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三十八章89天安門學運風潮襲捲台灣各大學校園

一、2025年~台灣的民主選舉,這是個由什麼樣素質的人所組成的社會

2025年不知月日,迷霧瀰漫的台中市。某月日xx報社論─【據,東海大學社會工作系教授,呂賢博士表示,他對當前台灣人民社會道德,所做的田野調查統計顯示。若把人類道德良知的成長分成三階段─"原我獸性"的前俗例道德階段,"自我人性"的俗例道德階段,及"超我神格"的後俗例道德階段;則,當前台灣人民的道德,百分之五十的人,屬於"我族主義"獸性強烈的"前俗例道德階段",百分四十九,屬於"俗例道德階段"。而值得警惕的是,台灣人民道德,成長到具有多維思想,"後俗例道德階段"的人,如今!約只剩!百分之一。因此,與二十多年前相較,顯示!台灣的社會道德,正迅速的沉淪;甚至,人與人之間!失去最基本的信任,彼此充滿!仇恨與衝突,導致社會動亂,幾乎!更已致無法逆轉的地步。二十幾年前,台灣人民的社會道德,成長到高道德,屬於"後俗例道德階段"的人,約有百分之十;而屬於低道德"前俗例道德階段"的人,約也只有百分之十,統計圖上成鐘型曲線成。而今台灣人民的道德良知,統計圖上!卻成梯型曲線,甚至!梯型曲線中,屬高道德"後俗例道德階段"的人口,更不斷下滑。....由這份台灣人民道德良知的田野調查顯示,台灣社會即將進入一個,充滿血腥衝突,與獸性猖狂的黑暗年代.....】。迷霧瀰漫的台中市,年邁的程路仁,蹲在路邊,看著報紙上的社論,不禁!滿心狐疑的,猜想『"呂賢博士"???~咦,難道這個人,正是程泉,大學時代,那個成天滿嘴胡言亂語的學弟嗎?!?~』。『唉~難怪,台灣的大學生,素質越來越低落。原來,呂賢!竟在大學當教授,這也就難怪了~』想著!呂賢竟在大學當教授,又想及!台灣的大學生素質每況愈下,年邁的程路仁!看著報紙,不禁!唏噓不已;不過,關於呂賢,在報紙的社論上,所發表的一些論點,年邁的程路仁,卻倒也心有戚戚。

陰霾的天空下,污濁之氣籠罩的台中市,年邁的程路仁,此時!正身在一個廣場。因為,廣場上,昨晚!似乎有一場選舉的造勢晚會;所以!地上滿是垃圾,有許多的破報紙及宣傳文宣紙,可以讓程路仁撿拾。而當然,民主選舉造勢過後,滿是黑氣籠罩的廣場,也不是只有垃圾及破報紙;只見年邁的程路仁!步履蹣跚,走在廣場撿拾飛揚的紙張,一腳一腳低的,跨過!躺在廣場上許多的死屍。『台灣是母親的名,台灣是我們的土地,驅逐外來政權。殺光~在台灣的中國豬,做台灣的英雄;台灣的文化就是流氓文化~~』廣場旁濺血的廣播車,即使車裡的人!滿臉鮮血的,早已斷氣多時,半邊身體垂掛在車窗外;不過,廣播車的擴音器,卻仍在血流成河的廣場,聲廝力竭的咆哮,鼓動仇恨與報復『台灣之子~偉大的台灣人領袖─前總統陳永偏,將領導台灣人,建立!台灣共和國。擁護陳永偏,支持的總統候選人;到時候,台灣人!就可以上出頭天了。台灣人~不怕死;因為!擁護陳永偏,就能上天堂~』。這個老女老幼,屍骸騙野的廣場,年邁的程路仁,並不知道,昨晚!這是屬於!那個政黨的造勢場合;因為,從滿地手足互相堆疊的死屍來看,程路仁!也看不出來,那個是台灣人,那個又是中國人。況且,清潔隊員,只顧!忙著,把一具一具的屍體丟上垃圾車,準備!載到垃圾焚化爐去焚化;卻也!並未把中國人,跟台灣人分開。因此,不管!是台灣人,還是中國人,活著的時候,雖然在這塊土地彼此對立,殺伐;不過,死了以後,燒成了灰,塵歸塵土歸土,卻又變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同歸於!這塊土地的土壤。正所謂,"死得好","生時長慼慼,死後人安樂~",即是如此。

