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五十四章89東海大學─心馳書展(一)

「人類滅絕後,地球又經過了四億年.....」

一、人類滅絕後經過四億年,大荒山的太虛幻境

時間─地球人類滅絕後又經過四億年。物換星移而生命依然演化,太陽系的第三個星球,座落黑色的宇宙運轉於黃道帶的地球,由外太空看;此覆蓋大氣層的水藍色星球,綻放出跟藍寶石一樣的光茫。廣闊的湛藍海洋,依然覆蓋地球表面,百分之七十的面積。至於,四億年前地球的五大洲,由於大陸板塊的擠壓飄移;此時,歐洲,亞洲,非洲,美洲,大洋洲,已全然凝聚成地表上唯一的大陸,名為「亞歐非美澳大陸」。"歐亞非美澳大陸",佔地球表面約三分之一的面積,由東至西,型狀猶如人類歷史上,所稱的"諾亞方舟";因此,"亞歐非美澳大陸",又稱「諾亞方洲」。人類的繁華城市及歷史遺跡,都已深埋地底,而其驕傲的工商業文明,所對地球造成的污染及毒害,讓地球更是猶如生了場癌症般的大病。及至,人類滅絕後,地球又花了數百萬年的時間,這才終於完全排除;數十億人類,猶如病毒般在祂身上啃蝕,曾經所造成的毒害。「諾亞方洲」萬水千山綿延縱橫,人類滅絕後,地球經過了四億年,生命終於又演化出了新的生機;各種珍奇異獸繁衍於寬闊的草原,及蓊鬱的森林間。當然,生命的存在,演化始終有其方向。地球第一次孕育生命,花了二億年,創造出了爬虫類的天下,而爬虫類經過二億年的演化;其智慧,卻依然只具追捕食物,及交配繁衍的思維能力。因此為了讓生命成長,地球上的爬虫類終被毀滅,而地球上的生命,經過數千萬年的重整,終於也創造出了,具更高等智慧新生命─人類。人類存在地球的歷史,極其短暫,從原始人出現到人類滅絕,約只有數百萬年。雖說,人類相較於爬虫類而言,已具有較高等的智慧,且有三度空間的思維能力;不過,人類的內心,卻依然,只是屬於一種貪婪的獸類。

四億年前,地球上五十億的人類,多半的人類為了滿足其內心的獸慾,往往不擇手段。而由龐大的人類,組織而成的所謂國家,其目地;往往也只是為了,為其所謂的種族,爭奪到更多的土地、資源與利益。國家與國家的戰爭,種族的集體屠殺,且為了滿足其慾望無窮,人類幾乎將地球的樹林砍伐殆盡,將地球上的其他生物,幾乎趕盡殺絕;因此,縱使沒有慧星撞地球,而地球上的人類,終將也將在其瘋狂的獸性中,自我毀滅。人類的滅絕,對地球生命的演進是件好事,因為經過四億年生物大滅絕後的重整;此時,地球上已演化出,具更高等智慧的生命。而相較於人類,只有三度空間的思維能力,此時地球上只要的生命體;其多具有四度空間,到五度空間的思維能力。「仙類」「神類」是此時地球上,所居住,主要的智慧生命。 而宇宙浩瀚的生命,向來都是日積月累,循序成長而成;因此,不管是"神類",或"仙類"自然,也都不是自無中生有。事實上,十億年前,神類與仙類,都只是誕生在地球海洋裡,數以兆計的浮游生物;而後,經過數億年的演化,它們演化成了地球上的爬虫類。而後,地球上的爬虫類,因生命演化的需要,而大滅絕後,又經過二億年;當時的神類與仙類,也曾是地球上數十億的人類之一。人類會滅絕,其實!就像每個人都會面對死亡一樣,而這都只是生命必經的過程而已;因為,也只有透過死亡與毀滅,生命才能進入重整,與創造新生。所以,十幾億年來,神類與仙類,縱然有形的外表,歷經浮游生物,到爬虫類,又到哺乳類,不斷改變;然而,祂們的靈魂的深處,卻始終記憶著十幾億年,祂們的成長過程與走過的路。

人類滅絕的四億年後,地球上的生命更欣欣向榮且充滿詳和。因為,神類與仙類,生命能量的來源,皆來自吸收日月菁華,亦或天地靈氣;並不需要如人類般,必須靠獵捕食物裹腹,或爭奪土地資源。而生命的存在,既不需要再汲汲營營於尋找食物,彼此間自然也就不需再有物慾的爭鬥;或為了現實生活問題,而彼此反目。事實上,歷經人類的階段後,靈魂又經過四億年的成長;不管是神類,亦或仙類,祂們的內心之中,此時也再無只想滿足私慾的獸性。至於,有人可能會問,四億年前地球上的五十億人,經過四億年後,是否全都演化成了神類,或仙類;這個答案,當然─「不是」。因為,地球上,並非所有生命,都能讓其靈魂維持,持續成長。所以,四億年前地球上的五十億人類,事實上,約只有二十五億的人類靈魂,經過了四億年後,成長演化成了"仙類";而另外,約有一億個人類靈魂,由於其能更早擺脫現實與世俗,積極的成長,所以更演化成了"神類"。「神類與仙類,有什麼不同?!?~~」大致上,以外觀而論,神類與仙類,最大的不同是──仙類如同人類般,仍有固定的形體,而神類則無。以仙類而論,相較人類具有三度空間的思維能力,而仙類卻有四度空間的思維能力;因此,仙類雖如同人類有固定的形體,然而祂卻能以其意識,穿越時間與空間,讓其思想自在的悠游於,生命的有形與無形時空。至於"神類",當其生命成長成熟後,自然便能以磁場的狀態,橫跨於多個生命的有形與無形時空之間;所以,其在地球上,並無固定形像,或是一顆石頭,或是一片樹林。甚至一條河,一座山都有可能,都有可能是"神類"。譬如,"亞歐非美澳大陸"的東方高原上,那裡的一座山上就住著一個神;而那座高原上的山,就叫「雲夢霧幻大度山」。....

「亞歐非美澳大陸」的東方高原,海拔約二萬公尺,是地球上最高的高原。其高原,形狀宛如一個蕃薯,幅員狹長約三萬六千平方公里;而在四億年前,那高原,原是海上的一個小島,名就叫台灣。所以,此高原,又名「台灣高原」。"台灣高原"之所以會成為,地球上最高的高原,主要是因四億年前;叫台灣的海島,原本就是受歐亞大陸板塊,太平洋板塊,及菲律賓板塊擠壓,而被擠壓露出海面的島。可令人想不到的是,台灣這小海島,受地球三大板塊的擠壓,經過四億年後;而它竟然被擠到,二萬公尺高的地球大氣層邊緣。這下,台灣可真的"出頭天"了,只可惜此時地球上,已經沒有充滿"我族主義"的獸性人類。何況,即使就算有人類,而以人類的能耐,也無法登上二萬公尺的高原。因為,四億年前,地球最高的山峰,位於中國西南邊陲,"青康藏高原"上的"珠穆朗瑪峰",也尚不到海拔一萬公尺;而當時,人類能登上"珠穆朗瑪峰",且還活著回來的,卻已是寥寥無幾。因此,四億年後的台灣高原,海拔有二萬多公尺,甭說還住有"想出頭天"的台灣人了;此高原,可說是敻無人跡,甚且飛鳥不至。雪白的濃厚雲層之上,台灣高原,荒涼的大地唯有黃土與岩石,縱使四億年前,這裡曾是個住有二千多萬個人類,齊聲高喊"愛台灣"的繁華之地;不過,四億年後,如今卻只能以"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來形容。

