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四十七章89康輔社加強營活動執行

「我的人生在暗澹的街燈下~只是馬不停蹄的經過這座死寂的城 ;當我們青春熱鬧的宴會已散~我就再沒見過年輕的戀人。

我們都曾嚮往才子佳人的故事妳可記得~多少男人爭寵拜倒在妳石榴裙下的青春宴會裡~我永遠記得妳在我心中豔冠群芳。

妳曾經是個清秀佳人~而我當時亦才華出眾;妳曾是眾人愛慕的紅顏~而我當時亦是個風雲人物。但後來!我卻貧病潦倒。

我現在坐在昏黃的檯燈下,手拿著筆寫妳丰姿綽約的故事~卻不知那 豔冠群芳的妳的唇~抹了口紅!如今是否依然豔冠群芳...」

一、2045年~台灣~黑水溝上的黑暗之島

2045年不知月日,迷霧瀰漫的台中市。時光苒荏又過了二十年,年近八旬的程路仁,垂垂老矣的!又回到了迷霧瀰漫的髒亂斗室。「人間是否有無怨無悔的真情,亦或這個現實的世界,人們的生命的價值都只是在追求物質利益~~」「人的靈魂,究竟是在生命的過程中會不斷的向上成長。亦或是~只是在不斷向下沉淪。且彼此為了爭奪資源,而盡皆變成越來越殘暴的野獸~~」孤零零日復一日的黃昏夕陽將落,蒼老的程路仁,這一生中始終無法明白,也想不透許多事;唯孤苦無依,似訴說這現實的世界是如此殘酷,任曾經憧憬夢想的年輕人,最後竟成了個半癡呆的老人。迷霧瀰漫的髒亂斗室裡,視茫茫髮蒼蒼的程路仁,只見他皺得像是梅干的老臉,往往一整天更動都沒動的,只是!坐在一張椅子上;因為,老年人退化的大腦,總常遺忘與空白,而蒼老的程路仁,此時!似更得了老年癡呆症。於是,成天只見蒼老的程路仁,呆滯的眼眸似總是半張著,而他像"菜脯"萎縮的唇下,蒼白的舌時而攪動無牙齒的嘴,更像是有話要說卻又無話可說;就如同他的一生的迷惘。「娟娟~~妳還好嗎?!~~娟娟~~我已經快要死了~~」由於罹患老年癡呆症,蒼老的程路仁!幾乎忘了近四十年來,所發的事;然而,怪的事,他卻對二十歲左右所發生的事,記憶猶新。迷霧瀰漫的髒亂斗室裡,或許!是因為,蒼老的程路仁,家徒四壁的牆角,依然!放著一個大的黑色垃圾袋;而黑色的大垃圾袋,除了灰塵堆積外,裡面依舊!也還放著,許多程泉年輕時的相片,日記,信件...等等物品。且因,四十年前,程路仁!也曾花了許多的時間,用心在整理程泉留下的遺物;所以,死之將至,每每大腦昏潰之際,而程路仁的耳邊,因此!也才總會彷彿聽見有年輕的聲音在呼喚他。尤其,是那名叫娟娟的女子。縱然!程路仁患了老人癡呆症,所有腦海裡的畫面,都像是越來越蒼白的浮水印,可是!娟娟的身影,及她的一顰一笑;卻獨留在程路仁蒼老的腦海裡,總像春天的浮雕般,隨著背景畫面的模糊卻更清晰美麗。時間的過往就像河水流經堅硬的岩層,而後緩緩的!總在老人的臉上刻劃下一道一道的皺摺痕跡;至於,殘酷的現實生活!就像是條鞭子,一天一鞭子!總把曾經堅持夢想的年輕人,折磨的不成人形。於是!垂垂老矣的程路仁,雖知道自己即將死去,但他卻也未曾感到悲傷;只不過,他很遺憾,因為!這一生他從未做到過他想做的事。包括,程路仁!曾經自以為是個曠世才子,所以!他想寫下關於程泉與娟娟之間的故事;然而,那個不切實際的夢想,終究也因!違反社會的主流價值,而讓他在年輕時不得不放棄。

「娟娟~~妳是一個冷酷無情的女人嗎?!?~~或者,妳是一個溫柔深情的女子。而我知道~我並非是曠世才子。因為,這個社會!也不需要曠世才子,倒不如!有碗"曠肉飯"吃還比較實在。三月不知肉味了,好想吃碗曠肉飯。唉~~台灣~現在吃得起曠肉飯的。只剩下政治權貴,黑道大哥,奸商,還有角頭流氓了~」迷霧瀰漫的斗室內,蒼老的程路仁,眼窩發黑,臉頰凹陷,皮包骨的坐在椅子上!更像是一具活骷髏。因為,迷霧瀰漫的斗室外,迷霧瀰漫的台中市,由高空俯視!雖仍有一棟棟汙穢破舊的大樓;然而,這卻是個物資短缺,讓大多數人都吃不飽穿不暖的年代。2045年的台灣,國際上,稱之為「黑暗之島」,因為!此時台灣社會,混亂動蕩的情況,就猶如!二十世紀時,人稱"黑暗大陸"的非洲一樣。台灣海峽的黑水溝,濁臭的黑色迷霧瀰漫台灣"黑暗之島",沿著中央山脈南北,不管是小島的東海岸,還是西海岸;只見!平原的農作物多半都已成焦黑的炭,河水裡流的多半是人的血混雜著工業廢水,而"黑暗之島"上,獸性的政治鬥爭與爭奪,四處的鋒火仍不斷。因為,政客只要靠一張嘴,善於煽風點火,四處製造群眾的衝突,他便能奪取權力;而後!有了權力的政客,更可官商勾結,謀取更多的暴利與財富。再別說,令台灣人驕傲的流氓文化,黑社會的惡勢力,逞兇鬥狠,往往!直接靠搶奪,便也能坐擁毫宅,成為社會名流巨富。因此,台灣這塊土地,從此再沒人願意腳踏實地,苦幹實幹的做事,或者!默默耕耘;因為,每個人!都想以政客,以流氓為師,嘩眾取寵,善於爭奪,以早日走向功成名就的終南捷徑。

2045年的台灣,經過了五十年的民主化,所謂的"台灣人民出頭天","台灣人當頭家"後;確實,這塊的土地上的人,脫離了威權統治後,也獲得了更多的自由。不過,由於!這塊土地的多數人,在擁有更多的自由後,對自己內心之中的獸性卻也更無法自制;因此,五十年來民主化的台灣,"黑暗之島"上真正獲得自由的,其實!也只有人的獸性而已。加之,四十年前,民進黨!首次在奪取台灣政權,而為了穩固其"本土化政權",及遂行其台灣獨立的政治理想;因此,以教育洗腦的方式,雷厲風行的進行了一場,"去中國化"的文化大革命運動。雖說,"去中國化"的文化大革命,可說!相當成功,甚至2045年,此時!台灣也有了自己的新文字,不再使用原本的中國文字。『台灣是一個新興國家~~台灣已經有了自己的文字~~~台灣文化要本土化~~台灣人是一個新民族~~』政客們張著大嘴,吶喊的口號依然響亮;可台灣"去中國化"後,除了政客們吶喊的口號外,卻也看不到什麼台灣,有什麼深沉的文化。似乎,所謂的台灣文化的主流,也只是!政客們,貪婪及膚淺的獸性鬥爭的文化而已。台灣黑暗之島,擁擠的馬路上仍有許多的汽車,雖然!都很老舊;而馬路上,此時更多的,則是奔馳的坦克車,及軍卡車。至於,街道上的行人,不管男女老少,除了個個都面目猙獰,窮凶極惡外;而即使是逛街,他們的身上卻都帶武器,甚至!揹著長槍。因為,一塊土地沒了深沉文化的根基,那就像一個失去了靈魂的人,變成了一隻純悴的野獸一樣;而此時,台灣的社會正是一個不再有深沉文化的土地。黑暗之島上的人民,狂熱的崇拜著獸性,以至!心靈膚淺的!有如沒有根的浮萍,任政客的操弄,把群眾分成了不同的族群;彼此!熱衷於衝突,彼此博擊砍殺,有如潮水般的飄來蕩去不能自己。

