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五十三章89心馳書展籌備(二)

「 人類的歷史只是在歌頌偉人的獸行,但天使總在前方呼喚。~~~

"真愛妳說不會荒蕪~"昨日戀人我們談情的這棵樹下,我今夜怎麼一轉眼就只剩下一片枯枝映殘月在荒蕪;而關於妳~那是個故事彷彿才要開始,後來那個故事如今卻被丟入了荒煙漫草堹蹇鴃C

我們年少輕狂歲月~~剩下原來都只是空虛廢墟與斷垣殘壁在荒蕪 。荒蕪那是在我心深處,但一切縱然只剩下荒蕪在這棵樹下的遠方;我卻彷彿聽見仍有妳溫柔的聲音向我呼喚。 "真愛是永不荒蕪~"口口聲聲的妳呼喚,"縱然是我們的愛已荒蕪"~妳說"記得也要去把我們年輕的夢想實現"~~」

一、91/4/14犬訓~~又回恆春團部營區

1991年四月,恆春"山海里"海防哨所。初春,哨所建於海岸礁岩的哨亭裡,程泉頭戴鋼盔,揹著六五步槍,兩眼從哨亭的瞭望窗凝望海面;而他的心裡,則想念著遠在台中的娟娟。哨亭下方海浪聲拍打著珊瑚礁磐,海水的顏色隨著天空而變幻,漫天烏雲的夜裡是黑色的深沉,時有月光湧動;而白天當晴空萬里時,海水則是清澈的湛藍。至於傍晚,歸巢的白鷺鷥揮動翅膀的影子,齊飛過殷紅的海面與夕陽之間,一望無際單調的海更憑添幾許詩意。話說,自四月初,程泉,離開了第三連的原所屬單位,此次再回到山海里哨所,雖說是從前守防的同樣地點;不過,此時他閒適的心情卻可說,與之前的惶惶不可終日,已大不相同。因為,此時,"山海里哨所"駐防的部隊,是"四x一營"的第七連,而程泉所屬的部隊,是"四x二營"的第三連;因此,程泉,此時雖同樣在山海里哨所,不過卻已算是一個海防哨所的"支援兵"。由於,程泉並非是"四x一營"第七連的兵,而軍中的慣例,通常不是本單位的兵,只要不出大狀況,人家也就不太管你。因此,程泉雖然,同樣是個新兵,不過"四x一營"第七連的老兵,倒對程泉頗尊重;甚至,有點像是對待客人的感覺,處處禮遇。反倒是程泉,自知是個新兵,往往也跟著第七連的新兵,天天忙著一起打雜,洗餐盤,掃廁所;而第七連的老兵,看見了,則又往往叫程泉,不必做這些新兵做的事。因此,由 一個奴隸突然變成了客人,程泉面對這改變,倒真的還有點為難,不知自己是否該跟著第七連的新兵,一起同甘共苦;不過,可以確定的是,程泉此時在第七連當"支援兵",已再不會受到老兵的欺負壓迫,更不用再心懷恐懼,整天戰戰兢兢的過日子。

"四x一營"第七連,這是一支紀律嚴明的部隊,因為,第七連,來到山海里守 海防之前;其部隊是在六x八團的高雄林園基地,重整了約半年的時間。況且,第七連的連長,是軍校的正期生,身材雖矮小,不過卻短小精悍;而其治軍,賞罰嚴明,一絲不茍的行事做風,更頗具軍人本色。第七連的連長,或許!因是正期生,也以軍旅為其一生志業之故;所以,其帶兵的態度,與之前"四x二"第三連的連長,生活散漫,成天摸魚,可謂大相逕庭。譬如,程泉之前,與第三連在山海里守海防,每天多只吃午餐,及晚餐兩餐;然而,第七連,一天卻吃了四餐,除了早餐,午餐,晚餐,另還有宵夜。即使,"埋伏哨"整夜在外埋伏,半夜也會由"機巡"查哨時,帶宵夜去給在海邊的埋伏兵吃;以不至於,餓到肚子。士兵守防生活照顧的好,是第七連,賞罰分明,賞的部份;不過,若是士兵職勤出了狀況,罰的部分,連長可也不會手軟。譬如,前兩天,有一組埋伏哨,或因剛守海防,日夜顛倒的生活不適應;所以三人在"大石頭"埋伏之時,竟然三個人都睡著。而後,凌晨之時,營部的車巡來查哨,便把埋伏哨的兩支六五步槍,都偷拿走,且帶回營部。「步槍是軍人的第二生命」而步槍竟被偷拿走,這下可出大狀況了;於是,這組由一個中士帶班的埋伏哨,當天一早回到哨所,連長自然大發雷霆。『部隊集合~~~媽的,請"家法"出來~~~』對部隊大發雷霆之後,短小精悍的連長,大暍著的說"請家法";此時,程泉只見連長的傳令兵,便進到連長,拿一根約小臂粗、手臂長的木棍。而後,三個埋伏哨出狀況的兵,包括中士,便輪流趴在部隊前的台階上,恍若受古代衙門的棍刑一樣;結結實實的一棍又一棍,揮棒球棒似的打在屁股上,在連長駭人的斥喝聲中,整個部隊似更都嚇得臉都發白。....

程泉,這天下午,在海邊的哨亭,站完衛兵,交班後;循著珊瑚礁堆疊在兩旁的曲折甬道,穿過荊棘及田菁仔林,往哨所走回。返回山海里哨所的十多天來,由於程泉是軍犬士,因此依規定,他的勤務多半都被安排"職業埋伏"。而所謂的職業埋伏,也就是天天晚上,幾乎,程泉都帶著"安妥",到"萬里桐"的海堤,或是到"大石頭"的礁磐上當"埋伏哨"。至於,清晨六點,回哨所後,通常程泉,早上可以補眠到中午十二點。下午,由於"四x一營"七連,剛從基地重整下海防哨所;所以即使在海防哨所,似乎也習慣依然還會出操。因此每當下午,第七連出操或操練體能的時間,通常程泉則會被安排,站"安全士官"或站"衛兵";因為,程泉是外連的支援兵,所以慣例上,似也不必跟著第七連的兵,一起出操。哨所坑坑洞洞的水泥廣場,這天下午,程泉站完衛兵,返回哨所,第七連似也剛出操完刺槍術的課;而正當程泉,在寢室裡,脫掉戰鬥靴,換上布鞋,此時!卻聽"安全士官"跑到寢室門口,叫喚程泉接聽電話。『誰會打電話到哨所給我,該不會是連長,又要叫我回團部吧~~』程泉心懷疑慮的,快步到安全士官室接電話;而當程泉一接起電話,只聽電話那邊,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此時一聽電話裡的聲音,程泉當然知道,那是第三連的回役兵,阿佑仔的聲音;而阿佑仔居然打電話給程泉,程泉一接起電話,心中即湧起一陣不好的預感。果不然,只聽阿佑仔在電話裡,說『ㄟ程泉。我"阿佑仔"啦。呵~~無事不登三寶殿啦,有件事要提醒你啦。上個月你去軍校受訓,要我幫你養"饅頭";結果,饅頭生病啦,讓我花了幾萬塊錢。呵呵~~所以我看就給你打折好了啦,只要給我一萬塊就算了啦。這樣算我吃虧一點啦~~』。

