步;而後,回到哨所,又做體能。由於,大家!都流了汗,且陸戰隊!為了彰顯自己的剽悍,所以!做體能通常都打赤膊。此時,當大家!都脫了上衣,打赤膊做體能之時,程泉!這才發現─在這個二、三十人的連部哨裡面,竟除了!幾個大專兵,身上白白的沒刺青外;而其餘的兵,竟幾乎!身上全都有刺青。

「海軍陸戰隊」徵兵的要求是甲種體格,且不能近視。因此,兵源的教育程度,通常!也比較低,多半是國中,或國小畢業;而,這在陸戰隊,最基層的步兵連,似更明顯。並非,程泉,歧視教育程度不高的人,其實!程泉的父親,沒唸過書,母親!也只國小畢業而已;不過,程泉的父母,卻都是善良的農民,然而,在這連部哨的二、三十人,卻是絕非善類。「刺青」原本!就是,現下!社會上的黑幫,或流氓,為了彰顯自己的凶狠,以在自己身上刻劃的標籤。而或許,連長,也是怕把連上狀況較多的兵,派到外哨,會出大批漏;所以,便把一些問題兵,都留在連部哨,因此,似乎!更形了連部哨,好像!是一個比黑社會還黑的社會。而程泉,七月!才大學畢業,此時!剛下部隊,便來到這個比黑社會還黑的環境;一時間!他又怎知,該如何適應,這生活規矩,有如黑幫的環境。落山風吹襲,建於海邊礁岩上的廁所,儘管!程泉,是躲在暗無天日的廁所裡,抽煙;不過,程泉!也不敢躲太久。因為!整個哨所,二、三十人,就只有這間廁所,所以!隨時,都有可能會有老兵來用廁所;因此,程泉!躲在髒臭的廁所裡,匆促的抽完一根煙,便又趕緊開門離開廁所,以免!被身上刺青耍狠的老兵,抓到他偷懶。事實上,下部隊!四天來,程泉!也不敢,有片刻的偷懶;或可說,這四天來,程泉!一直都跟其他幾個大專兵一樣,臉上帶著驚恐,兢兢業業,半彎著腰,不斷的忙碌!找事情做。因為,要是!有一時半刻的空閒,而被那些!身上刺青耍狠的老兵看見,恐怕!免不了,又要換來!一陣如野獸般的咆哮、與怒罵。

程泉!身在部兵連的哨所,天天!活在被人咆哮,怒罵,與監視之中,似乎!也越變越膽小了。儘管,程泉!也想找機會,跟幾個剛下部隊的大專兵,講講話;不過,哨所裡,那幾個比程泉,早一、二個月!下部隊的大專兵,似乎!是怕惹禍上身,所以!卻都很怕講話。『喂~你們幾個新兵,圍在那裡,吱吱喳喳,在說"啥小"啊。有時間,不會!把操場掃一掃~』幾個新兵!湊在一起講話,或許!這更犯了老兵的大忌,認為!幾個新兵,是在講他們的壞話;因此,為了避免!自己變成老兵的眼中釘,似乎!幾個大專兵,通常!彼此也都很沉默。不過,儘管!幾個大專新兵,沉默的!有如奴隸般的做事,卻還是!引來另外的老兵不滿。譬如,這天,中午,幾個大專兵!圍在廚房旁的水槽邊,沉默的洗餐盤之時;而那個72梯的,叫阿標的新兵頭頭,就站在水槽邊罵。『幹x娘咧,你們這些新兵,攏是"啞狗"喔。不會講話喔。幹~整天!都不講話,看了就"妒爛"~』儘管,叫阿標的新兵頭頭,站在水槽邊罵,不過!幾個大專新兵,仍是!默默的低頭洗著餐盤。而,程泉!是最新的兵,或許!是不懂規矩,又或者!是程泉,認為!別人問話,自己就該回答;因此,看了幾個大專兵,都不說話,程泉!便笑了笑,對72梯的阿標,說『啊~不是這樣啦。我是覺得!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個性啊。所以,喜不喜歡講話,這個也不能勉強啊~』。

『幹x娘咧~~"個性",你好膽。你有個性。你在當兵,敢說!你有個性。幹~~你有個性,我才要看,你是要怎麼死~~』72梯的阿標,不待程泉!把話說完,邊罵著!便他手裡的一塊不繡鋼餐盤;使勁的,擲到!程泉面前,那一盆洗餐盤的髒肥皂水中,濺得!程泉一身濕。『幹x娘咧~~看你"讀冊囝仔,不懂事啦~"。這次!放你算啦。"個性"~~哼,你敢再說你有個性,我看你要按怎死~~』72梯的阿標,嘴裡邊罵著,邊轉身離開。而此時,同在廚房旁水槽,與程泉洗碗盤的幾個大專兵,才竊竊私與,小聲的,對程泉說『唉呀~~算了啦。老兵!要罵,就給老兵罵啦。不要~回嘴啦。不然,只會更糟糕啦~』。程泉!被濺了一身的髒水,有點莫可奈何,只是!淡淡的說『呵~真的很奇怪耶。他罵我們不講話,結果!我們講話,他也要罵。那到底要怎樣才好~~』。事實上,這就是「海軍陸戰隊」,部隊裡,所謂"老兵制"的傳統;部隊裡!都在比梯次,梯次!越前面的老兵,則權力越大。至於,梯次後面的新兵,則不敢違逆老兵,因為!新兵要是敢逾越過老兵的規矩;則連隊的老兵,則會!糾結成黨,群起教訓新兵。因此,程泉!中午,洗餐盤之時,因一句「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個性,不能免強~」的話,觸怒了72梯的阿標後;至此,當阿標忿而轉身離開,而程泉!卻也開始擔心,不知道!那72梯的阿標,會不會找其他的老兵,來教訓他。況且,陸戰隊的部隊,老兵要教訓新兵,通常!都會等到晚上;或者,把新兵!叫到廁所圍甌,或者!叫到操場體罰。因此,隨著!日暮西下,而此時!程泉,面對夜晚的即將到來,當然!心情也越來越感沉重。

