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四十二章89北京天安門學運潮襲捲全球華人大遊行

「矇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摀住耳朵就以為聽不到,而真理在心中,創痛在胸口;還要忍多久~還要沉默多久。

如果熱淚可以洗盡塵埃,如果熱血可以換來自由;讓明天記得今天的怒吼,讓世界看到歷史的傷口。哦~歷史的傷口。~"歷史的傷口"歌詞」

一、89全球華人大遊行

1989年五月二十八日。清晨六點左右,大度山東海大學。信箱間後方,銘賢堂與郵局之間,初晨的陽光!斜照、方塊的水泥板與草地錯置如棋盤的廣場;此時,只見!約一、二百人,三三兩兩聚集於草地的露水仍微濕的廣場。且見,許多的學生!手裡,都拿著各式各樣的標語─「台灣~支持天安門學運~」「軍隊應支持改革開放,不要鎮壓學運~」「中共苛政猛於虎~」「共產黨暴政必亡~」「鄧小平下台~~李鵬滾蛋~」「消滅萬惡共匪,解救大陸同胞~」... 。由於,大陸北京的天安門學運,自中共的高層宣佈戒嚴,及調動六省的軍隊,進入北京!準備鎮壓學生後;這反倒,激起了全世界媒體的關注,於是!便有人號召,五月二十八日!將串連全球的華人大遊行,以對中共施壓。因此,五月二十八,這天!一大早,「東海大學」一些響應"全球華人大遊行"的學生,便也在銘賢堂與郵局間的廣場集合;準備!一起搭車,前往「台北的中正紀念堂」,參與!大遊行。至於,銘賢堂旁的"大學路",靠海報牆步道的一排楓樹下,此時!也已停了四、五輛的遊覽車;正發動著引擎,似準備!隨時出發。再看「銘賢堂」前的廣場,靠大學路邊的水泥下坡路,金黃色的晨曦照耀處,此時!約有四、五十人聚集在一起;而其中,一個皮膚黝黑高大的身影,手拿一支竹竿綁著面黃色的大旗,看起來頗為醒目。至於,沁涼的晨風吹過,黃色大旗飄揚時,隱約!更可見;那面黃底藍字的大旗上,寫的是─「東海大學~康輔社」。此時!不問可知,那拿著康輔社大旗的高大身影,正是!康輔社九屆的藍衣幹部─志傑。因為,這天的全球華人大遊行,志傑!也從"社會服務隊"裡,號召了四、五十人;準備!前往台北的中正紀念堂,為支持天安門學運,共襄盛舉。...xxx

「中國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大陸,台灣的教科書,稱其為「共產鐵幕」。其實!也不止是中國大陸,應該說是整個歐亞大陸,西從中歐的東德,東及太平洋;而後,北從西伯利亞,南到南中國海,此時整個的人類世界,幾乎!有半個世界,都籠罩在所謂的"共產鐵幕"當中。「鐵幕」意即,統治者,對人民的獨裁與極權,而「共產」即共產主義,又稱馬克思主義;因此,共產鐵幕,亦可說!就是一群共產主義份子集結成黨,說是為了實現,馬克思的共產烏托邦國度,而以激進的手段,對人民的實行的極權,獨裁統治。「馬克思」其實,只是一個研究社會不公平的社會學者,而他認為人類社會的最大不公平,就是!因為"財產私有制度";因為,擁有生產資源的資本家,剝削勞動階級,而造成社會的"貧者越貧,富者越富"。所以,馬克思主張無產階級革命,廢除財產私有制度,以建立共產制度,讓所有人都能平等的生活在烏托邦大同世界;而此即,所謂的"馬克思共產主義"。當然,「馬克思主義」,既為社會學的一個理論,而除了!專家學者不知道外,幾乎!所人人都知道;既是一個社學理論,通常一個理論都只能採取一個角度,解釋社會一個片面的現象。這就有如人類社會的宗教一樣,每一個宗教!也都只解釋,生命的一個片面。不過,人類社會,就是會有一些貪婪的野心家,投機份子,及陰謀家,會假宗教之名,或以追求上帝真理之名;或以神佛附身之說,並以欺矇拐騙的方式,向群眾騙財騙色,甚至!騙國。譬如,中國的滿清時代,洪秀全,以"上帝的第二個兒子"之名,拐騙號召群眾"追求真理",所掀起的太平天國之亂。至於,中國共產黨,鐵幕下統治的中國,說穿了,其實,就是一群野心家,投機份子及陰謀家,集結成黨,所進行的一場騙國的大騙局;只不過,這次!貪婪權力的獸性政客,他們拐騙人民"追求真理",所扛的招牌,換成了「馬克思共產主義」而已。

「中國共產黨」極權統治下的鐵幕內。自1949年!鏟除殲滅了"中國國民黨"的數百萬軍隊,經歷了人民性命如螻蟻的瘋狂殺戮後;而共產黨!終於在中國大陸,建立所謂的共產政權,至今!也已近半個世紀之久。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在1919年的愛國學運,「五四運動」初傳入中國之時,或許!當時,急於富國強兵的中國知識份子,確實!也對其掀起一陣的憧憬與理想。不過,自中國共產黨,奪取了中國大陸的統治權後,其共產帝國的新皇帝,毛澤東!為了滿足其個人徹底掌握權力的獸慾;而接連展開一連串的政治鬥爭,卻可說!讓鐵幕之內的中國億萬人民,皆落入慘絕人寰之境。『~我搞政治~就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鐵幕內的共產統治者,對權力充滿了貪婪獸慾的毛澤東,一向以此為自豪;而,事實上!他為了奪取權力,確實!也真的是不擇手段鬥爭,無所不用其極殺戮。自古以來,就算是封建時代,即使!是最凶殘的統治者,當他逐鹿中原奪取統治權後,多少!都會以"正道"自居,且!想以正道行之於天下。不過,鐵幕內的共產帝國新皇帝,毛澤東!卻是以"邪道"自居,且對其獸行更洋洋得意。當然,既然!提及毛澤東,其"共產理想",對中國大陸人民的重大貢獻,則不能不提及「文化大革命」;因為,"文化大革命",正是!毛澤東,當皇帝其間,他自認為他最偉大的成就。至於,所謂「文化大革命」有何成就,據毛澤東,自豪的表示─中國最殘暴的秦始皇,建萬里長城,建阿房宮,只殺了二十萬人;而他搞"文化大革命",則殺了何止二百萬,甚至!是二千萬人。所以他的歷史功蹟大過秦始皇。