回役兵"阿佑仔",居然陰魂不散,即使人已離開哨所,而他卻從團部,打軍用電話給程泉,向程泉要錢。「"饅頭"生病花了幾塊錢?!?~~」縱使,程泉心裡也明白,這是阿佑仔憑空捏造的謊言,而他的目的,無非就是"老兵拗新兵",想拗程泉的錢。何況,阿佑仔還是混黑道,混幫派的,只要是為了錢,拿槍恐嚇勒索別人,也習以為常

;更別說,此時,程泉是託他養狗,落了個把柄在他手上,而阿佑仔又怎能不趁機獅子大開口。軍用電話裡,程泉聽到阿佑仔,向他要一萬塊錢;一時,略帶不安的回答說『學長。一萬塊錢哦。可是我身上沒錢耶,因為我從下部隊到現在,都還沒領過薪餉~~』。電話筒裡,只聽阿佑仔,彷彿黑道索債似的,充滿江湖氣的,笑著又說『啊~~"鬥陣"那麼久了。好朋友~沒關係啦。嘸~我先給你欠著啦,看你什麼時候有錢,我再過去跟你拿。呵~~不過要"生利息"ㄟ~~』。程泉,自去年底下部隊以來,就再沒領過軍中的薪餉,可說當兵所有的花費,都是自己從家裡帶來的零用錢;因為,軍中的負責發軍餉的行政士,俗稱"黑官"。而既稱為"黑官",顧名思義,即知連隊的"行政士",只要有機會,似常會貪污掉士兵的薪餉;尤其是新兵的薪餉,因為"老兵拗新兵",新兵怕老兵找麻煩,往往也都不敢講。因此,此時,程泉下部隊以來,既拿不到薪餉,而阿佑仔卻又藉機,要向他所討一萬塊錢的"養狗費";頓時,程泉可說,進退兩難,委實更認識到了,真所謂"人心險惡"。於是,軍用電話裡,程泉勉為其難的,對阿佑仔,又說『學長~~不然這樣啦。我們連上的行政士,欠了我五個月的薪餉,都沒給我。不然,那一萬塊錢,你就直接找他拿好不好?!!~~然後,再請行政士從我的薪餉中扣掉好了~~』。阿佑仔,聽到程泉願意給錢,這下憑白的拗到了新兵的一萬塊錢;電話筒,只聽阿佑仔,樂的又說『啊~~好啦。"黑官"都沒關餉給你哦。哦~~那他真的是太黑了。幹x娘咧~~那就這樣啦,我找"黑官"拗啦。呵~~我要跟他拿錢,諒他也沒那個膽,敢不給我啦~~』。

程泉,掛斷了阿佑仔的電話後,頓時心裡鬆了一口氣。畢竟,程泉也知道,像阿佑仔這種混黑幫的人,若是給了他一個藉口~說你欠他錢,那你就真的非得給他錢不可的;不然,他也會不擇手段的,向你索討。而程泉,縱然以自己當兵幾個月來的薪餉,全給了阿佑仔,不過若從此,可以免於再受阿佑仔的糾纏;那對程泉來說,其實也還是值得的。正當,程泉掛斷電話,走出安全士官室,尚為踏下台階,而此時,卻見第七連的連長,人正在水泥廣場的另一頭;似揮著手,叫程泉過去。『ㄟ軍犬士,麻煩你過來一下。我有事跟你說~~』水泥廣場邊,連長叫著程泉;於是,程泉,跳下安官室的台階後,便也趕快小跑步過去。程泉,跑到了連長的面前;此時,只聽連長,對程泉說『程泉~~剛剛我收到"師部"來的公文。上面好像是說,軍犬六月要測驗;所以,後天,所有的軍犬,都要集中到團部,開始集訓。另外,師部的公文上面說,因為這次六x八團,要把恆春的海防,全都移交給六x七團。師長下令說,六x八團的軍犬,這次的集訓後,也要全部交接給新單位。所以,這兩天,有空把東西收一收,應該後天,團部就會派車來,把軍犬載到團部去受訓。然後,我以會派我們連上一個兵,跟你到團部去,交接那隻軍犬~~~』。

人生的際遇,命運的峰迴路轉,誰真能規劃與掌握,而程泉乍聽,第七連連長的話後,不禁更感到一陣錯愕。因為,程泉好不容易才回到海防哨所,得以逃離,那個老兵欺負新兵,恍若生活在地獄的部隊;可程泉卻沒想到,他才剛回山海裡幾天,而師部竟然下令,這次軍犬的集訓,六x八團的軍犬士,得要把軍犬全都交接出去。況且,剛剛程泉,還因養軍犬的事,憑白被阿佑仔,拗了一萬塊錢的薪餉。這下後天,程泉,可又得回到團部的軍營去了,軍犬集訓完,他也得把軍犬交接給別人;而後,自己也得歸建三連,一起下基地重整,繼續過著新兵地獄般的生活。『ㄟ程泉。我有事問你。你們連上應該也有回役兵吧。這些頭痛的人物,你們連長,都怎麼處理~~』正當程泉,錯愕的想著,得把軍犬交接出去的事,此時,卻聽第七連的連長,語帶神秘,小心翼翼的又問程泉;而程泉,聽了第七連連長問起回役兵的事,這不禁讓程泉想到阿佑仔。於是,程泉則照實的回答,說『有啊~~我們連上也有幾個回役兵。不過,連長都不太管他們。然後出操上課,他們就都在寢室裡休息,不必跟著出操上課。好像只要他們不惹事生非,連長就不會管他們了~~』。程泉,說的是實話,似乎進過軍中監獄的回役兵,確實在部隊中都像有特權,且人人懼怕;似就算是連長,也都要對其敬重三分。畢竟,在某些環境中,進過監獄也算是種資歷,且其受人尊崇的程度,更比大學文憑還有用;正是,讓自己變成最強大的酵母菌,吃定別人,弱肉強食,物競天擇,優勝劣敗。此是題外話,其實,讓程泉最感遺憾的,還是,四月份過了月中,他就可以放五天的海防輪休假;可團部,卻竟後天,就要把所有軍犬,集中到團部集訓。如此一來,程泉盼望已久的五天輪休假,可謂又沒了;且這次,軍犬集中到團部集訓,程泉更不知道,自己又得等到何時,才能再與娟娟見面。