年邁的程路仁,佝僂的穿梭於廣場,選舉造勢後的屍骸遍野,邊撿拾著滿地的紙張;只見!他的嘴裡!似邊喃喃自語,不斷的唸著『唉~陳永偏,這個人,真是!為禍蒼生,其心可誅啊。難道!身為一個國家社會的領導人,他不知道!挑起群眾的族群仇恨,掀起獸性的集體情緒,後果!會如何嗎!?~呵~或是,他是故意要撕裂分化族群,以獲得個人利益吧。唉~二十幾年前,當初,陳永偏!不擇手段,推翻貪污腐敗的國民黨,其實!也真算是個台灣的英雄。只不過,掌握台灣的統治權後,陳永偏!為了圖謀自己的利益,及繼續掌握權力;他竟然!不擇手段的,在總統大選中,栽贓國門黨暗殺,搞出了個兩顆子彈總統,真是!無恥政客啊。唉~是啊。自此以後,台灣往後的民主選舉,二十年來!就再不是選賢與能;而是!一場又一場,詐術與騙術的大觀。難怪啊~~社會的統治階層,如此!毫無道德良知的為惡,而這也難怪!二十年來,這塊土地的人民,竟相仿傚,以致道德沉淪到人性泯滅,幾乎!只剩猖狂的獸性。呵~~殺吧,彼此仇恨的殺戮吧,被政客操弄的愚昧群眾。假如,呂賢的調查報告,沒有造假,那現在的台灣社會,幾乎!已成了!獸性的社會。唉~從此,這社會!也再沒有人有力量,能阻止猖狂的政治狂人,逞其獸慾,將整個社會都帶入殺戮地獄~~』。事實上,叫陳永偏的政治狂人,早在二十幾年前,尚是!台灣社會的總統之時;時常,便是以煽動的言語,鼓動!台灣社會的族群衝突,以仇恨鞏固其權力。只不過,二十幾年前的台灣社會,具有多維思想,及以高道德自許的人口,尚有!百分之十左右。因此,當年!陳永偏,縱然,能鼓動充滿"我族主義"思想,那百分之十的偏激份子;彼此對立衝突,然而,卻也無法!在台灣社會興風做浪。因為,當時!台灣社會,百分之十的"後俗例道德層次"者,尚能壓抑百分之十的"前俗例道德層次者",使社會穩定;且不讓!猖狂的政治狂人,任其獸性為所欲為。

迷霧瀰漫的台中市,台灣社會二十年來,以高道德自我期許的"後俗例道德層次者",幾已消失殆盡。因為,"後俗例道德層次者",以其!多維思想的獨立思考能力,當批判國民黨的黑金貪污腐敗時;往往,國民黨的黑金政客,便會聯合黑幫,將其暗殺,謀殺。而當,"後俗例道德層次者",批判民進黨的分化族群,製造!社會的仇恨與衝突;往往,民進黨的地下電台,更會以"不愛台灣"之名,號召充滿獸性的激進暴民,將其!在街頭活活打死。『唉~呂賢的田野調查,或許!是真的。這個社會的獸性,已再無法壓抑,二十年來,猖狂的政客,獲得了!最後勝利。因為,一個充滿獸性的混亂社會,正是!政客們大展威風,製造衝突,謀取權力與財富的天堂。何況,現在!台灣社會,有百分之五十的人口,竟都是!充滿我族主義的獸性,及道德低落的"前俗例道德層次者"。政客們,二十年來,製造族群衝突的洗腦教育成功啊。難怪,每次!選舉造勢後,便是!不同政治理想的族群,彼此挑釁、與械鬥。殺聲震天啊~~獸性猖狂啊~。台灣的民主成就啊~~~想當正人君子的人都被趕盡殺絕了,只剩!無恥小人當道啊~』屍骸遍地的選舉造廣場,年邁的程路仁喃喃自語的,仰望始終陰霾的天空;而面對這一切,他蒼老的心中,亦充滿了仇恨。只是,年邁的程路仁,卻也不知道為什麼仇恨,或許!這是因為,整個社會充滿仇恨;而人在環境中,所受環境的影響,亦如,魚在一池污濁的髒水中,充滿了無法宣洩的痛苦。至於,充滿獸性的社會,群眾!既然有急欲宣洩的獸慾痛苦,基於!經濟學的供需要求;因此,台灣的社會,此時!當然,也有蓬勃發展的新興產業。...

二、"群眾永遠是對的"?!?~極樂台灣

迷霧瀰漫的台中市,離開屍骸遍地的選舉造勢廣場後,年邁的程路仁,賣力的踩著三輪車,轉進了!一條燈紅酒綠的街。亂世的獸性狂潮社會,閃爍的霓虹燈下,街道兩邊的騎樓,但見!男男女女鶯鶯燕燕;因為,台灣社會,此時!有百分五十的人口,皆屬於!獸慾無法自制的人。而民主社會,民意至上,且既然!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人,都有!無法自制的獸慾;因此,立法院裡,獸慾無法自制的立法委員,便也在順應民意的潮流下,立法,主張大力推展性產業─賣淫。『群眾永遠是對的~台灣要拼經濟~』響亮的民主政治口號下,因此!此時的台灣社會,雖然!百業消條;不過,賣淫的性產業,卻一枝獨秀,且撐起了整個台灣的經濟。當然,政府要施政,還得要專家學者背書,而台灣的社會,當然!也更不乏那些,緊抱著政客大腿,渴望!沾及權力雨露的專家學者。『吃喝嫖賭,及性需求,是人類的基本需求;因此,賭博產業,及性產業的重要性,就如同人要吃飯,睡覺一樣重要。民主時代,人民!必須要學會新觀念,要有新的道德;因此,開放賭博與賣淫,可說!是政府,最重要的德政。當然,這也是象徵,台灣的民主,又向前跨進了一大步....』既有了專家學者的背書與立論,加之!全民政治鬥爭的狂熱,充滿獸性的雄性動物,在選舉造勢的場合咆哮,打架,砍人後;勃起的獸慾,必須有個宣洩。因此,據政府官方的統計,此時!台灣社會,成功轉業,從事!賣淫的婦女;及賭博的人口,約已成長超過百分之六十。可謂,繼台灣社會八十年代的經濟奇蹟,九十年代的政治奇蹟後。此時,台灣,又有新的"賭博奇蹟",與"賣淫奇蹟",而更讓台灣在國際上,造就,所謂「台灣賭博之島」及「台灣賣淫之島」的震憾,吸引國際嫖客、賭客蜂擁而至。

