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五章89水頭山莊大戰康輔營招生

一、"水頭山莊大戰"康輔營招生

1989年三月,初春的大度山。康輔社!水頭山莊康輔營,昨晚!才在乾河溝旁的新社址、開預備會議!開到凌晨;而!今天中午!打鐵趁熱,康輔營!已準備在信箱間前、擺攤位招生。由於,昨晚!在生活組的招生攤位的排班表上,程泉!填的、是今天負責招生;因此,這早!程泉!睡到十點多,即使!上午的兩堂課都已錯過。不過!程泉,倒沒忘,十一點前!要趕到康輔社址去,準備!康輔營的擺攤位招生。「今天!在招生攤位,我該!怎麼介紹康輔營?國安!也負責今天中午的招生,反正!有他作伴,坐在信箱間前!應該不會太尷尬~」穿上!康輔社預備幹部的粉紅色襯衫,程泉的紅衣,此時!右臂上已縫著生活營、與康輔大學的二個臂章;而!每當程泉,穿上這件康輔社的紅衣,不知為何,立刻!總會感到一陣精神抖擻,彷彿!超人變身一樣,頓覺!走路有風。臨出門前,只見!程泉!又在紅衣外,又加了!社會服務隊的大黃色外套;近中午,即使!天氣不會很冷。不過,程泉可能!是想到,要坐在人來人往的信箱間,擺攤位招生;況且,又要向前來詢問的人,介紹康輔營;而這竟!讓程泉,有點顫慄不安的想打冷顫。即使,康輔社辦的營隊活動,貨真價實,有口皆碑,不過,要程泉!大庭廣眾的,坐在信箱間前,鼓其三寸不爛之舌"拉客";似乎,這對程泉來說,卻仍是!難以克服的障礙。

上午,近十一點,康輔社址前的乾河溝,只見!程泉,已從兩旁的大樹綠蔭下、走過水泥板橋。而!當程泉,還在!乾河溝對岸之時,便看見!康輔社前面,似已!有人穿梭忙碌;及至,程泉!走過水泥板橋,才看清楚,原來!正是志傑、陳篤,還有!玲玉。『喂~陳篤。這四根竹子,怎麼!好像不一樣長啦。可不可以!拿鋸子,來把它鋸一鋸~』康輔社址前,草!禿得連一根都沒了的黃土上,只見!志傑,和陳篤,似乎!正在用四根大竹子、搭工程。另外,社址門外的紅磚走廊上,還堆著一堆的錦旗,而!玲玉,似乎!正拿著麻繩,把一面面的錦旗,串成一串。『嗨~程泉。你是來幫忙做大海報的嗎?太好了,這些錦旗!好難串哦~』看見!程泉來到社址,玲玉!蹲在紅磚走廊,邊用麻繩串著錦旗;邊似!看見救星的、向程泉!打招呼。而,程泉!先向陳篤、志傑!點頭打招呼後,則回答『不是耶~我是來擺招生攤位的。今天中午!不是要開始招生了嗎~』。『"弘揚中華文化"、"嘉惠鄉里"、"熱心服務"..。呵~玲玉,你們要用這些錦旗、做康輔營的大海報哦。這樣!不會很麻煩~』走到社址門口,程泉!也蹲下身來,翻看地上!那一堆錦旗;只聽!玲玉,笑著又說『對啊~很麻煩耶。都是志傑的鬼點子,說要用這些!康輔社,從創社以來!得到的錦旗,做成宣傳海報;害我們都做得、像廉價的女工一樣 ~』。

『呵!呵呵~玲玉。妳不是廉價的女工啦。妳是~免費的"童工"~』在一旁搭工程的志傑,聽!玲玉抱怨說"自己像廉價的女工",才笑著回嘴;而!陳篤,立刻!更又補上一句『什麼"童工",志傑,你太污辱玲玉了。你看玲玉,她明明就是"歐巴桑"、"阿婆"~』。只不過,陳篤的話!才說完,便聽見!從社址裡,傳來!阿秀的聲音、說『喂~外面兩個男生。是在說誰是"阿婆"啊。我看是!皮在癢囉~』。『ㄟ~阿秀。陳篤,跟志傑,說妳是"阿婆"啦。待會,妳拿縫錦旗的布袋針,出來刺他們,看他們還敢不敢說~』只聽!在走廊的玲玉,把陳篤的"阿婆"之說,一時!都推到阿秀身上,且!更火上加油。俗話說,"惹熊惹虎、莫惹到母老虎~",而!陳篤!說玲玉"阿婆",被玲玉!以兩撥千金,直撥到社址裡,桶到阿秀的馬蜂窩;一時,陳篤!怎能不心慌,直喊『喂~喂~玲玉。妳不要含血噴人,好不好。阿秀,她是母老虎耶~妳要害我們!死無葬身之地嗎~』。『呵!呵!呵~陳篤。死無葬身之地,還算是!好下場。要真的惹到阿秀,小心她會!抽你的筋、剝你皮;然後!再把你的骨頭一根根拆下來,吃你的肉、啃你的骨~』只見,志傑,邊忙著!用童軍繩、綁著竹竿,還不忘!邊說著風涼話。至於!阿秀,倒是!不再理會他們,只是!在社址裡!用縫麻布袋的針,邊把兩排的錦旗縫在一起,邊!對站在門外的程泉、說『ㄟ~程泉。你要來擺招生攤位了哦。那你先來,把桌上!這箱!從前!康輔營的總檢,搬到信箱間前去。然後!再向欣餐借張桌子、先!佈置一下招生攤位~』。...