程泉知道,一旦自己帶軍犬,到了團部集訓,往後幾個月,那勢必他就只有星期日能放假;而光星期日,放一天的假,程泉卻又怎可能,從恆春搭車回台中找娟娟。兩地相思的戀人,兩人相聚卻遙遙無期,程泉人在恆春,已經很久都沒能與娟娟見面了;而一次又一次期盼能放假,再見到娟娟,卻又一次又一次的落空,程泉的心裡,更有說不出的惆悵。....xxx

二、團部搬到楓港,遙遙無期的相思等待

台中市,四月初。娟娟,所就讀"彰化師範大學",由於班上趁著放春假期間,辦了一次中橫的旅行;因為,這已是娟娟唸大學的最後一個學期,當然她更不會放棄,抓住這青春年華最後的尾巴。春假期間三天二夜的中橫之旅,雖說這是娟娟班上的旅行,不過,娟娟卻帶了程泉,剛上大學的妹妹一起去。一來,娟娟既已決定,等程泉當兵退伍後,她就要嫁給程泉當妻子;因此,對於程泉的妹妹,也就是未來的小姑,娟娟當然想跟她建立起好的關係。二來,娟娟的班上,有個追求娟娟多年的男同學,儘管,那男同學也已知娟娟已名花有主,可似乎他卻仍不願放棄;所以,娟娟倒也想以這次的中橫之旅,帶著程泉的妹妹一道去,好讓那個男同學,徹底對她死心。【阿泉:我去新中橫玩回來看到桌上有好幾封信、好高興,其中兩封是你寫的;放下東西就先看你的信,好想你、我好想你。我雖然有你妹陪著但她仍不能替代你,她真是標準的老么性格、跟我弟一樣;不過滿好相處的。對了~我跟她睡了好幾個晚上哦~~~】四月四日,娟娟剛從中橫旅遊回家,看了程泉的二封信後;立時,她也高興的寫信告訴程泉,與他妹妹一道去中橫的趣事。當然,程泉的妹妹,出發去"中橫"的前一晚,以及在"中橫"的二個晚上,乃至中橫回來後的晚上,都是跟娟娟睡在同一張床上;而當然,娟娟在信裡,也把這件事告訴了程泉。畢竟,程泉的妹妹與程泉,有血濃於水的血緣關係,而娟娟跟程泉的妹妹,在同一張床上睡了四個夜晚;因此,私底下,娟娟當然也是想以這件事,來讓程泉知道,將來她也將會適應與程泉,兩人同睡在一張床上。

娟娟,六月就要從"彰化師範大學"畢業;而娟娟唸的既是師範大學,自然畢業後,她也想當老師。五月的畢業考,畢業後即需參加教師甄試,及面對初離開校園,踏入社會,儘管面對身份的轉換,讓娟娟感到有點壓力;不過,近來,娟娟的心情,卻總像是陽台上那幾盆玫瑰花,在春天初開的蓓蕾。因為,自春假期間,娟娟的家裡,就開始在整修,而房屋在整修,總會給人一種喜事將近的感覺;甚至,鄰居也問娟娟的爸媽,是否家裡已經要辦喜事。當然,若是娟娟的家裡要辦喜事,首先要辦的,自然是娟娟的喜事;而娟娟的喜事,當然是與程泉結婚。雖說,此時程泉仍在當兵,尚言之過早,不過!每每聽到有人這樣說,娟娟的心裡,依然感到一陣喜上眉梢的甜蜜。況且,娟娟的爸爸,之前一向反對她交男朋友,不過這兩天,他卻也主動的,告訴了娟娟說;等家裡整修好了,就讓她邀程泉來家裡坐坐。言下之意,娟娟的爸爸,似也已經認同,自己的女兒,將來就是要嫁給程泉當妻子;而程泉,也將是他將來的女婿。娟娟,光想到這點,之前橫亙在她與程泉之間感情的陰霾,障礙似乎也一掃而空;至此,娟娟怎能不感到快樂。【阿泉:.....我下午陪媽媽去看家俱,我房間新買了一座大衣櫥、愛漂亮、衣服太多了;又買了一座梳菪x,這是我的部分。老闆還以為我們要買嫁菮O?看到裡面擺設的床組好漂亮,等以後有機會,我們也會去挑的。.....】娟娟忍不住在信裡,透露了她想與程泉,早日共築愛巢的心聲;而此時,若說娟娟的心裡,還有什麼讓她感覺到欠缺的,或許就是她,始終都等不到程泉的歸期。因為,程泉,自從二月底,到左營的陸戰隊士校受訓後,似乎就與娟娟,兩人再難有長時間的相聚;且娟娟更能感覺到,這段日子以來,程泉似乎總在軍中一直飄來蕩去的,讓她感到擔憂。...xxx

程泉,三月份,只有三個星期日有放假,且每次放假從高雄搭車匆匆趕回台中,而後從台中又匆匆趕回高雄;風塵樸樸的奔波,往往卻都只能與娟娟,有二、三個小時相聚的時間。之後,三月底,陸戰隊士校結訓,程泉回到了恆春的團部,緊接著歸建原部隊;然後,過了三天部隊的地獄生活,程泉又從恆春團部,回到了山海里哨所。轉眼已是四月中旬,程泉在山海里哨所,原本已經快輪到他放五天的輪休假;可卻沒想到,師部卻來了公文,要把軍犬全都調到恆春團部集訓。因此,程泉尚未放到海防的輪休假,轉眼卻又被團部派來的軍卡車,載著"安妥"及他,一起又回到了恆春團部。慶幸的是,陸戰隊的二、三十隻軍犬,從高雄縣,屏東縣,到台東縣,調集到恆春團部的軍犬士,四月份的輪休假多還沒放;因此,幾個老兵,向"團部訓練官"周旋後,而團部的訓練官也終於答應──軍犬集訓的第一個星期日,於星期六下午就可以提早放假。「久旱逢甘霖~」縱然沒有五天的海防輪休假,不過,這四月中旬,程泉終於可以利用,軍犬集訓;於星期六提前半天的假,回台中找娟娟。可星期六下午,從恆春搭車返台中,到了台中勢必已是夜晚,而恆春竟有中興號公車,可直達台中海線的清水鎮;於是,程泉便也只能直接搭車回清水。而後,待星期日,一大早,程泉,再從清水搭車到台中找娟娟,把握這半天,難得的相聚時間;因為,星期日的中午過後,程泉又得從台中,搭六、七個小時的車回恆春團部。