人類社會,道德層次的底層,通常!都是以暴力來解決問題,就如同!野獸一般。落日下的哨所,陰霾中!彷彿!罩著層黑氣與冰冷,程泉!手提著兩個垃圾筒,到海邊的礁磐上倒完垃垃,又沿著!小路走回哨所。由於,一整個下午,程泉!都在擔心72梯的阿標,不知道!會不會夥同其他老兵,找他麻煩;所以,托著沉重的腳步,程泉,臉上的神情!更始終有點沉悶。一回到哨所後,程泉!把兩個垃圾筒歸位後,才到廚房旁的水槽洗手;此時,卻見!有一個滿嘴嚼檳榔,嚼得紅通通的老兵,向他走來。『喂~79梯的。跟你借一百塊錢。等我有錢,會還你啦~』向程泉!走來的老兵,一走近程泉!便涎著一張臉,伸著手!要跟程泉借錢。而儘管,程泉!一整個下午,心情充滿驚恐;不過,他卻不打算借錢這個老兵,因為,程泉!在"小港戰鬥訓練營"之時,已得到了教訓。程泉!在"小港戰鬥訓練營",曾借錢給一般兵,結果!那個與程泉同班隔壁位置,綽號"秦假仙"的兵;向程泉!借了四、五百塊錢,到結訓下部隊,最後!卻一塊錢都沒還給他。而且,秦假仙,天天!還跑福利社買零食吃,或許!他身的錢,也還比程泉多;可是,秦假仙,似乎!就是吃定了程泉,儘管!自己有錢,他也死都不還程泉的錢。至於,程泉!一輩子,也未曾見過如此寡廉鮮恥的人,因此!也不知如何向秦假仙要回自己的錢;於是,程泉,最後!也只好,不了了之。而此時,程泉!已下部隊,到了哨所,面對!哨所裡老兵的借錢,程泉!當然,更不能不提防。於是,面對哨所老兵的借錢,程泉!帶著歉意,說『歹勢啦~~我身上沒有錢~』。

『一百塊錢而已~~借一下,會死是不是??~喂~新兵,你現在借錢給我,以後!你在哨所有事,我會挺你啦~~』儘管!程泉,不想借錢給老兵,不過!老兵,卻死皮賴臉的,纏著程泉;似乎!他非得借到錢不可,甚至!有點像是黑道,在向程泉!索取保護費。而!程泉,也不是怕,此時!借了一百塊給老兵,會要不回來。其實,程泉!更擔心的是,萬一!他今天,借錢給這個老兵;而這個老兵食髓之味,往後!必定還會再跟他借錢。況且,其他的老兵,若是!知道程泉,借錢給這個老兵,那他們勢必也會比照辦理,來向程泉借錢;而,到時候,恐怕,程泉!也更不得不借。所幸,正當!程泉,惶恐不知如何脫身之際,正巧!也快到了晚餐的時間;而廚房那邊,又有老兵,喊著!要新兵,打飯菜,擺餐桌。因此,程泉!便也藉此,暫逃離了那借錢老兵的糾纏。而!正當程泉,轉身!去擺餐桌之際,卻聽見!另一個老兵,語帶嘲諷的;對剛剛!那想程泉借錢的老兵,說『幹x娘咧~"大砲仔",想要"拗新兵"哦,人家!新兵都不甩你啦。我看你老兵,在做假的~~』。至於,叫大砲仔的老兵,一聽!另一個老兵的嘲諷,頓時!恍若獸性大發,怒不可遏;只見!那叫"大砲仔"的老兵,立時!拿起身邊的一塊鐵板椅,奮力摜向地上,隨之!破口大罵『幹x娘老x巴咧~~我兵做這麽老了。不相信,連一百塊錢!也借不到。幹x娘咧,嘸~你們這些新兵是按怎,隴把"汝爸"裝肖ㄟ喔~』。

「拗得過~就是你的~」「敢的挾去配~」人類社會,道德的底層;人們,似乎!便是以此,為其道德標準。傍晚的哨所,程泉,勤快的擺著餐桌,而面對!叫"大砲仔"的老兵,摔桌摔倚!在身後的漫罵,也只能!假裝不知道;不過,冷風吹來,程泉!卻仍覺得顫抖。因為!程泉!不借錢給老兵,不接受老兵的勒索;若因此而得最老兵,程泉!更不知道,往後!在這個"比黑社會還黑"的哨所,自己又該如何過下去。傍晚迷漫著黑氣,與落山風吹襲的哨所,叫"大砲仔"的老兵,向程泉!借不到錢,一陣漫罵後;只見他,轉身!便又去纏著其他的新兵借錢。不過,其他的幾個新兵,似乎!有都如同程泉般,心裡!早有警覺;因此,也沒有人肯借錢給大砲仔。而或許,這也只能說,在這個社會道德的底層,以人吃人為樂的哨所裡;似乎!人與人之間,彼此最基本的信任,連一百塊錢的價值都沒有。『幹x娘老x巴~~嘸~你們這些新兵,是窮鬼,還是白目。連一百塊錢都沒有;幹~騙肖ㄟ。沒關係啦。不借沒關係啦。幹x娘咧~~老兵!都沒人尊重了啦。等部隊下基地,"汝爸"就看你們這幾個新兵,要怎麼死~~』叫阿砲仔的老兵,向幾個新兵"拗"不到錢,獸性大發的!在一個一個新兵的身後,撂著狠話。而此時,叫饅頭的軍犬,或許!是聞到飯菜的香味,兩眼無神的!一路向廚房邊,走了過來;正當,饅頭,才走到大砲仔的腳邊經過,剎時,卻見!大砲仔,舉起腿!就往饅頭的頭上,一腳踹過去。『幹x娘咧~白目狗。去死啦,不會看人眼色喔。"汝爸"正在心裡不爽啦~』猛然的踹了饅頭一腳,阿砲仔!嘴裡!仍罵著,正準備!再踹第二腳;所幸,饅頭,慘叫了一聲,已夾著尾巴逃開。