「中國共產黨」統治之下充滿恐怖的鐵幕內。「三反五反~為真理而鬥~暴力革命無罪~」「紅五類~黑五類」「紅衛兵~造反有理~」「無產階級鬥爭」「鬥倒臭老九~」「毛主席萬歲~」...。中國大陸鐵幕內,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簡單的說,毛澤東!就是!先分化人群,製造不同族群間的仇恨;然後,挑動仇恨的情緒,掀起整個社會的獸性狂潮,藉以支解!人們內心中的道德良知,及裂解社會原本的規範秩序。當然,人類由獸演化至人的過程,只要一個人的內心,經過文明的洗禮,稍具人性後;通常,這樣的人!便不會太熱衷於,獸性的鬥爭。因此,毛澤東發動,所謂「無產階級革命鬥爭」,事實上!便是鼓動,人類社會中道德良知,最低落的地痞流氓,無賴...組成所謂的"紅五類";以狂暴的獸性仇恨,鬥倒社會上受過文明洗禮的知識份子,士紳等等..所謂的"黑五類"及"臭老九"。而,以"搞政治~無法無天"自居的毛澤東,當然知道,要挑起人民的狂暴獸性,自然!不能忘掉,人類社會中!情緒最不穩定,獸性最強烈的青少年。因此,共產鐵幕內,百萬青少年組成的"紅衛兵",在毛澤東!於天安門廣場的校閱下;以造反有理,在集體情緒催眠下,更喪失人性的在社會中打砸,及瘋狂的鬥爭、毛澤東口中所謂的反革命份子。至此,共產鐵幕內,人與人之間,除了!彼此的仇恨,敵意與恐懼外,再無最基本的信任,更別說會有人性的善良面。而所謂的"文化大革命",自此!也可說大功告成,因為!毛澤東,已把整個共產鐵幕內的人,都已變成了獸。

「中國共產黨」統治下!人類都變成獸類的鐵幕內。恐懼感如遮天蔽日的鳥雀驚飛~驚飛的鳥雀如漫天的烏雲亂飛,而後疲倦的掉落死滿地。共產鐵幕內,縱然!整個社會中,或許!還有少數稍具人性的人;不過,具有人性的人,身在獸性狂潮的社會裡,除了躲藏外,卻也再不敢對抗極權統治的禽獸。因為,身在張牙舞爪的狂暴獸群中,假如!一個人稍具人性,那他,可能!會立刻!被獸群生吞活剝,啃個連骨頭都不剩。共產鐵幕下,中國五四學運後,由充滿政治理想,一群共產主義的激進份子,所打造出來的"共產烏托邦大同世界";經歷毛澤東,偉大的"文化大革命"後,此時!已呈現在世人的眼前。人類如禽獸殘暴,卻也如禽獸,死骸遍野的餓死在路邊,或者!人類如鼠類,挖樹根吃;或者!人類如虫類,啃樹皮,或者!人類如蚯蚓,吃泥土裹腹。話說,一個統治者,若是聖賢之道自居,或許!他是個偽君子;但至少,以正道自居者,多少!還讓社會往人性善良的一面發展,以營造聖賢之道的光明面。不過,若是一統治者的本身,自己!竟以邪魔自許,專行人性泯滅的旁門左道;如此一來,統治者!既自許魔鬼,而魔鬼真正渴望的世界,或許!也就是打造個獸性的地獄。『中國的問題在政治的問提,把政治搞上去~人民的生活就上去啦~』共產鐵幕內,自許比秦始皇更殘暴的毛澤東,他所謂的"把政治搞上去~";事實上,或許!他真的想要的,即是把整個中國大陸,搞成一個充滿政治鬥爭的獸性地獄。於是,共產鐵幕內,建立"人民公社",人民為統治者做牛做馬,骨瘦如柴;大饑荒的時代來臨,人民!刨樹皮,挖樹根裹腹,人卻依然餓的如骷髏,草叢裡更堆著枯骨。唯獨,人~卻仍熱衷於,彼此!獸性的鬥爭。

「中國共產黨」統治下!無產階級專政的鐵幕內。近來來,隨著"文化大革命"的遠去,從中國大陸,流出許多鐵幕內的史料;印証了!以邪魔自居的統治者,所統治下的土地,許多慘絕人寰的事,所言非虛。獸性的政治鬥爭,獸性在集體情緒的催眠下,甚至,有村民!為了鬥爭地主,喪命病狂的!就把地主的家人,如殺豬般的開腸剖肚;活生生的將其心肝掏出,切成肉片,並分給所有村民生吃人肉。共產鐵幕內的烏托邦大同世界,什麼樣的獸性,可以!讓人性完全泯滅,退化成禽獸。至於,恐怖的鐵幕內,正當!憶萬人民,人吃土,人吃人之時,而其以邪魔自許的統治者,毛澤東!卻是在深宮大院內,吃的腦滿腸肥;且獸性的統治者,人都已七、八十歲了,天天!還在他的大床上,與被召進宮的少女大玩特玩性遊戲,甚至!玩性遊戲,玩得!一整年都沒下床。於是,共產鐵幕內,漸漸!有人民開始警醒,猶其!曾被毛澤東,打為"黑五類"、"臭老九"的知識份子。因為,人們漸漸已知道,毛澤東既不是偉大的共產領導人,也不是邪魔;說穿了!毛澤東,只不過!就是在他那顆肥頭大腦裡,充斥塞滿了獸慾的禽獸而已。....1989年的共產鐵幕內,警醒的知識份子,已走向了天安門廣場,並以和平靜坐的方式,向!共產的極權統治者,要求改革開放;不過,至今!毛澤東,那肥頭大腦的豬腦袋,卻依然以"中國歷史偉人"之名,掛在"天安門廣場"上,彷彿!仍在嘲弄這群,被他鬥倒的"臭老九"。且,風聲鶴戾的鐵幕內,共產黨的十幾萬解放軍,此時!也正集結在北京城的周圍;正,準備!隨時,用機關槍掃射,用坦克車的履帶,對天安門廣場的學生,展開!另一場獸性的大屠殺。....xxx

 

1989年五月二十八日,台灣,台北,"中正紀念堂"廣場,中午時分。全球華人大遊行,這天!數萬大學生,為了響應支持天安門學運,來自台灣南北的各大學,已齊集於"中正紀念堂"的廣場。廣場上耀眼的陽光下,各校的旗幟飄揚,學生們拉著!各種改革開放的標語布條,手拿!各種的抗議鎮壓學運的海報。至於,廣場上的擴音器,時而,播放著"歷史的傷口",震人心弦的音樂;時而,則有來自台灣社會,各界名人的說話,與支持學運的演講。『...希望,中共的領導人,與天安門的學生對話,解除戒嚴令、撤軍、不秋後算帳、取消對天安門新聞封鎖。雖然,隔著台灣海峽,但!我們台灣同胞,是支持天安門廣場的學生的;並希望!天安門的學運,能和平理性的落幕。請中共的領導人,保持理性,千萬不要用軍隊鎮壓學生。不然,中共的政權,必定會被人民所唾棄....』中正紀念堂廣場,氣氛熱烈略帶嚴肅的演講中,雖說!隔著台灣海峽,並無!可能會被解放軍鎮壓,隨時!會喪失性命的恐懼感;不過,事實上,台灣社會,前年!也才剛從政治戒嚴的白色恐怖中,漸走出極權統治。因此,全球華人大遊行,五月二十八日,這天也是台灣的大學生;於政治解嚴後,第一次踏出校園,大規模的參與學運。