「台灣高原」之上,中央山脈群山綿延,縱橫的山脈卻只是光禿禿的岩石礫土,而群山萬壑間;但見中央山脈西邊,臨近高原的邊緣,有座山竟似終年都被白霧圍繞。海拔二萬公尺的高原上,長年迷霧繚繞的這座山,這正是傳聞中,有一個神居住的「雲夢霧幻大度山」。正是「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二萬公尺的高原,理應空氣稀薄,怎會有雲霧,然而或許!也是因為,有一個神居住在這座山;因此,這座山,即使,幾近位於地球大氣層邊緣,這才卻違反自然現象,而終年雲霧繚繞。「神~~究竟是何形象?!?~~」雖說,"雲夢霧幻大度山"居住著一個神;然而,卻也從未有人,真的見過那個神的模樣。「只緣身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縱然未曾有人見過那個神,但只要你走入了這座山長年的迷霧中,卻會發現;神跡~~是真的存在於"雲夢霧幻大度山"。因為,海拔二萬公尺的"台灣高原",雖盡是荒涼貧脊的礫土與岩石,可是!當你走入"雲夢霧幻大度山",卻將會驚訝的發現;迷霧繚繞的"雲夢霧幻大度山",迷霧中的景物,竟是滿山的相思樹林蓊鬱,荒蓁古道上更是叢草滔滔。「神~~究竟在什麼地方?!?~~」據說,曾有"仙類"御風而行,來到海拔二萬多公尺的"雲夢霧幻大度山",尋找居於此地的那個神。可是,迷霧中,當"仙類",踏著神跡,來到"雲夢霧幻大度山"的最高點;而,此時,他們這才發現,原來,"雲夢霧幻大度山"的最高點,雲霧之上隱約竟然還有一座更大的山。橫亙於"雲夢霧幻大度山"雲霧上的山,只見其高聳雲霄,山脈綿延無邊;而其山巔,似更直衝出地球大氣層之上的外太空,根本看不到盡頭。

「雲夢霧幻大度山」其雲霧之上的山脈,此山是如此虛無縹緲,甚至!連御風而行的"仙類",能力都無法到達。『"大荒山"~~就在"雲夢霧幻大度山"的雲霧之上。四億年年前,人類古老的故事,"紅樓夢"的傳說~果然是真的~~』關於大荒山,山在虛無縹緲間,經過"雲夢霧幻大度山"的仙人,將這事傳了開來。於是,往後,又有道行更高深的仙人,聽聞了此事;時而,便也往"雲夢霧幻大度山",去尋傳說的大荒山及神的蹤跡。『大荒山~無稽崖~青埂峰下,有顆女媧煉石補天留下的石頭。這顆石頭,說他無材可去補蒼天,後來幻化人形,被帶到人類的紅塵去輪迴。四億年前的人間故事,至今,歷歷都還寫鐫刻在那顆石頭上呢~~難得啊,或許,這就是神跡吧~~』山在虛無飄緲間的"大荒山",果真有仙人前往遊歷,且也真的到過;或許,是因緣際會。所以,只聽,那些到過大荒山的仙人,又說『其實,"雲夢霧幻大度山"的迷霧中,有一條荒山古道,能通往大荒山。可惜,迷霧中的那條荒山古道,忽隱忽現;因此,也並非人人能找到~~』。『"大荒山",我原本以為,那裡有神居住,所以當是花柳繁茂,滿山閬苑仙葩,滿谷美玉無瑕。可是,位於地球的大氣層外,到過才知道,原來那裡只是一片荒山野嶺,宛如月球表面的岩石滿佈而已。~~唉~,而且也未能見到神,有點失望啊。~~而且,聽說,虛無縹緲的"大荒山"上,有個"太虛幻境"。可是~我尋遍了大荒山,卻也未見到有何"太虛幻境"?!?~』縱然,有仙人到過"大荒山",可據傳聞,除了荒涼外,似乎"大荒山"上什麼都沒有。於是,便又有仙人,自嘲的說『太虛幻境"~~既是幻境,自然非人人所能見到;或許是有緣人,靈犀相通,才得以見到吧。~~~唉~~只恨無此緣,到太虛幻境瞧瞧,卻不知"太虛幻境"裡,究是個怎樣"水中月,鏡中花"的美景~~』。

「太虛幻境~~」縱然踏遍"大荒山"的群山萬壑間尋覓,確實也是白費心機。不過,倒也有這樣的傳說,悄悄流傳於仙類的國度─「"亞歐非美澳大陸"的東方,隨地球的自轉,轉到了太陽的背面;當迷離的月光,照到了台灣高原上的"雲夢霧幻大度山"。迷霧中的大度山,老樟樹下有顆石頭,寫著"東海湖"三個字;而當找到這顆石頭,迷霧中便會看見一條荒草叢生的羊腸小徑,可直通往"大荒山"。大荒山無稽崖的青埂峰,蒼松下有顆石頭,傳說!這便是女媧煉石補天,剩下的~沒用的石頭。高十二丈,見方二十丈的補天石,其上字跡分明,編述歷歷,所寫的,便是傳說中的~"紅樓夢"。群山萬壑間,鐫刻"紅樓夢"的石頭─據說~這無用的補天石,每當映著月光,便會讓他在叢山間,想起許多關於他到紅塵輪迴的事。四億年前的人間事,或快樂,或悲傷,"無材可去補蒼天,枉入紅塵若干年,此係身前身後事,憑誰倩去做奇傳~~";於是,這顆無用的補天石,把他所經歷的事,全編述成故事,鐫刻在自己的石頭上。所謂的"太虛幻境",其實便是在這顆石頭,所編寫的故事之內。因此,若想前往太虛幻境,除非你能看完這顆石頭上,編述歷歷的故事。青埂峰下的石頭上,字跡略斑駁的正面,寫的是"石頭記",又叫"紅樓夢";而其背面,字跡較清晰的,鐫寫的則是"大度山日記"。一則,若欲往"太虛幻境",當你看完石頭上的"紅樓夢",則山在虛無縹緲間的大荒山上,轉眼如夢似幻間,你便會看見一個牌樓;其上的兩旁的對聯,寫著─"厚地天高堪嘆古今情無盡,癡男怨女可憐風月債難酬~"。如此~往牌樓裡走去,便是走到紅樓夢裡的"太虛幻境"。二則,假如你看的,是鐫寫在石頭上的"大度山日記",則無用的補天石會頓生迷霧,將你帶往"迷霧中的大度山"~~」。

山在虛無縹渺間的大荒山,這晚,月光又映照無稽崖的青埂峰山下。而蒼松旁的無用補天石,或是在月光的映照中,又想起了什麼;於是,叢山峻嶺間的青埂峰崖邊,但見迷霧又瀰漫。迷霧瀰漫的無稽崖邊,迷霧中,此時卻見有個身影;且此身影,乍見之下,竟像是個四億年前,人類的模樣。"大荒山",海拔約三萬公尺,高聳直入地球大氣層外的外太空,可卻不知,這濁臭不堪,且智慧低俗的人類,竟是如何來到這個四億年後,神仙的國度。據聞,大荒山的"太虛幻境"裡,存在生命演化過程中,經歷過的許多不同階段的時空;而或許,這迷霧中的影子,竟是從太虛幻境裡,走出來的人類影子。迷霧瀰漫的無稽崖邊,可是卻見這人類模樣的影子,只是像個傻瓜徘徊於迷霧中;卻不知,究竟他是從"太虛幻境",走出來的影子,亦或是,他是想往"太虛幻境"去的人類的"夢魂"。因為,聽說,四億年前,縱使人類無法察覺到自己的靈魂,不過!當其在深沉的睡眠狀態之時,其部分靈魂,還是有可能離開他的身體;且經由夢境,前往不同的時空。....X X X