饅頭,莫名奇妙的!被踹了一腳,不過!這天傍晚,牠的劫難仍未結束。因為,此時,哨所!等著晚餐的時間,一、二十個老兵都閒閒,有的!在中山室看電視;有的,在哨所的水泥場上閒蕩。而兩個正在水泥場閒晃的老兵,一見到,饅頭,畏首畏尾的夾著尾巴,從哨所下方的圍牆邊跑過;此時,一個滿臉橫肉,看起來!很老的老兵,閒著!閒著,似乎!便想玩狗。『喂~饅頭,饅頭,過來。~~~等一下,我給你一塊骨頭吃~』滿眼橫肉,額頭!還有三道橫紋的老兵,看起來很老,似乎!像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而他也是連部哨裡的一個"回役兵"。而且,似乎!這個滿臉橫肉的老兵,他才是!這個"比黑社會還黑"的哨所裡,真正的老大。因為,這哨所裡的另一個回役兵,阿佑仔,似乎!在他面前講話,都不敢太猖狂。且,哨所裡,另外還有一個回役兵,則成天!都跟在那滿臉橫肉的老兵身邊;看起來!像是他的囉嘍,又像是!黑社會老大身邊的冷血殺手。因此,似乎!整哨所,似乎!更沒人敢得罪,那滿臉橫肉的老兵。『幹x娘咧~~饅頭,我叫你過來,你不會聽是不是?!?~幹~白目狗,我看你是欠踹了~』滿臉橫肉老兵,叫喚著饅頭,不過!饅頭,似乎!卻很害怕的,更躲到了牆邊;而那滿臉橫肉的老兵,因為!饅頭不過來,頓時!似乎,變得獸性大發。『幹x娘咧~~白目狗,給你死啊~』只見!那滿臉橫肉的老兵,扯著!獅吼般的破嗓子,檢起地上!一塊磚頭,立時!便往躲牆邊的饅頭砸過去;所幸,饅頭!及時逃開。不然,饅頭!要被那磚頭砸中,恐怕就算是軍犬,立時!也要喪命。只不過,饅頭,雖然!及時逃開了,第一塊磚頭個攻擊,然而!那滿臉橫肉老兵,身邊另一個回役兵,卻也檢起了一塊石頭,砸向饅頭。而饅頭,來不及逃開第二顆石頭,左腳被砸中,慘叫了一聲;夾著尾巴,跛著腳,趕緊便又逃回牆邊的狗籠。

人類社會,道德的底層,人與人之間,原本!便是以猖狂的獸性而感到自豪;生命的價值,就如同原始的細菌一樣,渴望!吞噬掉對方以壯大自己。而!在"比黑色會還黑"的哨所,滿臉橫肉的那個老兵,可算!是這個環境中,最大的一個細菌;且似乎,連長,對他講話,也都要輕聲細語。因此,當那滿臉橫肉的老兵,拿石頭砸饅頭,此時!負責養饅頭的軍犬士;叫林慶風的下士,雖然!也看見了。不過,那叫林慶風的下士,似乎!也不敢對他多說什麼,只是!默默的走到,饅頭在牆邊的狗籠;然後,林慶風,又默默套上饅頭的繩索,將饅頭牽離狗籠,走往牆邊的小路,似乎!要將饅頭帶去海邊的哨亭。事實上,此時,程泉!在這個哨所裡的地位,或許!也就只比,叫饅頭的軍犬,還強一點而已;而下部隊四天,程泉!就看見饅頭,被哨所的老兵,拿石頭砸了幾次。「林慶風~不是當了快三年兵,再幾個月就要退伍了嗎?!~那他應該算是很老的老兵了。而且!還是士官,奇怪,那為什麼!他養的軍犬,他都不保護牠?!?~」起初,程泉!看饅頭被砸石頭,他心裡!也有這樣的質疑。不過,程泉!也覺得,林慶風!在這個哨所裡,似乎!也算是一個個性比較溫和的人;除了,不會想拗新兵,及對新兵咆哮外,似乎!他跟整個哨所的老兵,也都有點疏離。因此,程泉!也認為,林慶風!似乎,比較像個好人,不像壞人;而一個好人,身在一個獸性猖狂的環境裡,通常!連自己的身家性命都難自保了,更何況!要如何保護他養的狗。於是,一想及此,程泉!倒也對林慶風,有點同情;因為,此時,身在這個哨所,程泉!也如同身在豺狼虎豹群中,惶惶不可終日。

程泉!半彎著腰,忙得像個沒尊嚴的奴隸似的,而讓他更感到!迷惘的是,以前!在學校,老師上課時!總是說;一個人要讓自己"社會化",才能適應社會的生活環境。只不過,身在這個"比黑色會還黑"的哨所裡,程泉,倒不知道,該不該!寫信回學校去問老師;是否!他也要讓自己,在這個充滿獸性的環境裡,讓自己!也充滿猖狂的獸性,甚至!黑社會化,以適應這個環境。...「物競天擇、優勝劣敗」或者,程泉,該讓自己!在這個充滿獸性的環境裡,被咬死,或被淘汰。....X X X

二、2025年~台灣民主社會,道德沉淪的底層~成為了社會的統治階層

2025年不知月日,迷霧瀰漫的台中市。年邁的落寞與孱弱,程路仁,枯槁的臉上皺紋滿佈。而天剛破曉,只見!程路仁,便推著那輛破舊的三輪車;迎著!眼前的濛濛迷霧,準備沿街去拾荒、撿破爛。斷垣殘避的野百合豪宅,被自殺炸彈客的"聖戰"炸成廢墟,程路仁!經過荒草叢生的庭院之時;忍不住!又望了庭院裡,那棵枯死的梧桐樹。因為,昨夜裡,這景象荒涼的庭院,似乎!不再荒涼,且程路仁!似乎!更夢見,他看見!娟娟,身在庭院的這顆樹下;而這棵枯枝層層疊疊,朝向天空的梧桐,似竟!也變成滿樹盛開的櫻花樹,落英繽紛。『呵呵~原來!只是做夢。人老了,夢卻特別多。唉~還是趕快去拾荒吧,實際的生活比較重要啊~』推著三輪車出門,年邁的程路仁!帶著些許的感傷;不過,對年輕逝去的歲月的些的感傷,卻也唯持不了多久。因為,迷霧濛濛的街道,當程路仁!邁力的踩著三輪車,沿路的心情,隨之卻被恐懼感所取代。由於,此時的台灣,政治狂人所操控下的社會,整個海島充滿仇恨、與衝突;正有如!這個世紀初的拉丁美洲一樣。因此,程路仁,每天!踩著三輪車出門拾荒,都像是上戰場;而一個近六十歲的老人,上戰場,是否!還能活著回來,這對年邁的程路仁!更是種嚴酷的挑戰。

