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四十三章89康輔社加強營一籌會議+服務理念

「...恆春蒼老陳舊的營舍,落山風刮痛了門窗、讓它想起已往美麗閃亮的季節,而整夜搥胸頓足的~號叫在幾盞燈光昏暗的曠野。

營舍漆黑的小房間裡,一支小手電筒在信紙上、倒出了一絲溫溫柔柔的光。信紙上字字句句刻劃的~~

是一個遠在他鄉的軍人寫給他在台中~未來的妻、一份愛意、思念與一輩子的忠誠。....愛妳的程泉上~1991/01/~夜~情書~」  

一、91陸戰隊恆春團部遇故人

1991年一月下旬,隆冬,陸戰隊六x八團,恆春團部軍營。程泉!來到恆春的團部營區,已經過了一個星期。恆春團部軍營!背靠一座山丘,三排成"ㄇ"字型老舊營舍,由於!在山陰的緣故,因此!約到傍晚時分;入夜後,整個在荒野的營區,除了北風呼嘯外,山邊的軍營!總顯得特別漆黑。另有一特殊景象,由於!落山風像瀑布狂洩般,由中央山脈衝向海洋,所以,夜晚,當程泉!站在空曠的操場,時而!仰頭望天空時。此時,天空中!隨風狂奔烏雲,一片一片恍如龐大航空母艦群,以如箭矢疾射般的速度,彼此!追逐在暗澹的月光下;因此,程泉!走過操場之時,頓時!更覺,頭頂上奔騰的烏雲,以萬馬奔騰的氣勢掠過操場上空,恰似!黑暗大軍壓陣的陰影,讓人感到震撼。營區空曠的大地,此時!忽而暗,忽而亮,荒涼的操場!似也有一道道的陰影黑白交錯;而站在操場,獨自面對這氣勢磅礡的落山風,挾帶著漫天的黑色雲朵衝向海洋的景觀;似乎,這也讓程泉!更感覺,自己在天地間的渺小,而感到惆悵孤單。況且,程泉!自"小港戰鬥訓練營",下部隊後,至今!也已經,將近一個月,都沒放假。因此,程泉!如此渺小的,獨自站在空曠荒涼的操場,迎接著!落山風吹起風沙、與千萬種愁緒;而在他的渺小虛無的心裡,卻又怎能不想念娟娟。再說,娟娟,現在!農曆年將至,所以!學校期末考後,她也已經放寒假;正日夜在家裡,朝暮的期待著,希望!程泉能放假,去找她。

團部軍營後方,冷冽的北風!沿著土牆邊吹襲,落滿一地薔薇花的圍牆盡頭,程泉!剛從那圍牆崩塌的角落,摸黑走回軍營。由於,程泉!來到團部營區後,食宿,似乎!就再沒受任何單位管;因此,每天!吃飯,程泉!總是,到營區後方圍牆外的雜貨店,去吃一碗二十五塊錢的曠肉飯,或是!吃泡麵。當然,兩三步路!既已走到營區外,通常!程泉,吃完飯後,他順便!都會在雜貨店門,用那具公用電話,打電話回台中給娟娟。不過,這晚!在那間低矮破舊的雜貨店,程泉!吃完曠肉飯,打電話給娟娟,而娟娟!卻正在洗澡;所以,程泉!也只好從圍牆崩塌的缺口,先走回營區,然後!等晚一點,再到圍牆外去打電話給娟娟。事實上,團部營區後方,軍犬訓練場旁的破舊營房裡,此時!已不止住著程泉、和林慶風兩個人。因為,前兩天,團部的那上尉訓練官,派車!又從後灣哨,調來另一隻軍犬,及兩個老兵;而兩個老兵,一胖一瘦,似乎!是那個胖的老兵,也快退伍了,所以!要把那隻軍犬,交接給那個瘦的老兵。另外,前兩天的傍晚,正當!程泉,牽著叫"安妥"的軍犬,一個人!在操場閒晃之時;卻見,操場的司令台後方,團部營舍前的柏油路上,似乎!有個人直朝著他看。當時,程泉,原本以為!那是個團部的軍官,注意到了他,一個人操場游手好閒。而後來,程泉!卻更見那個人,在團部的營舍,站了一會兒後,竟走下泊油路的斜坡,直朝著他走來。因此,程泉!有點慌張,便牽著安妥,趕緊!又躲到舊營舍後方,圍牆邊的軍犬訓練場。正當,程泉!忐忒不安的,躲在軍犬訓練場,希望!那團部的軍官,不要!走過來這裡;不料,剛剛,站在團部前的人,一路竟沿著舊營舍,走到了軍犬訓練場。由於,傍晚時分,天色有點昏暗,且程泉的眼鏡,度數不夠,所以!看不清,剛剛站在團部營舍前的人。不過,當那個人!走到軍犬訓練場,立刻!對程泉,親切的!喊了一聲『嘿~同梯的~』。此時,程泉!回頭,這才!驚訝的發現,原來!剛剛,站在團部營舍前,望著他的人,並朝他走來的人,竟是!同梯的林永勝。 ....xxx

林永勝,是在陸戰隊"龍泉新兵訓練中心"之時,便與程泉同連隊,且同一班的同袍。且,離開"新兵訓練中心",下部隊後,兩人!又都被分發到六五八團;因此,"小港戰鬥訓練營",程泉又與林永勝同一中隊受訓。加之,兩人!都又住台中,所以!部隊受訓放假時,兩人!也總是一起相約搭車回台中;因此種種的機緣,所以!林永勝,可謂是!程泉,自入伍當兵以來,相交最深刻的一個人。不過,自從!離開"小港戰鬥訓練營"後,由於!程泉,與林永勝,分屬不同的營。程泉是四x二營,林永勝!則是四x三營。因此,程泉!下部隊後,便到屏東的恆春守海防;至於,林永勝,他所屬的部隊,則是在台東的旭海守海防。只不過,前天!傍晚,兩人!竟會巧合的,在恆春的團部又碰面;而一問之下,程泉!才知道,原來!林永勝,才下部隊,立刻,卻又被調回了團部,並接了六x八團的"團部監察士"的職缺。『呵~~怎麼會當"團部監察士",我也不知道啊。我才剛下部隊,到台東三天,立刻!就又被調回團部了。然後,跟我們同梯的王漢源,你知道嗎??~喔~他也是,才剛下部隊,也沒去受訓;然後!他們的連長,直接!就把他升為下士,當班長了。多紅啊~~~』所謂,"當兵同梯不同命",而聽了林永勝的話後,程泉!這才知道,原來!人生的際遇,才分別!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而彼此間的差別,竟然!會這麼大。林永勝,王漢源,都是與程泉在"龍泉新訓中心"時,同班的同袍;且三個人!都住台中,所以!彼此也特別要好。只不過,彼此下部隊,分別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再見面,此時!林永勝,已是團部監察士,可謂!位高權重,且團部監察士,掌握了整個團,軍士官兵的獎懲權力;因此!別說老兵!不敢欺負他,或許!連軍官看見他,也都要禮讓三分。至於,王漢源!剛下部隊,立刻!便也被升為下士班長,且在連隊帶兵,老兵多少也會對他有點尊重,不敢欺負他;而程泉呢?!?~。此時,程泉!卻竟成了一個,未來的兩年,可能!將一直在海防哨所裡,負責養狗,變成名符其實的"狗奴才"。所幸,即使!彼此在軍中的地位,轉眼!天差地別的如此懸殊;不過,此後,林永勝!倒是一有空,便常跑到軍犬訓練場,來找程泉聊天。....xxx