 

二、89心馳書展開展

「1989年6月x日大度山日記:星期二晚上,"心馳書展"守夜,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我徘徊在一座荒山的崖邊,古道邊的一棵蒼松旁,有顆巨大的矩形石頭;而這高約一百多公尺,長寬約二百公尺的石頭上,則刻滿了字。"無材可去補蒼天,枉入紅塵若干年,此係身前身後事,憑誰倩去作奇傳~"巨石上寫的是一個古老的故事,而這個故事,我已經看過;所以,我知道,那是"紅樓夢"的故事。我突然想起,我是在大荒山,因為紅樓夢說,那顆鐫寫著故事的石頭,是在大荒山無稽崖的青埂峰。"太虛幻境"是在大荒山,我突然又想起來,我是要去"太虛幻境",尋找那令我朝思暮念的女子;因為,我知道那我衷心所愛的女子,她始終都住在"太虛幻境"。大荒山雷聲大作,而我卻不知道怎麼去"太虛幻境";因為,找不到那所愛的女子,讓我覺得很悲傷。不~~~我想起來了,我之前曾到過太虛幻境,也曾找到那曾與我相愛的女子;可是,她卻對我冷寞的有如陌生人。因此,我感覺很失落,所以我在崖邊徘徊。 "絳珠仙子",對這是她的名字~~我想念她,然而我花了一輩子的時間想念;而她卻怎能對我如此無情~~。大荒山雷聲大作,把我驚醒~~~」

1989年六月,第三個星期的星期二,初夏深夜,大度山東海大學。「學生活動中心」迴廊的幾根柱子,皆包裹著紅色的海報紙,其上龍舞鳳舞的毛筆字,寫著「心馳書展」。朦朧的月影映照乾河溝的叢草,座落於樹林間紅牆灰瓦的"學生活動中心",月影下更顯迷離靜謐。由於,午夜已過,東海大學的校園裡都已熄燈。所以"學生活動中心",由外圍的迴廊玻璃窗望進去,此時,幽暗中,但見排列如迷宮的一桌桌,滿桌的書海外,並未見到有人。可是,"學生活動中心"的書展場地,儘管從屋外看不見人,並不表示裡面沒人;因為,幾萬冊的書放在"活動中心"裡,夜晚,總得要有人守夜。昨天,星期一,「心馳書展」已經開展,而話說星期二這晚,正又輪到了程泉,與呂賢,兩個人整晚,必須負責留在"學生活動中心"守夜。「東海大學」晚上,每當到了午夜十二點整,學校總會從電源的總開關,關掉電源,好讓整個校園都熄燈;因此,"學生活動中心"也不例外,時間一過午夜十二點,便陷入漆黑一片。校園熄燈後,,縱有滿屋幾萬冊的書,可沒有燈光,想看也不能看;所以,午夜十二點過後,負責守夜的程泉及呂賢,兩人也只能拿著睡袋,各自找地方睡覺。且看,大個頭的呂賢,把他的睡袋鋪在"學生活動中心"內,玻璃大門口旁的一張長桌;而後,他倒頭便睡,睡死後,更還發出陣陣鼾聲。至於,程泉,原本人在書展內,用活動屏風圍成的"臨時辦公室"裡看書;所以校園熄燈後,他便把睡袋鋪在屏風合圍內的那張桌球桌上,躺在四周都是成堆的書籍中睡覺。

六月的梅雨季,這晚入夜後,淅瀝瀝的又下了點雨;因此夜裡並不覺悶熱,甚至還略有點寒意。程泉裹著睡袋,躺在數萬冊書之中睡覺,鼻息間只覺身邊滿是書本紙張的味道;加之,午夜"活動中心熄燈前,程泉因在書展中,看見一本"紅樓夢",於是他又拿來翻看了幾頁。因此,屏風之內合圍的漆黑空間,當程泉躺在睡袋裡,寤寐之間,竟似夢見,自己恍若正身在一座荒山的崖邊。由於,睡前正看著紅樓夢,因此,程泉,立刻想起,這荒山的崖邊,應就是"大荒山"的"無稽崖"。而果然,當程泉才想著,自己是身在大荒山的無稽崖,霎時!他便發現,自己所在古道邊,蒼松旁有顆巨大的石頭;正是,字句清晰,鐫寫著紅樓夢的那顆補天石。呂賢,躺在距離程泉不到幾公尺的大門口,睡死在長桌上後,他的打鼾聲,很大聲;而傳入了程泉的夢裡,似竟更變成了陣陣雷聲大作。雷聲大作的大荒山,程泉徘徊在迷霧中的崖邊,正想起自己想到"太虛幻境",去尋找那個讓他朝思暮念的女子;然而,夢裡程泉卻又不知該如何到"太虛幻境"去,因此更感悲傷。「絳珠仙子~」一個熟悉的名字,在程泉的腦海浮現。可是程泉,寤寐間在夢裡卻又想起,"絳珠仙子"曾在紅塵與他相愛,且許下諾言;不過,在"太虛幻境"裡,"絳珠仙子"卻已變成了"瀟湘妃子",且對程泉全然的冷淡陌生。迷霧瀰漫的大荒山,程泉,身在夢裡,正迷惘的徘徊在無稽崖的崖邊;此時!陣陣雷聲大作,卻把程泉從夢裡驚醒。迷離的月光映照的"學生活動中心",程泉,夢醒在書堆中,漆黑中睜眼,只覺剛剛的夢境,恍若真實;因此,雖然明知是夢,可卻仍讓他沉悶的情緒,頓感到無限惆悵。

呂賢,睡覺的鼾聲很大聲,這讓程泉,寤寐間夢醒後,有點難以再入睡;且因剛剛的夢,而讓他的心情有點沉悶。時間約是凌晨一點多,於是程泉,拿了身邊的煙,悄悄起身,一個人穿過幽暗的書堆間,便往"學生活動中心"的大門外走去。由於剛剛下了點雨,"學生活動中心"外與"大學書店間"的小廣場,地面顯得潮濕;不過,或也因為剛下過雨,所以遍灑校園的月色,倒顯得清明。雨後的涼風拂面,肌膚隱約還能感覺到風中帶的些微雨絲,程泉點了根煙,走下磚石鋪的小廣場;而後,邊抽著煙,只見他似閒散的踱步著,一路便往"銘賢堂"旁的小路,直走去。"銘賢堂"石頭牆邊的上坡路,走到了"宗教中心"那棟老舊的平房後,便是橫過眼前的"大學路";而,程泉走到了大學路,便停下腳步,再也沒繼續往前走。因為,若是程泉,橫過大學路再繼續往前走,而那便是通往女生宿舍的圓拱門,七里香夾道的小徑。因此,凌晨一點多,程泉只是站在銘賢堂旁的大學路邊,遠遠的眺望七里香夾道的小徑的盡頭,女生宿舍那道紅磚砌的圓拱門。縱然,程泉知道,讓他朝思夜想的惠芬,她就住在女生宿舍裡面,可是現在都已凌晨一點多;當然,女生宿舍磚砌的圓拱門,那道紅色木板的大門也早已關上,此時程泉更不可能,去找惠芬。況且,別說是晚上了,即使就算是大白天,程泉也越來越難提出勇氣去找惠芬;因為,這個學期以來,程泉似乎越來越害怕,與惠芬面對面的相處。