『呵~~早上,先去台灣人的地盤,拾荒吧;下午,再去中國人的地盤撿破爛。希望,昨天晚上,台灣人跟中國人有械鬥,這樣,或許!我可以多撿一些彈殼。唉~可惜,已經!好幾天,都沒有自殺炸彈卡車攻擊了;不然,我可以撿到更多的破銅爛鐵~~』迷霧濛濛的街道,年邁的程路仁,想著,便踩著三輪車,往台灣人的地盤而去。由於,台灣社會!自二十年前,所謂民主化後,族群的衝突,與仇恨!便日益嚴重;而今,整個小島,在政治狂人的操弄下,更形成了中國人的地盤,與台灣人的地盤,且彼此!水火不容。至於,二十年前,橫行於街頭,成群結隊飆車砍人的飆車族,此時,由於!其良知喪盡的殘暴,受到政客掌識,個個!更都成了,兩個敵對陣營的聖戰英雄。因此,不管!城市或鄉間,現在!可說,天天!都有雙方陣營,成群結隊的飆車少年,拿槍掃射,拿刀互砍;甚至,砍死最多人的青少年,載譽返鄉,此時!更是受到群眾,有如英雄般的崇拜與簇擁。不過,這種雙方陣營"割喉割到斷"的戰場,對年邁的程路仁!來說,卻絕不是一件好事。因為,有些!比較懦弱的飆車少年,因為!砍不到對方的青少年,往往!便會在路邊,隨便!找個跑不動的老年人砍;反正,只要!西瓜刀上有血,便能讓人感到逞獸慾,與變成英雄的興奮。況且,年邁的程路仁!是踩著三輪車,若是!飆車少年要砍他,他卻又怎能跑得掉。

2025年的台中市,路上滿街都是垃圾,被打死的流浪狗,與蒼蠅橫飛的屍塊血漬。迷霧濛濛中,年邁的程路仁,邁力踩著三輪車,才剛入!台灣人的地盤;此時,只見! 一群飆車少年,手舉著西瓜刀,呼嘯迎面而來。而!飆車少年中,帶頭的老大,一見!程路仁,機車,便衝到程路仁的三輪車邊;隨即,並舉著西瓜刀,抵著程路仁的脖子,以台語的口音,問說『死老猴。嘸~你是台灣人,還是中國人!??!~』。此時,被飆車少年拿著西瓜,抵著脖子,年邁的程路仁,自然!嚇得有點驚慌失措的;連忙,以台語回答『啊~我~~台灣人啦。"愛台灣~""愛台灣~"~』。『台灣人出頭天~~台灣人出頭天。台獨萬歲~台獨萬歲~~萬歲萬萬歲~。"愛台灣"~"愛台灣"~~』被西瓜刀架在脖子上,年邁的程路仁!嚇白了臉,接連的喊"愛台灣~"口號;而!這才,終於,讓那飆車少年,暫放下了西瓜刀。不過,那飆車少年,想到什麼,立時!卻又把西瓜刀,抵在程路仁的胸口問,說『死老猴~~"愛台灣~"。嘸~你愛台灣的"保護費"繳了沒有??!~』。『有啦~有啦,少年大仔。這個月"愛台灣"的保護費,我有繳了啦~~』畢竟,愛台灣,必須付出昂貴的代價,就連年邁的程路仁;一個拾荒老人也一樣,必須!對愛台灣有所貢獻。其實,這個年頭!也不只是,在台灣人的地盤拾荒,必須繳"愛台灣"的保護費;事實上,等到下午,年邁的程路仁,到中國人的地盤拾荒,同樣!也必須繳"愛中國"的保護稅。所幸,年邁的程路仁,既會說台語,也會說國語,因為!下午,若想到中國人的地盤去拾荒,而不喪命;他也同樣,必須換用國語,高喊「我~是堂堂正正的中國人。中華民國萬歲...」。

「唉~~"愛台灣","愛中國",付出的代價~同樣的昂貴啊;同樣!必須繳保護稅,還有保護費啊~。奇怪了,那要是!沒有那些"愛台灣"、"愛中國"的人;這個社會,豈不天下太平,又何必繳保護費。而且!也不必每個人,天天!活得提心吊膽。唉~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從前的地痞流氓,現在!倒都成了"愛國家","愛土地"的民族英雄;而且!越凶狠,越嗜血,殺人越多的,越受尊敬。家裡~嬌妻美妾,出門~名貴轎車,身上~穿金戴銀,吃的~肥頭大腦...;然後,卻還要拾荒的老人,拿錢孝敬他們。唉~獸性猖狂的社會啊~~人越是敢逞獸慾的,越是!能在這個社會上,擁有權力與財富;而這也難怪,這個社會上的人,都要競相變野獸了~~」迷霧濛濛的街道,雖說,年邁的程路仁!已上了年紀,不過!他蒼老的大腦,似乎!倒比年輕時還清醒。事實上,年邁的程路仁!雖然尚不太明白,不過!他卻始終覺得,這個社會!被撕裂成台灣人,及中國人,背後!必定是有人在搞鬼;因為,一個充滿衝突與仇恨的社會,似乎!反倒,更能讓某些人,獲得利益。譬如,年邁的程路仁,此時!拾荒,所在的這個台灣人地盤,背後的偉大領導人,似乎,就是!三十幾年前;當程泉!在恆春當兵時,在山海里的海防哨所,所見到的那個,滿臉橫肉,比野獸還凶狠老兵。因此,年邁的程路仁,賣力的踩著三輪車,一路上,不免!又擔憂的,想「唉~都怪,程泉,三十幾年前,在恆春當兵的時候。因為,"讀書囝仔,不懂事~",不知道!原來那些勇於犯罪的人;原來!卻才是獸性猖狂的社會,最有大做為的人。唉~凶狠好啊,自由的放縱人的獸性~好啊,充滿獸性的民主社會,原本!就是沒有道德的人,統治的世界。只不過,這個"愛台灣"的老兵,三十幾年前,也曾想向程泉拗錢;而程泉,還不識相,不借他錢,得罪了他。唉~如今,若是我被他遇到了,搞不好,會死無葬身之地~~」。