「攻擊~是動物的本能~」畢竟政治活動,最能滿足人類互相撕咬的獸性。至於,"台灣黑暗之島",全世界更沒也一個地區的人民,像台灣人如此熱衷於搞政治。三、四十年前,國民黨與民進黨的藍綠鬥爭,如今!早已無法再滿足,這塊土地上獸性的胃口已被養大的群眾;於是,以濁水溪為界,"黑暗之島"原本的藍綠鬥爭,展開了一場南北戰爭。黑壓壓充滿獸性的群眾,像螞蟻般從蟻窩傾潮而出,彼此!在濁水溪殺人像殺豬般的屠殺;觸目驚心的血流成河,把濁水溪都染成了紅色的河流─史稱「濁水溪大屠殺」。至於「濁水溪大屠殺」,其實!這也只是台灣"黑暗之島",拉開歷史上!可歌可泣,充滿大英雄,與所謂"大時代"的序幕。"台灣黑暗之島"的大時代,繼以濁水溪為界的南北戰爭後,緊接著!以中央山脈為界的東西戰爭;更可說是被記在台灣歷史上,廣在民間歌頌,充滿奸險陰謀,有如三國時代"赤壁之戰"的偉大戰役。西海岸的民族英雄,與東海岸的歷史偉人,登高一呼!如野獸咆哮的率領下,橫貫中央山脈的北橫公路,中橫公路,南橫公路;鬼釜天工的懸崖峭壁,頓時!血肉橫飛,鳥獸奔逃,因為人類的咆哮聲!比任何野獸都還大聲。「中央山脈東西戰爭」血戰了三月,西海岸民族英雄在合歡山的啞口,活埋了東海岸的四十萬愛鄉護土的烈士;而東海岸的歷史偉人,則趁著海上起大霧,並以三萬竹筏,繞過南台灣的巴士海峽,且算準了吹南風與漲潮的日子,夜襲西海岸。西海岸盡是浮屍,把海水都染成紅色,史稱─「黑水溝之戰~」;而那一年,海裡捕到的魚,特別多,且特別肥美。

「台灣黑暗之島」的大時代,可歌可泣的,愛鄉護土的偉大故事,及大英雄,可說是數都數不完。繼「黑水溝之戰」後,獸性猖獗的土地,又有閩南人與客家人之間的「閩客衝突~」;之後,又有閩南人外省族群的「閩外屠殺~」。「閩原械鬥」幾乎!更可說,是一場種族滅絕的大屠殺。因為,台灣的原住民,有的族就只剩下一、二百人;往往一場衝突中,一不小心就會完全滅絕。「客外屠殺~」「客原事件~」「原外獵人頭事件~」....數不盡的族群屠殺與衝突,天天都在"台灣黑暗之島"發生;以上種種戰役,多半!都是人類獸性中的"我族主義~"做祟,所產生的族群衝突與屠殺。若以禽獸的觀點來說,也就是!非我族類的肉,就可以吃。不過,「閩閩屠村慘案~」又為台灣黑暗之島的大時代,寫下了另一頁保鄉衛土,賺人熱淚的歷史。因為,群眾的獸性情緒只要被挑起,總是可以不斷分化鬥爭的,由大至小;由國家,由種族

,由宗教,由縣市,甚至!戰爭的屠殺也可以小到鄉村鄰里。「閩閩屠村慘案~」的開端,就是一坨的狗大便,因為!ㄜ在兩個村之間的交界;進而引起了兩個村莊的仇恨紛爭,且在兩個村莊的流氓號召下,展開的殺戮。因為,流氓的地位,在台灣的鄉村中,可說是扮演著極被尊崇的角色;而其在鄉村所掌握的資源,及善於號召群眾逞凶鬥狠,可說!也就如政壇的政客一般。當然,一個村莊被另一個村莊殺戮後,彼此的仇恨,通常!都會延續數代,甚至!數百年;於是!村民枕戈待旦,臥薪嚐膽,無不想著報血海深仇。因此,百年前,國民黨光復台灣初期,所造成的「二二八事件」,被害人的家屬,豈又可能善了。台灣黑暗之島,果然!當此整個社會的人,都變禽獸之時,總也會有人再煽風點火,藉著仇恨,掀起另一場「二二八續集之戰~」。拋頭顱灑熱血,人都變成禽獸的大時代,故事總是感人肺腑。....xxx

迷霧瀰漫的台中市,蒼老的程路仁,身在迷霧瀰的髒亂斗室裡,眼皮下垂,疲倦的有如一具骷髏的攤在椅子上;而他老年癡呆症的腦海裡,仍不斷浮現一些,關於台灣黑暗之島的破碎畫面。事實上,台灣黑暗之島,此時!有三分之一的人口,都罹患被人稱為世紀黑死病的"愛滋病";加之,偉人輩出,大時代的連年戰禍。所以,台灣黑暗之島,人民的平均壽命,只有三十五歲。換句話說,此時台灣社會,出人頭地的有為青年,大多英年早逝,因為,這個崇拜獸性的年代;而獸性的社會裡,能大有做為的青年,逞獸慾之餘,自然!就算不死戰場,也要死於愛滋病。反倒是蒼老的程路仁,這一生始終一事無成,卻活到了年近八旬,還不死。「唉~~讓我死吧。有為青年都死光了,還留我這個無用的老頭在世上,有何用啊?!?~~這個社會,早就不需要我了,這個社會~無止盡爭奪的,只是財富與權力。人們血絲滿佈充滿憤怒仇恨的眼眸,有如狂犬病般的~靈魂都沒了;這個社會,那裡!還會需要文化。~~唉~年輕的夢想,那段故事!是不可能完成了。我都快死了,就算想寫也不能了~」迷霧瀰漫的髒亂斗室,或許是知道!死之將至,蒼老的程路仁,思緒難得清晰;而這卻讓他將死之前,更感到心中的遺憾。因為,蒼老的程路仁,知道!自己這一生,幾乎未曾真的完成過一件事;包括,他曾經自以為是個曠世才子,而想寫下關於年輕時,那段美麗與充滿淒涼的故事。只不過,如今那一切!曠世才子的夢想,也都將隨著黃昏日落,而被埋沒在黑夜,徒留下生命的遺憾;而關於,那段年輕的故事,或許!蒼老的程路仁,也只能將它帶入棺裡,埋入土裡,與自己俱化為塵埃。