年邁的程路仁,賣力的踩著三輪車,經過!霓虹燈閃爍的街,而紅燈區的一路上;只見!街邊盡是打扮花枝招展的女子,且皮條客,不斷上前拉著他,說『喂~老先生。進來打一砲啦。看是~要"幼齒的",還是"粗牙的",從八歲,到八十歲的都有哦。保証~爽的啦~~』。『歹勢啦,我沒錢啦~』由於,年邁的程路仁,一天拾荒所得,大概!也就只能滿足一餐飯的裹腹;因此,縱然,年邁的程路仁,從年輕時,就有勃起的慾望,不過!至今卻仍無法宣洩。『死老猴~沒錢,跑來這裡,做什麼??!~』老鴇,及皮條客,一聽!年邁的程路仁沒錢,當然!翻臉不認人;破口大罵之餘,當下!便將程路仁,迫不及怠的驅趕離開。而年邁的程路仁,佝僂的踩著三輪車,離開!燈紅酒綠的紅燈區之際,嘴裡!卻仍喃喃自語,不斷的罵著『幹~~看一下小姐也不行?!?~視錢如命,見錢眼開,台灣的教育成功啊,真是!教育成功啊~~』。確實,台灣社會民主化後,二十幾年來的學校教育,可謂是!造就性產業,蓬勃發展的主要功臣。因為,民主化後,台灣的教育改革,個個學校,幾乎!便變成職業訓練所;所有教育的目地,最後教導每個人的,似乎都是以學校畢業後,踏入社會,該如何賺錢為導向。「利之所趨」因此!只要能賺到錢,讓自己享受到,比較好的物質生活,學生們!便競相投入學習;甚且,有些!比較積極上進的學生,更會!在學校時,就開始練習"接客"賺錢。而掌管國家教育機器的"教育部",當然!也樂見,國家未來的主人翁,如此積極的響應政府政策;所以,在電視新聞上,時而!更大加的報導,以做為全民榜樣。

事實上,台灣的教育部,是一個很奇怪的政府單位。「教育部」在其他的國家來說,其目地!多是為了透過教育,以提昇人民素質;不過,台灣的教育部,倒比較像是!封建時代,圍在皇帝身邊,逢迎拍馬屁的太監角色。尤其,台灣社會二十年前,陳永偏的主政時代,所任命的杜歪勝教育部長;其揣摩上意,為了取悅龍顏,把國家的教育體系,當作!對人民的洗腦機器,從此!台灣的教育部,可謂!更成了統治者的鷹犬。而台灣的教育部,繼"本土化",及"去中國化",洗腦教育成功後;時至今日,台灣人民,幾乎!已完全不知道「禮義廉恥」為何物。只知道,統治者!想把台灣人民教育成豬,而教育部,便以國家洗腦機器,將人民全教育成豬;而若!統治者,想要台灣人民當狗,教育部!便將台灣人民教育成狗,以取悅統治者。當然,此時!台灣的統治者,希望!振興台灣的經濟,企圖發展"賣淫產業";而教育部的官員,為了配合國家發展計劃,取悅龍顏,自然!更不敢怠慢。因此,此時!台灣的教育部,便以鐵腕手段,強制全台各大專院校,必須開辦「賣淫系所」;以貫徹統治者的決心,教導學生賣淫。迷霧瀰漫的台中市,年邁的程路仁,踩著三輪車,離開最繁榮的紅燈區後;一路!便往,蕭條陰暗的路邊,一家低矮破舊的快餐店去。而當,年邁的程路仁,進入了快餐店,準備買個便當裹腹;此時,快餐店牆邊的電視,正報導著新聞,於是!程路仁,便也駐足片刻,看了一下電視新聞。只見,此時!電視新聞,正報導,有關教育部的重大政策:『x視新聞本日快報:今天,教育部部長表示,為了配合國家經濟發展政策;所以!全國"賣淫"教育,將再向下紮根。繼全國各大專院校,開辦"賣淫系所"後,有鑑於成效卓注,總統甚表欣慰。因此,教育部,今天!已通令,全國各高中,國中,職校;每周!至少必須開課八堂課,以教導台灣的中學生─性愛的姿勢與技巧。另外,教育部官員更表示,如果!中學生的實施效過不錯;考慮將會把此類課程,延伸至國小,以讓!台灣人民,從小便能接受到性慾的薰陶~』『... ...今天,立法院的所有委員,無異議通過,"台灣新道德法案"。其中,最重要的一條法律規定─做愛必須戴保險套。這條!法律,最早!是二十年前,台灣民主化後,有鑑於社會的性關念,日益開放,由專家學者!所提出。當時,專家學者,主張!必須在大學的校園,發放保險套,以提供學生做愛使用。而時至今日,這項德政,將由!政府,立法強制規定─全國大專院校的大學生,每個星期,將由!政府統一發放給,每人一盒十二個保險套;而高中生,國中生,由於!正值青春期,性慾更強烈,所以!每個星期,每人發放兩盒。至於,國小學生,立法院尚正在研議,是否!也要發放保險套~』『關於,發放保險套政策,立法院長!表示,這是!台灣民主化以來,所取得的,最大的民主自由進展;更希望台灣全體同胞,皆能共享!這民主自由的成果、與可貴~』『...另外,總統府也表示,樂觀其成。總統說:台灣,現在!已經進入民主自由的先進國家之列,所以!全體同胞,必須要有民主自由的新觀念,並重建民主社會的新道德觀。所以,總統,建請!全國各級學校注意,請老師~要正確的教導學生,如何使用保險套。不管!是男女性交,人獸交,男男交,女女交,或集體雜交,除了!學生之間,應互相幫忙外;而如果!保險套一個星期用不完的,學生!也可以請老師幫忙。 .. 民主自由得來不易,總統!表示,由衷的希望,從此!台灣的各級學校,師生間皆能成一體,並讓台灣社會,自此!充滿了"愛"。"愛台灣"~"愛台灣"~....』。