程泉,四月份在恆春團部,軍犬集訓。而繼第一個星期日,回台中找娟娟後,之後,雖然!每個星期日,軍犬隊也都有放假;不過,光星期日放一天的假,根本就不夠,讓程泉從恆春搭車回台中往返。至於娟娟,縱然芳心已許,決定嫁給程泉當妻子,且難得的終於也獲得父親的認同;可這深閨裡寂寞的妻子,遙遙無期的等待著,那遠方從軍的丈夫歸來的感覺,卻也讓娟娟不好受。因為,之前,程泉在"山海里"的海防哨所,縱是在天涯,可至少還有個通訊的郵遞區號;可讓娟娟寫信給程泉,一吐相思之苦。然而,自程泉,因軍犬集訓,人到了恆春團部後,由於"軍犬隊"是個臨時的編制;且是住在團部軍營外,靠近山邊一個像是軍卡車維修廠的破營房,連通訊的郵遞區號都沒有。因此,即使,娟娟想寫信給程泉,此時卻也再無處可寄達;而且!直到六月,軍犬測驗完畢,娟娟可能都無法再寄信給程泉。儘管如此,明知寫了信,也無處可寄達,可娟娟,幾乎卻還是一有空就寫信給程泉。只不過,寫好的信,娟娟卻也只能把它封在信封裡,整齊的疊放在抽屜裡;以期待那天程泉放假了,或許,她便可以親手把信,拿給程泉。至於程泉,由於臨時編制的軍犬集訓隊,是住在團部軍營外,靠山邊的破營房;且二、三十隻的軍犬,有六x七團的,六x八團的,也有六x九團的,均來自不同的單位,自然管理鬆散。因此,每當夜深人靜時分,程泉憑著對恆春團部軍營的熟悉,倒也時而,循著田間的小路,偷跑到團部軍營後方圍牆外的雜貨店,去打公用電話給娟娟,聊慰彼此的相思之情。...

海軍陸戰隊的海防軍犬隊,可說是一群烏合之眾。"軍犬集訓"約一個星期後,由於是臨時的編制,管理鬆散,成天只見幾個人帶著狼狗,晃蕩在團部軍營外的山邊空地;而六x八團的團長,自然也看見了這群烏合之眾,於是便讓"團部訓練官",集合軍犬隊到團部的操場訓話。『烏合之眾~~瞧瞧你們的樣子。難怪~去年三軍,軍犬測驗,你們居然墊底,拿了最後一名。媽的~~就你們這二、三十人的烏合之眾,讓我們陸戰隊丟盡了臉。而且,在國防部的會議,還害得我們陸戰隊的總司令,當場被部長叫起來"夾卵蛋~"。你們說,這嚴不嚴重啊~~我們海軍陸戰隊,向來是"英雄中的英雄","好漢中的好漢",是三軍中最驕傲的軍種。可是,就你們這些烏合之眾~~竟讓我們的總司令,在三軍面前丟盡了臉。媽的~~訓練官,讓他們在操場給我罰站一小時~~』無怪乎,六x八團的團長,一見到散漫的軍犬隊,便在操場的司令台上下馬威。因為,海軍陸戰隊,由六x七團,六x八團,六x九團海防單位的軍犬隊,組成的份子,可說都是各連隊一些麻煩人物,因為連隊不要這些兵;所以,連長也才會把他們留在哨所養狗,以讓他們脫離原本的部隊。而其中,當然也包括部隊中,讓連長最燙手的"回役兵",及一些頻出狀況,難以管理的兵。大操場的司令台上,六x八團的團長,下了馬威後,轉身似要離開;可走了兩步,卻見他轉身,忽然接著又罵『你們這群烏合之眾~~。媽的,去年軍犬測驗墊底,關了一你們一個星期的"禁閉",算是便宜你們了。假如,今年六月的三軍軍犬測驗,你們再給我墊底的話。老實告訴你們,我會把你們理光頭~~統統送到禁閉室去,關你們一個月的"禁閉"。訓練官,給我記清楚了,是"一個月"的禁閉;一個都逃不掉。連"訓練官"~~你也要給我進禁閉室~~』。

陸戰隊九九師,這次從南台灣的高雄縣、屏東縣、到台東縣的海防哨所,所調集到恆春團部集訓的軍犬,總共有二十六隻的狼犬。其中,恆春海岸線的哨所,台東海岸線的哨所,由於已換防,所以師部通令,軍犬全都要交接給新單位。因此,這次到恆春團部集訓的,除了二十六隻狼狗的軍犬士外,另外還有十幾個,新的海防單位派來交接軍犬的兵;也就是說,大操場上,六x八團的團長,破口大罵的"烏合之眾",約有四十人左右。六x八團的團長,站在司令台上,罵了約十幾分鐘,既已下過馬威;接著,只見他走下司令台,往操場上,視察這正站在大太陽下罰站的四十幾個烏合之眾。操場上,團長走到了程泉面前,望見程泉戴著眼鏡,便以狐疑的口氣問程泉,說『欸~~怎麼你一個大專兵,會來養狗呢?!?~你是那個單位的,怎麼你們連長,會讓你留在哨所養狗~~』。由於陸戰隊的徵兵,要求的是甲種體格,也就是不能近視;因此,團長一見程泉戴眼鏡,便知程泉是大專兵。『報告團長~~我是"四x二營"三連的。沒有~~這次軍犬集訓,我就要把軍犬交接出去了~~』正當,團長,問程泉,為什麼大專兵,會來養狗;而程泉正不知,如何回答之時。碰巧,此時,站在程泉身邊的一個兵,或許是因團長站在眼前,讓他過於緊張之故;只見那個兵,身體搖晃了幾下,"咚~"的一聲,忽然倒地,且口吐白沫,不斷的抽搐。『羊癲瘋~~發作了。快點~~拿個東西讓他咬著。不要讓他咬到舌頭~~』當程泉身邊的兵,倒地之時,只見他旁邊的幾個與他同單位的兵,慌張的圍過來搶救。而這個,羊癲瘋突然發作,倒地的兵,正是"四x一營"七連,山海里哨所,其連長,派來要交接程泉的軍犬的新兵。正也是,這個新兵,由於在山海里哨所之時,或因剛下部隊,被老兵欺負的壓力大;所以之前在哨所裡,他便常羊癲瘋發作。"四x一營"七連,短小精悍,且精明的連長,或也因此,這也才會派他來交接程泉的軍犬;好讓他可以脫離部隊,一直留在哨所裡養狗,免得給部隊帶來麻煩。可誰也沒想到,這個新兵,卻在六x八團的團長,視察軍犬隊時;活生生的,就在團長的面前,羊癲瘋突然發作。