『咳~~人與故事俱化為塵埃好啊。化為了塵埃,夢裡或許!還會隨風飛起,飛回往日的大度山。而把故事繼續寫下去,點滴的心血,卻只會受到這現實社會,冷酷無情的恥笑而已。呵~我只想知道,是否當我功成名就,名利雙收~才會有人錦上添花;而當我落寞潦倒,一無所有,所有人都會怨恨我,並離我而去~~』迷霧瀰漫的髒亂斗室,蒼老的程路仁,嘴裡又喃喃自語的,彷彿是電影落幕,剩他一個人獨白。黃昏夕陽將落的餘暉,照在蒼老的程路仁,削瘦猶如骷髏的身軀;而他的嘴裡,似獨白般的,依然講著他對生命的不明白,喃喃自語的不斷的說『這個現實的世界,或許!大多數人渴望想要的人生的價值,就是追求物質的利益吧。只有更優渥的物質生活,才能讓人尊敬,被人所愛,擁有尊嚴;所以,人們寧願不要命,也要無止盡的爭奪。因為,這是個物質的世界,只有擁有更多的物質利益,才能給人安全感。咳~~而我始終一無所有,也無法給人安全感;所以,所有人都離我而去,包括我所愛的人。呵呵呵~~這個現實的世界,根本沒有無怨無悔的真情~~』。『人生的夢想~~要能換到錢的,才叫夢想啊~;才會被尊敬啊~。不然~談所謂的夢想,都只會讓人毫無尊嚴而已。~咳~~化為塵埃好啊,但願能隨風飛回往日的大度山。至少,仔我的腦海裡,那裡曾經是個只要有夢想,只要才華洋溢;卻不需考慮現實與物質利益的地方~~』腦海殘存的回憶,讓蒼老的程路仁知道,自己年輕時似也曾經意氣風發過,曾經才華洋溢,曾經積極上進;只不過,此時他卻再想不起,究竟是從什麼開始,他對這個現實的世界,剩下的卻只有絕望。....X X X

 

二、1989康輔社加強營活動執行第一天

「1989年6月3日康輔社鬼家家經:加強營,二天一夜的活動執行開始了。今天各位學員都表現的很傑出。辛苦的籌備的兩個星期,若非各位學員堅持到底,那加強營恐怕也辦不成了。所以,在此!我要感謝各位的付出,及堅持到底的精神;而從各位學員的表現,更讓我感到後生可畏。因此,我也知道未來康輔社十一屆幹部,必定要青出於藍。~~加強營執秘程泉~留言~」

「1989年6月3日康輔社杜鵑家經:加強營是個難得的好機會,除了可讓大家實地籌備活動外;更可讓大家實地上台,卻主持執行自己設計的活動。反正,大家都是學員,活動"凸槌"~大家笑笑就過了;所以,大家!上台也不必有太大的壓力,算是給自己磨練的機會與經驗。放開自己~該是讓自己發亮的時候,就不要讓自己在猶豫中~錯過。~~加強營活動長周為留言~~」

1989年六月三日,初夏,大度山東海大學。星期六下午,東海大學的校園內,陽光草坪下方的鳳凰樹開的火紅,蟬聲嘹亮的繞著滿山的樹的旋轉,"大學路"旁經過欣餐後;海報牆邊從樹林縫隙的光影間,隱約可看見信箱間前的小廣場,仍有許多學生在為支持"天安門學運"靜坐。雖已下午二點多,且又是星期六,不過!欣餐裡,卻仍坐滿了人;因為,餐廳裡幾台電視機,一天二十四小時,幾乎!都在報導,關於準備鎮壓"天安門學運"的解放軍已進城,且與民眾爆發流血衝突的消息。六月初的整個校園,因為學運的衝突,而讓原本寧靜的氣氛,顯得慷慨激昂,彷彿就像蟬聲繚繞般的,滿山讓人的情緒難以平靜。不過,校園澎湃的學運氣氛中,沿著大學路的樹蔭而下,從銘賢堂與宗教中心間的小路左轉,此時,"學生活動中心"下方的濃密樹林間,卻見有一群人似乎毫不受到學運的影響;彷彿居於林間的精靈,徜徉於自己的國度。『好~~今晚!我們的晚會,各小隊的表演主題,一是暗戀,二是參加舞會,三是迎新露迎,四是離家求學記。那現在,就請各小隊的小隊長出來抽籤,決定你們小隊要表演的節目~~』康輔社的加強營,由十屆的藍衣幹部,帶領加強營的學員,經過兩個星期密集的籌備;而這天下午!終於要實際的執行活動。下午二點多,學生活動中心下方的濃綠樹蔭下,此時!口語生澀的主持著"大地追蹤"遊戲的,是這次的加強營學員~廖慧;而廖慧前方,樹蔭下約坐在一、二十人,同樣!也都是加強營的學員,及幾個康輔社十屆的藍衣幹部。

『好哦~那各小隊都抽好籤,知道今天晚會自己要表演的節目了吧。啊~由於,這次的加強營是由我們學員自己籌備活動,自己玩;所以,每隊的人數比較少。嘻嘻~都只有三、四個人。不過,麻雀雖小五臟俱全ㄛ。大家!要利用下午的時間,好好想想自己的晚會節目要怎麼表演。啊~如果,人數不夠的,也可以找別隊的人,來幫幫忙啦;不然,還是找十屆的藍衣幹部來~"濫竽充數"啦。~~嘻嘻~開玩笑的啦,十屆的學長姊都很優秀。ㄟㄟㄟ~~那接著呢,我們就要開始下午"大地追蹤"的遊戲了。由於,這次加強營,我們的假設是二天夜的迎新活動。所以呢,請大家待會在玩遊戲的時候,儘量假裝一下,自己是新生。啊~所以!我們要用"大地追蹤"的遊戲哦,來讓新生認識我們"東海大學"的校園啦。嘻嘻嘻~啊大概就是這樣啦,大家還有沒有問題~~』綠蔭下夏風微燻,十幾個年青人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因為!這次加強營的活動,都是由這些學員自己設計出來的;且兩天的活動,他們也要只持自己所設計的活動,當然!他們也要參與活動。四個小隊,雖說,每個小隊都只有三到四人,不過!這與以往,他們都只是參加活動,又更是另一翻樂趣;儘管,初次上台主持自己設計的活動,每個學員的心情!也難免會有點緊張。

午后,"大地追縱"的遊戲,是廖慧設計的,此時只見,廖慧,略帶靦腆,半帶著笑,又說『ㄟㄟㄟ~啊我們大地追蹤總共有四條路線啦。每個小隊都走不同的路線,然後!還要尋找指示信,還有闖關。嘻嘻嘻~~ㄟ程泉啊。這個活動都是大家一起籌備出來的,怎麼玩!大家都知道了,我還要介紹嗎?!?~』。廖慧!站在台上,顯然心情有點緊張,話似乎!接不下去,於是!轉頭,靦靦的趕緊便向站在一旁,加強營的執秘程泉求救。只見,身穿康輔藍衣的程泉,笑說『喔~廖慧。現在是執行活動啊。妳要假裝把妳眼前的人,都當成剛上大學的新生。這樣!才能練習帶活動啊~~』。聽了程泉的話後,此時!坐在草地的學員,紛紛也假裝著,笑說『對啊~~對啊。我們才剛上大學耶。學姊~妳不介紹活動,我們怎麼知道怎麼玩啊~~呵呵』。廖慧聽了,只得臉帶靦腆,又生澀的說『啊~各為新生好啊。那我們的大地追蹤呢??~總共有四條路線,一條是鏡花緣,一條是戰爭與和平,一條是遊大觀園,還有一條是愛麗思夢遊仙境。那現在~~就請四位小隊長,再出來抽籤;然後,打開第一封指示信,決定你們走的是那條路線。然後,這也是個小隊競賽的闖關遊戲,所以!請大家要儘量把握時間喔~~』。事實上,參加加強營的十幾個學員,此時!身上也都還著一本,二個星期籌備會的"活動計畫書";因此,各小隊抽到了自己該走的大地追蹤路線後,當然!毫不遲疑便往自己的路線而去。