迷霧瀰漫的台中市,年邁的程路仁,駐足於!快餐店裡,觀看!電視新聞之際,不由得!嘆了口氣。『唉~民主自由~真好。可惜,我生得太早了,享受不到這些!政府的德政。不過,還好,我既沒結婚,也沒生孩子。呵~~不然,面對這樣的獸性民主社會,還真不知道!叫人該怎麼適應?!~』層層黑氣籠罩的街道,在快餐店買了便當後,年邁的程路仁,嘴裡!喃喃自語的,又踩上三輪車;而路拐過一個彎後,迷濛的霧裡,隱約可見!一個陰暗荒涼的公園。只見!公園的圍牆上,寫著!政府的宣導政令,一道牆上也著「騎機車請戴安全帽」;而另一道牆,則寫著「愛台灣~隨身請帶保險套」。年邁的程路仁,把三輪車!在公園旁停下,因為!他總慣常,到這個荒涼的公園吃便當;不過,到公園吃便當,往往也會遇到麻煩。這不~年邁的程路仁,才剛把三輪車,在公園牆邊停妥,只見!數十個攬客賣淫的流鶯,便樣向他圍過來。公園的流鶯圍向年邁的程路仁,鶯鶯燕燕紛紛笑著,說『老先生~請支持政府振興經濟政策,順便輕鬆一下吧~』『一次叫三個服務,我們給你打八折哦。包你爽的~不爽不要錢啦~~』 ...。年邁的程路仁,在成群的流鶯圍得水洩不通下,則急忙的,說『啊~抱歉。小姐~我身上沒帶保險套~~』。『幹x娘~~臭老頭,你有沒有讀書啊。一點道德良心都沒有。出門也不帶保險套,小心我叫警察來抓你~~』原本!熱情的,圍著程路仁攬客的流鶯,一聽到年邁的程路仁!竟沒隨身攜帶保險套;一個個原本的笑臉,頓時!都轉成怒顏,吐了幾口痰,破口大罵後!便轉身離去。而一路離開的流鶯,一路!嘴裡!仍叨叨唸唸的,對年邁的程路仁,罵個不停『幹x娘咧~~都是!你們這種不帶保險套的臭老頭。一點道德良心都沒有,才會讓台灣,現在!超過三百萬人,被"愛滋病"感染~~』。

『唉~這輩子,我根本不想與妻子以外的女人,發生性關係;而且!我也沒娶妻子。為什麼,這樣!也算沒道德良心呢??!~~這個社會,還真讓人!不知道!該如何適應~~』佝僂的走進公園,年邁的程路仁喃喃自語的,而對流鶯的漫罵,更充滿不解。陰暗荒涼的公園裡,隨便!找了張椅子坐,年邁的程路仁!打開便當,手裡!握著筷子,卻食不下嚥,仰望!始終陰霾的天空。年邁的程路仁,只是!不由得,又喃喃自語的唸著『唉~要是,二十幾歲那年,我跟娟娟結婚的話。那現在,又會怎麼樣?!?~是否,我人生!又會是完全不一樣的一條路?!?~唉~算了吧,發生過的事,早都無法改變了~~』。『呵~沒結婚好啊。這個獸性的民主社會,是個地獄啊。"已所不欲,勿施於人"啊,我自己!逃都來不及了,又怎麼能叫別人來這個地獄。呵~或許,天堂與地獄的差別,也並在於所謂的民主自由,或不民主自由吧;而是!在於,這塊土地上,住的是些什麼樣的人。對啊~為什麼,現在!沒帶保險套就是沒道德良心的人,在大學的時代,程泉!也沒用過半個保險套啊。可是,程泉的大學生活!卻不是也多彩多姿,過得!燦爛充實.....』仰望著!始終陰霾的天空,年邁的程路仁,坐在荒涼的公園裡,只是!不禁又懷想起,關於程泉!大學時代的青春時光。迷霧瀰漫的陰暗公園,當年邁的程路仁,望著始終陰霾的天空,耳邊卻彷彿!又聽見;恍若!有一群年輕人,抱著吉他,正唱著年輕充滿歡笑,單純的校園歌曲─「當陽光照耀的時候就該歡笑,當風吹起的時候就該飛揚。當年少的時候就該有夢想,當心酸的時候不要一個人憂傷。任何一片陽光照的到的地方,有我的成長,有我的希望。任何一個地方,能留住夢的地方,有我的成長,有我的希望~~」。....X X X