『欸~~怎麼回事啊。訓練官,這是那個單位派來的兵。要是他在軍犬測驗時,羊癲瘋~也給我突然發作,那該怎麼辦啊。快~~抬他到樹下去~~』六x八團的團長,乍到眼前的兵,突然的兩眼上吊,倒地抽搐,且口吐白沫;他自然轉頭,問身邊的訓練官。而那團部的訓練官,則額頭冒著汗水,帶點慌張的回答,說『報告團長~~這是"四x一營"七連,派來的。就是山海里哨所,要交接那個大專兵軍犬的新兵~~』。團長,聽了訓練官的回答後,一臉頗不以為的,立刻下令,說『訓練官~~立刻派車,把那個羊癲瘋發作的兵,給我送回哨所去。然後,叫他們連長,再給我派一個兵過來,交接軍犬。媽的~~這"四x一營"七連的連長是誰啊,怎麼給我派一個羊癲瘋的兵過來~~』。『報告團長~~是~是。我立刻叫人給他收拾東西,立刻派車,送他回山海里哨所。然後,叫他們連長,再派一個兵過來,交接軍犬~~』團部訓練官,唯唯諾諾滿頭的汗,慌張的回答了團長的話後;而待團長走後,訓練官,果然也立刻派車,把原本要交接程泉軍犬的那個兵,給送回了山海里哨所。此只是軍犬隊集訓的剛開始,而由此,狀況連連,更可知,海軍陸戰隊的軍犬隊,果是一群烏合之眾。....

五月初,六x八團的團部,從恆春的軍營,搬遷到了楓港的屏鵝公路旁;而軍犬隊,也跟著團部一起搬遷到楓港。由於楓港的軍營,營區更小,因此軍犬隊,搬遷到楓港後,甚至連住的營舍都沒有;而是由團部連在軍營後方,搭了個大帳蓬讓軍犬隊當做臨時的住所。不過,軍犬隊,搬遷到楓港後,程泉這才真的離開了,自己原屬單位的"四x二營"三連;因為,四x二營的三連,仍是駐紮在恆春的軍營,並未跟著搬遷到楓港。雖說,程泉在恆春的軍營之時,跟著軍犬隊,是住在營區外山邊的破營房,並非住在軍營內;不過,偶而,他出入恆春營區之時,卻還是會遇到第三連的老兵,而這仍讓他感到不安。甚至,有一次,程泉經過了恆出營區的大門口之時,正巧!在門口站衛兵的,是與程泉在三連同梯的一般兵;而那同為79梯的一般兵,就偷偷告訴程泉,說『喂~同梯的。還好你跑掉了。不然,我們連上的大專兵,昨晚,晚點名就寢後後,全部又被老兵、叫出去外面踹。幹~~同梯的,你實在太好運了,都沒被老兵踹過;我也被我們連上的老兵,叫出去踹過好幾次。不過,你最好是不要再回連上了;不然,老兵,也一定會把你叫出去踹~~』。程泉,聽了那同梯的一般兵之言,心下也頗為慶幸,自己離開了部隊;否則,新兵動輒得咎的部隊,他恐怕也難逃被老兵,圍毆的命運。至於,六x八團的團部,搬遷到楓港之後,團部的訓練官,驗收了一次軍犬集訓半個月來,"基本動作"的成果。「坐,臥,站,來,靠。走,立,匍匐,叫,去,咬物~~」由於,程泉所訓練的軍犬~"安妥",牠十一個基本動作幾乎都會做。所以,那個星期六,"安妥"幫程泉,贏得了半天的榮譽假;而程泉,星期六,星期日,這也才能利用那一天半的假期,再次搭車回台中找娟娟。

程泉,五月初一天半的假,同樣是先從楓港搭中興號,直接先回台中海線的清水鎮。不過,星期日,娟娟為免讓程泉,一早又得奔波到台中找她;於是,這次程泉的假日,娟娟一早便自己從台中開車,到程泉的家裡,找程泉。而後,兩人上午短暫的相聚,中午卻立刻又得分離;然後,程泉從清水鎮搭上中興號往恆春後,兩人又將是遙遙無期的相思等待。兩人總是不斷的相聚,卻也不斷的分離,而每次的分離,程泉的心中卻依然充滿惆悵。尤其當娟娟,開車載程泉去車站搭公車,而程泉,則坐在中興號公車上,眼睜睜的看娟娟纖細的身影,漸漸在他的視野中遠離。"中興號"公車上,程泉的黑色尼隆大背包,星期六回來的時候,是扁扁的;然而,歸營的時候,卻總鼓鼓的。因為,娟娟,把之前寫了一大疊,卻寄不出去的信,全都親手交給程泉,好讓他帶著去軍中一封一封慢慢的看;且每次程泉歸營,娟娟也總是會買一大袋的零食,讓程泉帶去軍中。六x八團的楓港軍營,軍犬隊住在營區後方的大帳蓬裡,程泉每晚睡覺前,總會從忠誠袋裡,拿出娟娟的一封信來,用小手電筒微弱的燈光照著看;因為,這是娟娟規定的,讓程泉一天只能看一封信。娟娟,就像是程泉的天使一樣,讓程泉縱然身在暗無天日的軍營中,內心之中也依然有歸屬的期待;甚而,偶有夜裡,程泉夢裡會夢見地老天荒,而他也依然對娟娟,仍遙遙無期的相思等待。恍若,程泉一直在地老天荒的煉獄裡,等待著天使。...X X X