「中正紀念堂廣場」,靜坐的大學生,加上社會各界的知識份子,人數!逾數十萬,雖然!人馬雜沓,卻井然有序;而此,群眾和平理性,且大規模的學運,往後!也將在台灣的社會,產生更重大的影響。因為,北京的"天安門廣場",及台北的"中正紀念堂廣場",雖然!隔著台灣海峽,彼此相去千里;不過,雖身!不同的廣場上,但大學生及群眾,卻也有面對相同之處。北京天安門廣場,靜坐的大學生,隨時!都可能遭遇軍隊鎮壓,而喪失生命;而他們眼前所面的,是掛在廣場城牆上,那幅毛澤東肥頭大腦的偉人肖像。至於,台灣的大學生,靜坐在"中正紀念堂廣場"上,雖無生命之憂;然而,他們眼前面對的,卻也同樣!是中正紀念堂裡,供奉著!一個十幾公尺高的偉人銅像。「中正紀念堂」裡,被塑造成巨人的銅像,他的名字!就叫做「蔣中正」,原名「蔣介石」,台灣的教科書又歌頌其為「民族偉人~先總統 蔣公」;不過,他真正的名字,卻是中國國民黨威權時代,與毛澤東同樣凶狠的極權的統治者,及滿手血腥,殺人如麻的冷血劊子手。台灣的二二八事件,戒嚴,白色恐怖,冤獄...這!全是,蔣介石領導的中國國民黨,在中國大陸!因為貪污腐敗;而被毛澤東所領導的共產黨打敗後,逃到台灣,在極權統治時期,所實行的恐怖統治所致。只不過,毛澤東,蔣介石,這種!人類社會中泯滅人性的禽獸,殺人如麻的劊子手,卻不知!又是誰;眛著良知,卻將他們都歌頌為,所謂民族的英雄,歷史的偉人。於是,人類社會中,貪婪權力的野心政客,日後!有都將,更加以仿傚。

「中正紀念堂」前的廣場,志傑,所率領的"東海大學"學生,一早六點多,從大度山搭上遊覽車;約莫,上午!九點多,一、二百人!便也到了中正紀念堂的廣場。中正紀念堂前的廣場,數萬學生的人馬雜沓中,志傑與東海大學學生,坐在廣場中央靠右的的位置。此時,志傑的旁邊,只見!還坐著一個大塊頭的男生,手裡!擎著「東海大學─社會服務隊」的大黃色旗幟;而這個大塊頭的男生,正是!住在程泉樓下的呂賢。由於,呂賢!是社會服隊十期,石磊隊的隊員;而當時!志傑,正巧!是社服石磊隊的隊長。因此,志傑,以"社服石磊隊"老隊長的身份,"下令"~要呂賢!一起到中正紀念堂,參加大遊行;當然,呂賢!不敢不從。於是!這天,呂賢!便擎著"社會服務隊"的旗子,跟志傑!一道到了台北。只不過,呂賢!是個愛胡鬧的人,閒閒的坐在中正紀念堂的廣場,他當然!不甘寂寞;於是,他便從口袋裡,掏出了早已準備好的撲克牌,與身邊的幾個社服隊的隊員,么喝著!打起了橋牌、大老二、拱豬....。由於,台北的中正紀念堂廣場,並非北京的天安門廣場,既無軍隊包圍的威脅,也沒有群情憤慨的情緒激昂;因此,坐在廣場上,志傑!索性,也和呂賢,聊起了天。只聽,志傑,隨口的,問呂賢說『ㄟ~呂賢,你不是跟程泉住在一起嗎?!?~怎麼你沒拉程泉一起來,參加學運?!~』。至於,呂賢!則邊打了橋牌,邊隨口的回答,說『喔~~程泉哦。有啊~~我一大早!就去叫他起床。可是,他說他要睡覺,不想來啊~~』。....xxx

二、獸性與血腥~才能証明政客的權力與力量

台中,大度山磐頂遊園路。雖說!台北的中正紀念堂廣場,陽光普照,不過!近中午時分;台中大度山的天空卻陰霾滿佈,且又是淫雨霏霏。至於,程泉!也正如呂賢所說,時間!雖近中午,然而!他卻仍躺在床上睡覺;因為,程泉的心情沮喪,只覺!心灰意冷的不想起床。由於,康輔加強營,上個星期!已進行了三次的活動,然而!參加的學員,卻也只剩下十幾個人。所以,身為康輔社加強營的執秘,程泉的自信心,自然大受打擊;窩在床上!面對著牆,此時!程泉的臉色,灰暗的!更如天空陰霾。空器潮濕的窗外雨聲淅瀝瀝,一整個早上,充滿無力感的程泉,躺在床上翻來覆去。雖然!不想起床,然而!程泉卻也睡不著,於是,整個早上,雖未到台北的"中正紀念堂"參加學運;但程泉,卻也打開床邊的收音機,收聽著!電台的廣播。『....為了表示對北京天安門學運的支持,所以!今天,五月二八日,是"全球華人大遊行"的日子。現在,台北的中正紀念堂的廣場,聚集了好幾萬個,來自全台灣的大學生,還有來自社會各界的人;人山人海的學生靜坐,幾乎把中正紀念堂的廣場,都佔滿了。這是台灣之前,所未見過的情況,可謂盛況空前。...本台的記者,現在在中正紀念堂廣場,現場!為大家訪問一個大學生。哦~這位學生,是"東海大學"的學生;那現在!我們請就來問他,為什麼來參加學運哦。...這位同學,請問你,今天!為什麼要從台中,到台北的中正紀念堂,來參加這場支持天安門學運的活動~~~』收音機裡的記者,似正在中正紀念堂的廣場,做現場的實況報導;而聽到!記者,說要訪問一位現場的"東海大學"學生,程泉,頓時!耳朵豎了起來。因為,這天,去台北中正紀念堂,參加全球華人大遊行的"東海大學"學生中,有很多都是程泉認識的。因此,程泉,便把收音機的音量聲音,轉得更大聲一點,好仔細的聽聽看;且滿腹期待的心想,或許,記者所訪問到的人,正是!他認識的人。