事實上,惠芬,這天中午之時,有來"學生活動中心"看書展;且程泉也有看見惠芬。不過,當惠芬,微笑著向程泉打招呼,而程泉除了心裡感覺一陣顫抖的悸動外,他臉上卻木然的,沒什麼反應。「應該過去跟惠芬說~~如果她要買書的話,可以叫我幫她買。這樣可以更便宜一點~~」縱然,程泉,當時在自己主辦的全校書展看見惠芬,心底直盤算著這句話;可是,程泉,畢竟還是膽怯的,未曾主動走到惠芬的身邊去。一來,這學期以來,或許是因,程泉對惠芬的渴望與思念越來越加深,讓他的腦海,無時不刻總對惠芬充滿了非份之想、及性幻想;甚至,程泉房間的牆上,還貼滿了他對惠芬幻想的裸女身體素描。男女之間的遐思,往往讓程泉,一想起惠芬,情不自禁便會起了男性的生理反應,更別說是直接的與惠芬面對面,聞到她身上散發的少女淡香。因此,程泉,每當面對惠芬之時,腦海浮現的性幻想,竟似總讓他有點,恍若自己做了虧心事的感覺;所以,他更有點害怕會被惠芬看穿他的心思,正或許是自己的心理作祟。二來,林棟樑,日前喝醉酒,曾對程泉說,他想把社工系兩個最漂亮的女生,「把大、小水蜜桃串成一串,大小通吃~~」;而這句話,興許,只是林棟樑的醉言醉語,不過程泉聽在耳裡,心裡卻仍有疙瘩。雖說,程泉並不知道,林棟樑,是否真的想追求惠芬。不過,一想到林棟樑,挺著他那根雄性動物的生殖器官,光這學期他也不知道,已經跟多少女人上過床;因此,光聽林棟樑提起惠芬的名字,而程泉心裡便竟覺惠芬的無瑕純潔,似已經被玷污了。畢竟,已經凌晨一點多,程泉只在"大學路"邊踱步,並未再向女生宿舍走近;而抽了幾根煙後,夜空似又飄起毛毛細雨,於是程泉,便又往銘賢堂旁的柏油路,折返回"學生活動中心"。

門外的細雨中,程泉,走回了"學生活動中心"。正當,程泉將玻璃大門,推開了一道門縫走了進去;此時,呂賢裹著睡袋,睡在大門內走道旁的長桌上。原本程泉以為,呂賢已經睡死了,可當他才走進大門內,卻見呂賢側躺在長桌上,說著夢話般的,問『喂~~程泉,這麼晚了,不睡覺,你去那裡啊?!?~~~』。呂賢,雖然閉著眼睛,卻竟然說話;於是,有點訝異的程泉,便淡淡的回答,說『沒有啊~~悶悶的。出去外面抽煙~~』。此時,卻見呂賢,睡眼惺忪的睜開了眼睛,半開玩笑的,又說『啊~~我知道啦。心情悶悶的,那一定是在想念~~"小惠芬學妹~"啦,對不對?!?~~哈哈~~猜對了吧~~』。確實,程泉很想找個人談談,關於他想念惠芬,卻又不知怎麼追求她的苦悶心情;不過,程泉絕對不會跟呂賢,談自己脆弱敏感的心事。因為,"前車之鑑"不可不防。事實上,之前,程泉在遊園路的住處,也曾跟呂賢,談過關於他想追求惠芬的事。可是,呂賢的大嘴巴,隔天當三人在徐文的房間聊天之時,他便把程泉不知怎麼追女朋友的事,拿出來當笑柄,大聲的嘲笑;而這更當場,搞得讓程泉頗尷尬。因此,此時,呂賢再問起程泉,關於他想追惠芬的事;而程泉,也只是,語帶保留的回答,說『唉呦~~呂賢。期末考快到了啦。書都還沒唸啦,所以覺得很煩悶啦。這學期,不知道又會被當多少學分?!?~搞不好,被2/3退學,那下個學期,你就看不到我了~~』。

呂賢,一聽程泉是為了課業的事而煩悶,只見他立時便從長桌上,坐起身,說『啊~~程泉,一根煙給我啦,那我陪你抽根煙啦~』。程泉,遞了根煙給呂賢後,只見呂賢,抽了口煙,口氣一付海派的,大聲又說『啊~~"為朋友兩肋插刀"啦。程泉~~我們一起修的那幾個科目,我的筆記借你好了啦。對啦~~你的報告,一定都沒寫吧;沒關啦~~我的借你抄啦。別說我不夠義氣啦~~回遊園路,記得來找我拿啦~~』。程泉,大二被當掉的學分,有些科目正與呂賢一起上課;因此,一聽呂賢,要借筆記給他,程泉自然感謝。因為,程泉,即使是被當而重修的課,但他卻仍常翹課,而呂賢卻是個功課優異的學生。因此,程泉雖說是大三的學長,不過課業上,多半卻仍是需要呂賢這個學弟的幫忙。『好啦~~呂賢,那謝謝你了。回去~~我再去找你拿~~』程泉,才謝過呂賢。而後,卻聽呂賢的大嗓門,竟略帶感性的,又說『啊~~程泉。你一直這樣不行啦。課也不上,報告也不寫,然後,老師點名找你,也找不到人。啊~~我要給你良心的建議啦。每次去找你,都看見你在睡覺啦。然後,平常看見你也都是無精打采的啦。所以,我覺得你的生活習慣要改變一下了。還有啦~~就是喔,不要每次跟你講說,你要改變一下自己,振作一下精神;然後,每次你就說~~"只要交個女朋友~就好了啦~~"。啊~~你都是在推托啦~~』。

『嗑~~嗑嗑~~嗑~~哦~~被煙嗆到了~~』呂賢,平常並不抽煙,此時!猛抽了煙,突然只見他嗆得直咳嗽,眼淚直流。不過,卻見呂賢,邊咳嗽邊又說『啊~~程泉。有沒有女朋友,那又怎麼樣?!?~~我跟徐文,不是一樣也都沒有女朋友嗎?!?~~不要再用沒有女朋友,當成你"墮落"的藉口了啦。嗯~~我們"心理學"不是有讀過嗎?!~一個人的人格,可分成"超我"、"自我"、還有"原我"三個部份。對啊~~所以,我覺得,我們應該往"超我"的方向發展,而不是一直停留在"原我"的地方啦。對不對~~不能因為交不到女朋友,無法逞"原我"的獸慾;然後,就整天無精打采啦。像我~~我多麼積極上進啊~~』。『呵呵呵~~程泉,你不覺得,我越來越有理想了嗎?!?~因為~我已經決定,我要變成~"呂超賢"了~~哈哈哈~~』呂賢向來能言善道,儘管是學弟,說起話來卻長篇大論的, 像是在對程泉訓話。可話說到最後,卻見呂賢,又像是開玩笑般的,仰天一陣哈哈大笑,讓程泉也不知他是在說真話,還是在說假話。至於程泉,當然也知道,呂賢說的話,不無道理,可人家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而程泉,略帶頹廢的生活習慣,其積習已深,又豈是呂賢的三二句話,就能因此而改變他。況且,程泉的心裡,始終秉持這樣的信念─「只要有了女朋友,我一定會為我所愛的人改變。也唯有我所愛的女人,才能改變我~~」。「只要找到我的真愛,我的一切就都會變好了~~」程泉空虛的心裡,總是秉持這樣的想法,可是遺憾的是;似乎他總是無法擁有,也不知該如何卻擁有他的真愛。至於,何謂"真愛",事實上程泉,也不太明白,只是自己總是難以自拔的,對惠芬朝思暮念。這種年輕人,對男女之情的癡迷,後來,程泉在"我在大度山的歌"裡,有這樣的描述:

「 可不可以讓我想妳想妳讓我滴不盡相思血淚拋紅豆 ,一個情竇初開的男孩真心愛上一個女孩總是會膽怯 ;