三、不知多少年後~人類滅絕,在樹下的回憶~天使總在遠方召喚

不知年不知月不知日,迷霧瀰漫的大度山,殘存一縷魂魄的程路仁,時而徘徊於亂葬崗的蒼天下,尋覓往事在荒煙漫草間;時而,他的魂魄則又乘著迷霧,飄蕩到恍若仍是百年前,景物依舊的"東海大學"校園裡,獨自悲傷的行走於相思樹林間。『娟娟~她會不會再來到這片,我們曾經相約見面的相思樹林間。這片相思樹林,恍若仍是年輕時,我懷抱著娟娟坐在青翠的草地上;而今要是能再重逢,我們不知道會有多麼快樂。只是如今卻又是何年何月何日了,難道我已經死了嗎?!?~~或者我只是在做夢??!~~為什麼我總是走不出這片迷霧。假如,這真是場夢,那當我走出了迷霧,卻又會是何年何月何日?!?~~夢醒後,我仍在大度山唸大學嗎?!?~~或是,我正在當 兵?!?~~迷霧啊~~~也許我當夢醒後,我會看見娟娟睡在我身邊,因為她是我的妻子;亦或是,我會貧病潦倒的獨居陋室,而娟娟卻已是別人的妻子。無論如何,我得走出這片迷霧啊,離開這片虛幻,回到那真實的世界~~』迷霧瀰漫的相思樹林間,恍若一縷魂魄飄蕩的程路仁,唉聲嘆氣的佇立於相思樹下;而相思樹林無邊的落葉,此時竟紛紛飄落,風吹落葉沙沙聲響,更恍若是蒼天,回應了程路仁,想離開這片無邊迷霧,再見到娟娟的乞求。於是,恍若一縷魂魄飄蕩的程路仁,只覺眼前的景物,似又開始變化。

「相思樹林間無邊的落葉灑落如雨,蒼涼的百年時光讓我倒臥在相思樹下,身軀已成一具枯骨。相思樹林間,有棵相思樹的樹幹上,刻著娟娟的名字;而我遙遙無期的相思等待,卻再沒見過娟娟。"此情至死不渝~~"這是我在相思樹林間,年輕時對娟娟說過的允諾;而我也真的做到了。於是當我死了,相思樹上一隻羽毛鮮豔、五彩斑斕的翠鳥,繞過我左邊的相思樹,飛到了我身邊。迷霧瀰漫的相思樹林間,繞過我左邊的相思樹,恍若鳥兒翩翩來到我身邊的,原來是身穿一襲花洋裝的娟娟。荳蔻年華來到我身邊的娟娟,是個仙女,而在她烏黑垂落的飄逸長髮下;當我由死亡甦醒之時,發現自己正枕在娟娟的腿上,仰望她脈脈含情的眼眸如此溫柔。迷霧瀰漫的相思樹林間,迷霧終於漸漸散去,原來此時正值昏暮,天色昏暗;而殷紅的夕陽,迴光返照似的,更把天空的雲層,照成了像是火海般的血紅一片。昏暮中的火海~把大度山盡燒成了焦土,相思樹林都成了灰燼,而我只是獨自坐在大度山上,殘存的最後一棵相思樹下。娟娟只是一個名字,刻在燒成了餘燼的木頭上,於是我化成了一個墓碑,陪在她的身旁。"東海大學"的四合院、迴廊,都已成破瓦殘磚的廢墟;但縱然地老天荒,我卻仍在大度山的焦土上,最後的一棵相思樹下,遙遙無期的等待娟娟。人類的世界已經滅絕了,地球上屬於人類文明的時代,已成過去;而地球仍在旋轉~~~。真實的世界,剩下只是不堪與孤獨,於是我寧願隨著迷霧,再走回百年前的大度山。迷霧瀰漫的大度山,兩旁垂榕覆頂的"文理大道",綠色隧道下的大度山風吹起兮,娟娟的裙擺飛揚,身影似又在迷霧中~~~」。

人類的世界已滅絕,殘存一縷魂魄的程路仁,原本以為自己走出了迷霧後,將可以回到真實的世界。可是,程路仁,萬萬沒想到,當他走出迷霧,而他眼前所面對,卻是人類文明已化為灰燼的一片焦土。「何謂真實?!?~」當地球上已不復有人類存在,當人類所創造的文明、社會、國家;一如數億年前地球上的爬虫類,瞬間滅絕於一場浩劫。而人類社會曾經所謂的繁榮,科技,甚至歷史,所謂的真實,原本就是建築在塵土之上;而後,人類滅絕後又復歸於焦土,這如何能在算是真實。這猶如在北國冰雪的國度裡,嚴冬中以冰雪建造的巨大宮殿,只不過春天來臨冰雪溶後,宮殿又化成一池水奔流入河;此後,誰又能說,那河裡的那瓢水曾經是宮殿。殷紅的太陽把天空厚厚的雲層染成一片血紅色,剩下一片焦土的大度山,程路仁,只偶見有人類的枯骨,伸出於紅土之上;而其朝向天空張開的手指,縱然彷彿想緊抓住些什麼,卻終究只剩下白骨。「人類,最後是如何在地球上滅絕的?!?~~」程路仁並不清楚,只是面對人類曾經所謂的真實世界,竟在自己眼前也成了虛幻,卻不禁仍讓他感到悲傷。"東海大學"紅牆灰瓦的四合院迴廊,荒蕪的只殘存滿地的破瓦殘磚,廢墟裡的段垣殘壁,甚至比亂葬崗還淒涼;而程路仁,所想尋找的一切,真實的世界更已經都不存在了。

程路仁的記憶中,大度山有滿山蓊鬱的相思樹林,只不過在人類滅絕後的真實世界裡;此時,大度山原本滿山的相思樹,卻盡燒成了滿荒野的黑色木碳。殷紅的夕陽沉落後的黑色大地,卻唯獨剩下最後的一棵相思樹,仍殘存佇立於寸草不生的焦土之上;而真實的世界已荒蕪,於是程路仁也只能徘徊於大度山,最後的一棵相思樹下回憶。「生命的存在有什麼意義?!?~~」這個年輕之時,即已困擾程路仁的問題,此時!又縈繞在他的腦海。「假如,地球是個麵包,那人類的存在,充其量,也不過就像是長在麵包外的黴菌。數十億個霉菌長在麵包外,不斷的繁殖,不斷的想擴張領土,不斷的想吸取麵包的養份;而有的黴菌想成為偉大的細菌,於是不斷的吞噬其他的黴菌。到頭來,這數十億個黴菌,縱然不因,貪婪的吸取麵包養份,導致最後養份枯竭的集體滅亡;或者,它們也要彼此爭奪,死於彼此的吞噬。再不然,這個長了數十億黴菌的麵包,終究也要被人丟進焚化爐裡,讓黴菌慘遭被燒個乾淨的大浩劫。麵包上繁榮過的黴菌,地球上繁榮過的人類,貪婪的爭奪,享受過後;當一切都化成灰燼,而"生命的存在有何意義"?!?~~」人類滅絕後成了焦土的大度山,程路仁佇立在最後的一棵相思樹下,回憶~關於關於人類的曾經存在。而最後,程路仁,得到了一個結論─「除非地球上五十億人類的屍體,能在細菌的分解下,化成深埋地底的石油;否則人類的曾經存在、及歷史,對這塊土地來說,根本看不出來有何意義。~~"活在當下"是對的,爭你當爭,奪你當奪,逞你當逞的獸慾;其他的,就別想那麼多了。因為,人類也只不過就是形狀比較大的細菌~~」。