三、89康輔加強營行前會議,加強營手冊,營歌

1989年五月十九日,大度山東海大學,乾河溝旁的康輔社址,星期五晚上,乾河溝旁!隱約聽見,有歡笑的歌聲。『當陽光照耀的時候就該歡笑,當風吹起的時候就該飛揚。當年少的時候就該有夢想,當心酸的時候不要一個人憂傷。任何一片陽光照的到的地方,有我的成長,有我的希望。任何一個地方,能留住夢的地方,有我的成長,有我的希望~~』康輔社址窗口透出的燈光處,只見!約六、七個,身穿淺藍色外套的人;此時,正在社址內的日光燈下,彈吉他唱歌。『好啦~大家!覺得怎麼樣?!?~這次的加強營,我們就用"少年路"當營歌~~』六、七個人圍坐在社址內的會議桌旁,而此時!懷抱吉他,站立桌旁,皮膚白淨,臉上!戴著付方型的銀框眼鏡的人;正是,康輔社十屆的新社長─周為。因為,周為也是,這次"康輔加強營"的活動長;因此,此時,周為!正在教唱,這次!康輔加強營,他挑選的營歌。不過,皮膚黝黑,身材乾瘦的穎仁,一聽周為說,要選"少年路"當營歌;而他則搶著、說『ㄟ~可是,我覺得~"怎麼走",唱起來,比較活潑耶。也比較能帶動氣氛啦。不然,"加強營"主要!都是在開籌備會耶,這樣!會不會太枯燥了一點。不然,現在!我們也來唱一次"怎麼走"好不好?!?~看看那一首當營歌,比較好~』。此時!周為,聽了穎仁的話後,轉身便對,站在他旁邊,手拿歌詞看板,身材微胖的惠如,説『好吧~惠如。呵~看板小姐,拜脫妳~把歌詞看板,翻到"怎麼走"那一頁。那現在,大家也來唱一次好了~』。歌詞看板,是一大疊!以麥克筆在海報紙寫歌詞,而當!惠如,把看板翻到了"怎麼走"那頁;只見!周為,錚錚鏓鏓的,彈起手中的吉他,而後!大家!便也跟著,唱起"怎麼走"。

『你的眼眸發出月的光茫,叫我難以掙脫;紅血球在我的血管起浪,叫我駐立別動。

也許~這就是來電的感覺,想要接近你;只是默默看著你,想要了解你。

誘惑仍在我腦海裡翻騰不絕,凝望你向人潮走。喔~怎麼走~~越靠越近,目光相對,我想認識你。

喔~怎麼走~~越靠越近,目光相對,我想認識你。

離開你不容易,我喜歡你,卻不知道,怎麼走~~越靠越近,目光相對,我想認識你。

喔~怎麼走~~越靠越近,目光相對,我想認識你。喔~怎麼走....』。

 

乾河溝旁的康輔社址裡,充滿歡笑的年輕歌聲縈迴。因為,下個星期一,康輔加強營!便要開營,而星期六,星期日!大家又都有事,無法聚會;因此,星期五!這晚,康輔社十屆的組長會議,可說!便是加強營開營前,最後!一次的"行前會議"。『好啦~表決的結果。那這次的加強營,就"少年路"當營歌,然後"怎麼走"當副營歌好了~~』這次!康輔社的十屆幹部,第一次!辦活動,是由程泉當執秘;而!六、七個人,表決!確定加強營的營歌後。此時,程泉身穿康輔藍衣,坐在社址裡會議桌最裡面的主席位置,接著又說『好~加強營的營歌確定了。那接下來,我們就來跑,這次加強營八天的流程,還有配合的人員好了。那接下來的會,應該!換由"進修長"主持了,對不對?!?~是不是這樣,小蘋~~』。身材嬌小的小蘋,坐在程泉!旁邊,而聽了程泉的提醒;小蘋!這才一臉恍然大悟的,說『哦~對。咦~是這樣嗎?!?~可是!現在,不是組長會議嗎??~』。由於,以往!十屆辦營隊,都是由九屆帶著開籌備會,而這次加強營;則是十屆第一次當家辦活動,且九屆都沒人在場。因此,此時,十屆開起會來,似乎!仍顯得生疏,不太!能確定彼此的角色。不過,加強營的進修長小蘋,聽了程泉的提醒後,還是!接下了跑流程的責任,說『好吧,那現在!我們就先來確定一下,下個星期一,晚上七點,社長交接+加強營始業式。ㄟ~這個晚上的活動,是由穎仁負責的吧??~那現在,請穎仁!報告一下,你的活動好不好?!?~然後,我們再來確定配合人員~』。...

這個星期以來,話說!程泉,天天!除了偶而去上課外,其餘的時間,幾乎!都待在康輔社址裡;因為,第一次當家辦活動,程泉!也不想,把四大營隊的加強營搞砸。無奈,程泉!第一次當執秘,即使!常覺得有許多事得做,卻又常感有心無力,不知道!怎麼做。所幸,九屆!常擔任營隊進修長的阿秀,近來!也常來社址,且加強營!主要也是進修性營隊。因此,這次!加強營的課,從第一天的"四組分工",第二天的"營隊籌辦",及之後的"服務員理念",程泉!便都拜託阿秀來上課;而阿秀,倒也都爽快的答應,解決了程泉的燃眉之急,讓他像吃了顆定心丸。不過,這次的加強營!從第三天開始,便是要由康輔社十屆的藍衣幹部,帶領加強營的學員;以明年的"迎新"為題,虛擬的!籌辦出一個二天一夜的營隊。因此,這次加強營,從第三天的預備會議,第四天的一籌會議,第五天的二籌會議,第六天的三籌會議;及至,第七,第八天的活動執行,可說!十屆的藍衣都將在沒有九屆的支援下,獨立帶領加強營的學員,開營隊的籌備會,與執行活動。『好~那下星期一,加強營的始業式,地點是在視聽大樓V205教室。然後,六點五十分,就請惠如及李雯,在門口擺報到攤位;然後,其他人!做場佈。至於,這次!加強營的手冊,因為!還無法確定,會有多少人來報到;所以,加強營的手冊,會等到把學員四組分工後,才發手冊給他們....』皮膚黝黑,身材乾瘦的穎仁,雖然!平時說話總愛開玩笑;不過!他卻是個做事精細,且負責的人。因此,由穎仁!負責,加強營第一天的活動,程泉!倒也放心不少。只不過,程泉!另外擔心的是─不知道!這次的加強營,將會有多少學員來參加,這樣!枯燥的進修性活動。