有女懷春的夏娃我亞當又該如何才能引誘妳,讓妳願意與我共嚐這愛的禁果。

夜堳銎尷漁鶻敿}陣衝擊我寂寞的海堤,愛情的第一步我卻始終都跨不出去 ;

唯有每個夜埵b眼睛閉上以前,我總想醒著想妳一整夜 。

妳可不可以讓我夢著妳~讓我睡不穩紗窗風雨黃昏後, 縱然我是單相思但親愛的女孩~

我可不可以請妳記得妳的生命中有個寂寞男孩守候,並傾聽我對妳真情的告白 。

我展不開眉頭~我挨不明更漏的天明黃昏到日落,可不可以一天讓我想妳幾千次 的遮不住那青山隱隱~

流不斷的綠水悠悠悠。 妳可不可以每個夜埵b眼睛閉上以前讓我醒著想妳一整夜

 

可不可以讓我看著妳讓我看不完春柳春花滿畫樓 ,假如是我自作多情讓妳不高興我是否也能請妳將妳準備給我的傷害減輕;

有女懷春的夏娃我亞當愛上妳即使從沒快樂過但除了愛上妳我也無法讓自己獲得解脫。

夜堳銎尷漁鶻敿}陣衝擊我寂寞的海堤妳有妳的矜持卻讓我想寫封信給妳也不知道寫些什麼;

唯有 每個夜埵b眼睛閉上以前我總想醒著想妳一整夜。  

妳可不可以讓我恨妳分不清新愁與舊愁的照不盡鏡塈琝峸e瘦, 縱然我是單相思但親愛的女孩~

我可不可以請妳不要告訴我讓我傷心的話妳不願意傷害我卻更不願傷害了他 的傾聽我對妳真情的告白 。

我展不開眉頭~我挨不明更漏的天明黃昏到日落,可不可以一天讓我想妳幾千次 的 遮不住那青山隱隱~

流不斷 我的淚水悠悠 。妳可不可以每個夜埵b眼睛閉上以前讓我醒著想妳一整夜....」...

 

程泉, 事實上,常常寫信給惠芬,可是他所寫的信,始終卻堆疊在自己的抽屜裡。而在「學生活動中心」的書展會場守夜,與呂賢聊了一陣後,程泉回到臨時辦公室,裹在自己的睡袋裡,腦海裡自然又會浮現許多,關於男女情愛之事。「今天下午,在康輔社址裡遇到國安。國安說他的學妹小叮鈴,又跟她的男朋有分手了,成天又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找他哭訴。國安的學妹小叮鈴,不是就是說她在追求她的真愛嗎?!?~光這個學期,她也不知換了多少男朋友了。唉~~或許,這就如呂賢說的,"超我"、"自我"、"原我",而國安的學妹小叮鈴,只是一直都沉溺在"原我"的情慾無法自拔而以。假如,國安的學妹是如此,那我呢?!?~~我對惠芬的癡迷,難道不也是如此嗎?!?~~~真是這樣嗎?~~」程泉,想著自己無法自拔的對惠芬癡迷,而後繼之又起,這天下午在康輔社址遇到國安,及國安所談起的,關於他學妹的事。「心馳書展」臨時辦公室的漆黑中,程泉躺在桌球桌裹在睡袋裡,滿腦越想越感迷惘與惆悵;此時,只聽得"學生活動中心"窗外,淅淅瀝瀝的雨聲似乎越下越大。迷迷糊糊間,程泉在雨聲的催眠下,似好不容易才又睡著;而程泉,才睡著,夢裡卻似乎又迷霧瀰漫。....X X X

※心書馳書展留影:1、2、

三、大荒年~~"雲夢霧幻大度山"~~來了個女神

大荒年大荒月大荒日,山在虛無縹緲間的大荒山,雲層下是"雲夢霧幻大度山"。海拔二萬公尺的"台灣高原",寸草不生,荒原上滿是石礫與岩石;而高原上的"雲夢霧幻大度山",因據說有神居住,因此長年雲霧籠罩,且迷霧之內,荒草滔滔且濃密的樹林蔽天。荒蕪的高山迷霧,淒涼的大地景物,究是怎樣的神,竟會如此孤獨的居住於此,臨近於地球大氣層邊緣,甚至於外太空的高山;至今,依然是個解不開的謎。這天黃昏後,西斜的太陽,把"台灣高原"二萬公尺高的濃厚雲層,照耀的殷紅一片奇形怪狀瑰麗如珊瑚;此時,殷紅的雲層上,但見似有一隻姿影飄逸的鴻鵠飛來,展翅遨翔飛過了雲層之上。殷紅的雲海上,半輪西沉於雲層的太陽光暈裡,當那展翅遨翔的鴻鵠,飛近"雲夢霧幻大度山"之時;而此時,隱約可見,原來那是一隻,羽毛通身雪白的天鵝。雪白的天鵝,飛進了"雲夢霧幻大度山"的迷霧裡,臨近地面之時,卻見她收斂翅膀之際;忽而轉身,竟化成了一個四億年前,人類女子的模樣。至此,約略可知,那雪白的天鵝,應是個"飛天仙女"。因為,四億年後,地球上的"仙類",初生之時,多半是以各種動物的型態為外表;及至,成長約至百年後,待身心靈皆以成熟,其能力便能自在的,羽化成各種不同的型態外表。至於,仙類的本身,由於仍有陰體與陽體之分,因此,當其幻化成不同外表型態之時;本身帶陽氣重的,多半便會幻化成男體,而陰氣盛的,則多半會喜歡化為女體。

"雲夢霧幻大度山",黃昏後,殷紅的濃厚雲層總沉重的,有如久凝不散的血。只見那婉約的"飛天仙女",披肩的一頭烏黑的長髮隨風飄逸,纖細的身影宛如弱柳扶風般的身穿著一襲碎花洋裝;其花朵嫩蕊般的臉龐映著夕陽更顯酡紅嬌娜,肌膚晶瑩潔淨更有如晨間的朝露,正是四億年前的人類,口中所稱的仙女形像。"飛天仙女",玉筍般無瑕的一雙修長的腿,當其!踩過了"雲夢霧幻大度山"的荒煙漫草間之時;但見,只要她步履走過之地,縱是荒蓁古道旁,立時卻也開滿奼紫焉紅的七彩繁花。至於,滔天的叢草枯藤纏繞的幽暗樹林,當飛天仙女,纖細的玉指,手挽著長裙行過之時;只見蔽天的叢草,立時也變成綠草如茵,幽暗的林間更透入了陽光,林蔭頓生光輝。濃鬱沉重的殷紅夕陽下,景物荒蕪的"雲夢霧幻大度山",自飛天仙女走過,原本的廢墟,漸漸竟成了個像是花團錦簇的天堂,且還有彩蝶飛舞其間。由此可知,這個飛天仙女,恐怕並不止是個仙類,而是個女神;因為,"仙類",並無造物的能力,唯有"神類"才有能力造化萬物。照理說,"神類"並無陰陽男女之別,可或許,偶而面對特殊情境之時;因為,環境的需要,所以神類,也會化成男體或女體。只不過,這女神,因何來到"雲夢霧幻大度山",且又化成四億年前,人類的女子形像;此時,卻仍不可得而知。黃昏後的迷霧中,只見女神,翩翩的身影,走到了草叢間的一顆石頭旁,頓時佇足;且似水柔情的兩眼凝眸處,更像是有無限的哀愁。「東海湖~」望著叢草間,石頭上鐫刻的三個字,殷紅的夕陽下,女神驀然的回首,披肩的長髮迎著微風飄飛;其模樣,婉約溫柔,竟似四億年前,一個叫娟娟的女子。令人驚訝的是,模樣像是娟娟的女神,在"東海湖"的石頭旁,佇足了片刻;忽而,聲音略帶哽咽的,不知對誰,說『對不起~~對不起。四億年前~~我知道我傷害了你。但我不知道,這四億年來,你會因此而變得如此的孤獨。對不起~~我對不起。請你把四億年前,我們之間的事都淡忘吧。是我~~是我~~對不起你~~』。