恆春團部軍營,夜空中烏雲如萬馬奔騰飛掠的操場,程泉!獨自在操場,莫名惆悵的!站了一回;正想著!再走到營區的圍牆外,去打電話給娟娟。落山風吹襲的陰黑操場,正當!程泉,站在操場徘徊了一會,想再去打電話給娟娟;可一個轉身之際,他卻見!團部的方向,有個黑影,沿著舊營房外的一排樹下走來,似乎!是林永勝。於是,程泉!便也先朝著舊營房的方向,走過去幾步。『ㄟ同梯的。操場風那麼大,你站在操場不冷嗎?!?~哦~心情鬱卒,在想女朋友ㄛ。啊~不,是想"老婆"啦。啊~錯了~錯了~我應該要稱呼"大嫂"才是。呵呵~真是太失禮了~~』果不其然,舊營房漆黑的樹影下,林永勝!人未到聲先到,距離程泉尚有段距離;只聽!林永勝!便開玩笑的,向程泉!打招呼。而程泉,既知是林永勝,自然!便也走了過去,笑說『ㄟ林永勝。你怎麼好像也閒的樣子。怎麼好像~常常都有空~』。只見!林永勝走近程泉,笑著!又是開玩笑的說『呵呵~對啊。因為,我要向你請教怎麼追女朋友啊,所以!當然要專程抽空過來,"拜師學藝"一下~』。「萬里他鄉遇故人~」大概!就是這種感覺,程泉!獨自在恆春團部,身在這個周圍充滿異類,讓人充滿恐懼的軍營;而能遇到同梯的好友,自然感到高興。至於!林永勝,應當!也是如此,因此!才會一有空,便常來找程泉聊天。只聽!林永勝,跟著又說『呵呵~沒有啦。因為,我都跟監察官,一起在監察室裡辦公,多半沒有跟團部連一起做息。然後,監察室裡,就只有我跟監察官兩個人,而且!那個監察官感覺蠻好的,也不太管我;所以,我才能常有空,來找你聊天啊。呵呵~不過!同梯的,說真的啦,我是來跟你請教,怎麼追女朋友的。喔~上次!在台中車站,看到你的女朋有來送你搭車,讓我看了都覺得!好幸福,好羨慕哦。所以~~我也決定了,我也要趕快追一個女朋友~~。對呀~可是我就是,不知道!怎麼開始啊~。所以!才要特別來請教高手一下。呵呵~~』。

林永勝!戴付細框的眼鏡,頗為斯文,且皮膚白晢,長得帥氣挺拔,加之!為企業家的第二代;因此!人品教養頗好,對人!也總是謙恭有禮。當然,林永勝,這樣的身家條件,應該!要交什麼樣的女朋友,也不是問題;只不過,林永勝,可能也是個性,比較保守內向一點,所以!他才會,至今都尚無女朋友。由於!操場外面風大,所以!兩人邊走邊聊,一路!從軍犬訓練場,走進了破舊營舍的後門。只聽,程泉!笑著,問林永勝說『哦~林永勝。你說想追女朋友,不知道!怎麼開始;那~你現在是有對象囉?!?~』。林永勝,回答『啊~怎麼說。之前。當兵前了啦,我媽媽,有介紹一個女孩子給我認識,可是!當兵了,我也沒再連絡。對啊~現在!我想想,其實!那個女孩子,好像!也蠻不錯的;而且!像你這樣,當兵有個女朋友,真的也很不錯。所以啊~~我就想跟她連絡看看啊。可是~我就是不知道,怎麼寫信給她啊。對啊~就是跟你請教一下,要怎麼寫情書,才能追到像你那樣的女朋友啊。呵~~』。之前,林永勝,與程泉!在高雄的"小港戰鬥訓練營"受訓,假日時,兩人!曾一起搭車回台中,又搭車回高雄;因此,林永勝!在台中車站,準備搭公車回高雄之時,曾見到娟娟,送程泉!來搭車。自此後,林永勝,似乎!就把娟娟,當成了他"夢想中伴侶"的典型。因此,每每!林永勝與程泉說話,似也!總是!三句不離,直對程泉!誇讚,能交到娟娟這樣的女朋友。至於,程泉!常聽林永勝誇娟娟,端裝溫柔,又是!什麼"三生有幸、才檢到的~";程泉聽了,自然心裡也高興。所以,此時,林永勝!既然要請程泉,當他的"愛情顧問";而程泉所愛的娟娟,都被林永勝捧上了天的誇讚;自然,他也感到飄飄欲仙的如在雲端,更不好推辭。

老舊的營舍!應是一個連隊單位的營房,從軍犬訓練場後方的門走入後,是狹窄的走道,走道的兩旁都小房間;應是!原屬於,連隊軍官的房間。由於,連隊徹走時,通常!都會把屬於部隊的東西,全都搬走;因此,此時!這棟空蕩的營舍裡面,小房間裡!既沒床,甚至!連燈都被部隊徹走時,一併也帶走了。林永勝,隨程泉!走進了老舊空蕩的營房,只覺!漆黑的營舍裡,連燈都沒有,感覺!就像走進鬼屋一樣,兩旁的小房間,門有的開,有的關;而狹窄的走道,通向烏漆抹黑的前方,似更有陣陣陰風吹來,讓人不寒而慄。老舊的營房,後門進來,左側第一個小房間,關著安妥及另一條軍犬,而聽見!有人走進來;雖然!漆黑的看不見狗,不過!卻聽見兩條大狼狗,一陣騷動,脖子的狗鏈!鏗鏘的響。林永勝,嚇得說『ㄟ同梯的。你住在這種地方,晚上!敢起來尿尿嗎??!~怎麼連燈都沒有,唉呦~不嚇死才怪~』。『對啊~晚上,我都不太敢起來。不過,我有在房間裡,裝了個燈泡,所以~第二個房間,就有燈了~~』程泉!才說著,人也已走到,走道左側的第二個小房間。轉身,走進小房間,程泉!在牆上的開關按了一下;頓時!漆黑的小房間裡,果然!亮起了一盞昏黃的燈泡。四、五坪大!像是廢墟的小房間裡,只有靠門邊的地上,鋪著一塊床板;而床板旁,則放著程泉的忠誠袋。林永勝,走進了小房間,好奇的!又問程泉,說『咦~同梯的。你一個人住在這間小房間裡ㄛ。那不是還有幾個老兵嗎??~怎麼都沒看見他們的東西~』。