程泉!抱著一箱康輔社!前期康輔營的總檢,從水泥坡路!才走上信箱間、與欣餐之間的小廣場;便看見!欣餐!靠大學路那邊的二樓陽台,有一幅康輔社的大海報,直垂到一樓的階梯。「康輔社年度四大營隊─康輔營~水頭山莊大戰~。十萬青年十萬軍,熱血青年來吧~...招生日期...」以約十張牛皮紙!黏合成的大海報,是志傑!一貫的風格,而上面寫的毛筆字!更是氣勢磅礡。信間前!左側的榕樹下,待!程泉!把一紙箱的康輔營總檢、放到了石階上,便望著!那幅康輔營的大海報,心想「這幅康輔營的大海報,應該!也是志傑,今天!早上才掛上去的吧~」。此時,正是第四節課!上課的時間,所以!信箱間前!來往的人尚不多;而!程泉!也無暇多想,放下紙箱後!便直入欣餐、往櫃台!借桌子以備佈置招生攤位。事實上,自開學以來,在大學路旁!那一長排木板的海報牆,康輔社!便已張貼了許多張,關於!康輔營的宣傳海報;有志傑做的海報,有陳篤做的海報,當然!更有愛珍做的海報。再說,大學路的海報牆,原本!就是學生上課的學院區,通往!信箱間必經的路;所以,康輔社的康輔營,今天中午,要在信箱間前!開始招生,應該!也早就是眾所皆知的事。尤其!是大一、大二的學生,由於!大多住在學校的宿舍,信箱間!更是每個人、幾乎!每天必來的地方;而!康輔營招生的主要對象,正好!也是大一、大二的學生。

『嘿~程泉。抱歉~我遲到了一會~』當程泉!從欣餐的騎樓,正搬著一張!折疊式餐桌,經過!信箱間前的小廣場;此時,只見!國安!身穿康輔紅衣,一路!正從康輔社址,手抱著軍毯,晃上信箱間的小廣場。『ㄟ~程泉。招生攤位,我看我們把它擺在信箱間、門口的右邊!那邊好了啦。曬曬太陽!比較溫暖,不然!擺在榕樹下這邊,感覺!好像有點冷耶。嘻~我穿這麼單薄!會發抖耶,何況!如果!都招不到人,我會更冷~』既然,國安如此建議,於是!程泉,便也直接!把桌,搬到了信箱間門口的右邊;而後,兩個人!開始在桌子上鋪上軍毯,接著!又把康輔社大黃色的社旗,以透明膠帶!黏貼在桌前的軍毯上。『ㄟ~程泉。待會!招生攤位靠你了。你長的比較帥,用"色相"去吸引女生。嘻~我看!待會,我乾脆躲到桌子下面好了。不然,我長的這樣,大概!原本想報名的女生,也會被我嚇跑。呵呵呵~』國安!一貫喜歡說玩笑話,自己說著!自己就笑;然後!笑著笑著!自己的臉就漲紅,也難怪!叫"變色龍"。正當,程泉和國安,大致!已把信箱間前的招生攤位,佈置的差不多;此時,只見!阿秀!身穿康輔藍衣,兩手!各提著一把折疊椅,也正從康輔社址,走向信箱間。

『ㄟ~程泉。天氣!好像也不會很冷。我看!你把外套脫掉好了。在攤位招生的人員,我看!就統一!都穿紅衣好了~』阿秀!走上信箱間的小廣場,放下!手中的兩張折疊椅後,接著!又把紙箱裡,前期的康輔營總檢,拿出來擺放在桌上。正擺著!總檢,突然!阿秀!又翻了翻紙箱,發現什麼的說『咦~報名表和繳費的三連單收據,怎麼!好像!沒拿來~』。『ㄟ~程泉。你把外套給我,我先幫你拿回去社址放,順便回去拿!報名表。然後!攤位這邊,你們兩個先看著。假如!有人!要報名的話,你們!就先用以前的總檢,向他們!介紹一下康輔營~』阿秀!說著,拿了程泉!脫下的外套,急急的!便又往康輔社址的水泥坡路,快步走回。而後,信箱間前的招生攤位,此時!就只剩下,國安和程泉!穿著康輔社的紅衣,坐在像是算命攤的攤位後;帶點!戰戰兢兢的,希望!會有人!來報名參加康輔營。...

※水頭山莊康輔營大海報:1

二、國安的"直屬學妹"─小叮鈴

信箱間前,春風日暖的小廣場,仍是第四節課的上課時間,所以!除了靠大學路!斜坡的林蔭中!偶而傳來鳥叫聲,似乎!沒什麼人來往。只見,程泉和國安!身穿康輔社紅衣、坐在招生攤位前!背對著信箱間,而!眼前面對的;是志傑!揮毫的大海報、從欣餐的二樓陽台、直垂到一樓的階梯。正當,程泉與國安,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天,此時!只見,有個女生!揹著背包,從欣餐與海報牆斜坡間!夾縫的階梯、走了下來;轉了個身,只見!那個女生,站在信箱間的小廣場,便望著!志傑,做的那幅康輔營的大海報。『喂~小叮鈴。不用再看了啦。快點過來這邊,報名康輔營啦~』才看見!那揹著背包的女生,站在大海報前,而!坐在信箱間前!招生攤位的國安,對著!那個女生的背影,突然!就大喊。而!揹著背包的女生,聽見!背後有人喊她,自然的轉身;一看見!喊她的國安,似乎!她與國安!也早就熟識,轉身後!便笑著!走了過來。程泉,只見,那揹著背包的女生,瓜子臉,雖說不上!多漂亮,不過!身材婀娜、臀部與胸部的曲線!頗凸顯;而!一路走過信箱間的小廣場,只聽!那女生,便直笑的像花朵般燦爛的、問國安『學長~你們康輔營!在招生哦。好玩嗎~』。