「 娟娟,剛剛從迷霧中來到我的身邊,恍若要帶我回到現實的世界。可真實的世界已滅絕,人類的社會何來之有??!~生命的存在,不過就是場虛幻罷了。大地都成了焦土,娟娟也再不可能存在了,但真實的世界已幻滅裡,縱然娟娟也早已不在;可是,為什麼我對她的愛,依然如此真實的存在?!?~~~顯然,生命的思想意識,並不隨著,所謂的真實世界滅絕,及有形的世界幻滅而消失。所以娟娟縱然已經不在,而我的意識卻依然跨越時空,遙遙無期的相思等待。是的~~~跨越有形、無形時空,"永不幻滅"的意識,或許!這才是生命真正的真實吧。我知道了~~"精神"才能真正的不死~~我知道了。娟娟~~這是妳想告訴我的嗎?!?~~」大度山焦土上的最後一棵相思樹下,殘存一縷魂魄的程路仁,想及此,忍不住心中激動,因為人類滅絕後,卻讓他似乎對生命有了新的領悟;可是,縱使程路仁,對生命有了新的領悟,而身在真實的世界的焦土上,佇立在大度山最後的相思樹下,卻竟只是讓他感覺更孤獨。『程泉~~千萬不要放棄你年輕的夢想,只要你是為自己的理想努力;無論如何,我都會支持你的~~』縱然真實的世界已荒蕪,當程路仁佇立在相思樹下,感到孤獨,而此時!遠方的天空下,卻見迷霧又瀰漫;且迷霧中,殘存一縷魂魄的程路仁,更似聽到娟娟的聲音,彷彿在向他呼喚。於是,夜幕下的黑色大地上,只見程路仁,踩著人類滅絕後的焦土,一步一步又向遠方迷霧走去。因為,真實的世界如此不堪,讓程路仁感到如此孤獨,所以他也寧願在走入迷霧瀰漫的大度山。...迷霧瀰漫的大度山,"東海大學"滿山蓊鬱的相思樹,紅牆灰瓦的四合院迴廊,景物又一如程路仁年輕時所見;而年輕的程泉,正也充滿朝氣,熱衷的辦活動,日夜忙碌於迷霧瀰漫的大度山。....X X X

 

四、89心馳書展籌備

「1989年6月x日大度山日記:星期日,"心馳書展"的準備工作,大致已就緒。這是第二次辦全校書 展,且多了許多人手幫忙;所以比起上學期辦的書展,這次可謂一切都頗上軌道,輕鬆多了。六月四日,北京天安門學運,剛落幕。不過,緊接著學校的"學生會大選",因此學校裡仍充滿政治的氣氛。學生會大選後,接著又是第一屆"學生議會",議長的選舉。今天下午,我才知道,原來志傑,也要參選"學生議會"的議長;而巧合的是,另一組議長候選人,正是跟我同班的張健。志傑,大一便加入"社會服務隊",且又是康輔社的藍衣幹部,可謂人脈豐沛;而他自己也自信滿滿的說,以他掌握的票數,應該當選議長沒問題。可是張健,卻也不是省油的燈。近日,張健正要在東海別墅辦舞會,免費送票,廣發英雄帖;況且,還有林棟樑,應該也會幫張健的忙。志傑,為人正直,熱心服務於他人,而張健,則是個,善於操弄他人,為自己謀利,標準的"馬基維利主義者";所以,感覺,這就像是一場好人與壞人的對決,卻不知結果是─"邪不勝正~",亦或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1989年六月,第二個星期的星期日。初夏的,大度山東海大學。乾河溝旁,座落於蓊鬱樹林間紅牆灰瓦的"學生活動中心";這天,雖是星期日,卻見"活動中心"內外,不斷有人忙進忙出。因為,隔天星期一,全校大書展即將開展。所以只見康輔社九屆的藍衣幹部,正用大紅色的海報紙,把"學生活動中心"外,幾根四方型的大廊柱包裹起來。廊柱包裹著大紅的海報紙,上下再用金色的膠帶圈住,"學生活動中心"外的門口,頓顯得有點喜氣洋洋的氣氛;而當然,在紅色的大廊柱上,志傑還會用其慣用油漆刷,龍飛鳳舞的寫上「心馳書展」四個大大的毛筆字。至於,"學生活動中心"內,沿著玻璃大門口的兩邊,各有兩面活動屏風,屏風上貼的牛皮紙,同樣是志傑,龍飛鳳舞的毛筆字;而正對門口貼著磚色磁磚的半圓型大柱前,也立著一個屏風,牛皮紙上寫的則是─"書展"大大的兩個字。另外,門口半圓柱的牆後,圍成書展辦公室四周的活動屏風上,志傑,則在屏風的外圍,繞著屏風一圈,以毛筆字寫成他最擅長的"赤壁賦"。當然,志傑以其毛筆字,為全校書展所做的佈置,多只是外觀;至於,書展場地內的美工佈置,則是同為康輔社九屆藍衣幹部,"愛珍"的專長。因為,愛珍擅長,以大小粗細,顏色個不相同的"麥克筆",做POP美工。所以,書展內的長桌上,所立的書商紙牌,折扣價目牌,以及垂掛樑上的特價,貼於柱上的海報,則皆出於康輔社九屆的愛珍之手。當然,康輔社九屆的阿秀,及玲玉,星期日這天,也都會來幫愛珍,或裁割海報紙,或是黏黏貼貼的。此外,書展場地佈置,最重要的,當然就是要把幾十個書商,幾萬本的書籍,整齊有規劃的,上架在"活動中心"內,排列有如迷宮的長桌上;而這則是,程泉帶著四個內務組的組員,所做的粗重工作。