收音機的廣播中,程泉!聽到了一個被訪問到男生,聲音略帶沙啞,且說話有點結巴的,說『啊~~海峽兩岸都是中國人嘛。然後,ㄟ~然後,現在!中共的解放軍正在北京集結,準備以武力鎮壓天安門廣場的學生。啊~同樣!是大學生,我覺得!台灣的大學生,不能對這件事視若無賭,漠不關心。ㄟㄟ~因為,海峽兩岸的局勢,其實!是彼此牽連的,所以大陸發生的學運,直接、間接!也都會影響我們。啊~所以,假如!中國大陸,能改革開放的話,其實!對我們台灣也比較好。但假如中共,都還是要用武力解決問題的話,這樣!對我們台灣來說,這也是很可怕的事。而且,現在!天安廣場的學生,要求的也不多,就是!希望,中共的領導人,能解除戒嚴令、撤軍、不秋後算帳、取消對天安門新聞封鎖而已。.啊~...所以,我們要呼籲,中共的領導人能有智慧,讓學運和平理性的收場。希望,中共的領導人,能與學生理性的對話~~』。「欸~這不是志傑的聲音嗎?!?~」聽到收音機裡,那說話的聲音,程泉!聽了,差點!沒笑出來;因為,那沙啞聲音,說話!斷斷續續的人,正是志傑。而正當,志傑!在接受訪問之時,程泉!又聽到,似乎!在志傑的身後,有個人!正高喊著『鄧小平下台~~李鵬下台~~』。「媽的~~這不是呂賢嗎?!?~他真的!也跟去胡鬧了~~」聽到!收音機裡,傳出呂賢胡鬧般的吶喊,頓時,程泉!笑得,一個翻身起了床,再也無安靜的躺在床上睡覺;況且,此時,程泉!倒真的有點後悔,這天!沒跟他們,到台北的中正紀念堂,去看看!那場面。

程泉,翻身起床後,隨手點了根煙,猛抽了幾口煙!心情略澎湃的,坐在書桌邊的椅子上,繼續聽著收音機的廣播。『....關於,這次北京天安門的學運,主張!要用軍隊鎮壓學生的人,最先!是李鵬提出的。不過,李鵬,可能還沒這麼大的權力,可以調動六省的解放軍,到北京來鎮壓學生。所以,現在,大家!都在猜想,李鵬的背後,一定!還有更高層的中共領導人,拍板決定,要調動解放軍到北京的事。而現在,中共的領導人當中,有這麼大權力的,大家!都在猜,那個躲在後面拍板決定,調動解放軍進城的人;可能!就是他們的最高領導人~鄧小平~』『對~~這個大家!不用再猜了,下令調動軍隊要鎮壓學生的人,應該!就是中共八老之一的鄧小平。"槍桿子出政權",中共!向來都只信任,用武力才能搞政治。所以,毛澤東死後,鄧小平掌權,雖然!他主張改革開放,也在中國大陸建立了一些自由市場的經濟特區。不過,一旦!要是有人威脅到他的權力,或是!有人要他釋出權力給人民,那麼~他為了掌握他的獨裁統治權;最後,他一定還是,只會信任槍桿子,用武力鎮壓學生。而且,鄧小平,在國共內戰時期,還曾經幹掉中國國民黨的百萬大軍;所以,以他過去的成功經驗,他當然!只信任,用武力鎮壓學運,才能讓他繼續掌握權力。況且,像鄧小平,這種!一生戎馬殺戮,又在共產黨內部凶狠的鬥爭中,存活下來的人;這種人,他大概!也是不可能會相信,可以用和平理性的方法,來解決問題的....』。收音機的廣播,此時,程泉!聽著,似乎!幾個研究中國大陸政局的專家,正在收音機裡分析;關於!天安廣場學運的嚴峻情勢,及未來可能的發展。至於,幾個專家的分析,皆把!這次調動解放軍到北京的幕後黑手,指向鄧小平;這倒!也不讓人意外,因為,鄧小平,正是!此時中國共產黨,掌握最大權力的最高領導人。

「不管黑貓白貓,只要能抓老鼠的就是好貓~~」程泉記得,以前!志傑帶團康,常喜歡!刁著根煙,模仿著!老煙槍的模樣,且學著鄧小平的腔調,講這句話。因為,這句「貓論」正是鄧小平的經典名言,而這句話它的言外之意,正是!鄧小平認為─不管是共產主義,還是資本主義,只要!能讓中國富強的,便是好的主義,好的制度。於是,鄧小平!也因為這句"貓論",而被認為是中國共產黨裡面,政治態度,比較屬於!走務實路線的人。不過,鄧小平!卻也因為,這句"貓論",而在"文化大革命"其間,被毛澤東,批為"中國的第二號走資派頭子";因為,被剝奪所有權力,下放勞改,及至,毛澤東死後,鄧小平!才又復出掌權。至於,鄧小平,正式掌握了中共的的領導權後,果真!有開始推行他"貓論"的務實路線,並!在中國大陸,設置了所謂的經濟特區;也就是在共產鐵幕內,大搞資本主義的財產私有制。『特區還要更特~~我們這個時代,比毛澤東的時代好多了~~』"文化大革命"中國大陸的老百姓,被毛澤東搞死一、二千萬人,而或許,鄧小平!掌權後,在經濟上所採行的改革開放;一時,讓大陸的人民,誤以為!他在政治上,也將改革開放,並給鐵幕內的人民更多的自由與人權。因此,天安門學運的開端,或許!正是北京的大學生,誤以為!鄧小平,是個理性開明的領導人;而學生,更錯沽了情勢,以為!鄧小平,會心胸寬大的與學生對話,接受學生的建言。只不過,這一切,其實!卻就如"文化大革命"的前夕,毛澤東!裝做寬宏大量的,鼓勵人們「大鳴大放」貼大字報,以批評時政;然而,誰知道,獸性的獨裁統治者,鼓勵人民"大鳴大放"後,緊跟隨著的,卻總是!對異議份子的大追捕,與大屠殺。