『小叮鈴~虧妳上"東海大學"那麼久了,還不知道!康輔社辦的營隊、當然好玩!有口皆碑。而且!不只是好玩,康輔營!還可以!學到好多東西。快點啦~報名啦,算是給學長一個面子啦。不然!這樣好了啦,妳報名!我再附送一個帥哥給妳認識。嘻!嘻!嘻~』國安!說到這裡,自己!又笑的漲紅臉,且還!裝狹促鬼的模樣、指著身邊的程泉;示意!那叫小叮鈴的學妹,要是她報名康輔營的話,就要把程泉!當附送給她的贈品。不過,國安!這翻話,似乎!卻對那叫小叮鈴的學妹,並不具!太大的說服力;只聽!那叫小叮鈴的女生、笑著!說『學長~我也滿想去參加你們的康輔營啊。不過!四月那三天連假,我正巧!有事;所以!沒辦法去參加耶。抱歉~』。『啊~小叮鈴。虧我!還是妳的直屬學長,都照顧妳一個學期了,妳竟然!這麼不給我面子。啊~以前!我都白請妳吃飯了。嘻!嘻~我看!以後,妳也別再認我是妳的直屬學長了~』國安!漲紅臉,自說自笑;而!那叫小叮鈴,似乎!也早熟悉!國安的玩笑話,於是!只是笑著,跟國安揮揮手,便轉身!又逕往欣餐走去。

『ㄟ~國安。那個女生!是你的直屬學妹哦~』待!那個揹著背包,叫小叮鈴的女生!走進欣餐後,程泉!好奇的問國安;而國安,則稍收歛臉上的笑、回答『對啊~她是我法律系的直屬學妹。綽號!叫小叮鈴~』。『ㄟ~程泉。看不出來吧。我學妹,她去年剛上大學時,七、八十公斤耶。整個人!圓圓滾滾的,很像!日本卡通、那個!機器貓"小叮噹";所以,大家!才給她取了綽號,說她是!小叮噹的妹妹"小叮鈴"。呵~只能說!愛情的力量!實在太偉大了。我學妹小叮鈴,就跟我說啊,因為!她認為!她圓圓滾滾的、根本!沒有男生會追她;所以,她就開始減肥。才一個學期耶,四個月!加寒假、也不過五個月。哦~這個學期開學,連我都嚇一大跳,沒有!想到"小叮鈴"竟然變得那麼婀娜多姿。身材!該凸的凸!該翹的翹,該細的細。呵!呵~現在!我都覺得!我不能再叫我學妹小叮鈴了~』國安!指手劃腳,講述!他學妹自上大學,一個學期來!外表的改變,講的!情緒頗亢奮。而!程泉!聽了,也頗感新鮮,只聽,國安繼續!亢奮的講『哦~"醜小鴨真的會變天鵝",看我學妹就知道了。從前!都沒有男生要追她,現在!想要跟她約會的男生、都要排隊了;而且!我看!得從"東海別墅"要排到"東海湖"了。ㄟ~程泉。你看我學妹!現在!是瓜子臉,你知道嗎~上個學期!她的臉!還圓的肉餅一樣。呵!呵~減肥!減到連下巴都變尖,你說厲不厲害~』。

『國安~"肥水不落外人",乾脆!你就追你學妹好了啦。她現在!這樣看起來,還真的!蠻不錯的~:』聽著!國安對他學妹的形容,程泉!坐在信箱間前的招生攤位,忍不住!插嘴;不過,頓時,國安!神色!倒有點落寞的、回答『唉~從前!我學妹!圓圓滾滾的時候,我對她!也不太感興趣。不過!現在她變窈窕淑女了,又那裡!還輪得到我。人家!她現在!好像有男朋友了,而且!還是"學生自治會"的幹部~』。「"學生自治會"~」一聽到!國安,說他的學妹!小叮鈴的男朋友,是"學生自治會"的幹部;頓時,程泉!對那叫小叮鈴的女生,不覺!又是另外一翻觀感。因為,一聽到"學生自治會"幾個字,程泉!不禁,自然就想起林棟樑,還有!他那腳踏多船!複雜的男女關係。此時,大三下學期,林棟樑!正是"學生自治會"社團部的部長,而!即使!這次康輔營,林棟樑!也正是營隊的執秘;不過,程泉!對林棟樑的觀感,卻早已不再像是大一、大二之時,那麼的崇敬。或許,是同租住在一棟透天厝!經過一個學期,而!程泉!也已看盡了林棟樑,在他那叱吒風雲、與精明幹練!背後的醜陋。譬如,昨晚,康輔營預備會議開到凌晨,散會之時,幾個九屆、十屆!相邀到"東海別墅"吃消夜;而!林棟樑,是康輔營的執秘,自然!也 起參與。...X X X