康輔社址裡,程泉!身穿康輔藍衣,坐在會議桌的主席位,擔心著!加強營,不知道會有多少人來參加之時;此時,他的腦海裡,不禁!又浮起,這天!下午,阿秀!在社址裡,對他講的話。『ㄟ~程泉!怎麼看你最近,好像總是愁容滿面的?!?~當加強營的執秘,不必!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啦。如果,你對這次加強營的得失心太重,可能!最後會更挫折。有時候,我覺得!你不如把它當作是一次學習;然後,比較重要的是,你在這次加強營的過程中,學到什麼。~像去年,九屆第一次當家,辦加強營,來參加的人!也是越來越少;當時,我也是覺得很挫折。所以,程泉~你也不要把一切都幻想太好了,因為!其實,一切!都不太會盡如人意。然後!跌跌撞撞的,其實,九屆,也是這樣!走過來的~』即使,下午之時!在社址裡,阿秀勸程泉,不要得失心太重;不過,及至!晚上,開"加強營"最後一次的組長會議,程泉!卻仍面色凝重。儘管,從下星期一開始的加強營,活動流程,看來!似乎!也沒什麼大問題;而雖然,十屆的人少,不過!應該!也還能應付。『好了~快十點了。那今天加強營的行前會議,就開到這裡。看起來,好像!不會有什麼問題啦~。那就散會啦~』晚上約莫十點,跑完"加強營"的活動流程,雖然!程泉!總覺,心裡!仍不太踏實,不過!還是宣佈散會。而!收拾了西,關了燈,離開康輔社址後,程泉!更總覺身上,似乎!揹著個什麼沉重的負擔;讓他連走路的腳步,都有點沉重。...

 

四、89天安門學運風潮襲捲台灣各大校園

乾河溝旁的康輔社址,晚上十點多,關了燈後,只見!六、七個,身穿康輔藍衣的人,走出了社址。由於,這天一早,程泉!從遊園路騎機車來學校,到法學院上課,便把機車停在"中正紀念堂",籃球場圍牆邊的旋轉門外;而後!一整天,程泉!或上課,或待在康輔社址,便都沒再騎機車回去。所以,至晚上十點多,程泉!當然也就必須,從乾河溝旁的康輔社址,一路!延著大學路而上,走到中正紀念堂的圍牆外,去騎機車。國安的機車,同樣!也放在中正紀念堂外,還有!小蘋要坐程泉的機車,所以!與程泉同行;三人,離開康輔社址後,便往信箱間小徑的上坡路走去。至於,穎仁及其他幾個人,因為!機車是放在大門口,所以,在社址門口,與程泉幾個道別後;他們!便橫過乾河溝的水泥板牆,往大門口的方向去。此時,雖然!已經晚上十點多,不過,當程泉,國安,小蘋!經過信箱間前的小廣場之時;卻見,小廣場左側!欣餐門口的台階上,此時!約有!十多個學生,為表示!對大陸天安門學運的支持,所以!點著蠟燭,仍默默的坐在臨時搭的帆布棚下。而三個人,經過!信箱間廣場之時,看著!欣餐外的台階,仍有人在靜坐;於是!國安,心有所感的,轉頭對程泉,說『ㄟ~程泉。今天!晚餐的時候,我在欣餐看電視。新聞報導說─這兩天,大陸那邊,好像!有百萬人上街遊行耶;而且!在天安門廣場絕食的學生,也有三千多人。好像,今天!中共的總理,叫什麼趙紫陽的,還到天安門廣場去探望學生。哦~感覺,真的是!轟轟烈烈耶。~好像!大陸十幾個省,工人啦,農人啦,還有知識份子!幾百萬人也都上街遊行耶~』。

其實,這天!中午,程泉!在欣餐吃午餐時,也有看了一會電視的新聞報導。況且,程泉!待在康輔社址之時,打開鐵櫃上的收音機;而收音機,整天,幾乎!也都是不間斷的,在報導天安門廣場學運的事。因此,聽了國安的話後,程泉!便也說『對啊~~轟轟烈烈耶。中午,我在欣餐看新聞的時候,就看見!天安門廣場,有絕食的學生,餓到脫水昏迷,不斷!被抬走。喔~這樣!好像,他們都已經絕食一個星期了耶。可是,他們現在,好像是要求,要什麼鄧小平,還有李鵬下台;不太可能吧。而且,鄧小平,他以前不是槍桿子出身的,國民黨幾百萬的軍隊,都被他消滅了;然後,他現在,可能會因為學生的絕食抗議,就自己下台嗎??~不可能吧~~』。此時,小蘋!聽了國安與程泉的對話後,跟著也說『ㄟ~現在,台灣每個大學,好像!也都有學生,在靜坐,還是絕食耶。剛剛,坐在信箱間廣場旁,那些我們學校的學生,他們是不是晚上,也都沒回去睡覺啊~』。此時,三個人!已從信箱間廣場,與欣餐間的狹窄階梯,走上海報牆的水泥板上坡路;只聽,國安,對小蘋說『應該是吧~~看他們點蠟燭在那裡靜坐,應該!是要守夜吧。呵~中午的時候,我還看見!他們在信箱間前的廣場,擺了一個肥皂箱;然後,還有人!站到肥皂箱上演講,叫大家!支持大陸天安門的學運。喔~~聽了!讓人,覺得熱血都沸騰起來。呵呵~本來,我也想去參加靜坐的,可是!程泉的加強營,也不能不幫忙;所以,權橫一下,我覺得!還是幫程泉辦加強營,好像!比較重要一點。呵~對啦。中午的時候,我還看見我們十屆的張儡,也站在肥皂箱上演講。喔~我覺得張儡,他的口才真好,不愧是辯論社的。可是,這次的加強營,從頭到尾,卻都沒看見他出現~~』。