『... 五月二十八日,今天,全球華人大遊行,我們主要!就是要,透過國際社會的力量,給中共的領導人一些壓力;讓他們想用槍桿子鎮壓學生,也會有所顧忌,讓他們知道!這會引起國際的公憤。何況,中共的解放軍,向來都是以"不理性"感到自豪的。所以,一旦!中共真用解軍鎮壓學生,那後果!真的讓人不堪設想。像民國四十九年~八二三砲戰,中共解放軍,光二小時!就對我們的金門島,發射了五萬多發的砲彈;然後,砲轟金門,持續一個多月,竟然!發射了四十八萬發砲彈。喔~~那簡直是滿天的砲彈就像下雨一樣,想要把整個金門島,夷為平地。而且,八二三砲戰,主要!也只是毛澤東,為了解決!他們"文化大革命"時期,內部產生的矛盾;所以,他想把人民的注意力轉移到台灣,然後!竟然,就可以幹出這麼喪心病狂的事。ㄛ~這樣恐怖政權,真是!讓人不可思議。再說,最讓人擔心的是,中共領導人,不知道會不會,為了解決這次天安門學運,內部的矛盾;然後,又對台灣動武,發動另一次的台海戰爭。 畢竟,中共是一個獨裁政權 ,很不理性的國家,所以!只要!他們的領導人一聲令下;那大概!什麼慘絕人寰的事,也都可能發生....。所以,面為!中共現在局勢,台灣!最先要做的事,還是!得先加強提高戰備層級;以提防,中共為了轉移天安門學運的注意力,隨時!可能爆發的台海戰爭....』窗外的雨淅瀝瀝的下,程泉!聽著收音機的廣播,與對時勢發展的分析,而當聽到!收音機裡的專家說─中共的領導人,可能會因為,要轉移!中國人民,對天安門學運的注意力,而發動台海戰爭。此時,坐在梅雨季,略顯潮濕的房間,程泉!頓時,只覺!心裡,有種膽顫心驚的恐懼。因為,台海戰爭,共軍攻台,這正是!程泉,這一代人!成長的過程,從小到大!潛藏在內心深處,潛意識裡!始終揮不去的恐懼夢魘。...收音機仍廣播著,澎湃的學運,中正紀念堂廣場,"歷史的傷口的歌曲";而三樓的住處,望著窗外天空的陰霾,程泉!又點了一根煙,卻只覺!梅雨季讓他心裡沉悶。.....

「 1989年5月28日大度山日記:戰爭~可能真的又要來了;或者,台海戰爭,隨時!都會爆發。假如,現在發生戰爭,那我!一定會立刻,就被調到前線去參戰。書也不用唸了,戀愛也沒有了;不是殺人,就是被殺,命都沒有了。八二三砲戰,共軍在金門島,發射了四十八萬發砲彈;土地都燒焦了,人還能躲到那裡去??~~~二次大戰,日本侵華,在南京姦淫擄掠,屠殺了三十萬人;教科書說,那是!日本人,人性泯滅的獸行。然而,八二三砲戰呢?!?~日本的南京大屠殺,恐怕!也沒用到四十八萬發砲彈,想殺死所有南京人吧。可是,八二三砲戰,共軍!為了攻打台灣,幾乎!是想把金門島的人,全炸的粉身碎骨,炸的屍骨無存;而難道,這就不是人性泯滅的獸行。中國的教科書,都在教育下一代,仇恨日本南京大屠殺的獸行;而共軍!卻仍在海峽彼岸,厲兵秣馬,時刻!如野獸般露出猙獰的爪牙,準備對台灣展開一場戰爭,與血腥的大屠殺。當然,血腥的屠殺總是需要響亮的口號,來鼓舞人類的獸行。於是!日本侵華的姦淫擄掠,他們說是~為了"大東亞共榮圈";至於,共軍血洗台灣的企圖,他們則說,這是為了國家統一的"民族大義"....」....X X X

 

三、2025年~台灣的亂世過了,獸性的年代還是會再來;如何逃離人類獸性的狂潮
2025年不知月日,迷霧瀰漫的空間。「..在我讀完大學後,我參加聯考~又以相同的分數考上大學,並且!還是唸東海大學的社工系。大度山的校園,我走了進去,不過!卻再沒有從前的快樂,也沒有從前的朋友;因為,這個世界!已經變得很黑暗。黑暗陰霾的天空出現有紅色的火光,因為,狂暴的人群在那裡燒殺擄掠,我同樣!住在大度山磐頂遊園路,路邊透天厝的三樓。空氣潮濕的紗窗外陰雨綿綿,我站在窗邊望著陰霾的天空,心中充滿了恐慌;因為,戰爭爆發了,我無法讀完大學。人們都喜歡戰爭,從電視新聞報導中,永無止盡的犯罪與狂熱的吶喊就知道;而我~~會被調到槍林彈雨的前線作戰,但我不想參與戰爭。漆黑的教室空蕩蕩的,黑板上寫著~康輔社加強營;我走進教室時!已經很老了,因為!我顛沛流離四處躲避戰爭。木頭窗框的窗外陰雨綿綿,我站在教室破落的窗邊,覺得很悲傷;因為,我已經無家可歸,只能!飄蕩在大度山上~~」。迷霧瀰漫的亂世,年邁的程路仁,覺得!很悲傷,原本!他以為,他走進了"東海大學文學院"的四合院;而迷霧散去,他卻發覺!他竟是在一個海邊的一個海防哨所。只不過,海邊狂風大作的海防哨所,景物只是轉眼之間,年邁的程路仁!竟又發現;原來!此時,他竟是在一個火光沖天,群眾狂暴喊殺的動亂街頭。黑暗陰霾的天空下燃燒的火光,血色殷紅的照亮了半邊的天,或許!這只是年邁的程路仁,眼前的幻覺,或是做夢;不過,此時,駭人的景像!在他的眼前,看起來!卻是真的,而他也不認為這是做夢。

2025年台灣~獸性自由的民主社會,年邁的程路仁!雖未曾經歷過戰爭,不過!他的腦海中,卻時常!盤旋著戰爭的可怕夢魘。「英烈千秋」「八百壯士」「黃花崗七十二烈士」「盧溝橋事變」「筧橋英烈傳」....這是!年邁的程路仁,這一代人!唸小學之時;學校!奉教育部之命,常帶小學生去電影院,所看的"可歌可泣"的戰爭電影。而上了國中後,教科書上讀的歷史,幾乎!更都是「日本侵華」「南京大屠殺」「國共內戰」...書本滿是血腥的一頁。至於,「八二三砲戰」「共軍將血洗台灣~」...這更是!年邁的程路仁,這一代人的一生中,都無法擺脫的恐懼與夢魘。因此,年邁的程路仁,雖說!幸運的,正巧出生在!人類世界綿延的戰禍之後;不過,他的人生卻也始終活在戰爭的恐懼陰影之下。再說,縱觀人類的歷史,所謂的和平年代,其實!總是很短暫的,所以,除非!是一個人英年早逝,很短命;否則,一個人的一生,似乎!都很難逃離,人類集體獸性屠殺的戰爭。因為,人類的歷史教育下一代的,其實!就是一部人類,彼此爭奪土地與利益的戰爭史。而且,不同國家的教科書,同樣!都不曾反省,人類集體沉淪於獸性的獸行;卻反而!把戰爭中的獸行,只要能為其種族、或國家,圖得利益的人,都歌頌為民族英雄,歷史偉人。所以,人類沉淪於集體獸性的戰爭,還將無止盡的綿延;甚至,充滿獸性的人們,更迫不及怠的渴望戰爭。因為,只有集體獸性的戰爭,可以!讓人類盡逞獸慾,既不算犯罪,且又能當民族英雄,歷史偉人。