星期日,及至傍晚時分,"心馳書展"的場地佈置,"學生活動中心"內外,大致上都已有模有樣的佈置完成。初夏的襖熱天氣,太陽下山的晚,傍晚約六點多,蟬聲仍綿延,而此時,林棟樑,卻已從欣餐包了幾個便當,帶到"學生活動中心"來給大家當晚餐。而全校書展的場地,既已大概的佈置完成,大家這也可鬆了口氣;於是,一夥人,便在"學生活動中心"內,門口半圓柱牆後,臨時圍成的書展辦工室裡,一道邊吃便當,邊閒聊。書展的臨時辦公室,四面用活動屏風合圍而成的小空間,地上擺滿了一疊疊的書,而中間擺著一張乒乓球桌,當辦公桌;於是,晚餐吃著便當,一夥人便圍著乒乓球桌,八、九人擠在有點狹礙的空間裡笑談。只聽,愛珍邊吃著便當,邊帶點開玩笑的頑皮口氣,突問志傑說『喂~~志傑。聽說,你要選"學生議會"的議長,是不是?!?~~哼~憑你那付德性,除非是我們"東海大學"的學生,都死光了。不然,我看你絕對選不上的。嘻~~』。志傑,聽了愛珍的問話後,憨笑著回答『呵呵呵~~愛珍。妳怎知道,我要選"學生議會"的議長~』。愛珍,嬌笑著回答說『喔~你要選"學生議會"的議長哦,我是聽阿秀說的啊~~』。而阿秀,聽到愛珍提到她的名字,於是便也跟著說『哈~~我也不是第一手的資訊來源。我是聽玲玉說的~~』。正吃著便當的玲玉,聽了,便也立刻跟著,笑說『嗯~~是"加菲貓"告訴我的啦~~』。原來,九屆的加菲貓,傅榮!正是與志傑,同為經濟系的同班同學;而這也難怪,加菲貓會知道,關於志傑要選"學生議會"議長的事。因為,志傑,他似也從未對康輔社的其他人,提過這件事。因此,程泉也是此時,這才知道,原來志傑竟,他也是第一屆的學生議員,且他竟還要選"學生議會",第一屆的議長。而程泉,一聽志傑,要選"學生議會"的議長,這不禁讓程泉聯想起,與他社工系同班的張健;因為,張健,似也對程泉說過,他要選"學生議會"的議長。

志傑,要選議長的事,此時既已讓大家都知道,於是只見他,樸實的臉龐,憨笑著又說『呵~~對啊,我是經濟系的學生議員啊。反正,康輔社九屆的,已經交棒給十屆了;然後!再來又沒什麼事,所以我要選"學生議會"的議長。~~找點事情做啊~~。而且,我們"社會服務隊"裡,有很多人都是學生議員啊。然後,他們就拱我出來,跟社會服務隊的"國欽"搭檔, 一起來選正副議長啊。然後,我就到處拜託了一下,算了一算,應該會投票給我的學生議員已經超過一半。所以,我要選議長,應該是沒什麼問題啊,所以我就參選了啊。呵呵呵~~』。『ㄟ對啦,程泉。這次第一次的議長選舉,只有兩組人而已。咦~~那另一組人要選議長的,好像就是你們系上的耶。叫什麼~什麼~什麼~~』一時似想不出另一個要選議長的人的名字,志傑充滿鄉土味的口音,此時講話頓有點結巴;而程泉,當然,立刻就接著,答說『喔~~應該是我們班的張健啦~~』。志傑,聽到程泉提到張健的名字,恍然想起的,笑說『呵~~對。叫張健,張健。呵~~他跟你同班哦。對啊~~所以你們社工系的三張票,我都拿不到。不過我應該還是可以選上啦~~』。『啊~~好啦,好啦。志傑,別在那裡自吹自擂了啦。那就等你選上了議長再說啦。不然,現在就說大話,說的那麼大聲啦,到時候如果沒選上,那你會很難看啦。我會嘲笑你啦~~』聽著"社服石磊隊"的老隊長,志傑要選議長的事,呂賢,坐在乒乓球桌旁,吃著便當; 一時,他也不甘寂寞的插科打諢。...

程泉,聽到志傑要選第一屆"學生議會"的議長,起初感到有點訝異。因為,志傑的個性率直質樸,粗糙的皮膚,黝黑的臉龐,沙啞的聲音講話有點結巴;除了滿肚子的創意及笑話外,再怎麼看,志傑都像是來自南投山區偏遠鄉村的憨厚青年。而志傑的形象,一時更讓程泉無法聯想,他竟要與張健競選第一屆的學生議會的議長。因為,張健家住台中市區,除了天天誇漲張的打扮時髦,而其一張鬆垮的嘴口若懸河,更擅於顛倒是非,鼓惑人心;且自大一開始,張健的嘴邊,成天便掛著"厚黑學",以"臉皮厚、心要黑","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做為自己的人生規臬。因此,志傑的憨厚質樸,且熱心服務,相較於張健的攻於心機,滿肚子鬼胎,簡直是天壤之別的兩種類型的人。憑心而論,以程泉,二年來在"社會服務隊",及"康輔社"對志傑的相識;及三年來,他在社工系及地下舞廳對張健的熟悉,理所當然,程泉會希望志傑當選議長。因為,志傑,不但是個經歷豐富的幹材,且是個充滿理想的青年;至於,張健,則純粹是個投機份子,不管他的嘴巴講什麼,他的終極目的,其實卻都是為了自己獲利而已。『喂~志傑。~~我們系上的張健,他跟程泉同班啦。而且還有林棟樑啦,他們三個成天都混在一起抽煙,泡舞廳跳舞啦。所以如果你要打敗張健,當選議長。呵呵呵~~那你就要先打敗程泉,跟林棟樑啦~~』書展的臨時辦公室裡,黃德坐在呂賢身邊吃著便當,而他滿嘴飯菜的嘴裡,突然卻冒出這麼一句話。志傑,聽了,憨笑的半開玩笑,說『真的哦。那個叫張健的,跟程泉,還有林棟樑,交情很好哦。哦~~那這不好對付了。~~哈哈哈~~』。此時,林棟樑,人並不在書展的臨時辦公室,而程泉聽了志傑的玩笑話後,倒是覺得有點尷尬。因為,事實上,程泉一點都喜歡張健的為人,可他的名字卻常被人,與張健扯在一起;彷彿他跟林棟樑,還有張健是莫逆之交似的。...

星期日,晚上十點多,乾河溝旁的"學生活動中心"。由於,這是程泉第二次籌辦全校書展,因此對於所該做的事,多以駕輕就熟。且這次的書展,內務組又多了呂賢,黃德,工作營的阿福,及山地服務隊的男生幫忙。因此,至星期日的晚上,名為"心馳書展"的全校書展,籌備工作多已準備就緒;而程泉,似乎也不必再像上學期的書展一樣,必須整夜熬夜的忙碌。「學生活動中心」內,排列有若迷宮的長桌上,已整齊的擺滿了書;牆上貼著海報,樑柱上掛滿書商的折扣價目。至於,玻璃大門口內的活動屏風上,龍飛鳳舞的書法,更讓書展充滿書香味;似乎一切,就等星期一的書展開展。...

※心馳書展籌備留影:12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