話說,昨晚,當一行人!開完預備會議,騎著機車!到"東海別墅",好不容易!在"新興路"轉彎處,找到唯一一家!還開著麵店;而!傅融,把機車停下之時,便在麵店的門口,笑著!先講了個笑話、説『喂~"老闆娘,下麵給我吃"。呵呵~我最近看了一則笑話,說有個人!到麵攤對老闆娘這麼說。結果!莫名奇妙的,卻被麵攤的老闆娘、打了一巴掌。你們知道!為什麼嗎?呵呵~因為,麵攤的老闆娘!把"下麵",聽成了"下面"。所以!待會,大家!要吃麵,記得!千萬不要!對老闆娘、這麼說~』。『呵!呵~"下麵"、"下面","老闆娘,下面給我吃"。哈!哈哈~好笑,好笑。老闆娘,"下面"給我吃~』只見,林棟樑,聽了傅融的笑話後,大聲的笑著!且不斷複頌;似乎!對"下面給我吃",這幾個一語雙關的字!頗感興趣。傅融講的笑話!無非想博君一笑,原本,這是個!無傷大雅的笑話,然而!也是要斟酌場合,這就像!你一個看日本A片、並不算!犯罪;但是,若你!對一個陌生的女子,學A片!當眾裸露下體,那你若不是道德低落,大概!就是人格有問題,無法判斷是非。是的,傅融!講的,帶點情色的笑話,大家!笑笑也就過了;然而,林棟樑!卻不斷在嘴裡複頌,更荒唐的是,走進麵店前,林棟樑!竟然,就轉身對惠如、說『惠如~"下麵"給我吃。呵呵~惠如,"下面"給我吃!好不好~』。一行!約十個人,九屆、十屆!有男有女, 聽到林棟樑!這麼說,一時!大家!面面相覷,不禁!感到尷尬;然而,林棟樑!似乎,卻頗自得其樂,同一句話!又複頌了幾次,也不理會!惠如!已面色如土。這只是其一,另外,當大家!在麵店裡!吃宵夜之時,只見!林棟樑,又摸了口袋,似乎!想抽煙,然而!自己又沒煙;於是,林棟樑!隔著一桌,向程泉!要根煙。『ㄟ~泉仔。你有沒有煙~』當林棟樑,向程泉要煙!原本這也是常事,程泉!邊吃著麵,邊便從口袋掏出一包煙;由於!程泉,正在吃麵,要掏出一根煙給林棟樑、並不方便,於是!程泉!便把整包煙、遞給林棟樑。而離譜的是,當林棟樑!接過程泉的那包煙,掏出一根刁在嘴裡後;而後,他竟!一派自然的,把程泉的那整包煙,都放進了自己的口袋,且裝作若無其事,好像!那包煙!原本就是他的。

「"拗的過!就是你的","敢的挾去配"~」這是!林棟樑,自大三!上個學期,加入"學生自治會"後,與那群年輕的學生政客互動,所悟得的新行為準則。因為,在"學生自治會"的政客環境裡,似乎!每個人!也都是這樣,互相拗來拗去,彼此!就看誰的臉皮比較厚。而!林棟樑,向來!都是人群中的佼佼者,縱然!一開始被拗吃了點虧;但以其!擅於適應環境的能力,當然!很快的,林棟樑!也學會怎麼"拗別人",甚且!青出於藍。尤其,林棟樑!上個學期,空口說白話!只出一張嘴,說與張健包場,合辦舞會;而後!賣票,就硬拗了張健一萬多塊錢。自此,林棟樑!更確立自己"拗"的真理,心想!只要自己臉皮夠厚,敢耍無賴;那!就連自許為政客的張健,也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更何況!誰又能耐何得了他。『ㄟ~林棟樑。有沒有煙,我想抽根煙~』當程泉,見到林棟樑!竟把自己的那包煙,放入他自己上衣的口袋,頓時!覺得!唐突;一時,程泉!有點不高興,不過!卻又不好意思直接戳破,向林棟樑要回那包煙;於是,程泉!藉口自己想抽煙,希望!提醒林棟樑,把那包煙還他。然而,此時,即使!程泉!已認識林棟樑兩年多,似乎!卻仍低估了林棟樑!厚臉皮的程度。

『喔~程泉。你要抽煙哦~』聽見!程泉向他要煙,只見!林棟樑,一陣侷促,然而,畢竟!林棟樑!在"學生自治會"裡,與那些不買煙;專拗別人的學生政客,彼此!互相切磋,"拗"的功夫以深厚。於是,只見!林棟樑!硬是不把那包煙拿出,只是!侷促的伸著幾根指頭,到自己的上衣口袋掏煙;掏了半天!才終於掏出一根煙,遞給程泉。『啊~程泉。我剩下這根煙了,已經沒有煙了~』林棟樑!一臉的裝傻,活生生!似乎!厚著臉皮,硬就是!要拗程泉那包煙!佔為己有;而!程泉,接過!林棟樑手裡的那根煙,心裡!當然不悅。不過,此時,程泉,看著!自己昔日心目中的英雄,一個!眾望所歸的領導者,竟為了拗自己的一包煙;而!其樣子,裝模作樣!如此侷促的,竟像個癟三,無賴,程泉!也就不想再計較。只是,程泉的心中,不免!又對林棟樑,多了份!輕蔑鄙視「算了,一包長壽煙,不過!二十幾塊錢。這樣!也要拗,算什麼朋友~」。畢竟,程泉!也不擅於!處理這種事,因為!自國中畢業,上了高中,似乎!程泉!就再也沒有遇見過,像這種!厚了臉皮,不斷想佔別人便宜的人;只不過,程泉!沒想到,上了大學,都大三了!在這群被稱為"高知識份子"的青年中,竟然!還會遇見!像國中生一樣,如此!不斷想拗別人、與道德低落的行為。...

信箱間前的小廣場,程泉!身穿康輔紅衣,坐在康輔營的招生攤位,才想著昨晚的事;而!第四節,下課的鐘聲已響。此時,只見!阿秀,玲玉,愛珍!也都身穿紅衣,陸續來到信箱間前的招生攤位,幫忙康輔營的招生;而,陳篤!更從社址,帶了一把吉他過來,頓時!整個招生攤位前,歌聲與歡笑!熱鬧了起來。況且!隨著,下課的人潮!來到欣餐吃飯、與到信箱間看信;或許!剛開學!也沒什麼事,似乎!也有不少人,過來招生攤位詢問、與報名。再說,有阿秀,玲玉、愛珍!在場,一向!不擅於言辭的程泉,也總算!放下一顆心;免於!不知道,如何介紹康輔營的尷尬。...