2025年台灣~獸性自由的民主社會。飆車少年成群結隊,互相在街頭拿西瓜刀砍殺,擁槍自重的地痞流氓,成了社會的領袖;而黑幫組織,對人民的恐嚇凌虐,更成了國家倚重的力量。善良的人在汽油彈燃燒的火光中哀號,猖狂的野獸成了政治的達官顯貴,至於"愛台灣"的台灣人,當然!更知道;"愛台灣"的最高表現,就是要讓自己變成,台灣的民族英雄,歷史偉人。所以,台灣的戰爭,不必等中共的解軍來攻打台灣,因為"愛台灣"的政客,二十年前,早已迫不及怠的操弄群眾,撕裂台灣的族群;並以本土教育之名,不斷灌輸以衝突、與仇恨。全世界的國家,此時!幾乎都已是,所謂!民主自由的國家;然而,社會敗壞,發生種族屠殺最嚴重的國家,卻也都是民主自由的國家。台灣的戰爭,亂世!終於真的來了,因為!在激進的政客操弄下,台灣的人民,此時!幾乎都已變成了獸;而野心政客,投機份子,與陰謀家的集團,正在屬於他們的獸性國度,打造他們在台灣的偉大歷史地位。迷霧瀰漫的亂世,年邁的程路仁,身在!四處烽火的台灣獸性社會,只覺!無限的恐慌;因為,他活得太久了,畢竟!沒有躲過人類獸性狂潮的戰亂。年邁的程路仁,時常!夢見戰爭的夢魘,因此!從小他便常想著;萬一發生戰爭,那他該躲到那裡去避禍。可是,當的戰爭真的快發生了,此時年邁的程路仁,卻只是恐慌的佇立於街頭;徬徨無助,更不知道!自己概何處去。共產鐵幕,人民被獨裁的統治者,凌虐而死;而民主自由的國度,人民則通常,都是彼此屠殺而死;於是,年邁的程路仁,感覺很徬徨,而老淚縱橫。『啊~~戰爭來了。亂世真的來了。我該躲到那裡,才能逃離,這場!人類的獸性屠殺~~』獸性殺戮的街頭,年老的人流離失所,年幼的人無家可歸,唯有獸性猖狂的人,掌握了充滿成就感的權力,張著大嘴!笑得很快樂;而年邁的程路仁,流離失所的佝僂身影,滿眼倉惶的轉身之際,轉眼卻見迷霧又瀰漫。...

迷霧瀰漫的空間,空氣中散發著霉味,年邁的程路仁!轉身間,驀然發覺,自己!又站在木頭窗框的窗邊;而身處在這個房間裡,年邁的程路仁,感覺心中充滿恐懼,似乎,他像是!想逃離什麼,很怕被人發現。不過,年邁的程路仁,也發現!這個空間狹小,且堆滿廢棄物的房間;似乎!並非,程泉在大度山磐頂,遊園路所住的房間。因為,年邁的程路仁,發覺這個小房間,老舊的木頭窗框灰塵堆積;且窗外!似正刮著強風,直刮得木頭窗框,"喀喀~喀喀~"作響。『難道~我真的只是在做夢嗎?!?~我怎麼會來到這裡?!?~這裡,是個老舊破落的軍營。這裡~是恆春,是陸戰隊~恆春的團部營區~~』迷霧瀰漫的破舊營區,年邁的程路仁,....哦~不,是年輕的程泉,此時!他正 躲在一棟營房裡,其中一間!像是廢墟的小房間,且很怕會被人發現。因為,年輕的程泉,此時!正在當兵。不過,此時,他卻脫離了,那讓他無時不刻,都感到恐懼的部隊;而一個人,住在荒涼的團部營區,像是!三不管的廢墟營房裡。其實,程泉!並非真是一個人,住在這廢墟的營房裡,應該!還有一個,叫林慶風的老兵;只不過,那叫林慶風的老兵,時常不見人影。因此,不管白天,或晚上,多半的時間,都是程泉一個人,還有一條狼狗,住在這像是沒人管的營房。不過,這團部的營區,也並非沒有駐軍,只不過!駐軍是在這破舊營舍的另一邊;所以,程泉!才會很恐懼,害怕被團部的駐軍,發現!他一個新兵,遊手好閒的住在這裡。而且,團部營區,駐紮的軍隊,是"團部連",包括!團長,還有團部的軍官,都在這裡。因此,程泉!才會,日夜更提心吊膽,深怕被團部的長官,發現他;而後,又把他抓回,那讓他充滿恐懼的部隊。....X X X

 

四、 1991恆春團部軍犬訓練

1991年一月中旬,恆春,海軍陸戰隊團部軍營。自離開了"山海里"的海防哨所,程泉!到了恆春的團部營區,至今!已數日;而數日來,程泉! 則一直都住在團部營區後方,像是廢墟的營房裡。團部軍營中間是個大操場,操場左右兩旁各有一長排的營房,不過!都沒有駐軍,所以!老舊的灰瓦平房,看起來!都像是廢墟一樣。唯有,操場的司令台後方,地勢較高的那一排的營房有住人;而陸戰隊六五八團的團長,此時!似乎!就是住在那一排營房裡,還有!直屬於團部管轄的團部連。因此,數日來,程泉!多半的時間,都躲在團部軍營後方,廢墟似的營房裡;偶而,則帶著叫"饅頭"的軍犬,到老舊營房後的軍犬訓練場,閒逛。不過,程泉!通常是不敢,逛到操場那邊去的。因為,雖然!軍營後方圍牆邊的軍犬訓練場,距離團部的營房,尚有一、二百公尺遠;然而,一個人!牽著狗在操場閒逛,畢竟!太顯眼。況且,團部軍營裡,住的都是一些!比較高階的軍官,所以!程泉,更擔心!會被他們發現─居然!有個不知那來的新兵,竟然!游手好閒,整天!在團部無所是事。至於,帶程泉!來到團部營區,叫林慶風的老兵,除了!第一天,交給程泉!一疊的訓犬資料,叫程泉自己看外;而後,林慶風!又交代程泉,要先和狗培養信任感,才能訓犬。此後,數日來,叫林慶風的老兵,就常!不見人影。