迷霧瀰漫的台中市,整個社會散發著野獸的濁臭,年邁的程路仁!仰望天空,只見!陰霾的天空,黑色的雲層層的低壓;而充滿仇恨與衝突的民主自由,塑造的恐懼感更如夢魘,壓得讓人幾乎!都喘不過氣。獸性大發的統治者!站在高台上,嘴裡喊著政治理想的口和號,卻在群眾的歡呼聲中,把整個社會都拖入了地獄。地獄裡,程路仁!看不見天空,只有滿是濁臭的黑氣瀰漫;而政客與黑道,則像是群集的蛆虫,忙碌的在死屍上鑽動,謀取權力與利益。「唉~這個社會怎麼會變成這樣?!?~每個人!都激進的,有如獸性大發的野獸,要別人遵從自己的政治理想;不然,就得死~~」年邁的程路仁,在一隻流浪狗的屍體旁,撿到了一疊報紙;只見!報紙上寫著─「中部地區三不管地帶的大度山,台灣人與中國人的游擊隊,爭奪地盤發生血腥屠殺。台灣人~砍了五十個中國人的人頭,擺在地上照相,炫耀戰功;而中國人~則活埋了六十個台灣人,以做為報復。不過,據悉,台灣人和中國人的游擊隊,屠殺的,都是東海大學的無辜學生....」。『大度山~東海大學。難道~程泉!年輕時,大度山日記裡寫的,那片人間淨土,如今!也落入地獄了嗎??~』年邁的程路仁,看著!舊報紙,拿著報紙的手,不禁發抖。雖說,年邁的程路仁,隱約知道,大度山!就在台中市的邊緣;不過,年邁的程路仁,踩著三輪車,卻是!從未到過台中市邊緣。

台中縣,台中市交界的大度山,原本!就是警方的三不管地帶;而警方的三不地帶,其實!正是黑道競相,想插手的地盤。因此,大度山,滿山的相思樹林,荒煙漫草及亂葬崗;此時,似乎!也更成了不同政治團體,組織游擊隊的基地,或黑幫據地稱王的土匪窩。二十幾年來,年邁的程路仁,始終!想到大度山去看看;因為,年邁的程路仁,腦海裡!每每做夢,往往!都會夢見自己身在大度山,且充滿歡樂。只不過,年邁的程路仁,從未到過大度山,甚至!他覺得大度山;正以時光飛逝的速度,離他越來越遠去。『大度山,還在台中市的邊緣嗎?!?~不~程泉的大度山,早就不在台中市的邊緣,因為!光的速度,一秒可以繞地球七圈半。那三十幾年前,程泉年輕時的大度山,現在!應該遠在浩瀚的宇宙中,不知名的星辰吧~。呵呵~好遠喔,我騎著三輪車,怎麼到得了!?~算了吧,我還是在這裡!拾荒吧~』黑氣濛濛的濁臭街道,折疊好舊報紙,放進三輪車的後斗,只見!年邁的程路仁,嘴裡!喃喃自語;而後,邁力的踩著三輪車,他便又沿街去拾荒。只是,關於,程泉年輕時!在度山的燦爛故事,往日的情懷,年邁的程路仁!卻又怎麼能忘─那相較於今社會上的一片猖狂獸性、與政治鬥爭;而從前的大度山,曾是個,宛如天堂的美好國度。.....X X X

 

三、89康輔加強營活動流程

「1989年5月x日康輔社鬼家家經:加強營~已確定,將從五月二十二日開始;活動將一直進行到六月四日,總計!有八天的活動。這次!加強營,主要!是十屆,將帶領學員,實際的練習,籌備一個營隊的過程;而對十屆來說,這也是!做為我們下個學期開始,籌辦生活營,挑戰營及康輔營的一次實際練兵。因此,希望!十屆的大家,能多參加;畢竟,開籌備會或活動執行時,能多一個藍衣在場,大家!也比較能彼此支援。~加強營執秘程泉留言~。加強營活動流程如下:

五月二十二日(一):社長交接+加強營始業式。課程─四組分工+籌備會概要。

五月二十五日(四):營隊籌辦。進度─人員分組。

五月二十六日(五):康輔社學年總復習。進度─預備會議。

五月二十九日(一):組內會議+第一次籌備會議。

六月一日 (四):組內會議+第二次籌備會議。

六月二日 (五):組內會議+第三次籌備會議。

六月三日 (六):下午一點半─總籌。加強營活動開始。

六月四日 (日):加強營活動執行。至下午三點,加強營結業式。」

「1989年5月x日康輔社杜鵑家經:這次!加強營,生活組要發的通知,包括─康輔社的社員,社會服務隊,文化服務隊,還有"水頭山莊康輔營"的學員。人數總計!約三、四百人,光是!影印通知單,就花了好多錢。印好了通知單,還要折疊,還要寫名字;還要拿去信箱間,一個一個信箱投遞。累死了,我一個人忙不過來了啦。十屆的夥伴,這個星期!有空,請大家!多到社址幫忙;至少中午的時間,沒上課!也該來社址看看吧。順便幫一下"美女"的忙。~生活長惠如留言~」

1989年五月,春末夏初,大度山東海大學。康輔社年度四大營隊之一的「康輔加強營」,即將就要!展開。由於「加強營」,這也是!康輔社的十屆藍衣幹部,當家後,所辦的第一個營隊;因此,擔任此次加"強營"的執秘,程泉的心裡,自然!無不戰戰兢兢以對。春末夏初的五月,陽光普照的校園,樹林更青蔥蓊鬱,而程泉!穿過蓊鬱的校園,行走的腳步!似也更加忙碌。「文理大道」旁的法學院,這天!下午,剛上完第一堂課,下課鐘才響,只見!程泉!已迫及怠的收拾了書包;半跑半走的,直衝下法學院的階梯。因為,這天!下午,程泉!已約了小蘋,要在信箱旁的"頂呱呱",討論關於"加強營"的活動流程。蓊鬱的垂榕覆頂,如綠色隧道的"文理大道",格狀草坪兩旁的水泥板路,往來的學生,腳步!多半閒適輕鬆;唯只見程泉,穿梭於人群間,走往"文理大道"的下坡路,步伐不斷的加快。「下星期~加強營,就又要開辦了。今天,一定要把加強營的流程討論出來。然後,趕快把公文寫一寫,明天送公文,這樣才來得及。還有,惠如的生活組,也不知道!把加強營的招生通知單,發出去了沒??~」由於!第一次,當康輔社四大營隊的執秘,這幾天!無時不刻,程泉的腦海裡想的,幾乎!都是加強營的事;而牽腸掛肚的事,塞的腦海滿滿的,程泉不由自主,走路!當然也就走得氣喘噓噓。