黃昏後,血色殷紅的沉重雲層下,雖不知,模樣像娟娟的女神,是在對誰說話。不過,女神,把話才哽咽的說完,卻見"雲夢霧幻大度山"的迷霧;頓時,雷霆萬鈞般,開始迅速凝聚,且迷霧全成了黑色的雲。黑色的雲,瞬間從四面八方若海潮般匯流,積聚於"雲夢霧幻大度山"的天空;當殷紅的夕陽全被黑色的雲層遮住,夜幕恍若垂天的黑布,將大地都掩蓋。暗無天日的天地間,滂沱的大雨,霎時!從濃厚的黑色雲層下若瀑布般傾洩,宛如居住在"雲夢霧幻大度山",那個不知名的神;因祂的情緒,受了那女神的言語波動,頓生說不出的愁恨。「四億年的恨,豈是幾句對不起,就能化解這愁雲慘霧~~」濃厚的黑色雲層下,滂沱大雨,此後在"雲夢霧幻大度山",下了三年不止;而由天而降的傾盆雨水,甚至匯聚成滾滾的洪流。"雲夢霧幻大度山",下了三年的豪雨成災,三年的陰霾不再有陽光,除了滔滔的黃泥洪水,沖走了那女神,所帶來的遍地花團錦簇。甚且,翻騰的洪水如一條泥龍在大地痛苦翻滾,更導致巨大的土石流,把山上原本的遮天樹林及滔滔荒草;盡都連根拔起,橫衝直撞的飄流在大水之上。由此可見,居住在"雲夢霧幻大度山"的神,原本身在九霄雲外的孤獨靜謐,自見到這個模樣像是娟娟的女神後,祂的內心之中有多麼痛苦;甚至,不惜毀壞祂所創造的大地與萬物。可是,"雲夢霧幻大度山",三年的陰霾日月無光,三年的滂沱大雨不止,三年的滾滾洪水沖刷後;由於,洪水幾沖掉了山上數十幾公尺的黃土礫石,於是深埋地底四億年的人類遺跡,竟也再次出土曝露。

「雲夢霧幻大度山」濃黑的雲層下,滂沱大雨中,隱約可見,這被洪水沖刷而出土的人類遺跡,雖遍地破瓦殘磚;可由其殘存的建築地基,卻依稀可辨,一條水泥板路的坡道,延著路兩旁似曾有六、七座紅牆灰瓦的四合院建築。是的,"雲夢霧幻大度山"三年豪雨沖刷後,出土的人類遺跡,正是四億年前,大度山「東海大學」的遺址。「雲夢霧幻大度山」陰霾的景物中無限淒涼,豪雨卻仍不止,而模樣像是娟娟的女神,雖身在雨中,不過雨水並滴不到她身上;只是,雨中默默無語的,面對大度山東海大學的遺址,卻讓女神的憂愁凝眸,不禁流下兩行淚。「想眼中能有多少淚珠兒,怎經得起春流到夏,秋流到冬~~」"雲夢霧幻大度山"的豪雨下了三年,而女神眼眸的淚水,順著臉龐如流水般直流到腮邊,竟也流了三年的淚;可卻不知,這模樣像是娟娟的女神,卻又為何如此憂愁。而其與"雲夢霧幻大度山"的神之間,四億年來又有何難解的情愁恩怨。....xxx

【阿泉:...我了解你的心情,你在當兵、你會不放心,加上我又要踏出校門,踏入社會工作;你會希望早點訂下來,這一切我了解,但卻沒有人注意我的感受。或許因價值觀的不同,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想法、你媽也是出於一片關懷之意;但婚姻大事不是兒戲,我需要考慮、也需要有心理準備,你不是也一樣嗎?我爸媽並非食古不化的人,他們也會尊重我的意見及選擇;畢竟我長大了,我有能力去判斷自己的未來及幸福,他們也不會反對我們交往。我們從認識到現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加上你有大部分時間都在軍中;我們相處的時間不多,一切的進展又太快了、會讓我沒有安全感。我不想那麼早訂婚並非表示、我不願付出承諾,或是我變心;而是我們必須有更多的時間相處,況且我的父母從未見過你、怎麼可能就如此訂婚呢?.....我只不過不想那麼早訂婚,可等你退伍再說好嗎?或許女人的心比較敏感、我才說了這麼多;如果你也願意陪我一起等你退伍的話,下次回來希望你到我家坐坐、讓我父母見見你。.....娟娟91/05/27 】

【阿泉:我沒想到在一天之內、心情會又如此大的轉變,這是今天寫的第三封信;也是我心情最愉快的一刻,因為有一種如釋重負的輕鬆感覺。我真的很感激你能體諒我,答應我能等你當完兵再結婚;心中有說不出的感激與溫馨。....我能了解我讓你失望之後的難過心情,我一定會補償你的;我真的會等你當完兵回來,也一定會對你忠貞。從今而後,不論你在那裡、就算是在外島我也不會變;我有把握,即使沒有形式上的約束,我也一定會做到程泉安心。.......即使時間、環境在變遷,但我對程泉的愛至始至終永遠不變;你對我的態度讓我覺得,我很難在遇到像你對我這麼好人,這麼疼惜我的人。我至愛的老公,我一定會嫁給你的;請你不要掛心,我希望你能安安心心當完兵。我應該避免製造一些讓你不必要的擔心,結婚後我要替老公按摩、洗澡、在為你生幾個聰明、可愛、健康的小程泉;哦!還要遺傳他爸爸的專情,及....一點點好色。~~娟娟91/05/27....】

【阿泉:我這幾天都接到你得電話、心裡好高興但也感到愧疚不安;一來怕你偷跑出來打電話會受罰、二來對於自己老是讓你擔心而愧疚。說真的,我從認識你以來還沒真的對你生氣過;我一直都覺得好幸福、好滿足。....老公、老公,終其老也不與人共,這輩子你都是我的;而我也是你的了。我會乖乖的等,等你當完兵回來;我當你漂亮的新娘、也讓你做我快樂的新郎、幸福的老公。永遠愛你的老婆 娟娟91/05/30】

【娟娟:離軍犬測驗的日子快到了,我們現在也已經進駐測驗的陸軍在高雄營區。.....娟娟妳讓我帶來的那一堆信,我已經看到第六封了;每天都有信可看、好滿足;每天又有娟娟為我準備好的零食可以吃、好滿足。我覺得自己真的好幸福,娟娟對我那麼的體貼入微、無微不至;好想早點把妳娶過來,每天抱在懷裡、讓心窩每天都暖暖的。祝 考試順利 愛妳的老公 泉 上1991/06/02】