『ㄟ~程泉。如果,團部的訓練官來找我,你就跟他講,說我到恆春鎮上,去買狗飼料。然後,如果,你要吃飯,可以到團部連去搭伙;他們應該不會差你一個吃飯啦。不然,你可以到營區後面,那間"柑仔店"去吃飯,那裡的老板!也有賣曠肉飯,和乾麵。然後,這幾幾天!你就先跟狗培養信任感一下,隔幾天!我再教你怎麼訓練狗;很簡單啦。其實,你把資料看一看,應該自己也就會了~~』叫林慶風的老兵,帶程泉!來到團部營區後,就只!草草交代了程泉,這幾件事。而後,程泉,住在營區後方荒涼的營舍裡,整天!就無所是事,直過了三天。當然,這三天,似乎!也都沒人知道,程泉住在團部營區,後方廢墟的營房裡;因此,這三天!既沒人管程泉,不過!程泉,吃飯!倒也成了問題。因為,程泉!一個新兵,躲老兵都來不及了,當然!沒有那個膽,自己到"團部連"去搭伙,自找麻煩。所以,程泉!只好自費,每天!都跑到營區塌了個缺口的圍牆外,到營區後方的那間雜貨店裡,去吃一碗二十五塊錢的曠肉飯。而後,被遺忘的日子,就這麼直到了第三天的下午,程泉!才看見,林慶風說的,那個團部的訓練官出現。正巧,當時!林慶風也在,又或許!是林慶風,去找訓練官過來的。然而,程泉!卻見,那團部的上尉訓練官,一來到!營區後方荒蕪的營房外;他便一付氣急敗壞的,直跳腳的!對林慶風,罵說『他媽的~~林慶風,我不是叫你不要過來團部嗎!?~叫你要交接軍犬,在哨所交接就好了。媽的~~你怎麼~也不通知一下,自己!就給我,跑到團部來了?!?~』。

林慶風,似乎!跟團部的那個上尉訓練官很熟,因為!在長滿雜草的軍犬訓練場,聽那上尉訓練官,一付氣急敗壞的罵;然而,林慶風,臉上的神色!卻是一付老神在在,且臉上!還帶著微笑。當然!程泉,幾天下來!無所是事的,住在團部後方的營房,而一見那團部的訓練官;一出現!便開罵,他的心裡自然害怕。不過!等到!那上尉訓練官罵了一陣,卻見林慶風,同樣!仍以他一貫懶懶的口氣,回答說『啊~訓練官。我人來都來了,不然,難道,你還要叫我回去嗎??~』。上尉訓練官,一聽!林慶風如此說,頓時!他一臉的氣急敗壞,似轉變成了無奈,哀聲嘆氣的皺著眉頭說『唉呦~~林慶風。你真的很會給我找麻煩ㄟ。你帶一個新兵跑來住在這裡,然後!也沒人知道,也沒人管。那你們要到那裡吃飯呢??~』。卻見!林慶風,懶懶的笑著說『啊~訓練官。這個你不用管啦。吃飯~我們自己到後面的"柑仔店"吃就好了啦。我們不會給你找麻煩啦~~』。『他媽的~林慶風。你還說不會給我找麻煩。你跟一個新兵,天天!就給我,從圍牆的那個缺口,跑到營區外面去吃飯。萬一!被團長知道,那我豈不是,要被你害死了。哎呦~~我真的會給你們害死~~』只見到!那上尉訓練官,與林慶風的對話,一下子!氣急敗壞,一下子!卻又哀聲嘆氣;此時,程泉!在一旁,見了!也覺得有點好笑。不過,最後,那上尉訓練官,似乎!也拗不過林慶風;於是,只見!那訓練官,一付眉頭深鎖的說『唉呦~算了啦。算了啦。來就來了啦。不過,你們最好小心一點,不要!到處亂跑。不然!讓團長知道,你們住在這裡沒人管制,連我都要給你們害了~~』。

上尉訓練官,一臉!無奈的,正要走,此時!卻聽!林慶風,又對他說『對啦~訓練官。不然,後灣哨,"大胖呆"的那隻軍犬也要交接了,你不會把他,也調過來團部這裡交接??~』。上尉訓練官,聽了林慶風的後,又回頭!說『喔~"大胖呆"~他也要退伍了哦,怎麼這麼快,你們都已經當三年兵了ㄛ。啊~好啦~好啦~不然,我就把他的軍犬,派車~也調過來團部這裡交接好了。這樣,你們也比較有伴。~~對了~這個要交接軍犬的新兵,把你的資料給我。我拿去把軍犬士的資料,登記一下~~』。『欸~~79梯的~是大專兵喔。怎麼大專兵,會來養軍犬~~』上尉訓練官!從口袋裡,掏出一本筆記本來,邊抄寫著程泉的兵籍號碼,及姓名;不過,卻見!他看著程泉,戴著眼鏡,似滿腹狐疑的,像是!自言自語。至於,程泉!聽到訓練官,似在問他的話,於是!便趕緊,回答說『報告訓練官~是~我是大專兵~~』。而上尉訓練官,聽程泉說是大專兵,於是!便又轉問林慶風,說『喂~林慶風,你要把軍犬交接給他,到底!有沒有跟他們的連長講啊。怎麼他們連上,會讓一個大專兵,來養軍犬~~』。林慶風,則仍一付懶懶的,笑著回答『啊~有啦,有啦。沒講,他們連長,怎麼會放人~~』。『那好吧~~你們兩個,就給我乖乖待在這裡,交接軍犬。然後,明天!我會叫團部連的人,來把軍犬訓練場的草割一割~~。哎呦~你們真是給我找麻煩~~』上尉軍官!皺著眉頭,搖頭嘆息的走後,此時!程泉,心裡!才總算鬆了口氣。因為,至此,程泉!才總算確定,自己!應該是可以,留在這沒人管的團部營區,順利的交接軍犬。

恆春的團部軍營,隔了又兩天,那上尉軍官,都沒再出現;不過,他倒是!真的,有派了個團部連的兵,帶著割草機,來把軍犬訓練場,草長及膝的雜草割了割。至於,軍犬訓練場的雜草既已割除,所以!這天下午,林慶風!倒也帶著"饅頭",到訓練場;並實地的,做一次軍犬的訓練,示範給程泉看。大致上,這個軍犬訓練場,周圍的軍犬障礙跑道,依續!先是三個跳欄,先低欄,中欄、後高欄;而後,軍犬跳欄過後,則是!爬上下斜坡的屋頂牆。屋頂牆過後,則是!讓軍犬走平衡木;而平衡木過後,則是一個涵洞,軍犬必須匍匐前進爬過。程泉,只見!林慶風,帶著饅頭!到障礙跑道的跳欄前,不過!饅頭,似乎!卻並不喜歡跑軍犬的障礙跑道;且站在低欄前,模樣!更只是一付畏畏縮縮。『幹~笨狗。叫你跳,你給我躲什麼。幹~欠打是不是~』林慶風!平常,看起來!有點懶懶的,為人!還算和氣;不過!饅頭,不聽他的命令跑障礙跑道。此時,卻見!林慶風,竟是!突然臉色大變,且像發狂般的,給饅頭套上了狗練後,便是!使勁的扯著饅頭的脖子;對饅頭!一陣又踹又踢,而這倒讓程泉!一旁看了也頗感心驚。至於,饅頭!在林慶風的一陣斥罵,與踢打後,迫於淫威;於是,在林慶風拉著狗鏈下,牠似也勉為其難的,帶著驚懼的眼神,跑起了障礙跑道。不過,饅頭,或許!是太久,沒練習跑障礙跑道了,所以!程泉,只見!牠,上下斜坡的屋頂牆也爬不上去,走平衡木!更是中途頻頻掉下來。而當然,免不了,饅頭!每經過一個障礙物,似也都要被林慶風斥罵,或踢打一頓。因此,這樣的訓犬,程泉!看在眼裡,倒覺得!饅頭,那畏畏縮縮的模樣,看起來!真的很可憐。