「路思義教堂」矗立的陽光草坪,草坪下方小河溝旁的一排鳳凰樹,青翠的綠葉間!略已可見紅色的鳳凰花開;宛如!繽紛的夏天季節,熱鬧的蟬聲!也即將來到。不過,程泉!並無暇注意,只見他抹去額頭的汗水,腳步匆忙的,一路!從"大學路"旁的海報牆而下。而海報牆上,沿著大學路的一長排斑駁木板,當程泉!行色匆匆,穿過!各系所及社團所張貼的活動海報時;其中,偶還看見,有幾張海報,海報上寫的是支持大陸北京學運的海報。【人饑己饑,人溺己溺。五月x日,請大家響應,到信箱間前的廣場靜坐。以表示,對北京天安門廣場,絕食靜坐學生的支持....】海報牆上,支持大路北京學運的海報,從程泉的眼前,匆匆掠過,不過!程泉!並無暇停下腳步;因為!他與小蘋約定的時間,自己已經!有點遲到。晴朗的天氣有點熱,而當程泉,三步併做兩步,快步!從欣餐旁狹窄的階梯,走下信箱間廣場之時;此時,信箱間前小廣場,程泉!果見,靠欣餐一樓門口右側的台階上,搭了一個布棚,且布棚下沉默的!坐了約十來個學生。大陸北京四月中旬開始,主張改革開放的學運,五月四日後越演越烈;而前幾天,北京大學的學生,更轉移陣地到天安門廣場靜坐,並開始!絕食,以要求統治高層做出回應。關於這些,近來!程泉,天天!也都有到圖書館看報紙,因此!並非不知;只不過,加強營開辦在即,程泉的心思,已無暇顧及其他。所以,經過信箱間的小廣場,程泉!連信箱間都沒進去,匆匆!便又走下小廣場,往往頂呱呱的小徑。...

『嘿~小蘋,妳來多久了。不好意思,我剛下課,遲到了一下~』開了門!進了頂呱呱,此時,程泉!看見,小蘋!早已坐在頂呱呱,靠信箱間牆那邊的窗邊;而問候了小蘋後,程泉!抹了抹額頭的汗水,拉著張椅子便坐到小蘋對面的位置。頂呱呱的窗邊,此時!靠信箱間這邊,牆邊的那棵大鳳凰樹,除了!滿樹青翠的綠葉間,已開出紅色的鳳凰花外;偶有微風吹過,滿樹鳳凰樹的小圓葉,便有如雨點落下,且!還夾雜著零星的蟬鳴聲。而程泉!才剛坐定,便聽見!小蘋,笑著!對他說『ㄟ~程泉,剛剛!經過信箱間的時候,你有沒有看見,有人在欣餐的台階那裡靜坐?!?~我們班的一個同學,也在那裡耶;聽說,他們還要寫血書呢!?~』。『喔~真的哦。好像!聽說,北京天安門那裡,靜坐的學生,有的!也已經絕食好幾天了。不知道,最後!會怎麼樣!??~』邊從書包拿出,上次!加強營組長協調會時,討論過的流程,程泉!邊回答小蘋的問話;而簡短的閒聊後,程泉便言歸正傳的,說『小蘋,這次!加強營,妳當進修長,準備好了沒有;有沒有把握啊??!~呵~~我怎麼老是覺得,自己好像!還沒什麼頭緒~~』。小蘋的長髮披肩,皮膚白晢,身材嬌小玲瓏,瓜子臉!長的清秀可愛;而聽了程泉,不太有信心的話後,只見!小蘋,也笑著回答『嗯~其實,我也沒有很有把握耶。以前!都是看九屆帶我們開籌備會,然後,這次!卻要換我們,帶別人開籌備會。九屆的阿秀!進修能力那麼強,而且!我也沒有那麼強。對啊~其實,我自己!也蠻擔心的耶,畢竟!第一次帶別人開籌備會,可能!會有很多狀況耶~』。

程泉,雖說!和小蘋,同為康輔社的十屆藍衣幹部,不過!穿上藍衣前;兩人!以往,卻也少有機會,如這天下午般,一對一,面對面的相處。況且,兩人!是坐在頂呱呱的窗邊,自然而然!給人的感覺,似乎!便像是男女生,午后!在約會一樣。『對了~小蘋。上次的組長協調會的時候,大家!討論的結果,是這次的加強營;總共要進行兩個星期,然後,有八天的活動。妳覺得怎麼樣??~這樣!會不會太累啊~~』正當,程泉!拿出了紙筆,在頂呱的窗邊,剛與小蘋!開始討論,關於加強營的流程;而才說,與小蘋面對面的,坐在頂呱呱窗邊,程泉!自己也覺得,有點像是與小蘋在約會的感覺。此時,卻見!頂呱呱的側門又開了,且走進來一群嘻笑的女生,而程泉!回頭一看;卻見那群女生,似乎,正是!自己社工系大一的學妹。『學長好~』果不其然,頂呱呱側門走進的那幾個女生,走在最前面的一個;一看見程泉,便立即,笑著!向程泉打招呼。而程泉!見到那,向他打招呼的大一學妹,正是!與惠芬同寢室的小玲。於是,程泉,也笑著揮手,向走進頂呱呱的學妹,打招呼;可瞬間,程泉!卻也突然,直覺的聯想到「咦~這幾個學妹。好像!都是惠芬,她們那個寢室的~」。「那惠芬呢?~」程泉!才想至此,果見惠芬的身影,隨後!也走進了頂呱呱的側門;只是!乍見!程泉,惠芬一張臉上原本的笑容,似乎!卻突然僵住,霎時!顯得!有點驚愕。