「1989年3月x日大度山日記:林棟樑,似乎!早已不再是我當初認識的;那個!充滿!公平、正義的林棟樑。難道!一個人的道德,成長後,真的!會再沉淪嗎;或是!一個人在環境中,總難免!被身邊的人所影響。溫故知新,又翻了翻社會心理學!關於道德發展的部分;希望,自己!將來、不管!在什麼環境,都不要變得像林棟樑,那樣!讓人厭惡與失望。"認知心理學"─人類道德發展階段:

一、"前俗例層次",約十到十六歲停滯發展;大多數九歲以下的孩子,少部分青少年及大多犯罪者、流氓,道德判斷集中在第一階段。此階段!道德層次的人,多追求動物性需求的滿足,渴望!性慾、食慾,權力,財富..。行為特徵─趨樂避苦!自私自利,只要不被抓到!就不算犯罪,"拗得過就是你的"。執著於!滿足自己的獸慾。

二、"俗例層次",約二十歲左右停滯發展;一般青少年及大多數成年人,屬於第二階段。法律怎麼規定!人就該就怎麼做,世俗社會!大家都怎麼做,自己就該跟著怎麼做;唯唯諾諾,跟隨人云亦云的輿論!隨波逐流,守社會秩序、守法,追求人際關係與和諧。此階段道德層次的人,是人類社會的大多數,也是穩定!社會的力量。

三、"後俗例層次",約發展至!三十歲,發展出!成熟、獨立於社會群體的思維,即具!獨立思考能力。第三階段,只有少部分成年人能到達;擁有!自我內在的思想系統,能廣闊思維生命,多角度看待!社會、態度開放!不拘於一隅。

"前俗例道德層次"的人,參與街頭抗議運動,比例很高,然而!大多是為了個人利益;行為充滿衝突與憤怒。至於!"後俗例層次者",參與社會運動,情緒多是嚴肅、哀傷!並非憤恨,過程平和。人類智慧及道德良知的發展,隨著!年齡與智力的成熟,是有階段性的;因此,人類的智慧!若沒停滯發展,應能有較好的自我控制能力,抗拒!慾望誘惑,及有!"利他"的社會行為~」...X X X

三、2005年,台灣文化=流氓文化?!

2005年三月。台中市,空氣中!充滿汽機車廢氣的油煙味,擁擠的城市!一片欣欣向榮。這個年代的人類,由於!善於鬥爭與覓食,大多吃的很胖;但!似乎!卻都營養不良,且各種!會讓人的靈魂發臭的傳染病,更不斷漫延。「爭權奪利!真英雄,謀取財富!天經地義~」社會上的成功人士,財大氣粗的企業界大老闆,酒足飯飽之際;幾杯黃湯下肚,互相引吭高歌。至於,大大小小政治人物,在這個年代!迎接民主政治的到來,更是!以「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為格言。再別說,那些!所謂的地方角頭,黑社會、與地痞流氓,自台灣的民主政治到來,一個個都像鹹魚翻了身;畢竟!每到選舉,就連!一國元首的總統,也都得對他們哈腰屈膝,靠他們當政黨的樁腳、打點選務與造勢。「選賢與能」的民主口號,畢竟!只是個像共產主義!烏托邦式的理想,唯有!得勢的政客,站在高台上!吶喊著自己"民主的成就";而高台下!搶劫,殺人、放火,犯罪者!也高喊著!這是自己的自由、與權力。

"四維八德","禮義廉恥",這些!威權政治年代,以歷史上!所謂!志節之士、強調的高道德標準;此時,在民主化後的台灣社會,對人民的束縛!都早已崩解。政客與黑道、流氓勾肩搭背,稱兄道弟。支持"民進黨"的違法地下電台!大聲吶喊著,台灣文化!即流氓文化,唯有流氓!才是台灣真正的英雄;而這種執政黨,默認的官方說法!若只是!口號還好,可悲的是,這卻竟是!台灣社會民主化後的事實。台中市!西屯區,貧民窟的暗巷,只見!程路仁,落寞的背影!踽踽獨行;因為!沒有謀生能力,讓程路仁!在這個社會上,變成一個!令人感到厭惡與失望的人。即使,程路仁!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已經多年,然而!他對這個世界!卻依然感到陌生。工作,賺錢,換取食物,即使!程路仁!也知道,這是!在這個社會的每個人!都必須做的事;然而!他卻就是不肯,像個市井的販夫走卒,向人!哈腰屈膝,尤其!是向那些腦滿腸肥,所謂的!社會成功人士。也因為!程路仁,活在世界上!感到很自卑,所以!每天,他總是!在天色入夜後才出門;然後,以他向程泉的父母!所詐騙的金錢,買個便當裹腹。

2005年!台灣社會,獸性的慾望!在街頭狂飆與咆哮,惡勢力!更取代了威權政治,主宰著!整個社會人民的生活;而!得勢的政客!在電視及報紙上,大做廣告,口若懸河的宣傳,歌頌!所謂!台灣偉大的民主化、與政治奇蹟。國家的銀行!聘請流氓,成群結隊!以暴力向欠款的窮人討債,砍手!剁腳,甚至活埋;而後,國家的銀行!幾千億的資產,又變成總統第一家庭!私人的金庫、聘請!好朋友!當董事長!五鬼搬運再掏空國庫。民主時代,台灣民選的總統!權力比皇帝還大,因為!有幾百萬人的選民,做他的後盾;若有不從者,則幾百萬人的暴力!紛沓而至,正!所謂,新政府!所驕傲宣傳的─台灣的文化!就是流氓文化。