『好了~障礙跑道,大概!就是這樣。然後,軍犬,每年六月中,三軍都會舉行一次,軍犬測驗。然後,測驗的項目,第一個,就是跑障礙跑道。第二個,是基本動作。第三個,是攻擊測驗。然後,攻擊測驗,這隻狗!大概沒希望了啦;因為,牠膽小的要死,怕人怕的要死,根本就不敢攻擊。所以,我就先教你訓練基本動作好了啦。基本動作,必須配合手勢,大概!就是,坐,臥,站,匍匐,靠,來,立,叫,去,咬..幾個動作。然後,現在,我就做一次,你先在旁邊看;待會,再換你練習看看~~』林慶風,簡單的,示範了一次訓犬的基本動作手勢後,只見!他便帶著饅頭,往訓練場的中央去;而後,他便要饅頭,聽他的口令,實地的!做一次,剛剛他說的那幾個基本動作。只不過,饅頭,似乎!卻總是把牠愁容滿面的狗臉,或故意!轉轉向一邊,或!心不在焉的到處張望,就是!看都不看林慶風;非得,要等到林慶風,大聲的斥喝,或者!走過去踹牠幾腳,而後!饅頭,才會一付心不甘情不願的,膚衍般的!做出動作。不過,即使!只是膚衍般的做動作,但程泉!還是發現,饅頭!似乎,大部分的基本動作,牠都會做。『好了~~那基本動作,大概就是這樣。牠只有"咬"~跟"叫",比較不會。其他的,牠應該都會。幹~~可是,牠就是很會裝笨,不罵牠,牠就不做。~~幹~~真是笨狗~』林慶風,帶饅頭!做了一次基本動作後,又把狗帶回。而後,林慶風,接著,便把他手裡的狗鏈,交給程泉,說『訓練狗,有時候!你要對牠凶一點,讓牠怕,牠才會聽話。好了~~~那現在,你就練習一次,剛剛!那些基本動作,給我看看好了~~』。

林慶風,既要程泉,帶著饅頭到訓練場,練習訓犬的基本動作;而程泉,也只好硬著頭皮,拉著饅頭的狗鏈往訓練場去。只不過,林慶風!養了"饅頭"幾年,可剛剛,饅頭!卻還是對林慶風下的口令,置若惘聞的裝笨。而此時,程泉!對饅頭來講,其實!還算是個,剛認識不久的人。因此,當程泉!學著剛剛林慶風的手勢,對饅頭下口令;卻見,饅頭!似乎!更把程泉的口令,都當耳邊風。甚至,饅頭,更始終把頭別向一邊,看都不看程泉;用一付精神萎靡的模樣,假裝牠根本,都沒聽見程泉的口令。『饅頭~~饅頭~~坐~~坐~~』站在饅頭幾公尺遠的前面,程泉!努力的喊著口令,做著手勢動作,可始終!卻都像是在唱獨角戲。而此時,林慶風,站在一旁!看了,似是!覺得又好氣,又好笑。於是,程泉!也不 知,林慶風!是氣,還是笑的,對他說『ㄟ~程泉。不要叫牠"饅頭"啦。牠不是饅頭啦。牠的名字是"安妥",安全的安,妥當的妥。饅頭,是哨所裡的人,給牠亂取的綽號。但是,你要訓犬,就要叫牠"安妥",不要跟別人一樣亂叫牠"饅頭"~~』。『喔~~是"安妥"ㄛ~~呵~』程泉,聽了林慶風的話,頓時!也覺得有點好笑。因為,程泉,自認識這隻軍犬以來,總是!聽別人叫牠饅頭。而或許"安妥",和"饅頭"的音聽起來很像;所以,程泉!也總以為,林慶風是叫牠饅頭。不過,此時,聽了林慶風的一翻話,程泉!總算才知道,原來"饅頭"~是"安妥"才對;於是,程泉!便也立刻,改口叫饅頭,為"安妥"。『安妥~安妥~~坐~坐~~』恆春團部營區後方,圍牆邊的軍犬訓練場,儘管!程泉,已改口叫饅頭為安妥;可是,叫安妥的軍犬,似乎!卻仍是裝糊塗,把程泉的口令,全當作耳邊風。

恆春的落山風吹襲著,圍牆邊的軍犬訓練場,而軍營土砌的圍牆邊,延著圍牆!則種滿了長排的帶刺薔薇;北風一狂吹,紅的,粉紅色的薔薇花瓣落了滿地。至於,北風吹襲的團部軍營,程泉!多半的時間,仍是帶著饅頭,四處閒逛。甚至,落山風吹襲的團部軍營,程泉,有時!會這麼幻想「當兵,要是!能一直這樣,那就太好了,躲在這裡,都不用回部隊。天天,在這裡,好像!都沒人知道,也沒人管。聽說,有人當兵,當到被部隊遺忘,像是失蹤人口一樣;然後,就當兵當到退伍,也都沒人再想起他。不知道,這是真的,還是假的。呵~~要是!我也能那麼幸運,就好了。就像,陶淵明的桃花源,避秦時亂的人,躲在桃花園裡,都沒人知道~~」。雖說,程泉,來到團部營區後,由於!沒人管也並無通訊郵遞地址,所以!無法收到娟娟的信。不過,軍營後方的圍牆外,程泉,只要!走出那塌了一角的圍牆,外面的雜貨店門口,便有一具公用電話;因此,每晚,程泉!幾乎,也都能隨時的打電話,回台中給娟娟。所以,即使!住在恍若廢墟的營房裡,程泉!倒也覺得,要是自己能一直躲在這個荒涼的營區;儘管!被人遺忘,似也不錯,圖個躲避人與人紛爭,像是亂世中的桃花園。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