三個人!走在海報牆旁,漆黑沒路燈的上坡路,程泉!聽到國安,提起!中午,信箱間前的小廣場,學生擺肥皂箱演講的事。此時,程泉的腦海,不禁!也浮現了中午之時,信箱間前圍著滿滿的人潮,連欣餐的台階也坐滿人,聽著!肥皂箱上,學生!演講的那一幕;不過,程泉的心裡,倒不如國安所說的,會感覺澎湃洶湧。因為,當時!程泉,正在欣餐二樓的露天陽台,吃著自助餐,而當他,從欣餐的二樓陽台,俯視信箱間的小廣場;正巧,程泉看見的是,跟他同班的張健,正站在肥皂箱上口沫橫飛的講話。『大家好~~我是"社工系學會"的副會長,我叫張健。我想說~~中國共產黨的極權統治,違背了世界的民主潮流,共產黨是土匪政權,我們要支持大陸百萬人民抗暴。苛政猛於虎,人民絕對不會跟共產黨妥協,天安門的學生絕食抗議,他們說我們是製造動亂。媽的~共產黨的那些高官政客,才真的是想製造動亂。....天安門的學生!正在絕食抗議,人饑已饑人溺己溺,我們雖然!身在台灣,但一定也要支持!大陸的學運,把共產黨拉下台....。"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民主是真理~~我們年輕人不惜以鮮血,來換取民主自由~~』張健!一張鬆垮的嘴,能言善道,這是!程泉在大一之時,就已見識過的;而這天中午,信箱間前的小廣場,張健!站在肥皂箱上,講得滿嘴口沫橫飛,更是贏得,圍觀的學生陣陣如雷的掌聲。 ....xxx

中午陽光下的信箱間小廣場,張健!慷慨激昂,充滿煽動的言語中,果然!整個小廣場,學生的情緒,無不感到學運的澎湃洶湧;不過,程泉!坐在欣餐二樓的露天陽台,俯視著張健在小廣場的口沫橫飛,卻只是時而!嘴角冷笑。因為,張健!是個什麼樣的人,大概!沒人比程泉還清楚。因此,若說,聽了張健煽動的演講後,程泉的心中!有什麼衝動的話,那大概是他想把自助餐盤裡飯菜,砸到張健的臉上。「媽的~~張健!這個傢伙。聞到那裡!有血腥味,就會衝過來;還不是為了他自己想當大英雄,太奸險了。唉~~集體情緒作祟啦,那些人!怎麼那麼好騙,還真的把張健這傢伙,當大英雄咧。呵~張健!還不就是想推別人去死,然後!給他當墊腳石~~」冷眼旁觀的坐在欣餐二樓陽台,俯視張健在小廣場的慷慨激昂,而程泉的心中莫名的,突然!竟對所謂的學運,感到有點不屑。儘管,程泉!也相信,此時!在信箱間前廣場靜坐的學生中,也不乏!充滿理想,及以純潔的心關懷天安門學運的人;只不過,這樣心思純潔的學生,最後!卻還是總會淪為,像張健!這種投機份子,所利用的棋子。學運氣氛熱烈的小廣場,張健!走下肥皂箱後,圍觀的學生!都報以如潮水澎湃的掌聲;而緊接張健之後,站上小廣場!肥皂箱的人,程泉!也認識,因為!那人正是張儡。話說,張儡,他也是康輔社十屆的藍衣幹部,只不過!當他穿上康輔藍衣後,從此!就再也不見蹤影。因此,當程泉!看到張儡,站到小廣場肥皂箱上,口若懸河的滔滔不絕,且滿嘴的義正嚴詞;縱然!圍觀的人喝采聲不斷,而程泉!聽在耳裡,卻只想作嘔,倍覺厭惡。

程泉!都已唸到是社工系大三,當然!不會不知道,群眾的情緒!是會互相感染,而在彼此情緒激盪的催化下,形成集體情緒;至於,人在形成集體情緒的環境中,往往!更會有如叢林的野獸驚慌奔逃般,完全受到情緒控制,而喪失自主的意識。因此,程泉的心理防衛,總自然而然!會抗拒集體情緒。所以,儘管,中午陽光下的信箱間小廣場,學運的演講!依然澎湃;不過,程泉!吃完飯後,又到欣餐室內看了一會新聞報導,便離開欣餐。正當,程泉!走下學運氣氛熱烈的小廣場,往康輔社址的小徑;而才經過!頂呱呱窗邊的鳳凰樹下,此時程泉,乍見!張健的身影,似乎!正要走進頂呱呱。『喂~張健~』看見了張健,程泉!自然的叫住了他;而!張健,一個回頭,看見!程泉,便也朝程泉走來。只見,兩個人才在頂呱呱側門的柏油路上走近,而程泉!便帶點諷刺的冷笑,對張健說『喂~張健。剛剛!還看你站在台上講話,講得那麼大聲;然後,現在!人家!還在太陽下絕食靜坐,你就要到頂呱呱吃炸雞,吹冷氣哦~』。此時,張健,乍聽!程泉的問話,一臉鬼鬼祟祟,立時!賊頭賊腦的,搭著程泉的肩;趕緊把程泉拉到一旁,小聲的說『噓~小聲一點啦。呵~我才沒那麼笨咧,"絕食抗議"~我又不是跟他們一樣,腦袋壞掉~』。只見!張健,遞了根煙給程泉,點了煙後,一臉!奸詐鬼祟的,又說『呵~程泉。我老實跟你講啦,我是有計劃的啦。之前,我不是跟你講嗎??~現在,系學會,"學生自治會"都要改選了;然後,這學期,學校又要選學生議員,組成"學生議會",來監都"學生自治會"。對啦~~反正,系學會卸任後,也沒事,所以!我打算要出來選,我們系上的學生議員。呵呵~當然!我選上我們系上的學生議員,絕對沒有問題啦。所以啦~等我選上學生議員後,我打算!出來選"學生議會"的議長。呵~既然!要選"學生議會"的議長,所以啦,當然!要先打一下基礎~~~』。