四、91/6~程泉軍犬測驗~~娟娟的煩惱

1991年五月底,南台灣豔陽下的酷熱夏天,程泉,正在海軍陸戰隊的楓港團部軍營。因為,海陸空三軍軍隊的軍犬,六月初,就要集合測驗;而此時,距離軍犬測驗的日子,也已剩下沒幾天。「安妥」是程泉養的軍犬,配屬在恆春"山海里"的的海防哨所。而據,"安妥"的前任軍犬士,林慶風交接安妥給程泉,就曾對程泉說─安妥是一隻"和平狗",不會做"攻擊"的動作。確實,自四月中旬,程泉從山海里,調到團部做軍犬集訓已一個多月;而他也可說,把"安妥"所有軍犬測驗的基本動作,都教會。「坐,臥, 休息,站,來,靠。走,立,匍匐,叫,去,咬物~~」十幾個軍犬測驗的基本動作,安妥都已會做;包括,障礙跑道的「低欄,高欄,屋頂牆,涵洞,跳輪胎圈,走平衡木」,安妥也都已沒問題。可見,"安妥"散漫歸散漫,老歸老,不過卻是一隻聰明的狼犬,加之程泉的調教有方;因此,"海軍陸戰隊"將近三十隻的軍犬中,安妥幾乎是唯一一隻,基本動作及障礙跑道,全都會做的軍犬。可是,"安妥"卻是一隻毫無攻擊性的狼犬,而且應是天生的個性便不具攻擊性,加之在海防哨所,又常被人欺負;因此,安妥,可說相當害怕人類。每每做攻擊訓練之時,安妥面對攻擊的目標便左顧右盼,慌張的神情更顯得無限恐懼;而後,只要那個穿戴護具的人把手略舉高,"安妥"便會立時驚恐的夾著尾巴逃跑。「攻擊,看守,追捕~~」三個動作,卻一共佔了軍犬測驗的四十分。因此,安妥,縱然十幾個基本動作都會做,障礙跑道也都能順利跑過;可光是不會攻擊,那牠頂多就只能得到六十分,甚至是不及格的分數。

程泉,訓練安妥之時,用盡了他在大學時唸的心理學知識,獎勵與懲罰,古典制約....。甚至,為了讓安妥增強攻擊性,程泉還讓安妥,以貓為攻擊的目標;或以其他,安妥所仇恨的軍犬為攻擊目標。不過,後來造成的效果,卻是,每每安妥,一聽程泉喊"攻擊",立時牠便豎起耳朵,翹高尾巴的左顧右盼;似想,尋找"貓",或找其他的軍犬,做攻擊。而後,當安妥,發現牠的攻擊目標之時,立時!牠有雙耳下垂,夾著尾巴,狗臉驚恐,垂頭喪氣。因此之故,訓練了一個多月都是如此,於是程泉也漸漸的死心。至於,軍犬測驗,程泉也已有了心理準備,頂多可能就是,只能拿個六十分。當然,軍犬測驗之前,安妥不敢做攻擊的動作,最直接影響到的,自然就是程泉的休假。軍犬集訓之初,最初的幾個星期,都是測驗基本動作,及跑障礙跑道;因此,當時!安妥的表現,往往都還能讓程泉,在星期六便提早放假。如此一來,程泉便能星期六下午,便搭車回台中,而後星期日,可有半天的時間,與娟娟見面約會溫存纏綿一翻。只是到了"軍犬集訓"的後面幾個星期,因為要測驗軍犬的"攻擊動作",而安妥不敢攻擊。所以,後面幾個星期,程泉別說,想星期六提早放榮譽假了;甚至有時,連星期日的假,他都因安妥測驗的分數不及格,而被禁假。至於,程泉被禁假,最遺憾的事,當然就是他再也無法,搭車回台中去找娟娟。....xxx

娟娟,五月底,學校的畢業考已考完。六月,娟娟即將從彰化師範大學畢業,由於學校的課都已結束;所以,五月以來,娟娟多半在都家裡,並未到學校。不過,娟娟在家裡,也並未閒著,因為七月,她就要參加教師甄試。所以,畢業考結束後,娟娟的壓力反而更大,往往整天都會待在K書中心唸書。五月以來,娟娟除了有教師甄試的壓力外,近日,卻更有令她心煩意亂的事;至於,讓娟娟唸書之餘,煩燥不安的事,自然是來自程泉。因為,之前的星期假日,程泉星期六有提早放榮譽假,便搭車回清水;而星期日,娟娟為免讓程泉奔波,自然便自己開車,從台中到清水去找程泉。可是,當天,娟娟開車到程泉家裡之時,而程泉的媽媽,竟一再向娟娟提出,希望讓兩人先行訂婚的要求。程泉的媽媽,原本就是個傳統的農村婦女,尤其凡事,喜歡到廟裡求神問卜;且她對算命仙的話,更可說是言聽計從。於是,這天,當娟娟,才從台中開車到清水找程泉;而程泉的媽媽,看見娟娟來找程泉,立時!她便也拿了一張,近日她到廟求的紅色的籤紙來給娟娟看。「選取牡丹第一支,勸君折取莫遲疑;世間若問相知處,萬事逢春正及時~~」娟娟站在程泉身邊,才一頭霧水的看著,程泉的媽媽遞給她的籤詩;此時,卻聽程泉的媽媽,殷切的又對她說『娟娟啊~~我去廟裡求這支籤詩啦。解籤的人說啊~~這是一支好籤啦;所以,妳跟我們阿泉,兩個人是一段好姻緣啦。不過,他說你們最好,要趁早結婚,還是先訂婚。不然,要是過了九月啊,恐怕將來會錯過好姻緣。所以啦~~我就想跟妳參詳一下,看這兩月內,是不是要趕快讓你們兩個人,先訂婚;然後,就等我們阿泉當兵回來,再結婚。這樣感情也比較穩定啦。"婚頭在浮",就要趕快先訂婚啦。嘸~~~解籤的說,如果錯過這段姻緣,將來我們阿泉~~可能會取不到"某"啦~~』。

婚姻的終生大事,及剛離開學校找工作的壓力,這兩件,突然都到了娟娟眼前。當天,娟娟聽了程泉的媽媽說,希望她跟程泉,能近日,先訂婚的話後;自然,霎時感到錯愕。況且,此時,娟娟正忙於唸書,準備參加七月教師甄試的事。一時,娟娟才剛要從大學畢業,面對踏入社會工作,身份的轉變已覺頗感壓力;加之,程泉的媽媽,三翻兩次,又急著要她跟程泉訂婚,頓時更讓娟娟,感到有點惶恐。『伯母~~訂婚這件事。妳打電話跟我爸爸,媽媽商量看看好了。不然,我們小孩子,也不知道那些訂婚的禮俗。可是,程泉現在還在當兵耶。他人都不在耶~~怎麼訂婚?!?~~~』當天,娟娟唯唯諾諾的,不知如何回應程泉媽媽的要求;而當她望著身邊的程泉,卻見程泉只是滿臉的笑意,似乎也很讚同他媽媽,讓兩人先訂婚的提議。話說,當天,程泉當然沒考慮到,娟娟面對人生重大的轉折,心中所產生的惶恐。一來,程泉縱然還在當兵,卻恨不得,能立刻娶娟捐為妻,好永遠的把娟娟留在自己的生命中;因為,當兵幾個月下來,朝朝夕夕,程泉發覺自己,是如此的害怕會失去娟娟。二來,程泉的媽媽卻廟裡求的那支籤詩,竟然跟程泉當兵前,帶娟娟去觀音廟求的籤,完全一模一樣;而這自然,更加強了程泉,這一輩子將會跟娟娟雙宿雙飛的念頭。而後,那個星期日,程泉收假,回南台灣的軍營後,過了兩天,程泉的媽媽,果真,打電話到娟娟的家裡;並在電話裡,找娟娟的父母商量,讓娟娟與程泉訂婚的事。