『呵~對啊。我一個人住在這裡啊。另外!三個老兵,他們住在隔壁的另一間房間。不過,他們常常都不在,有時候!會 一整個晚上,都沒回來。好像是搭車~跑到恆春鎮上去玩了。所以,現在!也都不在~』進了灰塵堆積滿地的營舍小房間,程泉!邊說著話,邊已從自己的忠誠袋裡,掏出了一本的信紙。而後,坐在床板上,程泉!拿著筆和信紙,又對林永勝,說『ㄟ林永勝。你不是想寫信,給那個女孩子嗎??~不然,我幫你寫個草稿,給你當參考好了。怎麼樣~』。林永勝,聽了!直高興的說『好啊~好啊~~同梯的。有你這樣的高手,幫我打草稿。那一定就沒問題了~』。程泉!拿著筆,想了想,尚未下筆,似又想到什麼的,問林永勝說『對了~林永勝。那你有沒有那個女孩子的相片,可不可以!先借我看一下~~』。林永勝,從口袋裡掏出皮夾,坐到程泉旁邊,不過!卻聽他說『喔~那個女孩子的相片ㄛ,沒有耶。可是!我這裡,有一張我妹妹的,你要不要看~~』。軍隊是個充滿陽剛的地方,而!當兵的男生,多少都希望,能有點女性的溫柔撫慰心靈;因此,有女朋友,有老婆的,多半!會在自己隨身的皮夾裡,放張自己所愛的人的相片。至於,林永勝!並沒有女朋有,所以!他的皮夾裡放的,是他妹妹的相片,這倒!也不讓程泉意外。『嗯~林永勝。這個是你妹妹ㄛ。看起來,很漂亮耶~』程泉,伸手接過林永勝手裡的相片,只見!相片裡,是個十七、八歲的女孩子,身穿白紗禮服,拍的沙龍照。由於,相片裡的女孩,確實!也甜美可愛,所以,程泉!當然,也不吝惜的讚美了一翻。卻見,林永勝!皺著眉頭,半開玩笑的說『喔~我妹妹。外表~看起來!是漂漂亮亮的啦。可是ㄛ~是一隻母老虎~~嚇都嚇死了~』。『ㄟ同梯的。所以說,我還是!覺得,像你的女朋友那樣的最好了。既漂亮端裝,而且!又很溫柔。唉呀~要是,將來!我的老婆,能有她一半;那我就高興死了~~』林永勝,還是!三句不離的,直誇娟娟的好;而程泉,聽在心裡,一想到娟娟,也感到幸福。只不過,娟娟!現在已經放寒假了,而程泉!來到團部後,原本!可以在海防哨所放的輪休假,此時!也沒了;卻又不知,他要等何時!才能放假,回台中去找娟娟。...xxx

二、娟娟放寒假~焦燥不安的等候

台中市,娟娟!已經放寒假了。『媽~剛剛好我在洗澡的時候,程泉!有打電話給我。那他有說,他還會再打來嗎?!?~』隆冬的夜晚,娟娟!洗澡之時,媽媽告訴她程泉打電話給她;於是,娟娟!趕忙洗完澡,以為!程泉應該很快會再打電話給她。不過,空氣略帶冰冷的客廳,娟娟!洗完澡,滿懷期待的,坐在客廳的電話旁邊,然後!等候了!已近半小時,卻始終仍不見!程泉,再打電話來;而這更讓娟娟,等候電話的心情,不禁!感到有點焦燥。娟娟,這個月的女性生理期,似乎!即將來潮;因為,剛剛!在浴室洗澡之時,當她的手指碰觸到下體,似乎!沾帶有一點血跡。客廳裡!既久候不到程泉的電話,娟娟!索性,便先回到自已的房間裡,對著梳妝台梳理自己的披肩長髮;而此時,面對梳妝台的大鏡子,娟娟!更覺得自己的臉頰,似乎!有點燥熱潮紅,且下腹!也有點漲。「程泉,怎麼還不打電話來。原本以為,我放寒假了,等程泉!也放假,那我就可以!有多一點的時間陪他。可是,程泉!偏偏又調到團部去,這個月可能也沒放假了;那我放寒假,又有什麼用。而且,程泉!現在,他在團部又沒有通信地址,我也沒辦法寫信給他。整天,就只能在家裡,等他的電話。真氣死人了~」由於!內分泌的變化,女孩子,生理期來潮之時,心情!總會特別的浮燥;更何況,雌性動物排排卵之時,生理的原始反應!總會對雄性動物,有更強烈的渴望。可是,正當!娟娟,有一個月的寒假,最想見到程泉的時候;而程泉,卻身在無人的管制的團部,所以!也沒得放假。甚至,娟娟!就算,只想!在電話筒裡,聽聽程泉的聲音,而程泉!卻竟也是,讓她長夜漫漫的等待;宛如!王寶釧,苦守寒窯,卻等不到出征的丈夫歸來。少女情懷!總是多愁善感,而一想及此,娟娟!又怎能不感到惆悵,甚至!更轉眼成莫名的悲傷。

娟娟!坐在梳妝台的大鏡子前,望著自己!剛洗完澡,鏡裡!宛如出水芙蓉的清秀臉龐,而如此膚如凝脂的荳蔻年華,青春卻總是在漫長的等候中磋跎;這叫娟娟,久候不到程泉電話的心情,一時!又如何能排解。儷人纖細動人的身影,帶著剛出浴的滿身少女香味,時而!離開房間的梳妝台前,又回到客廳,坐在電旁;時而!打開電視,電視的節目,看了卻也覺索然無味。因為,娟娟!懸著的一顆心,自洗完澡後,始終!都只在等候電話的鈴聲,再響起。可是!半個小時過了,一個小時過了,客廳裡的電話卻就是安安靜靜的;於是!娟娟,原本!感到焦燥的心情,漸漸!竟也轉變成莫名忿怒。「氣死人了~~程泉。不是說~還要打電話來嗎??~怎麼過了一個多小時了,都沒打來。難道,要我!一整個晚上,什麼事都別做,就等他的電話~~」客廳裡!久候不到程泉的電話,加上!生理期浮燥的情緒,讓娟娟!不禁越想越氣;索性,也不再等程泉的電話,轉身回房,而浮燥的心情!卻難平復。