張健!一張能言善道的大嘴,站在台上!講話,很善於裝模作樣,像個正氣凜然的正義之士;不過,私底下,張健在程泉面前,卻更喜歡炫耀他的"足智多謀",及奸詐。因為,程泉!剛上大學之時,與張健及林棟樑,也算狐群狗黨。尤其!大一,及大二上之時,程泉!成天無所是事,除了!睡覺外,最常做的事;便是跟張健及林棟樑,一起到台中的地下舞廳跳舞,還有!到撞球室撞球。因此,張健!當然,也不會把程泉當外人,舉凡他有什麼陰謀詭計,或又是怎麼利用別人,來達到他的目地;每次,張健!在程泉面前談起這些,總是眉飛色舞,似乎!操弄別人,這就是他人生的最大成就。『幹~張健。你實在有夠奸~』當然,程泉!在聽了張健滿肚子奸險的詭計後,總也不忘!會讚美他一翻;而張健,聽程泉說他「有夠奸~」當然,他更是一臉的志得意滿。因為,張健!從大一開始,便是!常抱著「厚黑學」,研究!該怎麼"臉皮厚,心要黑";來利用別人,以謀得自己的好處。『唉呀~"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啦~。程泉~你要多跟我學學啦~』單純的學運,只要!有張健,這種投機份子、陰謀家、野心家加入操弄,學運又怎麼還能單純;因此,聽了張健一席話後,程泉!對於,剛剛!信箱間前廣場熱烈的學運,似乎!心也涼了半截。因為,程泉!可也不想讓自己變成一顆墊腳石,讓張健!踩著自己的血跡,去圖謀他「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個人利益。況且,剛剛,程泉在欣餐,看電視,還看到新聞報導─『北京已進如無政府狀態...中共中央和北京黨政革大會,晚上舉行,李鵬和楊尚昆發表講話。李鵬指學運為"動亂",是一小撮人蓄意製造,陰謀顛覆政府。因此,為了要迅速恢復北京秩序,楊尚昆宣布,將調軍入城鎮壓...』。......xxx

星期五晚上,夜色矇矓的大學路,程泉,國安,小蘋,三個人的人影;行過大學路旁,隱於樹林間,燈光已滅的文學院 。三個人,往上坡路的一路上,時而,談起!天安門學運的事;時而!談起下星期的加強營,即將開營的事。五月大度山的深夜,有人在信箱間的廣場,為天安門的學運,點著燭光守夜;有人!在宿舍裡讀書,有人!在東海別墅的舞會狂歡。而程泉,國安,小蘋,則是!為了康輔社加強營的事,而忙碌到深夜。夜色矇矓的大學路,右側建築系館的玻璃門內,只剩盞燈映照著門口的白粉牆;而左側,商學院,法學院的四合院,教室則都已是漆黑一片。只見!三個人的身影,往大學路的上坡路走去,而大學路!兩旁的樹林,夜色裡!也漸迷霧瀰漫;最後更將三個人的身影,都湮滅在迷霧中。程泉!始終擔心加強營的事,心裡!也記掛著天安門學運的發展;或者,大度山上,每個人!也有每個人牽掛的事,或愛情,或課業前程....。只不過,這裡!所發生過的所有的一切,最後!終究,卻也都會湮沒在大度山的迷霧中;隨著歲月過往,只留下~被人記錄的日記。....X X X

 

「1989年5與x日大度山日記:我最近為什麼常心煩,分析心煩的來源:辦社裡、系上、班上的活動,能力不足嗎?!經驗不足嗎!?是無力感,還是倦怠感。是不是角色的瓶頸無法突破,一個領導者的角色??~~尋求解決途徑:A、改變自己,突破自己!領導者角色的瓶頸:1、懂得用人,領導者!不是埋頭苦幹、做自己的事就可以;最重要的是我要懂得,怎麼"叫人來做事,如何分配工作"。2、生活要有計劃,活動要有計劃書;不可聽天由命,要控制自己所面對的狀況。3、要負責、不可推卸責任。4、要積極主動、不要等著別人來問;要主動告訴他該,該做的事。5、要穩重、要成熟,切忌輕浮的行為。6、德行要足以服人,要誠懇、要謙虛;不是支配他人滿足自己的權力慾望;必須互利,必須容忍、理智。B、訂一份完整的計劃書,徹底的改變自己;不要空想、幻想,得要實際去做。我不能垮,我不能無精打采;我要奮鬥,我要計劃自己;我要控制自己。~~我總是空想、幻想太多;我實際去做的太少,我必須計劃~」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