「加強營活動─大地追蹤認識校園」:

第一小隊路線─鏡花緣:

第一封指示信─女人國(女舍):1到女舍會客室尋找失落的兩支鑰匙,和兩封指示信。2抄下女舍廣播時間,會客時間,和電話。

第二封指示信─纏足之國(東大超市):1沿路收集綁在樹上的布條,尋找第三封信。2採兩人三腳的方式,男女綁在一起,走到下一站。關主~。

第三封指示信─鏡花水月(東海湖):1帶回十五種不同的樹葉。2畫書本次的路線圖帶回。3速描值星官畫像帶回。

第二小隊路線─戰爭與和平:

第一封指示信─補給站(外文系館):1館中有三張藏寶圖,但只有一張正確。2依圖示找到補給品帶走。3尋找第二封指示信。

第二封指示信─諾曼第登陸(建築系館):1限三十秒內,喝完汽水兩瓶。2男女成一組,以臉頰夾汽球通過。3用身體傳汽球。

第三封指示信─凱旋門(中正紀念堂):1畫出此次路線圖。2帶回十五種不同的樹葉。3速描關主畫象帶回。

第三小隊路線─遊大觀園:

第一封指示信─衡蕪院(理學院):1樹上掛汽球,汽球內塞指示信,以飛鏢射汽球,拿指示信。2指示信上,會指出第二封指示信所在,和到一站必備物。

第二封指示信─怡紅院(農學院):1尋找寶玉,由服務員裝扮的關主。2接打油詩,給第三封指示信。

第三封指示信─瀟湘館(圖書館):1帶回十五種不同的樹葉。2畫出此次路線圖。3速描關主畫像帶回。

第四小隊路線─愛麗思夢遊仙境:

第一封指示信─數數城(信箱間):1數信箱裡,BOX的個樹。2以數學加減運算,找出第二封指示信,在信箱內。3第二封指示信指示,BOXxxx有一封紅黑兩色的情書,請代轉至BOXxxx。但必須先至男白宮,一樓的公布欄處取下一支紅玫瑰附於其上。

第二封指示信─白宮(男舍十一棟):1取紅玫瑰。2算出白宮,共幾間寢室。

第三封指示信─天使之約(體育館前站牌):1依照寢室數目,向校門口走,可尋找到第三封指示信。2畫出此次路線圖。3找五種樹葉帶回。4速描關主畫象帶回。...

六月初午后的太陽已頗為炎熱,加強營的四個小隊,在活動中心下方的樹林裡,拿到第一封指示信後,各自便往自己的路線而去。第一小隊大地追蹤的路線,"鏡花緣"是先到女生宿舍找到第二封信後,再往東海湖;而這條路線,大概!也是最遠的一條的路線,且往東海湖的路上!一路上又少有樹蔭。因此,抽到"鏡花緣"路線的小隊,想著這下坡上坡要兩三公里的路,無不唉聲嘆氣。至於,程泉在大地追蹤的遊戲,則是在"遊大觀園"路線,當關主;而地點,就在"文理大道"左側,"農學院"石頭城牆下方,花圃邊的圓拱門。「文理大道」兩旁都是垂榕,整條路像條綠色隧道,因此還算蔭涼。至於!大地追蹤,抽到"遊大觀園"路線的第三小隊,沿著文理大道上坡,先是到"理學院"的四合院裡,以射飛鏢的方式取得第二封指信後;一行人!熱烈的依指示信的內容,當然!很快的就來到了農學院,並找"寶玉"要第三封指示信。此時,農學院石頭城牆下的花圃,只見!程泉反穿藍衣,手搖一秉海報紙摺的褶扇,模樣甚瀟灑的斜著身子,以一隻手椅著圓拱門的牆邊而立。『寶玉~~寶玉~~找到寶玉了。快點~我們要第三封指示信~~』第三小隊只有四個人,猴急的滿臉的汗,一見程泉!便急著,要向程泉拿"遊大觀園"的第三封指示信。不過,程泉!倒一臉悠哉的說『只要我出上聯,你們對得下聯,我便告訴你們指示信在那裡?!~~但要答對兩個對聯,才可以過關~~』。

程泉!搖著褶扇,想了想,便說『好吧~第一個對聯很簡單。既然這裡是"紅樓夢"的"大觀園"。所以,我們當然就對紅樓夢的詩。啊~~注意聽了。上聯"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那下聯要對什麼呢???~』。程泉!話才說完,第三小隊裡,一個滿頭亂髮似是叫大年的學員,立刻搶著回答,說『啊~~我知道,這個太簡單了。應該對~~"聞者都笑癡,誰解其中味~~",哈哈哈~~這個我有看過~~』。第一個對聯,很快就被對上了,於是!只見程泉,又說『啊~你們已經對一個對聯了,可是還得再對一個才能過關。注意聽了~~這個很難喔。上聯是"無材可去補蒼天,枉入紅塵若干年~",那下聯該對什麼!?!』。雖說,活動是大家一起籌備的,不過!關主的對聯卻是自己準備的;因此,程泉!出了紅樓夢裡,刻在石頭上謁語,到是難倒了第三小隊的一群人。『啊~聽過這個耶~~這個是紅樓夢裡面的嗎??~』只見!幾個人支支吾吾,搔頭抓腦的,都答不上來;於是,程泉!便笑說『哈哈哈~~對對不上了吧。要不要換一題。要換題的話,你們得檢一畚箕的樹葉,到花圃裡"葬花"才可以~~』。第三小隊聽了程泉的說法後,七嘴八舌說『啊~~什麼一畚箕的樹葉。那要檢到明天哦~~』。而程泉!當然,也只是開玩笑,於是!又改口說『好吧~~那撿十片不同的樹葉,"葬花"就可以了』。當然,第三小隊的四個人,撿了樹葉往花圃"葬花"後,回來;不免有要問程泉,剛剛的對聯,是什麼。於是程泉,回答說『無材可去補蒼天,枉入紅塵若干年,然後是~"此係身前身後事,倩誰記去作奇書"~。這個是刻在賈寶玉那顆石頭上的謁語啊。厲害吧~~』。『好吧~~那再出下一個對聯了,上聯是"假作真時真亦假~~",下聯呢?!?~這個很簡單吧~~』程泉,話才說完;只見!那滿頭亂髮叫大年的學員,又搶著答『ㄟㄟㄟ~假作真時真亦假,下聯是,"無~為有時~~有還無"~~哈哈哈~~沒錯吧~對到了~對到了。第三封指示信在那裡?!?~』。

"大觀園"裡,第三小隊的幾個,既已對上了兩個對聯,於是扮"寶玉"關主,程泉!便也告訴他們第三封指示信藏匿的牆角。至於,第三小隊!拿到指示信後,自然!立時!便也照著指示信的內容,往文理大道,又直奔往圖書館的"瀟瀟館",去完成大地追蹤最後的小隊作業。而此時,大地追蹤,其他三條路線的小隊,也正穿梭於東海大學的校園內;進行著加強營,自己籌備的活動,也自己玩的不亦樂乎。....