時間!已近晚上九點,雖說,平常!娟娟,並沒這麼早就睡覺。不過!這晚,由於娟娟的情緒,讓她對什麼事都感無心;所以,她早早的便躺到了床上,並把棉被直蓋到頭上,獨自在被窩裡生悶氣。因為!娟娟,已打定主意,就算!程泉,再打電話來,她也不想再接程泉的電話。「不接程泉的電話了。不理他了,要睡覺了,不要想他了。前兩天,還說要跟我先訂婚。可是,我還在唸書,程泉也還在當兵,我爸媽一定也不會讓我們訂婚的。好煩哦~為什麼!有這麼多煩人的事~~」悶著心情的浮燥!躲在黑暗的被窩裡,娟娟,雖一再告訴自己!不再想程泉,今晚!會不會再打電話來的事;可是,說不想,娟娟的腦海裡!偏偏卻又塞滿,程泉!前兩天,說想跟她訂婚的事情。『娟娟~~我媽媽說~我們兩個人可以先訂婚,然後!等到當兵退伍再結婚。這樣!好不好?!?~..』娟娟!腦海裡,一直盤旋著程泉,前兩天!電話裡,對她提起的事。雖說,娟娟!心裡早已決定,將來!一會要嫁給程泉當妻子;可是,當程泉!在電話裡,提起要訂婚,娟娟!卻感到一陣焦慮。因為,面對此人生的婚姻大事,娟娟!絲毫都還沒心理準備,何況!她現在,也還只是個大學生。生理期的浮燥情緒,程泉想訂婚的事,加上!這晚一直等度到程泉的電話,一堆的事;此時,混亂的就像是滾到地上的棉線球,全在娟娟的心裡揪結成一團。於是,娟娟!躲在房間的被窩裡,便也越想,滿心裡!越是有無法宣洩的情緒。...xxx

恆春團部軍營,落山風吹著漫天的烏雲如箭矢飛掠的夜空,這晚!程泉,七點左右!打電話給娟娟時,娟娟!正在洗澡。原本,程泉!想等一會,待娟娟洗完澡,立刻就再去打電給娟娟;可!不巧,當程泉!想再去打地話之時,同梯好友林永勝,卻正好來找他聊天,且要向他請教怎麼追女朋友。於是,程泉與林永勝,兩人!便在軍營,老舊營舍的小房間裡,邊聊天聊地的;且程泉,還邊拿著信紙,幫林永勝,寫封情書的草稿。『 ..".認識妳讓我的生命感到深深的喜悅"..."若能一親芳澤"...".死而無憾" ....。喔~程泉。你寫給你的女朋友的情書,都是這樣寫的嗎!??!~哦~果然!我們的水準不一樣。呵呵~我沒這麼開放,我比較保守。光是!看你寫的信,我雞皮疙瘩,都快掉一地了。呵呵~這樣寫~我不敢寄,我不敢寄~~』待程泉,幫林永勝,寫好了情書的草稿,只見!林永勝,邊看著草稿的內容,邊笑得!直呼自己,沒那個膽寄這樣的情書,給女孩子。而雖說,程泉!也記掛著,要去打電話給娟娟。不過!程泉,既之又想,娟娟!應該不會那麼早就睡覺;所以,程泉!便與林永勝,就在老舊的營房裡,直笑談著,怎麼追女朋友的事。兩人,直聊到了將近晚上九點,等到林永勝!必須回去團部晚點名。而後,程泉!也才又摸黑,從軍犬訓練場後方,營區圍牆邊塌陷的缺口;獨自跑到圍牆外的雜貨店前,打公用電話給娟娟。

「鈴~~鈴~~」娟娟!聽到客廳裡的電話鈴響了,雖說!她心裡猜想,可能是程泉打來的電話。不過,娟娟仍生悶氣,所以,即使!聽到電話的鈴響聲;娟娟!卻仍是躺在床上,不想起床接電話。『娟娟啊~~程泉的電話哦。妳不是一直在等他的電話嗎??~快來接~~』直到娟娟的媽媽,接起了電話,並喚著娟娟來接電話;此時,娟娟!這才不得不下床,到客廳接程泉的電話。然而,由於,娟娟!剛剛,正生著一肚子的悶氣,無處宣洩;於是!一接起話筒,娟娟!便用冷淡的口氣,對程泉說『程泉~~今晚!我不想跟你講話。我要掛電了哦~』。『娟娟~怎麼了。妳在生氣哦。誰惹妳生氣了?!?~不會是我吧。呵呵~我今天好想妳耶~~』恆春荒野中的軍營,圍牆後方雜貨店前的公用電話,程泉!在話筒裡,聽到娟娟的聲音,喜不自勝!便與娟娟說玩笑話。可是,娟娟!正生悶氣,聽到!話筒裡程泉的嘻笑,這彷彿!卻讓她更生氣;於是,娟娟!又在電話筒裡,講了一次『程泉~今晚,我不要跟你講話。我要掛電話了~』。電話筒裡,從娟娟說話的口氣,程泉!這才察覺,似乎!娟娟,是真的在生氣;於是,程泉!心下這有點慌,並思索著,最近,自己是否!有說過什麼話,讓娟娟生氣。『娟娟~怎麼了???~真的在生氣哦。是不是,我上次跟妳說,要訂婚的事,讓妳生氣了?!?~那妳有沒有,先問問妳爸媽的意思~~』程泉!想起了,前兩天!自己曾向娟娟提過,要訂婚的事,卻不知!是不是因此,讓娟娟!不高興。因此,程泉!在電話裡,又問了娟娟。可娟,一聽到!程泉在電話裡,又提起要訂婚的事;頓時,娟娟!心中的氣悶,焦燥,煩心!更是百感交集,一股怒氣也再無法壓抑。

『程泉~我說~要掛電話了。不要再說了。我不想聽,我不想聽~~』娟娟的情緒!有點失控,也不待程泉!再說什麼,她一股腦的!便把手中的話筒掛斷;而後,奔入房間,躺到了床上,娟娟!便拉上棉被蓋住頭臉,窩在被裡!忍不住的流淚。即使,娟娟!也知道,程泉!在恆春當兵,往往身不由己。且程泉,每天!最渴望的,也只是希望!能在電話裡,與她講上幾句話;於是,娟娟躲在被窩裡流淚,又不禁後悔。可!此時,娟娟!卻也分不清,自己的傷心流淚,究竟!是因程泉傷了她的心;亦或是,因為!她傷了程泉的心,而流淚。至於,程泉!身在恆春荒郊野外的軍營外,原本!這晚,他以為可以在長途電話裡,與娟娟耳語繾綣纏綿一翻。可是,這晚,程泉!滿懷熱切的心,卻先是!受到娟娟的冷淡,後又猛然!被娟娟掛斷電話;因此,程泉!被娟娟掛電話後,怎能!不頓感失措。於是,程泉!趕忙,又從口袋裡掏錢,想再打電話給娟娟;問清楚娟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她如此生氣。可是,此時,任程泉!翻遍了身上的所有口袋,卻偏是!再找不到一個銅板,可以打公用電話。且,就算,程泉!想用紙鈔換銅板,可這荒野的軍營外,唯一的一家雜貨店,此時!也早已關門;根本!沒地方,可讓程泉!換錢。「糟了~怎麼辦?!?~娟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會突然!掛斷我的電話。可是,沒銅板!可以打電話了,怎麼辦!??~」翻遍了口袋!都找不到銅板後,程泉!心慌的舉目四處張望;可!這荒野的軍營,程泉!放眼望去,眼前所見!卻只是昏天暗地空曠,唯有落山風挾帶著漫天的烏雲,如箭矢狂奔於夜空。