再別說,此時!在坐在總統府的阿偏總統,言行舉止,完全!更就是一個"黑色會老大"的模樣;"只準州官放火!不準百姓點燈","嚴以待人!寬以律己",似乎!所有的法律!都是總統規定給人民遵守的,而法律!當然!管不到皇帝。台灣的民主政治,似乎!是只要!臉皮夠厚!敢"拗",善於!裝模作樣!喊口號,長於!製造群眾對立衝突,置!道德良知於腦後;則權力、財富,焉能!不像簇擁的人群,簇擁在善於!耍嘴皮的政客左右。且不管,2005年!民主化後的台灣,是個怎樣的社會。台中市!西屯區的貧民窟,只見!程路仁,出門!買回了便當後,進了髒亂不堪的屋子,一貫!他總是或蹲、或盤坐在!牆角的地板上!吃便當;即使,程路仁的屋子裡,並非沒有桌椅,然而!程路仁!卻從未坐上桌椅。因為,桌子,椅子,程路仁!認為!那是給有工作,辦正事的人!坐的;因此,即使!是電腦,程路仁!也只是拿個小箱子放在牆角,擺著!電腦,而後!自己坐在地上!像個流浪漢。

民以食為天,威權時代!民主時代,似乎!用的也都是同一套的愚民政策。近來,程路仁!一直在把程泉,當兵時!寫的一些信!打上電腦;一封一封的信,偶而,程路仁!看著!看著,不知不覺!竟有點羨慕,程泉!當兵時的生活。『至少,當兵時!三餐總是飯吃的,即使!沒有自由。天天!腦袋也不必想什麼,只要!服從命令,照著長官的話做就是了。像養豬、養鴨一樣。呵~感覺!蠻不錯的~』確實,軍隊!原本就是國家豢養的一群野獸,或是!兇猛的看門狗;因此,軍隊!不必有思想,只要!服從統帥的命令。統帥的命令,叫你咬誰!就咬誰,叫你殺人!就殺人,而後!軍隊會滿足你,餵養你!動物基本需求的食慾;因此,軍隊!基本上是一個人類社會,極具危險性的團體。事實上,也不止是軍隊,人類社會!還有許多的團體、與組織,像公司,像政府,或像!幫派、妓院;只要,一個人!願意放棄自己的思想,放棄自己的良知道德,甚或!放棄自己的靈魂,而後!像一顆螺絲釘一樣!加入那個組織或團體;則生活衣食!也當!不虞匱乏,甚至!能擁有權力,以讓人!滿足更多的慾望。.. .X X X

四、海軍陸戰隊,龍泉!豢養服從的軍隊,嚴厲的懲罰!制約行為

1990年十月中旬,屏東龍泉,海軍陸戰隊!新訓中心;程泉,入伍!已第三周。『龍騰虎躍山河動,第三連弟兄氣如虹。有信心有力量,第三連弟兄氣如虹。龍騰虎躍山河動,第三連弟兄氣如虹。有信心有力量,第三連弟兄氣如虹~』傍晚!餐廳前面的柏油路,用餐前!一貫都得!踏步先唱軍歌;而!經過了一天勞累的的出操上課,此時!可說!大家都是一身的臭汗黏膩,更別說身體的疲憊。『唱的有氣無力的,不想吃飯啦,還是!想跟我做對。唱大聲點,不然!我們就一直耗下去,我有的是時間!跟你們耗~』第三周的值星排長,帶部隊的態度!跟前兩周的排長!比起來,要求!已經!算是!比較溫和的了。至少!部隊進餐廳後,不會!"拉板蹬、靠板蹬"的,光一個動作!就要重覆做十幾次;然後,動作不整齊劃一,做不好,或!發出桌椅碰撞的聲音!就『不要吃飯啦~全部給我到餐廳外、伏地挺身!撐著~』。『國家有綱常,軍隊有軍紀,軍紀是軍隊的命脈,以三民主義為根基。三信心,堅如鐵,上下團結成一體;號令嚴明,服從第一,革命軍人要牢記。戰陣有勇,無私無畏,戰鬥精神大無比。國民革命軍,愛民如愛己;北伐成功,抗戰勝利,關鍵在軍紀。守軍紀,鼓士氣,救國家,要克敵,;勝利的把握,一定在我們手裡~』第三周的連值星官,是第三排的排長,乾乾瘦瘦!白白淨淨的;或因!如此,所以!才擔任"白臉值星官"的角色。事實上,部隊!第一周,第二周的值星官!都很嚴厲兇惡,然後!到第三周,就換一個比較溫和的;這種!"黑臉值星官"、與"白臉值星官"的交互運用,程泉!在大學時代!帶營隊之時,也早已了然於胸。

『板蹬坐三分之一,腰桿打直,以碗就口,吃飯的時候!不可發出聲音。乘飯的時候,轉彎要走直角~』陸戰隊!新訓中新心的餐廳,就如同成功嶺一樣,是整個軍團!在同在一個大餐廳用餐;也由於!整個軍團,幾十個連隊!在一起用餐,所以!各連間!總難免會比較。進餐廳前,唱軍歌!各連要比誰大聲,然後!進餐聽後吃飯,則要比那個連比較安靜;因此,縱然!幾千人,同在一個大餐廳吃飯,除了咀嚼聲外,幾乎!再聽不到什麼聲音。而!跟成功嶺比起來,陸戰隊的伙食,似乎!是要比陸軍好得多;或許,也是!陸戰隊!是精銳部隊,因此!伙食費!也來得比陸軍還高,似乎!每月的薪餉!也比陸軍多。再說,陸戰隊的出操上課,體能訓練,樣樣!都要比陸軍嚴苛,體能的消耗也大;當然,難免!要用大魚、大肉,把每個兵的體格!都養的精壯結實,以維持!陸戰隊的自豪,"剽悍"的猛獸形像。