三、 加強營活動執行~小明與小美戀愛記

星期六下午,四點半。大學書店對面的"學生活動中心"裡,傳出輕快的歌聲。原來,是加強營的"大地追蹤"遊戲已結束,而此時,十幾個加強營的學員,正在"學生活動中心"裡;且由這次,加強營的活動長~周為,正抱著吉他,帶著大家在唱營歌─"怎麼走"。

「你的眼眸發出月的光茫,叫我難以掙脫;紅血球在我的血管起浪,叫我駐立別動。

也許~這就是來電的感覺,想要接近你;只是默默看著你,想要了解你。

誘惑仍在我腦海裡翻騰不絕,凝望你向人潮走。怎麼走~~越靠越近,目光相對,我想認識你。

怎麼走~~越靠越近,目光相對,我想認識你。

離開你不容易,我喜歡你,卻不知道,怎麼走~~越靠越近,目光相對,我想認識你。

怎麼走~~越靠越近,目光相對,我想認識你。怎麼走....」。

 

「學生活動中心」裡,加強營下一個要進行的活動,是由瘦瘦高高的,叫柯男的學員,所設計的活動,名稱為─「小明與小美戀愛記」。此時,四個小隊的學員前面,只見"學生活動中心"大廳磨石子的地板上,以蝸年殼的螺旋狀,鋪排著四十張的半開海報紙;且每張半開的海報紙上,都有寫字。因為,"小明小美戀愛記",其實就是一個擲骰子,以真人當棋子的大富翁遊戲。因此,周為教唱完"怎麼走"後,"小明小美戀愛記"的設計人,也是活動的主持人,叫柯男的學員;只見他便帶點生澀的站到了台前,並為大家解釋遊戲規則。『啊~我們這個活動叫"小明與小美的戀愛記~"。然後,請大家!看前面地上,排成蝸牛殼螺旋的這些牌子哦。從第一步小明跟小美:"邂逅",然後!到終點"小明與小美步入禮堂",總共有四十格ㄛ。啊!然後,待會就四個小隊,每個小隊各派出一個人當棋子。然後,各小隊再輪流擲骰子。啊~然後看骰子擲幾點就走幾步。另外~旁邊還有九張的機會,跟九張的命運。就是看棋子走到了機會、命運的格子;然後,就去抽機會、命運的牌子。啊~有的牌子是獎賞,有的是處罰啦。呵呵呵~~不知道,我這樣介紹,大家聽得懂不懂ㄛ~』『啊~對啦。這是小隊競賽的遊戲啦,四個小隊的棋子先走到終點的就算贏。啊~如果!都沒人走到終點,那就比看誰拿到的"心"比較多啦。啊~"心"就是這些小石頭啦,代表小美的心啦~呵呵呵~~這樣大家懂吧~~』。

康輔加強營,原本的目地,就是讓參加的學員,實地的練習籌備營隊,與實地的上台主持活動。因此,叫柯男的學員,站在台前主持活動,儘管!身上像有蟑螂般,左顧右盼!不斷的扭來扭去,傻笑,活動也講的有點含糊;然後,坐在台下的十幾個學員,卻也都儘量的配合。縱然!有差錯,彼此開個玩笑也就過了,因為!畢竟,這兩天一夜的活動;參加家強營的學員,每個人也都是得上場主持自己設計的活動,與面對自己第一次上台出錯的尷尬。『好~各隊當的棋子的人,請站好,不可以動;然後,要前進會後退,請各小隊用抬的~~。然後,現在,請第一小隊擲骰子~~』小明與小美戀愛記的遊戲,在叫柯男的學員主持下,已開始進行;只見!第一小隊派出的人,兩手拿著個海報紙做的,手臂長的大骰子,向上拋擲出點數。『好~~擲四點。第一小隊,請前進四步~~』第一小隊骰子擲了四點,兩個小隊員,便去抬當棋子的人,前進四步。而此時,只見!鋪在地上的四十張格子,上面寫的字,分別是:

「1邂逅。2命運。3機會。4和小美約會(得一顆心)。5咖啡廳與小美聊天,不小心打翻杯子(蛙跳五次,損失一顆心)。6第一次約會,獲得小美初吻(得三心)。7約會遲到十分鐘(退回起點)。8腳踏兩條船被小美發現(損失四心。用屁股寫"我不敢了"三次)。9命運。10機會。11發現有人積極追求小美(損失二心)。12和情敵談判,獲初步勝利(得一心)。13退六步。14進三步。15約會遲到三十分鐘(損失二心,學豬叫五聲)。16與情敵談判失敗(損失一心,學狗被打的慘叫聲)。17命運。18機會。19小美和別人跑了(損失四心,退兩步)。20把小美從情敵手中搶回,但損失慘重(得兩心,退兩步)。21進三步。22退七步。23約會睡過頭,放小美鴿子(損失三心,用屁股寫"我是豬"三次)。24命運。25機會。26退十二步。27進四步。28向小美求婚失敗(退五步)。29父母反對和小美交往(退一步)。30機會。31退九步。32小明移情別戀(損失四心,伏地挺身三個)。33命運。34機會。35退五步。36向小美求婚成功(進四步)。37得到一份好工作(得兩心)。38進一步。39退十二步。40與小美步入結婚禮堂」。

覆蓋的命運牌:1小美車禍住院(退三步)。2收到瑪莉的情書被小美發現(損失二心)。3商店順手牽羊被抓到(失去前進機會一次)。4考試學分被當(損失二心)。5接任社團幹部(得二心)。6忘了小美的生日(損失二心)。7和情敵打架受傷(損失一心)。8打工賺錢(得二心)。9和小美散步,踩到狗屎(損失二心)。

覆蓋的機會牌:1牽小美的手過馬路(得二心)。2參加露營和小美同一隊(得一心)。3收到小美的情書(得三心)。4參加舞會和小美跳雙人舞(得三心)。5看到小美穿泳裝,在游泳池游泳(得二心)。6帶小美回家見父母(得三心)。7情人節和小美 一起看電影(得二心)。8收到小美送的圍巾(得二心)。9騎機車帶小美兜風(得一心)。

「學生活動中心」隨著日漸偏西,而年輕人的笑聲不斷。『第二小隊~~現在已經走到第十八格"機會"。請第二小隊,翻一張機會牌~』『第二小隊的機會牌是~~收到小美的情書。得到小美的三顆心~~』。『第三小隊~~擲出的骰子是兩點,已經走到第二十三格。第二十三格是"約會睡過頭,放小美鴿子~"~』『啊呀~這下完了,第三小隊失去小美的三顆心,然後,請第三小隊轉過來,用屁股寫"我是豬~"三次。哈哈哈~~』。『第四小隊~一馬當先,已經走到了第二十六格。第二十六格是"退後十二步~"~哈哈哈~』『請第四小隊,退到十四格的位置,變成最後一名。然後,第十四格是進三步。請再進三步,到十七格。十七格是命運。請第四小隊翻命運牌。~~第四小隊的命運是~~"和小美散步踩到狗屎"~~損失小美的三顆心~~哈哈哈~~』。「小明小美戀愛記」用戀愛的過程包裝遊戲,原本就會對年輕人充滿吸引力;而從第一步的"邂逅",到第四十步的"步入結婚禮堂",中間的進進退退與曲折,當然也充滿了坎坷。『第一小隊~~現在!終於走到了第三十四格。第三十四格是機會。請翻一張機會牌~~』『第一小隊的機會是~~"帶小美回家見父母~"。恭喜~得到小美的三顆心~~』加強營的四個小隊,正奮力的在以戀愛為名的遊戲中,歷盡坎坷,努力的爭取小美的心;以及與小美步不入禮堂。此時,「學生活動中心」偏西的陽光照進玻璃窗,耀眼的光茫灑得磨石子的地板一片暈黃;而年輕人的笑聲,在黃昏的夕照中仍不斷迴蕩。.....X X X