恆春團部軍營外,陣陣的冷風吹襲昏天暗地的荒野,只見!程泉,一個人的身影,往漆黑的產業道上,獨自!胡亂的走著。因為,程泉!一心,只想!打電話給娟娟;程泉!只想著,或許!這荒野的軍營外,附近!還會有住家。或是,碰巧!在這漆黑的產業道路上,他會遇見有人經過;如此一來!他便可以用紙鈔,跟人換銅板!來打電話。已將晚九點多了,正是!團部的車巡,要從團部出發,前往海防各哨所查哨,且從團部要通往外面的大馬路,只有一條彎延於田野間的產業道路;因此,黑夜裡,程泉!身穿陸戰隊的迷彩服,私出軍營,獨行於田野的產業道路上,萬一!被團部的車巡遇到,結果!那可能會不堪設想。不過,這晚,程泉,突然!被娟娟掛電話,一時的心慌與焦急,卻又遠比私出軍營,被團部的軍官逮到,更讓他感到害怕。「娟娟~今晚為什麼不想跟我講話?!?~~女人心海底針。這會不會!跟以前,我在學校唸書一樣,有時候!我以為跟一個女孩子,感情很好了;可是,才過一個暑假,再開學,那個女孩子!身邊就突然,已經有男朋友。像大二暑假,我原本!以為已經追到小渝的、可是!過了暑假,開學後,她就突然!有了男朋友。像惠芬,我也以為她很喜歡我,可是!過了大三暑假,再開學,她也突然!就有了別的男朋友。娟娟!會不會也是這樣,感情說變就變,然後,我卻什麼都不明白....」根據過去追求女朋友的經驗,程泉!越想越心慌,黑夜裡!獨行於荒野的產業道路,腳步!不禁也更加快。因為,程泉!很害怕,自己!會不明究理的,就突然!又失去娟娟。何況,程泉!對娟娟投入的感情,又更勝於以往,他對其他女孩子;而今!人在軍中,萬一感情!重蹈覆轍,他又怎能面對。

恆春團部軍營外的產業道路,落山風吹襲著稻田收割後,一畦畦空蕩的田野,程泉!循著產業道路走了,約幾百公尺;四處的張望,卻始終,看不見!附近有住家的燈光。而狹窄的產業道路上,此時!從團部的方向,卻似有吉普車的引擎聲傳來,程泉!一個回頭,果然!看見有一束車燈,行駛於黑夜中的產業道路。「糟糕了~團部的車巡來了。這裡!這麼空曠,要躲到那裡??~」隨著!吉普車的車燈駛近,程泉!眼看收割後的稻田,四處並無地方!可以讓他隱藏自己;而為免!被團部的軍官,逮到他私自離營,於是!一個心慌,程泉!縱身一跳,便跳下了產業道路旁,與稻田間的一條溝渠裡。所幸,正值冬天的乾水期,田間的溝渠裡!除了長滿長草外,並沒有水。所以,當團部的吉普車,行駛到程泉附近的產業道路時,程泉!便俯臥於溝渠的長草間,一動也不敢動的,恍若!冬眠的蚱蜢;直到!吉普車的車燈,從眼前掃過,引擎聲漸又遠離,而程泉!才又從溝渠的長草間,探出頭。正當,團部的吉普車遠去,程泉!再次!走上產業道路,慌亂的心情中約又走了近百公尺;此時,程泉!在漆黑的產業道路上,看見!似又有一道摩托車的車燈,遠遠的!向他過來。「團部這裡,好像!都沒有摩托車。所以,這輛!機車,應該不會是團部的軍官騎的吧~~」慌亂的在心裡揣度了一下,程泉!便不再躲產業道路上,迎面騎來的機車。而當產業到上的機車,車燈駛近眼前,程泉!隱約看見,機車上的,果然!好像是個戴著斗笠的農婦;於是,程泉!趕緊便站到路中,伸手攔下機車。

『阿嬸~~抱歉。我在這裡當兵的。我想打電話,身上沒有零錢。不知道!能不能跟妳換零錢?!?!~~』昏天暗地的產業道路上,機車剛停下,程泉!趕緊便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百元紙鈔,慌亂急促的!對機車的農婦說。而機車上的農婦,眼見!程泉身穿軍服,且神情慌亂,似乎!遇到什麼很緊急的事,急需打電話;於是,只見!那農婦,邊從自己的口袋掏零錢,便有笑說『唉呦~怎麼三更半夜,要打電話沒零錢哦。可是!我身上,也不知道!有沒有耶~~』。『~~阿兵哥。歹勢呢~~~我這裡,現在!只有六十幾塊錢的銅板而已~~』機車上的農婦,掏遍了身上口袋的零錢,十塊錢的,五塊錢的,一塊錢的銅板,數了數!總共約只有六十幾塊錢。不過,程泉!此時,正急需零錢,所以!別說,那農婦雖然!只有六十幾塊錢的零錢,那怕!就只有二、三十元;而程泉!還是萬分感激的,趕緊!用一百元的紙鈔,跟那農婦換了六十幾塊錢的銅板。因為,此時!對程泉來說,再沒什麼事,能比!打電話給娟娟,更重要。「娟娟~無論如何,我一定得好好的把握她,我要跟她相守一生一世。這段感情~我不能再胡里胡塗的失去了~~」學生時代!一再失落的空虛感情,程泉!直到當兵前,好不容易!才得到娟娟的允諾,說要與他一生相守;而!情無歸宿始終感覺飄泊的程泉,更是多麼渴望,真能與娟娟終身相守。「以前唸大學的時候,小渝,惠芬,突然!有了男朋友,讓我好難過。女孩子的情緒起伏,原本就比較大;都怪我,當時!太不懂體貼,關懷,所以!才會失去。但現在,對娟娟,我不能再總是自以為是,太乎略她的感受。我不能再重蹈覆轍,我必須要認真的學習,該怎麼去關懷,體貼娟娟~~」身上!既有了六十幾塊錢的銅板,空曠漆黑的產業道路上,只見!程泉,循著原路!拔腿狂奔而回。因為,程泉!已經從以往,感情的失敗中,得到了痛苦的教訓。程泉!知道,自己不能再像從前,當女孩子!對他生氣時,他便也以桀驁不馴的個性,耍個性;結果!總是,弄得兩敗俱傷,傷了別人,卻也讓自己更痛苦不已。由於!一路上,程泉不斷想著學生時代,失去所愛的人痛苦;因此,產業道路彎延的空曠荒野,只見!程泉,狂奔的速度,直如落山風。....X X X