由於,程泉,正遠在南台灣當兵,且人在軍中身不由己,連什麼時候能放假,自己都無法掌握。因此,娟娟的父母,聽了程泉媽媽"訂婚之說"的提議後,自然心中遲疑,也沒立刻答應讓娟娟跟程泉先訂婚。畢竟,娟娟的父母只有娟娟一個女兒,且自小將她視為掌上明珠,有如溫室的花朵般的呵護疼愛備至;因此,面對娟娟的終身大事,他們當然希望,就算不隆重,至少也得照禮俗的正式。可是,由於程泉正在當兵,連個工作與收入都沒有,因此別說隆重的訂婚儀式了;恐怕,就連要照民間的禮俗,正式給娟娟辦個婚禮,現實情況也都不能。『現在,我們阿泉~~正在當兵,就先辦個"小訂"或"暗訂",這樣人不在,也關係啦。然後,等我們阿泉退伍,再給他們辦個正式的婚禮,也是一樣啊~』雖說,程泉的媽媽,極力想說服娟娟的爸媽,甚至有非正式訂婚的"暗訂"之言。可是,娟娟的父母商量過後,卻更認為,女兒的終身大事•怎能如此以偷偷摸摸的形式進行,彷彿見不得人似的;不過,娟娟的父母,還是徵詢了娟娟的意思,看她是否願意,如此簡陋的與程泉完成訂婚。「爸媽,只有我一個女兒。而且,爸爸又那麼賣面子,從小他就一直掛在嘴邊,要給我辦一個熱鬧的婚禮。而今,程泉還在當兵,我怎能以如此隨便的婚禮,就嫁給他。這樣爸爸他一定會失望的。可是,要是我不答應程泉的媽媽與程泉訂婚,那程泉他也一定會很失望;該怎麼辦?!?~~而且,七月,我就要參加教師甄試了,現在也沒辦法分心在訂婚的事啊~~」對於訂婚之事,娟娟自然知道父母的期望,可她也知道程泉的期望,於是這倒讓她陷入兩難;加上,壓力沉重的教師甄試,即將到來,這更讓娟娟面臨,前所未有的煩惱。

五月底,娟娟只能把積壓在心裡的苦悶心情,寫在給程泉的信裡,不過,她寫的信卻也寄不出去;因為,程泉在臨時編制的軍犬隊裡,也沒通訊的郵遞住址。所幸,程泉在遙遠的南台灣,偶而,還是會利用晚上,偷跑出軍營;而後躲在暗巷裡,偷偷的打公用電話給娟娟。公用電話裡,娟娟自然把自己所面臨的困境,及耿耿於懷的訂婚之事,全跟程泉講起。至於,程泉,雖說當媽媽提議說,希望他跟娟娟先訂婚之時,他也在一旁敲邊鼓,大表讚成;可是,知道了娟娟的困難與苦惱後,程泉倒也不希望,讓娟娟生活在如此沉重的壓力之下。於是,程泉又打了電話回家,跟他媽媽說─因為娟娟,正在忙著"教師甄試"的事,所以他暫時不與娟娟訂婚了。至此,娟娟擱在心頭的一塊大石頭,這也才總算可暫時卸下,而不必立刻面對終身大事,這倒也讓她鬆了口氣。【阿泉:我真的很感激你能體諒我,答應我能等你當完兵在結婚;心中有說不出的感激與溫馨,這就是我老公、能讓我終身依靠的人,並在我無助的時候給了我最大的支持。....今晚你媽也打電話過來,她真是個好媽媽為你操了這麼多心、也感謝她如此開明;我之所以不想那麼早訂婚,除了你尚在當兵、加上我考期又近,雙方家長也未熟識。這一切是那麼不可掌握、讓我好心煩;如今你的體貼,更讓我覺的可以安心了。我能了解我讓你失望之後的難過心情,我一定會補償你的;我真的會等你當完兵回來,也一定會對你忠貞。....】突如其來,面對訂婚壓力的陰霾過後,娟娟終於又恢復了開朗的心情,而她自然感謝程泉的諒解;因此,娟娟也頻頻在信裡,在公用電話裡,一再向程泉保証,將來必定會嫁他為妻,當他美麗新娘。

【阿泉:....我今天一大早就收到你的信,看完後心裡好滿意;滿意我今生無悔的選擇。我記得當時、我是多麼想說說我心裡的感受,因為不說我覺的沒人重視我的感覺、我的權利;但最重要的是說了、我怕你會不放心。內心掙扎矛盾、而你就像是我的知音;圓滿的讓這件事有了暫時的了結。我一直都知道你是多麼不放心,多麼想早早安定下來、多麼想從生活中抓住些真實的什麼;但是我很抱歉讓你失望了,我也想跟你訂婚、不過不是現在。其實你的好,及你對我的好,無形中就是一種最好接著劑;早已將我們牢牢的連在一起了,你真的毋需再擔心。.....】陰霾過卻後,雖說,娟娟拒絕了程泉訂婚的要求,不過,或是為補償,對程泉一種虧欠的感覺;因此,此後,娟娟對程泉,似也開始更不避諱。因為,即使沒立即訂婚,不過娟娟的明白,雙方的家長也早已都認可,將來她與程泉會結婚。所以,無形中,娟娟與程泉原只是男女朋友的關係;而經過這件事以後,或為了補償程泉,娟娟卻也已經把自己,定位為程泉"未過門的妻子"。事實上,四月初的春假,娟娟跟班上的同學,一起到中橫旅遊之時,三天二夜帶著程泉的妹妹一起去;當時,可說,娟娟就算已經是"昭告天下",公開她與程泉的關係。而今,順理成章,娟娟也只是更進了一步,變成了程泉未過門的妻子。甚至,以往,若有與她及對程泉相熟之人,在公開的場合,詰問娟娟她與程泉的關係;這總會讓娟娟,顧左右而言他,頓感不自在。可是,五月底訂婚的事雖沒成,不過,當有人在公開場合,再跟娟娟提起她與程泉之間的關係,而娟娟倒也不在避諱什麼;甚至,娟娟還覺得,當她與程泉的關係,被公開的講,這還讓她感到有幸福快樂。

譬如:五月中,班上去澎湖的畢業旅行,因尚節餘一點錢;所以五月底,班上又去吃蒙古烤肉。席間,班上的同學致男,由於他與程泉去年暑假,都是YMCA營隊的專職活動幹部,因此對程泉相熟;而致男,每每看見娟娟,也總愛拿程泉與她的關係開玩笑。另外,娟娟的班上約還有近十人,也都曾到YMCA帶過營隊;因此,每當致男說起,程泉與娟娟的關係,一群人也會跟著起鬨。『啊~~娟娟,妳說~現在程泉在海軍陸戰隊,訓練狗哦。哈哈哈~~"坐"~~"臥"~~"叫"~~。那程泉,是不是每次放假回來,也都這樣訓練妳。然後,他是用什麼辦法,把妳訓練的這樣,對他服服貼貼的,還這麼死心塌地。~~~哈哈哈~~~』以往,娟娟要是在公眾場合,聽到這意的玩笑話,必定會羞得面紅耳赤,甚至感到無地自容;可此時,當致男,如此以程泉"訓練狗"的玩笑話,來取笑她,卻見娟娟只是滿臉洋溢著幸福的笑容。甚至,娟娟還會大膽的,似把程泉當成她的丈夫般的,回答說『嗯~~不是程泉~他訓練我。是我在訓練他~~』。當然一聽到,原本個性含蓄保守的娟娟,竟有如此大膽的言語,自又會有人起鬨,說『喔~~不得了了。現在娟娟已經會訓練男人了。而且還把程泉~~當狗訓練。是在調教老公哦。呵呵呵~~娟娟,那妳是用什麼當獎勵,給程泉。哦~~~妳一定是用~"那種事"對不對?!?~~難怪程泉,會那麼迷戀妳,被妳套得牢牢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哦,~~~』。公開場合裡,縱聽著同學拿程泉與她的關係開玩笑,卻見娟娟,始終笑得很開心;因為,此時娟娟的心裡,她早已認定,自己是程泉未過門的妻子。......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