 

2045年不知月日,迷霧瀰漫的台中市,蒼老的程路仁,身在黃昏夕陽落的髒亂斗室,思及往事;而當年青春的容顏,今日!卻已形容枯槁的恍若一具骷髏,攤坐在椅子上充滿對人生的絕望。『"小明小美戀愛記",戀愛~~我也曾經有過,這是我殘存最後的記憶了。可是!有一天,或許!我也會什麼都再想不起來~~』罹患老年癡呆症的大腦,正恍如黑夜的即將到來,逐漸在侵蝕程路仁蒼老的記憶。因此,窗邊夕陽的最後一抹餘輝,照在蒼老的程路仁臉龐,只見!他滿是皺紋的嘴角,仍因想起年輕的歡樂而勾起一絲微笑;只不過!誰知道,過了今夜後!是否他腦海中最後殘存的歡樂,也將被老年的失智,而從他的大腦中永遠抹去。至於,蒼老的程路仁,假如明天醒來,卻發現自己的腦海已再無任何的記憶;甚至!忘了怎麼吃飯,而必須吃奶,變成一個像是人生空白的嬰兒。那麼,所謂人生的經歷,人生的努力學習,對蒼老的程路仁來說,又還有何意義??!。因此,即使日將盡,生命也即將到盡頭,蒼老的程路仁,利用大腦最後殘存的一點功能思考;可最後,當然!對生命的存在,他也只有更感到迷惘。『咳~~所有一切的記憶最後從腦海消失的,那我生命的存在~還有什麼?!?~~包括叫娟娟的女子,可能明天~我也會再想不起她;還有!年輕時,曾與她戀愛。咳~~一切原來都沒意義~~~』 夕陽餘輝消散的髒亂斗室,沉重的黑夜如巨大的影子,又將蒼老的程路仁包圍 ;而生命所殘存的最後的記憶,似正也隨著腦細胞的衰老死亡,讓程路仁曾經擁有過的一切!逐漸又荒蕪。「.....第一小隊的機會是~~"帶小美回家見父母~"。恭喜~得到小美的三顆心。哈哈哈~」年輕的笑聲彷彿也隨著夜晚的到來,逐漸在腦海遠去,而這一去!可能明天醒來後,往事也永遠不會再記得。蒼蒼白髮再不會成青絲,蒼老的程路仁,孱弱的像是骷髏的身體!也不可能再英姿風發;而黑夜包圍中的殘存記憶,只見!他仍攤坐在椅上,似想起了什麼的,嘴裡!又喃喃自語,直唸著『~~"帶小美回家見父母~"~~呵呵呵~~~~我也得帶娟娟回家見父母了,因為我們都有了一生廝守的打算。而且~我爸媽~對娟娟都好滿意~~』.....X X X

 

四、1991年~穿迷彩軍服的娟娟

1991年二月,農曆年前。正在海軍陸戰隊當兵的程泉,這天,還正放著五天的輪休假,人正在清水鎮的家。由於,程泉!這次放五天的輪休假,而娟娟!也正值學校放寒假期間,所以,兩人!從一早到夜晚,可說天天都在一起。且程泉,唸研究所的哥哥,由於!正巧出國,把他的車留在家裡;因此,程泉!天天,更可以開著哥哥的車,從清水到台中去找娟娟。另外,這次,程泉從恆春回來放輪休假,離營之時,他還把自己的一套迷彩服,及一雙戰鬥靴,也都放入自己的背包裡,一併帶了回家。因為,程泉!對這個計劃,在軍中籌謀了好久,那就是!他想讓娟娟穿上迷彩服,並把娟娟打扮成一個海軍陸戰隊的軍人;然後,兩人!再找個荒山野嶺處,來照相留念。話說,這天!已是程泉,放輪休假的第三天。一早剛吃完早餐,程泉!便又開了哥哥的車,從清水途經大度山到台中市,去找娟娟約會;而娟娟,正在放寒假,每天的時間!當然也都只留給程泉。程泉,尚未進過娟娟,雖說!他之前,曾在台中車站見過娟娟的媽媽;不過,程泉!尚未見過娟娟的爸爸。因為,程泉!每次到台中找娟娟,總是!只在娟娟家的樓下打公用電話給娟娟;然後,娟娟便會打扮的漂漂亮的下樓,與他共度約會的幸福時光。而這天,當然!也不例外,程泉開車到台中後,便在娟娟家的騎樓打了公用電話給娟娟;不久,娟娟!窈窕的身影,便也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下樓,迎向程泉。

程泉,在娟娟家樓下,一見!娟娟走出門,自然的!伸手就想摟娟娟;不過,娟娟!卻也同樣巧妙的躲開。因為,家裡的附近,娟娟!從不讓程泉,對她太親暱,怕被她爸爸發現。兩人!直走到了車裡,關上了車門後,而娟娟這才也願意讓程泉,抱抱她。『娟娟~~這次放假。我帶了一套陸戰隊的迷彩服回家。然後,妳穿迷彩服,今天!我們去山上照相好不好?!?~~讓我看看妳穿軍服的樣子,像不像軍人~~』上了車,程泉!便向娟娟提議,這天約會的計劃。而娟娟聽了,也頗新奇的回答,說『今天~要我穿陸戰隊的迷彩服照相哦。嗯~~好啊。我也想穿軍服看看。可是,程泉~你有把衣服帶來嗎??~要不要我帶回家裡,換好了再出來~~』。程泉!發動了車子後,回答說『迷彩服,我沒帶出來耶,放在家裡。反正,我想!我們今天,就到清水的後山去照相。所以,我可以先帶妳到我家,去換迷彩服啊~~』。娟娟,聽了要到程泉的家裡去,滿是笑容的臉龐!卻不免有點遲疑,說『啊~程泉,要到你家去見你父母喔。你怎麼不早點告訴人家啦。人家今天穿牛仔褲耶,又沒打扮漂亮一點~~』。其實,程泉,之前放假之時,已曾帶過娟娟,回清水的家見過父母。至於,程泉的父母住在鄉下一生務農,而看見!程泉,帶了個氣質優雅,舉止溫柔的未來媳婦回家;他們見了娟娟,自然!喜不自勝。而這天,娟娟,一聽程泉說,又要帶她回家見父母,一時間!她只覺自己穿著牛仔褲,似乎不夠正式;於是!難免有點猶豫。卻見!程泉,早已開著車子往清水鎮的路上去,並又對娟娟說『唉呦~娟娟。穿牛仔褲有什麼關係啦。妳不管穿什麼都很漂亮。而且,我爸爸媽媽,對他們"未來的媳婦",滿意的不得了~~』。...