 

三、89康輔加強營一籌+服務理念

「1989年5月29日大度山日記:星期一,晚上!加強營一籌會議,由於!學員人數很少,只剩十人左右;所以!籌備會的地點,從原本的視聽大樓,改到康輔社址。下午,社服石磊隊,六期的學長姊,即將畢業,所以!和石磊隊的夥伴,大家!一起到校園裡四處拍照留;而小渝,她也有來。將近一年來,幾乎!都沒再跟她說過一句話,這天!下午碰面,彼此!還是很尷尬;彼此間,似乎!都隊彼此視而不見。何況,小渝跟她的男朋友,兩人的動作始終都很親暱,時而!彼此勾著手,時而!彼此摟著腰;而我看著!他們的感情那麼好,看了!自己都覺得!很傷感,很想逃避。小渝!原本應該會是我的女朋友的,可是!至今,我卻依然!不明白,為何!去年暑假過後,再開學;而小渝,她突然!就有了男朋友,且對我的態度,冷淡的直比陌生人還生疏。梅雨季節,晚上!大度山又下起了雨,窗外雨綿綿,加強營辦的搖搖欲墜;而感情也始終感覺空虛,真不知道,自己還要如何撐下去。...不行,我一定要撐下去,要面對問題,解決問題。我一定要成熟一點,必須!控制我的情緒,不能老是!被我的情緒所控制....」

1989年五月二十九日,大度山東海大學。星期一,晚上九點多,乾河溝旁的康輔社址。雨後的乾河溝,寂靜中傳來蛙叫虫鳴,社址的玻璃窗內透出溫馨的燭光,周遭一片黑暗的夜;只聽!有吉他的弦聲,伴著歌聲,從康輔社址裡傳出。『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家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凡事要忍耐~愛是永不止息....』原來,這晚!康輔社址裡,正在開加強營的一籌會議;而會議中間的休息時間,此時,正由九屆的阿秀,抱著吉他,以教唱的方式,在講授康輔社的服務理念。康輔加強營的活動地點,原本!一直都是在大學路旁視聽大樓的v202教室。不過,由於!參加的學員少,所以!這晚,執秘程泉,與進修長穎仁討論過後;兩人!便把加強營開籌備會的地點,從大學路旁視聽大樓的V202教室,改到了乾河溝旁的康輔社址裡。儘管,康輔社址的空間並不大,不過!由辦公桌拼成的長條型會議桌,周圍的座位,供一、二十個人開會,總還是可以的。至於,程泉!把加強營的籌備會地點,改到康輔社址,主要!也是怕學員人數少,若在視聽大樓的大教室裡開會,恐怕場面會太冷清;所以,他才把籌備會的地點,改到康輔社址,希望!學員在社址裡開會,會比較有溫馨的感覺,不至於!冰冷空曠。只不過,這晚!及至七點,加強營一籌會議的通知單上,開會時間已到,卻見!社址裡,稀稀落落的!只來了五、六個學員;而這讓加強營的執秘,程泉!坐在社址會議桌的主席位置,望著社址的一室空蕩冷清,看得他的臉都不禁!有點慘綠。所幸,一籌會議開始後,八點之前!陸續又有學員前來,而這!也才勉強維持了,加強營的學員,仍有十多人的場面。

乾河溝旁,晚上九點多的康輔社址裡,圍著會議桌而坐,十幾個人的面前!都點著一根蠟燭;只見!搖曳的燭光,照得幽暗的社址,白粉牆上一片暈黃。『好~~剛剛,我們唱的那首歌,叫"愛的真諦"。康輔社是一個服務性社團,然後!我們的服務理念的信條,相信!大家的加強營手冊上,應該!都已經看過;所以,我就不再老調重彈。然後,今晚呢?!~我想,我就以這首"愛的真諦",來跟大家!談談服務理念。~~嗯~所謂的服務,簡單的說!就是一種"利他行為"。至於,什麼是"利他行為"呢?!~其實,簡單的說,就是做有利於他人的事,而不是!做事都只想著,自己能獲得什麼樣的利益,得到什麼好處。嗯~~這就像!現在大家的眼前,都有一根蠟燭。然後,服務呢?!?~就像是這根蠟燭。雖然!它燃燒自己,只會讓自己越燒越短,得不到什麼好處;不過,它卻能照亮四周的黑暗,帶給身邊的人溫暖與光亮....。所以,我們康輔社的前期學長姊,成立了社會服務隊,文化服務隊;然後,趁著學校寒暑假的其間,到偏遠山區,到社會服務...』吉他聲與歌聲稍歇,燭光中!靜悄悄的社址裡,只聽!一頭捲髮的阿秀,以感性的口吻,講述著康輔社的服務理念。此時,加強營的執秘,程泉!坐在阿秀的身邊,臉上的神情略顯暗澹憔悴;而會議桌前的燭光,似也照不亮程泉心底的陰暗。因為,自上個星期開始的加強營,至今!學員的人數,竟然只能!勉強維持十個人左右,而這讓身為執秘的程泉,心情更加沮喪。

程泉!有點無精打采的,坐在阿秀身邊,卻聽阿秀,抱著吉他,接著又說『好~,那在場的各位學員,或許!你們也是來自社會服務隊,文化服務隊,或來自其他的社團。那麼~雖然!參加加強營的學員並不多,不過!各位願意繼續參加,加強營籌備會的,應該!都是有心人;或許,在場的各位也就是康輔社,未來十一屆幹部的基本班底。所以呢~~當然!我也希望,康輔社的服務理念,能更深值在各位學員的心中。之後,不管!各位是在為社裡辦活動,為社服隊,為文服隊,或者!為其他的社團;或系學會辦活動,都能秉持服務的理念,只問付出,不問收獲。甚至,所謂的成敗,有沒有掌聲!也不必太掛在心上。因為,我們只是服務,做有利於他人,有利於社會的行為,並不求自己的利益。所以呢~~現在!我們就把剛剛那首"愛的真諦",把"愛"改成"服務";然後,我們再一起來唱一次。或許,這樣!大家,就更能明白,何謂服務的真諦....』。「康輔社的服務理念...只問付出,不問收獲與成敗~」聽了阿秀!講了剛剛的一段話,程泉!不知道,其中這幾句,是否是阿秀,刻意!對他講的。因為,程泉!坐在阿秀身邊,臉色始終都很沉悶嚴肅,似乎!對於加強營的學員越來越少,感到耿耿於懷。