惠芬,與同學一起走進頂呱呱,卻乍見!程泉,與一個模樣!清秀可人的女孩,坐在頂呱呱的窗邊;且兩人,看似相談甚歡,這讓惠芬怎麼能不驚愕。尤如,妻子,不小心撞見丈夫與別的女人偷情,抓姦在床的尷尬,惠芬!驚愕的眼神閃過不到一秒;而後,惠芬!也沒跟程泉打招呼,轉身便與同學走進頂呱呱,坐在中間的位置。至於,程泉,坐在頂呱呱的窗邊,霎時!見到惠芬,望著自己驚愕的眼神;一時,程泉!心裡也覺得怪怪的,似乎!自己該去跟惠芬解釋一下什麼,以免惠芬誤解。頂呱呱窗邊的位置,與中間的位置,中間隔著水族箱,因此!程泉,並看不到惠芬;而,雖說,程泉!心想,自己該去跟惠芬解釋一下,不過!程泉!卻並未真的,起而行。因為,程泉!也不知道,自己又該向惠芬解釋什麼,況且!兩人間,畢竟!也還沒有正式的男女朋友關係。於是,程泉!帶著不安的心,卻還是,坐在頂呱呱的窗邊,繼續與小蘋討論,關於!加強營,二個星期八天的流程。午后的時間,頂呱呱裡!沒什麼人,時而!程泉,似能聽到惠芬說話的聲音;而這卻讓程泉,坐在窗邊的位置,心裡!總不禁掀起陣陣悸動的波濤,無法專心。不過,及至,約莫半小時後,只見!幾個社工系大一的學妹,魚貫又離開頂呱呱的側門;而程泉,再轉頭看了一下,卻見!惠芬頭也沒回,便離開了頂呱呱。『ㄟ~程泉。那是你們社工系大一的學妹哦。都好可愛哦,真是"大一嬌"。難怪,看你一付心不在焉的,一直轉頭。嘻~~』幾個社工系的學妹離開頂呱呱後,小蘋!看程泉一付失魂落魄,便對他開了個玩笑;而後,兩人!繼續又討論加強營的流程。

頂呱窗邊,下午!約莫四點,因為!小蘋,最後堂有課,必須去上課;而此時,加強營的流程,兩人!也已討論的差不多。於是,小蘋,收拾了東西走後,而程泉!便也帶著兩人,剛討問過的流程;離開了頂呱呱,準備到乾河溝旁的社址,去寫!必須呈報"學生活動中心課外活動組",申辦加強營的公文。...

四、康輔加強營,寫公文

乾河溝旁的康輔社址,下午四點多,社址裡沒人,而程泉!一進到社址,隨手!便打開了擺在牆邊,鐵櫃上的那台收音機。『...從五月十三日起,有上千名的大學生,開始在"天安門廣場"絕食,靜坐。他們要求中共高層,公正的評價這次學運;否認,學運是陰謀,背後有黑手....』『...現在,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靜坐的學生中,有的從五月十三日起,便開始絕食。由於!多日未進食,如今!已有的學生,出現!體力不支的現象。雖然,有民眾,勸他們吃東西,不過!所學生,都堅持─除非中共高層,對他們的訴求,做出回應;否則他們將絕食到底 ....』『 ...這場北京的學運,起因!可追溯自四月十五日,因!主張改革開放的中共總理胡耀邦逝世;之後,北京大學,出現悼念胡耀邦的大字報,並呼籲民主改革開始....。四月十七日,中國知識界及青年學生,數萬人!到天安門廣場,舉行悼念胡耀邦的人潮。四月十八日,中共官方禁止悼念胡耀邦,引發學生遊行抗議,數萬人在人民大會堂靜坐,並提出七點要求。四月十九日.....』。康輔社址裡,鐵櫃上收音機,程泉!轉了幾台;結果!每一家廣播電台,同時,幾乎!都是在報導,關於!北京的天安門學運的消息。於是,程泉!隨便轉了一家電台,從鐵櫃裡!拿出了張公文紙,而後!拉了張椅子坐下;便邊聽著電台的廣播,邊在會議桌上,寫著!加強營的公文。

【加強營主旨:請準于舉辦康輔社加強營。說明:一、依據本社七十七學年度,下學期活動計劃,實施辦理。二、目的─加強社員籌備活動能力,培訓十一屆幹部,增加十一屆對社內之向心力。三、時間─五月二十一日,下午六時三十分起,至六月四日止。四、地點─校內。五、對象─本社社員。謹呈....】程泉!拿了一份去年加強營的公文,做參考,而後!略做修改,寫成這次!加強營公文。待寫完了呈給指導老師的公文後,程泉!又在一張活動計劃的公文上,劃著表格,填上!二個星期八天的活動流程。正當,程泉!專心的在計劃內容上,寫著!八天的流程,及預估的經費,以申請補助經費;而此時,社址的門口,只見!國安!厚實的身影,大手大腳一搖一擺的,晃了進來。『嗨~程泉。你在社址哦。欸~你也在聽大陸學運的廣播哦。呵~剛剛,我經過信箱間前的時候,看到!好多人,也在欣餐的樓梯那裡靜坐;響應大陸的學運耶~』晃著!走進社址,看到程泉,又聽到!收音機的廣播,國安,臉上的神情略帶點興奮。只聽,國安!接著,又說『ㄟ~程泉。我們要不要也去靜坐一下,表示表示。呵~不然,還是!我們康輔社,要不要派個代表去參加啊~』。至於,程泉!聽了國安的話後,則邊寫著"加強營"的公文,邊回答『哦~國安。光是"加強營",就快讓我掛了。我那裡!還有辦法去靜坐啊~』。程泉!接著,又問『對了~國安,最近你在忙什麼啊??~時常都看不到你~』。國安,略帶靦腆的,笑著回答『哎~還不是,我學妹,小叮鈴,她又跟她的男朋友分手了。最後,她又常常賴在我那裡,然後!我又不能不理她~』。