程泉!入伍,這二個星期多來,確實!也不只是!原本!白淨的皮膚曬黑了,身體!在日以繼夜,嚴酷的體能操練下;似乎!手腳的肌肉,胸部的肌肉,此時!也都漸!展現出粗曠的線條。猶其,家屬的會客日,當程泉,穿上!海軍陸戰隊那套,全新!且合身的甲種迷彩服,穿戰鬥靴!打綁腿;挺拔的模樣,衍然!已是一個英姿颯爽的軍人。十月,入伍後的第一個星期日,及第二個星期日,程泉的父母及妹妹,都有!遠從台中縣的清水鎮,坐火車!到屏東龍泉!海軍陸戰隊的新訓中心!來會客;即使,程泉!總覺得!與父母有點疏離,沒什麼話說。不過,後來,程泉!從娟娟寄給他的信中,略也知道!父親,對他當兵後!體格變得如此健壯,頗為讚許。除此外,在第一個星期的會客日,當天!程泉的妹妹,也有跟著來會客;即使!當兵前,程泉的父母!隱約知道,似乎!程泉有個女朋友,然而!彼此並無連繫。因此,程泉!也就藉此,遠在他鄉的機會,告訴妹妹─"若有空,記得!要寫信跟"二嫂"連絡、連絡~"。自此,程泉!也算是!與父母及家人,正式的公開自己與娟娟之間的關係。人在軍中!身不由己,"肥了花!瘦了葉",話說!即使!程泉,入伍二個星期,歷經!嚴格的出操訓練,讓全身的肌肉都變健壯;不過,似乎!程泉!全身的血液、也都流到肌肉去了。因此!程泉的大腦,這兩個星期來,也可說!始終!也都像一片空白;沒有血流過,也沒有思想。

"鐵的紀律","軍令如山",事實上,這兩周以來,程泉!在陸戰隊的新訓中心,倒覺得!自己比較像是;被!用獎勵與懲罰"制約行為",心理學實驗室裡的那隻狗。「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服從命令,合乎要求!就給食物獎賞,而若!不服從命令,動作!不合要求!就施以嚴厲的懲罰;而!這種!把人當狗訓練的方式,動不動!恐嚇送軍法,謾罵!體罰,確實!一個人!最後!又怎能不變成一條、唯命是從的狗。不過,不管!時間的管控多嚴格,上課出操多辛苦,或不管!程泉!是否已經變成一條狗;至少,程泉的腦海,總還是!記得!娟娟,還有!要寫信給娟娟。「娟娟:....收到妳的信、看完後情緒好複雜,心裡一陣甜美卻又一陣淒涼;一份想念卻又一份無奈。兩地相思這份感覺,我永遠也忘不了。我會永遠的堅持愛妳。沒時間了、先寄這封。明天!有空再寫信給妳。祝"我未來的妻子"~學安。阿泉1990/10/09~」。...

五、三行四進!手肘磨破皮

陸戰隊!龍泉"新兵訓練中心",在大餐廳!晚餐後,傍晚!營區縱橫的柏油路,只見!阿兵哥!兩兩並行、踩著!一致的步伐!自行!走回連部;因為!到了第三週,此時!"白臉"的值星排長已給了大家!比較多的自由空間,即所謂的"福利"。『"福利"是你們的,給了你們"福利",你們要自己珍惜。不要!有人不珍惜!讓我又把"福利"收回來。到時候!大家!就別想再有福利了~』值星排長的這翻話,當然!即所謂"運用團體的壓力",要每個人!都乖乖的服從,才有獎勵,要不然!換到的就是懲罰;而這種,黑臉!白臉,獎懲的交互運用,對訓練動物來說!是很有用的,人和狗!也都一樣適用。只見!吃過晚餐的人,兩兩!踏著整齊的步伐,見到!有長官迎面而來,便由左邊的人!喊口號,行舉手禮!大聲的齊喊『長官好』。而!回到連部後,在寢室脫光了衣褲,赤條條的!便去大浴室洗冷水澡;而!可以!依照!自己的步驟洗澡,這當然是福利。因為!之前,洗澡!還得班長,叫你抹肥皂!才能抹肥皂,叫你沖水!才能沖水;"一個口令、一個動作",也不管!你身上的肥皂!有沒有沖乾淨,叫你穿衣服!而你也就得穿衣服。一般來說,每天!洗完澡後,大多!就是穿著迷彩短褲,白汗衫,而後!就提著自己的戰鬥靴,到大教室裡!擦皮鞋;或用桐油,擦皮帶的銅釦,或!擦S腰帶,或擦水壺。而!習慣成自然,到了第三周,洗完澡後,大家!也都是自動自發的,提著自己的戰鬥靴,就到大教室裡擦鞋;每個人!都把自己戰鬥靴的鞋頭,擦的發亮,亮的!可以當鏡子照出自己的臉。因為,這也是!班長要求的,每天!都要檢查的;因此!每個大學生!都腦袋空空,拼命的比較!看誰比較會擦鞋。

「給"○○未來的妻"─娟娟:空格內妳想填誰的名字?....我兩隻手的手肘!皮都脫掉了一大塊,好痛;伏進時磨掉的,可不可怕?好久沒見面了,我心裡怪怪的、難免有些擔心;其實、說真的我仍很怕、怕感情疏遠、淡掉;怕別的男孩子追妳;怕妳的情緒、怕我的情緒;怕很多無法掌握的狀況,會結束我們的感情...」晚上!洗過澡後,當大家!在大教室擦戰鬥靴,而通常!程泉每天也都利用這屬於自己的短暫時間,寫信給!遠在台中的娟娟。娟娟,可以!說是程泉!人在軍中,心靈!唯一的寄託與傾吐的對象;由於!跟家人!有些距離,所以!程泉!心裡有什麼話,也只想對娟娟說。譬如,前幾天!在野戰場的黃土石礫地,出操!三行四進的野戰課時,程泉的兩手,手肘處!都磨掉了一大塊皮;而!這件事,程泉!也只寫在信裡,告訴娟娟。幾天來,程泉!手肘磨破皮的傷口、始終!好不了的流著湯汁,甚至!看起來!像是潰爛;但由於!到了第三週,上課出操的課程,大多已從!在連集合場的基本動作,變成了!全付武裝的戰鬥訓練。戴著!沉重的鋼盔,手持!六五步槍,紮S腰帶,腰帶上再紮水壺、紮刺刀,尤其!穿著長袖的迷彩服;每當!程泉!手肘的傷口,看似!要好了,卻總會再被長袖的迷彩服,把傷口初癒合的皮膚又磨掉。