『"服務"~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服務"~是不嫉妒;"服務"~是不自誇,不張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家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凡事要忍耐~"服務"~是永不止息....』社址的燭光下,阿秀的吉他聲中,所有人把"愛的真諦",改成了"服務的真諦",齊聲又唱了兩遍。而後,歌聲暫歇,只見!阿秀輕撫吉他弦,以感性的口吻,接著!又說『人~~是一種動物。既是動物,當然!人~就會許多動物性的需求,譬如!彼此爭奪地盤,彼此爭奪食物啦,攻擊的本能啦...。因此,人在社會中,為了滿足自己的動物性慾望,常常!也總是彼此爭鬥;因為,人畢竟!都有私慾。不過,我相信,人類不止是動物,因為!人類的心靈,已經漸漸演化出了智慧與道德。並且,隨著!智慧道德的向上成長,人~活在這個世界上的目地,已經不再只是為了求取,滿足自己的慾望。甚至,也有許多人!願意把自己的利益分享給別人,或犧牲自己的利益,來成就別人;就像!蠟燭一樣,燃燒自己,帶給別人溫暖。嗯~~這種!人類的"利他行為",西方人稱它為"愛",而我們東方人則說是"慈悲心";然後,在康輔社,我們則稱它為"服務理念"~~』。『嗯~~這就像!剛剛"愛的真諦"所說的,凡事包容,恆久忍耐,不嫉妒,不自誇,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喜歡不義....。其實,這都是違反人類的天性,追求滿足自己私慾的動物性本能;因此,想要做到,其實!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所以,現下的社會,才總會那麼的紛亂,人與人爭,群眾與群眾爭,國家與國家爭 ...。呵~~所以說,若能有一天,人們都能克制自己的慾望,做事!不以爭奪自己的利益為上;而是以"利他"~為出發點,那這個社會真的就太美好了。當然,"服務"必須要個人願意發自內心才行,也不能勉強。所以!各位,既有心來到康輔社,只希望!這顆服務的種子,能深植入各位的心底;或許,有一天!它將會開花結果。呵~~至少!我相信,隨著!人的心靈成長,或許!總會有那麼一天的.....。好~那現在,趁著這感性的氣氛,我們就再來唱首感性的歌,這首歌~我很喜歡,就叫"輕輕"~~』感性的說著,說著,阿秀,輕撥吉他和弦,開了個頭!又帶大家唱起了首,叫"輕輕"的歌;而康輔社址的燭光中,也再次傳出感性的歌聲。

『輕輕吹著初起的風,輕輕吹開面對我的心;心中記憶輕輕的甦醒,像未睡熟的夢。

輕輕灑著初露的陽光,輕輕暖著發芽的愛情;手中緊握潮潮的暖意,輕輕印著指印。

我不明白什麼是愛情,只想探索你眼眸。我不了解未來會如何,一切只在靜靜期待中。

輕輕望著夜空的星辰,輕輕假裝它們是見証;見証一段五月的心,兩顆年輕的心...』。

※康輔加強營一籌+服務員理念:12

 

四、社服六期貢丸拍畢業學士照

乾河溝旁的康輔社址裡,「輕輕」的歌聲中,程泉!略帶苦悶的,坐阿秀身邊,腦海似浮起了一些畫面。...銘賢堂靠大學路的紅磚牆,陽光草坪的路思義教堂,月光草坪的相思樹林邊...,這天下午,有一群十幾個人浩浩蕩蕩,穿梭於校園裡四處照相。因為,鳳凰花已開得滿樹火紅,再過一個月就是畢業的季節,於是!這天,社服石磊隊,發通知給隊員;通知大家!中午時分,於銘賢堂旁集合,因為!要在校園裡,與即將畢業的學長姊照相留念。話說!這年七月,要從學校畢業的學長姊,多是社服六、七期的學長姊;其中!也包括在社服隊,出過最多次隊的貢丸學姊。因此,即使!程泉!近來忙康輔社的事,已較少參加社會服務隊的活動;不過,由於!當初,程泉剛加入社服隊時,頗受貢丸學姊的照顧。所以,貢丸學姊!要畢業了,石磊隊!想找大家照相留念,而程泉!當然,百忙中也得抽空前往,與大家再聚聚。只不過,這天午后,當程泉!來到銘賢堂的紅磚牆邊;而讓他一直逃避與社服石磊隊聚會的畫面,卻還是出現了;因為,程泉!看見小渝也來了,還有她的男朋友,兩人始終!都親暱的摟在一起。而程泉,雖說,儘量!也想佯裝沒看見小渝,不過!偶而不經意的瞥見,卻還是讓他感到一陣陣莫名的心酸。

小渝,自程泉加入社會服務隊後,便對程泉一直都很好,且去年暑假!還一起隨石磊隊,到雲林的坪頂出隊;而服務隊收隊回學校後,兩人!還曾一起從大度山騎機車,夜遊到台中港。深夜的海邊,孤男寡女的兩個人,並且相擁坐在海堤上看海;且趁著氣氛浪漫,程泉!還親吻了小渝的臉頰。至於,兩人!從台中港,騎機車回大度山的路上,小渝!坐在機車後座,甚至!還緊抱著程泉的腰;讓兩個人的身體,溫暖的緊貼在一起,親暱的!就像已經是情侶。只不過,程泉!也不知為何,當經過一個暑假,學校再開學後,當他!再次在"東海別墅"遇見小渝;但小渝!她卻突然,就有了男朋友,且對程泉的態度變得很冷淡。小渝的男朋友,也是社服石磊隊的老隊員,因此,自此!程泉便有點逃避,與石磊隊的聚會;因為,看著自己所愛的女孩,親暱的跟別的男生在一起,總是!會讓程泉的心裡,覺得難受。何況,程泉的個性,也是有點倔強桀驁的,所以,小渝!既對他冷淡的有如陌生人;於是,這一年來,程泉!也從未再跟小渝說過一句話。甚至,偶而,兩人!在法學院的走廊不期而遇;而程泉!也都假裝沒看見小渝,彼此!連打個招呼都沒有,直比陌生人來陌生。因此,小渝!究竟為何突然有男朋友,又為何對他冷淡,程泉!當然也一概不問;只是!每次看見小渝,程泉的心裡,卻總難免尷尬,及有點難過。