國安的直屬學妹,小叮鈴!又跟她的男朋友分手了,不過!這次,程泉!卻變成了間接的受害者。因為,康輔社十屆的藍衣幹部,就只有不到十個人,而若是國安,也被他的小叮鈴拖住,沒辦法來參"加強營"的籌備的話;這樣一來,程泉!這個加強營的執秘,勢必!又要陷入更大的困境。只聽,國安!略帶不好意思的,對程泉!又說『ㄟ~程泉。抱歉啦~可能加強營,我也沒辦法幫你太多。唉~~沒辦法,我又不能不理我的學妹~』。而程泉!聽了國安的話後,不免!有點失望;不過!程泉,還是!對國安說『啊~沒關係啦。反正,只要你有空的時候,就多來一下。這樣!開籌備會多一個人在場坐著,也比較能安定軍心啊。不然,這次!是十屆帶十一屆開籌備會,大家!也都沒什麼經驗~~』。國安!聽了回答『好吧,加強營的時候,我會儘量抽時間,來參加就是了~』。康輔社址裡,談過了加強營的事,國安!翻著會議桌上的家經,聽著!收音機的廣播;國安,難得一臉正色的,又把話題,轉移到了大陸天安門學運的事,說『ㄟ~程泉。我覺得,北京"天安門廣場"靜坐絕食的大陸學生,真的很有道德勇氣耶。你看好幾天!沒吃飯你受得了嗎?!?~搞不好,會要人命的耶;而且,他們也不是為了自己。現在,中國的十幾億人都還活在共產黨,那種箝制言論,箝制思想的極權社會;而他們只不過是希望,中共的統治高層能答應改革開放,好讓大陸的人民,都能過比較好的生活而已~』。『對不對,而且!他們也不是搞革命,然後!革命成功,就要把那些中共的統治,全拉去砍頭;他們只不過,是想用和平的手段,希望!共產黨的統治者,能釋出一點他們獨裁的權力,給人民而已~』『對不對~這樣!有那麼困難嗎?!!~真搞不懂耶,那些!統治者,為什麼非得想盡辦法,想把所有的權力,都牢牢的抓在自己的手裡;然後,把人民都當成他們私人的財產操控,不能跟他有不同的意見~』。

『唉~程泉,最近!天天,看報紙都在報導天安門廣場的學運,所以!我想了很多事。...像以前,我還不太明白,國民黨戒嚴時代,搞的白色恐怖,為什麼讓人那麼厭惡;不過,現在!看大陸學生這樣,我好像比較能明白了。不管!是國民黨,還是共產黨的高壓統治,我覺得!那些統治者,好像!都只想把人民,全部都格式化成他們想要的樣子;這樣,真的會讓人受不了。而且,格式化成功後,那些統治者,就是宇宙的核心,整個社會,所有人民!都必須繞著他們轉;崇拜他們,供養他們。而且,他們也不容許,人民去打破這個制度...』康輔社址裡,國安!隨手抱了把吉他,嘴裡!卻像是喃喃自語似的,講著他!最近的想法。而程泉,邊寫著加強營的公文,邊聽著國安!喃喃自語,邊思索著;及至,國安的喃喃自語!暫告一段落,程泉!便以自己,一向消極,悲觀,卻又帶點反社會的觀點,回答『唉~國安,沒辦法啦。人類的社會!就是這樣嘛,不然,幹嘛每個人!想力爭上游,爬到食物鏈的頂端。呵~爬到上面,掌握了權力,這樣!才能吃別人啊。而且!那些統治者,不擇手段!爬到了食物鏈的頂端;然後,現在!你要他們放棄權力,可能嗎?!?~啊~~人民本來,就只是統治者的玩物啦,不然!怎麼能夠顯出政治家的偉大。而且,一個人!能爬到食物鏈的最頂端,變成統治者,我覺得!那種人;一定是心狠手辣,不擇手段,對權力!充滿貪婪慾望,沒什麼道德良知的人,才辦得到~』。程泉!每次講到,不擇手段的人,腦海不由自主的,總又會浮現,張健及林棟樑的樣子;於是,心裡!又更加的反感。因此,只聽,程泉!又說『呵~國安,"社會學"不是有講嗎?!?~人類的良知道德發展,可分成!那個什麼~~"前俗例階段","俗例階段","後俗例階段"三階段嗎?!?~所以啊,我覺得!一個人能爬到變成國家的統治者,那大概!只有那種!充滿貪婪的獸慾,道德良知泯滅,屬於"前俗例道德階段"的人,才做得到。然後,那些!以高道德良知自我期許,屬於"後俗例道德層次"的人,大概!就只能,在天安門廣場,靜坐絕食;搞不好,搞到最後!連命都沒了。因為,那些!統治者的道德良知,其實!就跟禽獸差不多啊;然後,為了鞏固他們的權力,他們是不會對人手軟的~』。

國安,聽了程泉的說法後,思索片刻,一臉狐疑的;又反問程泉,說『呵~程泉。每次!跟你講話,我都覺得怪怪的。對不對,既然!道德良知低落的人,可以!在社會上獲得更大的權力,那為什麼!人要讓自己的道德良知,成長到更高的層次?!?~咦~~這樣,不是有點矛盾嗎?!?~呵呵呵~~還是說,難道!這是人自找死路嗎???~好啊吧,假如就算!這樣。哈哈~程泉,那你是想當享盡榮華富貴的禽獸,不擇手段的擁有權力,財富;或是說,你要無奈的,去天安門廣場靜坐絕食,餓個半死不活~』。國安!說著話,自說自笑的!露出不整齊的牙齒,漲紅的臉眼角更見魚尾紋;而程泉,邊寫著加強營的公文,則只是否淡淡的笑著,說『呵呵呵~~這個!我也不曉得耶。等我再回去想一想~~』。「對啊~人類的社會,原本就充滿獸性的爭鬥。假如,別人咬你,你不咬人,那最後!豈不是會死得很慘。只不過,充反仇恨的咬來咬去,整個社會!豈不都更變野獸~~」畢竟,程泉的心裡,還是!有許多想不通的事;要不然!程泉,上大學以來,也不會對自己生命的存在,時常!感到迷惘。....

 

「1989年5月x日大度山日記:"前俗例道德層次"的人,參與街頭抗議運動,比例很高,然而!大多是為了個人利益;行為充滿衝突與憤怒。至於"後俗例層次者",參與社會運動,多半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因此!情緒多是嚴肅、哀傷!並非憤恨,且過程平和。人類智慧及道德良知的發展,隨著!年齡與智力的成熟,是有階段性的;因此,人類的智慧!若沒停滯發展,應能有較好的自我控制能力,抗拒!慾望誘惑,及有"利他"的社會行為。只不過,低道德者,若能獲得多利益;那人類,卻為何!又要往高道德成長。若是以生物學─"物競天擇,優勝劣敗"的理論"來講,豈不是!互相違背。....人類社會道德良知的發展,約成鐘形曲線分佈,以美國社會的調查統計數字顯示──前俗例道德層次者,約佔百分之十。後俗例道德層次者,約佔百分之十。而其餘,百分八十,則可歸類為"俗例道德層次"...。而台灣社會呢?!?~台灣人的道德良知,是否也是如此分佈。....」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