程泉開著車帶著娟娟,從台中市沿著中港路,途經大度山,經過了一個多小時的車程;上午!約十點多,兩人又回到了清水鎮的鄉下。程泉的父母,正在樓下的水池邊,整理著從田裡割回來的菜;而一見程泉又開車回來,且從車上下來的,還有娟娟,兩老自是笑顏逐開,趕快起身相迎。『娟娟哦~~來這裡玩哦。阿泉~怎麼沒先說,中午!我也沒去買什麼菜~~』程泉的媽媽,一見到未來的媳婦自是高興,可是!又沒準備什麼招待,於是!媽媽便對程泉,帶點責怪的意思。至於,程泉!則趕緊辯解,說『沒有啦~媽~我們中午沒有要在家裡吃飯啦。我是帶娟娟回來換軍服,然後!要帶她去山上照相~~』。媽媽,不解的又問『換什麼軍服~~』。程泉回答『這次放假,我帶一套陸戰隊的迷彩服回來,要讓娟娟穿著,跟我去照相啦~~』。此時,娟娟!也趕緊的說『對啦~伯母。不要麻煩了,你們忙啦。我跟程泉,中午在外面隨便吃吃就好了~~』。這天,是娟娟第二次來程泉鄉下的家,而第一次,娟娟到程泉家的時候,當時!她就發現;程泉的父母,說的"河洛話",她似聽太不懂。因此,娟娟聽程泉的媽媽說話時,臉上的神色總略帶慌張;因為,她只能半聽半猜的,猜程泉的媽媽話裡的意思。至於,程泉帶娟娟回家裡,既已跟爸媽打過招呼,便也不再多耽擱,立時!便帶著娟捐上樓,去換陸戰隊的迷彩服。

兩人上二樓後,程泉!便帶娟娟到一間空房間去換軍服,不過!他並未帶娟娟到自己的房間。因為,程泉的房間,始終都像是個垃圾場,且還會發出異味;所以,程泉也不敢把娟娟帶去他的房間。至於娟娟,到了二樓的空房間,倒是帶著懷疑的口氣,先問程泉,說『咦~程泉。這是你的房間哦。怎麼都空空的,只有一張床而已~~』。程泉,笑著回答『不是啦。這不是我的房間啦。我的房間很亂,妳去了會嚇到啦~』。不待娟娟再問,只見!程泉轉身間,早已提過,他放在房間牆邊的手提帶;並拿出了他從軍中帶回的迷彩服,及一雙戰鬥靴給娟娟。娟娟,一見黑色皮革的戰鬥靴,頗驚訝的問『喔~程泉。你連軍鞋都帶回來哦。可是這個也要我穿上嗎?!?~』。程泉,笑著回答『對啊~~娟娟,要這樣!讓妳全付武裝啊。然後,待會!我要帶妳到山上,去出操上課,做體能了~~』。『嘻~好吧。那現在!我要換衣服,當軍人了。程泉你先出去~~』娟娟拿起了手裡的迷彩服一臉的喜悅,立時!便也趕著程泉出房間,好讓她換衣服。可程泉,怎麼可能甘願離開娟娟換衣服的房間。於是,娟娟才要程泉離開房間,讓她換衣服;可是,卻見程泉,把房門關上後,反倒走向娟娟。而後,只見程泉從背後擁抱住了娟娟,幫娟娟脫去外套後,動手便又去解娟娟襯衫的鈕釦。娟娟嚇了一跳,帶點掙扎,說『啊~程泉。怎麼這樣啦~在家裡耶。人家自己換就好啦,你出去啦~』。程泉!帶點調皮的,仍幫娟娟解著襯衫的鈕釦,開玩笑的說『哎呦~~娟娟~妳的鈕釦我又不是沒解開過。都嘛看光光了~~我幫妳換比較快啦~~』。

娟娟拗不過程泉,只得說『可是~萬一你媽媽上來怎麼辦?!?~不可以啦,快點出去~』。卻聽程泉,笑著回答『不會啦。我媽媽不會上來啦。不然~我們就換快一點啊~~』。『嘻~可惡的程泉。我一定要告訴你媽媽說,你是一匹大色狼。叫你媽媽打你~~』娟娟真的拗不過程泉了,且怕程泉的媽媽上樓,於是,娟娟只得!任程泉幫她解開襯衫的鈕釦。而後鈕釦從上到下都解開了,襯衫向兩邊全都敞開,露出了娟娟蕾絲邊的胸罩及潔白細嫩的肌膚;此時,娟娟!害羞的,趕緊用一手護住自己的胸脯。只是娟娟,既想用手護住自己的胸脯,卻又要脫衣穿衣,怎麼能夠辦到;於是,脫衣,穿衣!這真就只能靠程泉幫忙了。程泉!用一付色瞇瞇的眼神,直盯著娟娟的胸罩雙峰下白若嫩豆腐的乳房,而脫下了娟娟的襯衫後;此時,娟娟裸露的上半身,披肩的長髮下!就只剩下一件細肩帶的蕾絲胸罩。至於,程泉!當然,故意又把換衣服的動作放慢,以欣賞娟娟那因裸露,而一臉嬌羞的動人模樣。『衣服給人家啦,好冷耶~會感冒~』娟娟見程泉故意把動作放慢,且還慢得像電影的慢動作一樣,一時!她也急了;於是,娟娟一把趕緊搶過程泉手裡的迷彩服,自己套上迷彩服,趕緊自己又扣上鈕釦。再看,程泉當然也沒閒著,當娟娟釦著迷彩服的鈕釦之時;而程泉已伸手,又去拉開娟娟牛仔褲的皮帶,眼見!就要把娟娟的褲子給脫下。娟娟,嚇得有點花容失色,一把趕緊推開程泉,說『啊~~不要啦。褲子不用脫啦。反正你的褲子比較寬大,我應該直接再套上去就可以了啦~~』。娟娟驚魂未定的說著,果真!拿過了程泉的迷彩褲,便往自己的牛仔褲外又套上。而程泉,見到娟娟,不脫牛仔褲,直接就套上迷彩褲,這倒讓他感到些許;因不能自己親手~溫柔體貼的幫娟娟脫褲子,而略顯失望。不過,待娟娟穿好了迷彩褲,程泉!倒是體貼的,又拿過了那雙厚重的戰鬥靴,讓娟娟!坐在床邊;而他則親手幫娟娟,脫下原本的布鞋,再換穿上戰鬥靴。....xxx

清水鎮「紫雲嚴觀音廟」後山叫"鰲峰山",左側的小巷子,陡峭的坡路彎延上山後,山上有個小公園;而再從樹林間的小路,往更深山裡走去,荒蕪的山上則有個軍方廢棄的靶場。"鰲峰山"與大度山相連,其實!也可算是大度山北麓的一部份。而程泉自上了國中,會騎腳踏車後,假日便常和同學,一起騎腳踏車到荒涼的鰲峰山上探險。至於,上了清水高中,因為!清水高中就在":鰲峰山"的山下,加上!程泉唸高中,有個的死黨同學,家就住在觀音廟往鰲峰山巷子裡的盡頭。所以,每當假日,程泉更常與幾個高中死黨同學,窩在那鰲峰山邊那同學家的樓房裡;因為,那個同學家裡!有好幾支望遠鏡,可以!從他家樓房的陽台,偷窺到鰲峰上約會的情侶。事實上,鰲峰山上荒煙漫草,亂石磊磊的,平常!並不太會有人來;不過,山上的乾河谷幽靜且隱密,且有條防洪的水泥大堤,正是時而!有情侶來散步"幽會"的好地方。可惜的是,程泉在山邊死黨同學家裡的陽台,用望遠鏡看了近三年,卻始終!未看到什麼比較精采的鏡頭。儘管,那山邊的死黨同學,曾誇耀的說,他曾用望遠鏡看過,有情侶在山上的草叢間"打砲";然而,程泉!等待了三年,用望遠鏡看到的最會火熱鏡頭,頂多也只有情侶坐在大堤上接吻而已。因此,自高中畢業後,程泉!就常感,自己未在鰲峰山上,親眼看到情侶更親熱的鏡頭,而引為一生之憾。不過,這天!當程泉,再次來到鰲峰山,而他的身邊已經有了娟娟和他一起來。而當年,程泉唸高中!未能偷虧到情侶親熱的缺憾,或者!這天,娟娟也將能讓他一償宿願。