康輔社址裡,會議桌上的燭光,暈黃的映照著程泉!顯得有點落寞的臉龐,而「輕輕」的歌聲中,或因!觸景傷情;讓程泉的腦海,揮不去!始終更盤旋著,這天午后的畫面。小渝!身影婀娜的,站在銘賢堂的紅磚牆邊,午后的陽光照在她清秀的臉龐;而她的男朋友,則在她的身旁,一手摟著她的腰,一手撫著她的長髮。石磊隊!一行十幾人,浩浩蕩蕩的!從銘賢堂,沿著大學路上坡,往"路思義教堂"的陽光草坪照相;而一路上,小渝!都親暱的勾著他的男朋友的手臂,時而!輕顰淺笑的,滿臉洋溢著沉醉在戀愛的幸福。小渝,身在陽光草坪,身影就像是快樂飛舞的彩蝶,繞著她的男朋友嬉戲,而這一幕一幕的畫面,卻總像是一根根的針;每當程泉!不經意望見,立刻!就有一根針,刺入他的胸口,直達心底!讓他刺痛感覺心酸。雖說,程泉!儘量的佯裝沒事,且與身邊石磊隊的夥伴聊天,可是,不知怎麼著,當看不見小渝的身影;程泉的眼睛,偏偏!又會不聽話的,四處張望尋覓,似乎!是要給自己找傷心。所幸,這天!中午,徐文!也有來,所以!程泉,為了隱藏心中的尷尬;因此,程泉!多半都與徐文走在一起閒聊。『喂~小渝~你們兩個,我們石磊隊的"社對"。過來~照一張相片啦,大家!才知道,你們是一對的~~』聽著!貢丸學姊,叫喚著小渝和她的男朋友,且還說他們是石磊隊的"社對";而,聽著大家的笑聲,這聽在程泉的耳裡,頓時!更覺自己笑得很尷尬,嘴角一牽動!心裡卻更難受。

康輔社址裡,程泉!面對眼前燭光的暈黃,而在"輕輕"的歌聲中;沉悶的!坐在椅子上,程泉!卻像是顆洩了氣的皮球。因為,加強營一個星期來,辦的搖搖欲墜的壓力,學員人數越來越少;加之!這天午后,看見!小渝與他男朋友的親暱,更讓程泉!心中充滿了失落。『ㄟ~程泉。過來啦。我要跟你照一張相片。喔~你今天!康輔社有活動哦,還穿康輔社的藍衣來。呵呵~看起來,還蠻帥的耶~~』石磊隊的一行人,在"路思義教堂"照過相後,從陽光草坪,順著大學路下坡,又走到了月光草坪;此時,程泉!聽見貢丸學姊,在叫喚他,於是!他便也過去站在貢丸的旁邊照相。由於,康輔社,這晚!有加強營的一籌會議要開,所以!一早出門,程泉的身上,便穿著康輔社的藍衣;因此,中午時分,跟石磊隊照相,程泉!當然!也還穿著康輔社的藍衣,而!藍衣下,則是穿著紅衣制服。月光草坪的木麻黃樹蔭下,當程泉!站在貢丸學姊的身邊,照相之時;此時,程泉,正對面所見,卻正是!小渝的男朋友,坐在草坪邊的石凳上,而小渝!則是側身,坐在她男朋友的腿上。由於!程泉正與貢丸照相,所以!小渝的兩眼,似乎!也望向了他;而或許是錯覺,剎時,程泉!竟覺小渝,似是在對他微笑。可是,此時!程泉,卻不知道!自己該不該,也對小渝微笑;因為,此時!程泉,看見!小渝的男朋友,正一手摟著小渝,一手則放在小渝,露出了短裙外的大腿上。昨日!自己所衷愛的女孩,而今日!卻變成了別人的女朋友,程泉!只能強自隱藏心中的傷感與尷尬;至少,從去年到今年,在小渝的面前,程泉!已身穿康輔藍衣,而或許!這也是他,唯一尚能保住的尊嚴與驕傲。

康輔加強營,這晚!已經是一籌會議,暈黃的燭光中,程泉!覺得,自己真的撐得很累,甚至!有點想逃避。不過,程泉!身為加強營的執秘,或許!別的幹部感覺太累了,可以躲起來,不來參加加強營的活動;然而,程泉!身為加強營的負責人,卻是不能躲的,因為!只要他一躲起來,那這次的加強營!也就等於垮了。「女人太善變了,女人心海底針。算了,無論如何,我還是得把加強營,繼續撐下去才是。那怕,最後!學員,就算是剩不到五個人,我也得撐到下去。不然,到頭來,什麼都失敗,反倒!要讓小渝!也瞧不起,我這個康輔社的藍衣幹部了。何況,現在!我的心裡,也已經!有了惠芬,我又何必!再為小渝而傷感~~」燭光暈黃的社址,會議桌上的蠟燭,溶解的紅色的蠟液,順著蠟條滑落到桌面,程泉!只覺那像是自己的心在淌血;不過,傷感過後,程泉!倒也決定,自己一定要把加強營的活動,撐到最後。至少,或許,程泉!也想以這點,來向小渝証明,他不是個輕率不負責任的人。再說,此時,程泉的心底,也已經有惠芬。只不過,程泉!一想起惠芬學妹,卻不免又擔心,因為,近來!辦加強營的壓力,讓他已經!也有好一陣子,都沒再跟惠芬連絡;卻不知道,惠芬!會不會也像小渝那樣,突然!就有了男朋友,且冷淡的將他拒於千里之外。

『輕輕吹著初起的風,輕輕吹開面對我的心;心中記憶輕輕的甦醒,像未睡熟的夢。 輕輕灑著初露的陽光,輕輕暖著發芽的愛情;手中緊握潮潮的暖意,輕輕印著指印。我不明白什麼是愛情,只想探索你眼眸。我不了解未來會如何,一切只在靜靜期待中。輕輕望著夜空的星辰,輕輕假裝它們是見証;見証一段五月的心,兩顆年輕的心...』康輔社址裡溫馨的燭光中,阿秀仍抱著吉他,唱著"輕輕"的歌;而程泉,則帶點沉悶的,仍坐在阿秀身旁。雖說!程泉,也常盼望,能抱著吉他唱首情歌,向心愛的女孩示愛;不過,此時,程泉!倒不希望,阿秀!這首情歌,是為他而唱的。倒也不是,程泉!認為阿秀不夠漂亮,而是!程泉,喜歡的女孩子,是溫柔宛約的小女人那一型;至於,阿秀,別說"溫柔宛約"了,因為!阿秀的綽號是"菲共"。「菲共」光聽!阿秀這個綽號,就會讓人聞之喪膽,因為!一個女人,敢躲藏在叢林裡面,打游擊戰,那是多麼的剽悍。而「菲共」這個綽號,對阿秀來說,卻是!人如其名,因為!阿秀,原本就是個精明幹練的女生,將來!恐怕不只會踩在男人頭頂上;恐怕一不小心,她還會把男人給踩死。因此,程泉!坐在阿秀身邊,聽阿秀唱"輕輕"這首情歌,其實!他的心裡,是有點膽顫心驚的;所以,除了苦悶的心情外,聽著阿秀唱情歌,程泉的樣子!也才會更萎靡。....

※社服石磊隊校園留影:12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