『一上了戰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難道!敵人,還會等你把傷口養好嗎~』『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單兵注意,前方五十公尺!發現敵人。單兵如何處置~』。只見,幾個班長,相隔約五十公尺,各據!野戰場的土坡上,而!一整連的新兵,就這麼!在幾個班長之間的黃土石礫地;黃土漫漫的!從這裡!爬過來,從那裡!又滾過去,一下子!手持六五步槍!撲倒匍匐前進,一下子!連滾帶爬!黃土夾雜著汗水淋漓,讓人!連喘息都困難。此時,晚上!洗完澡後,在連部大教室的日光燈下,只見!程泉,正珍惜著!寫信娟娟的時間;而通常,待!所有新兵都在大教室集合完畢,在這個!擦戰鬥靴的時間,也都是!輔導長!會發信給大家的時間。『台中市xx路,寄來的。誰的信!自己出來承認哦。以後!我都不唸名字了~』輔導長!發信的時間,通常!這也是!操練了一天後,程泉!最期待的時間;而當然! 一看見!粉紅色的信封,程泉!就知道,那是!娟娟!寄來的信。

自從!程泉十月初!入伍後,娟娟!幾乎,天天!都給程泉寫信,但由於!輔導長!並非天天發信;因此,有時候!程泉!會一天、就收到娟娟的兩封信,甚至!有時候!一晚!就拿到三封信。晚上,擦著戰鬥靴的連部大教室,每當!程泉!撕開那粉紅色的信封,可說,羨煞!全連的同袍;幾乎!每個人!都知道,程泉!有個喜歡!用粉紅色信封的女朋友,而且!很勤於給程泉寫信。 

再說,程泉!入伍!到了第三週,雖說!嚴格生活管理!已經比較習慣,時間的掌控!也已比較放鬆;不過,在此之前的第二週,卻可說!是個魔鬼週。因為!入伍的第二週,正是!陸戰隊司令部,要鼓吹!這些剛入伍的大專兵,簽"四年志願役軍官"的時候;而!"軍令如山",長官有命令,自然!各連隊的排長、班長!也無不卯足全力,做業績。『只要,你們簽了"四年志願役軍官"那就涼了。隔壁連的,昨晚!五個人簽了"志願軍官役",今天!早上東西收一收,就放五天連假了。而且!收假後,就直接到司令部去!當軍官,不必再回到連上出操!當大頭兵,被別人操。況且,簽下"志願役軍官役",每個月!有二萬多的薪餉,不是!像大頭兵,每個月!只有幾千塊;而且,如果,你還會理財,那每個月兩萬多,"四年志願役軍官"退伍後;到時!你大概!已經存到,人生的第個一百多萬了。可以!成家立業!娶老婆了,有這麼好的事,錯過了!多可惜~』陸戰隊!司令部,派來招募!"志願役軍官"的解說員,口若懸河;而!聽到,"每個月!薪餉二萬多"、"可以!成家立業了",確實!一個念頭!也讓程泉!感到很心動。是的,入伍第二週的時候,程泉!也曾有這樣的夢想「要是我!簽下"四年的志願軍官役",當軍官!一個月二萬多。這樣!我就算是有工作,有收入了;如此一來,我就可以跟娟娟結婚了~」。

『嗶~嗶~連集合場!三分鐘後集合完畢。叫你們簽志願軍官,給你們好日子過,你們不想過。骨頭!這麼賤!是不是,那麼喜歡被操!是不是;那今晚的體能,我們就做到十點。晚上!信也不必發啦,反正!你們也不是很想放假回去!抱你們的老婆。伏地挺身預備,撐著!屁股翹高 ...』為了讓!這些大專兵簽"志願軍役",連上的長官!為了幫更上級的長官做業績,可說!軟硬兼施;軟的不行!就來硬的。第二週,晚上的連集合場,昏黃的燈光下,可說!每個人!都被操的快虛脫。當然,一個人!累的都快虛脫的時候,那就像在河裡!快溺死一樣;而!此時,長官!又會適時,伸給你一根救命的稻草。『大家!幹嘛要這麼累呢,是不是。如果!有想簽"志願軍官役"的,現在!就可以馬上離開,回去寢室!把東西收一收;然後明天一早!吃完早餐,立刻!放五天連假,回家去抱老婆睡覺啦~』"一手胡蘿蔔!一手棒子",汗水淋漓!渾身酸痛的、都快動不得之際,聽到!這樣的話,程泉!只覺得,頓時!對娟娟!有無限的想念;更恨不得!能立刻,回到娟娟的身邊,回到大度山上!享受當兵前!與娟娟的戀愛。確實,程泉,很想簽下"四年志願役軍官";所幸,後來!收到娟娟的信,也讓!程泉!打消了簽"四年志願軍官役"的念頭。...

「 Dear阿泉:...美美!今天打電話給我,志傑也聊了幾句;他很關心你!只不過都沒有你的消息。他要我提醒你!千萬不要簽"四年志願軍官役"。我告訴他!你不會的、因為你一定不會讓我等那麼久的;否則你出的填充題!我就不會填了。我現在要宣佈標準答案、你可要倒大楣了;我娟娟立志當"【程】【泉】未來的妻"。娟娟90/10/xx~」....

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