「鰲峰山」荒煙漫草亂石磊磊的河谷,雖是冬天不過這天冬陽和煦,倒是個陽光普照的好天氣。而荒煙漫草間沿山而下的防洪大堤,只見程泉,正帶娟娟來到水泥堤上照相。娟娟身穿海軍陸戰隊的迷彩服,腳上穿著厚重的戰鬥靴,因為戰鬥靴太大不合腳;因此!娟娟走起路來,似也不大方便,上下河堤往往需要程泉攙扶,有時候!更需要程泉抱。時而,程泉讓娟娟斜躺河堤的石頭堤岸上,按下相機的快門後,程泉就走到娟娟的身邊與她一陣的熱吻;時而,程泉會讓娟娟坐在草叢間的大石上,照了一張相片後!兩人又是一陣唇舌彼此探索纏綿的熱吻。儘管娟娟穿著陸戰隊的軍服,看起來卻一點也不像軍人,不過!美麗的臉蛋倒是笑的很燦爛;畢竟娟娟的氣質,太充滿女性的嬌柔,而這卻也是程泉,因此深深迷戀的原因。『娟娟~~以前,我唸高中的時候,有個同學就住在山邊的那棟樓房。呵~~以前假日!我們幾個死黨,時常到他家,然後,就拿著望遠鏡,偷窺在山上草叢裡幽會的情侶親熱哦~~』河谷的草叢間,一陣熱吻後,程泉!指著水泥堤岸後方,山邊一動三層樓的水泥建築,對娟娟訴說了他高中時年少輕狂的往事。此時!娟娟聽了,伸著指頭捏著程泉的臉頰,笑說『哦~我真是遇人不淑。原來,你高中的時候,就已經那麼壞了。難怪~每次都要欺負我~~』。娟娟又笑問程泉說『老實說~~程泉那你以前,有沒有偷看到情侶親熱~~』。程泉,曖昧的笑著答『沒有啦~~三年都沒看過。最多只看過接吻而已。就像我們剛剛那樣。好遺憾哦~』。

『哼~~大色狼。用望遠鏡偷看人家親熱還敢說。好了~~趕放開我。搞不好,現在也有高中生,拿著望遠鏡在偷看我們~~』娟娟說著,要推開程泉緊抱著她的手。不過程泉,反倒一把撈起娟娟的腿,將娟娟橫抱在懷裡,笑著說『呵~~他們想看,就讓他們看吧。讓他們看得流鼻血,嫉妒死他們~~』。程泉話才說完,便抱著娟娟往河谷裡,幾棵樹叢掩蔽的草叢走去;而此時,娟娟當然知道,接著會發生什麼事。於是,娟娟橫抱在程泉的懷裡,踢著兩腿,趕忙乞求說『ㄟ程泉,你要幹嘛啦。不可以這樣啦。會被人家偷看啦~~』。程泉,不理會娟娟的討饒,只是!直走到樹林掩蔽的草叢間;而這才把娟娟放倒,躺在叢草間滿地的乾草上。隨後,程泉順勢便也重重的壓到娟娟的身上,嘴貼著娟娟的唇便是熱吻。程泉!以往把娟娟壓在地上熱吻,總擔心會把娟娟的衣裳弄髒,或弄皺。不過!娟娟,這天身上穿的是程泉的陸戰隊迷彩服,而這倒也讓程泉,再沒這方面的顧忌。因此,程泉嘴裡熱吻著,從娟娟的嘴唇,到臉頰到脖子,而他的手,當然!更是猛烈的,在娟娟的身上搓揉著;且用扭動的身體,把娟娟夾緊的兩腿又給大大的分開。纏綿的熱吻了一陣,程泉半起身,以更曖眛的眼神望著娟娟熱吻過後,紅噗噗的臉頰,長髮散亂的躺在乾草叢上;而這眼前娟娟衣服凌亂,兩腿張開的躺在他身下的畫面,自然讓程泉又更情不自禁。於是,程泉一臉垂涎的,隨即動手,又去解開娟娟迷彩服的鈕釦。

「鰲峰山」陽光普照的河谷,亂石磊磊的隱密草叢間,程泉動手去解娟娟的鈕釦,娟娟自然又是掙扎不肯。『程泉~~好了~~起來了啦。會把衣服弄髒啦。而且會被人家偷看耶~~』娟娟拼命拉住程泉的手,不讓程泉解鈕釦。不過,程泉望著娟娟躺在乾草叢間嫵媚的模樣,正獸性大發;而他強而有力的手臂,儘管被娟娟拉著,卻還是把娟娟的鈕釦,往下一顆顆的解開。鈕釦姐開的迷彩服向兩邊攤開,露出了娟娟蕾絲胸罩包覆的乳房,而程泉望著,只覺!自己噴張的血液就像要衝破心臟。於是,程泉也不說什麼,俯身便去吻娟娟潔白如玉的粉頸;然後!吻到了娟娟肌膚柔嫩的肩上,便把她胸罩的細肩帶慢慢拉下。『程泉~~好了~~好了。起來了啦。這樣會被偷看到~~』娟娟嘴裡滿是嬌柔的聲音,仍是討饒。可程泉,濡濕的嘴,滾燙的唇,此時卻早已從娟娟的肩膀,往下又挪到了娟娟蕾絲胸罩下的乳房。程泉吻著娟娟白嫩若凝脂的乳房,頓時!更覺自己的血液在胸口賁張的更無法控制;於是程泉,張大了口的吸吮,似想把娟娟羞澀若蓓蕾的乳頭,也全都吸到自己的嘴裡。鰲峰山的荒煙漫草叢間,程泉像一隻情緒賁張的野獸,猛烈的在娟娟的雙乳間,摩擦,親吻,吸吮;而程泉也不知道,自己為何如此迷戀娟娟的乳房,甚至不能自己。暖暖的冬陽照在河谷草叢間的乾草上,娟娟仰躺在陽光下閉上了眼睛,只是伸著兩手抱著程泉的頭愛撫著。因為,娟娟知道,此時,程泉已經完全變成了一隻情慾賁張的野獸;而他貪婪的渴望要的,只是娟娟的愛。於是,娟娟愛撫著程泉的頭,就像安慰一隻歷經了長久饑渴的野獸一樣;且坦胸露脯的躺在乾草上,任程泉的嘴在她的雙乳間,貪婪的吸吮。....程泉內心之中那饑渴的野獸,曾經在娟娟的身上滿足過,只是誰知道,有一天,這一切的回憶;蒼老時,終也會從他的腦海中被抹去,就像一切從未發生過。....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