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五十七章89東海康輔社─康輔大學結業式

【金黃色的月光如夢似幻,把黑漆漆的海在中間鋪成金光閃閃的一條彷彿通向天邊的路;美人魚公主在如此靜謐的夜,會不會順著這條路從天的那一邊游來呢! 有一個軍人揹著槍一整夜都坐在海堤上回想:「美人魚事實上他是看過的;只是他只看過她裸露的上半身、卻還沒有機會看到她那最神秘的下半身」。娟娟!美人魚上了岸後是有兩條修長的腿的吧!而且還喜歡穿裙子,對不對?妳能告訴我嗎?關於美人魚公主的下半身?!~~~~娟娟為什麼都不讓我拍泳裝照片呢? ......愛妳的老公~泉泉~1991/06/16萬里桐埋伏】

一、91//6~睡娟娟的香閨秀褟

1991年六月下旬,霓虹燈滿街閃爍的台中市。娟娟,就讀的彰化師範大學,前兩天剛舉行畢業典禮;因此,娟娟,算是正式已從大學畢業。七月的教師甄試在即,白天,娟娟多在"溫書中心"唸書;而傍晚五、六點回家後,娟娟一個女孩子,通常都不會在晚上出門。不過,這天晚上八點多,娟娟,有點坐立不安的接到一通電話後,只見她在梳妝台前稍整理了衣服,卻便趕緊下樓,騎著機車出門。娟娟這晚,究竟是接到誰的電話??~~讓她一個嬌弱的女孩子,膽敢晚上獨自出門。台中市北屯區,往台中火車站的路上,娟娟騎著機車,任晚風撩動她披肩的長髮;而滿街的霓虹燈閃爍、恍若繁星般的燦爛,更讓娟娟的心情有點雀躍欣喜。因為,這晚娟娟,剛剛接到的那通電話,正是程泉,從台中火車站,打給娟娟的。事實上,昨晚,當娟娟接到程泉,從恆春打的電話,並告訴娟娟,隔天他將放五天的海防輪休假;且他會搭下午一、二點的車,從恆春回台中。此後,這一整天,娟娟即使在"溫書中心"唸書,但她卻總感覺自己的心,恍若長了翅膀一樣,似隨時都想從她的胸口飛出去。因為,之前,娟娟的媽媽告訴娟娟,說程泉如果放假回台中,時間太晚,若再回清水太趕的話;那程泉,可先到家裡來住一晚,然後等隔天再回清水。因此,昨天當程泉從恆春打電話給娟娟之時,娟娟自然問程泉,這天回台中會不會太晚;要不要到她家裡住?!?~~至於程泉,雖說個性比較沉默寡言,從小也並不喜到別人家裡作客,叨擾別人;不過,娟娟,可說已算是他未來的妻子,因此又另當別論。於是,程泉,昨晚在恆春的公用電話裡,自然滿口的說,他回台中時間會很晚;所以,搭公車再回清水,恐怕三更半夜,因此他當然想住娟娟的家裡,並想與娟娟共度浪漫的夜晚。

娟娟的家,住在台中市的北屯區,離台中火車站並不遠,騎機車轉"雙十路"後、到火車站的圓環,約只需十幾分鐘的時間。因此,程泉從南台灣搭公車回台中,雖說,公車的終點站是在火車站後方的干城站。不過,程泉,每次卻也總是會從干城站,橫過復興路,再行經由錯綜複雜的地下道;一路走到台中火車站的圓環、來等娟娟。時間,雖說已晚上八點多,不過台中火車站的圓環,仍是車水馬龍,只見風塵僕僕的程泉,提著個黑色尼龍的行李袋,站在火車站外的走廊等著娟娟;而此時,程泉的心中,事實上是有點忐忑不安的。因為,這晚,將是程泉第一次到娟娟的家裡做客,並且這晚,他也將正式的,與娟娟的父母見面。「準女婿~第一次見岳父岳母,總不該空著手去。這樣太沒禮數了~~」程泉從恆春往台中的公車上,一路便這樣想;且程泉,又想起娟娟曾說,他爸爸偶而喜歡喝點小酒。因此,程泉經過了六、七個小時的車程,到台中後,趁著等娟娟的時間;他便先到附近的超商,買了瓶三百多塊錢,用陶甕裝的高樑酒,準備送給娟娟的爸爸當見面禮。因為,程泉知道,娟娟的爸爸,以往對於他與娟娟的交往,似乎總頗有成見。何況,程泉從恆春回台中,這晚,是登門入室到到娟娟家住、且還可能與娟娟睡在同一個房間。

台中火車站外的圓環,路燈迷濛的像是夢境,程泉站在路邊等了約二十分鐘左右;此時,令程泉心動的身影,終於出現。只見,當娟娟騎著機車繞過圓環,停在程泉的身邊;立時,程泉趨前,便先在娟娟的臉頰吻了一下。此時,娟娟見到程泉,手裡提著一個紅色的禮盒袋子,便說『程泉~不是跟你說,你來我家,不要買東西嗎?!?~你怎麼又買了什麼啊~~』。只見程泉,邊把手中的禮盒袋子,放到了娟娟機車前的籃子裡,邊笑說『一瓶酒啦。妳不是說"我岳父~"有喝點酒嗎?!?~~而且我第一次到妳家耶,兩手空空的,怕"岳父"會說我沒禮數耶~~』。程泉左一句"岳父",右一句"岳父"的稱呼娟娟的爸爸;這倒逗得娟娟,略帶羞澀嬌笑的說『嗯~我都還沒嫁給你呢??!~你幹嘛叫我爸~"岳父",還叫得那麼順口~~』。『對了~~程泉。反正現在八點多而已,時間還早。所以,待會我先帶你回我家,放你的行李;然後,放好行李,我們再出來看一場晚場的電影好了。不然,你第一次來台中住,我都沒略盡地主之誼,會不好意思~~』程泉才坐上娟娟的機車後座,伸手摟著娟娟的纖腰,卻聽娟娟回頭,又告訴他這晚的計劃;而程泉,聽娟娟說要去電影,心裡自然高興。因為,一整個夜晚,可以不用與娟娟分開,且能與娟娟共度浪漫時光,這正是程泉夢寐以求的。再說,程泉略顯沉默的個性,原本就不善於與長輩相處,而要是晚上八點多,到了娟娟的家裡後,他就得一直面對娟娟的父母;那這一晚,恐怕對程泉來說,也會讓他感覺不自在。因此,娟娟說先回家放好行李,兩人就出來看電影,此時,迎著晚風,聞著娟娟長髮飄散的香味,程泉摟著娟娟身體的柔軟;當坐在機車後座,把頭靠近娟娟的臉頰,程泉更覺娟娟善解人意的溫柔。

程泉,之前放假,常到娟娟的家附近等娟娟。因此,娟娟的家,大馬路邊的那棟大樓,程泉倒也熟悉,只不過以往,程泉從未進到娟娟的家裡罷了。娟娟的家,就在大馬路邊那棟大樓的一樓及二樓,這是程泉早知道的;而一樓租給商家做生意,二樓是娟娟家自住,這也是娟娟之前,早已告訴程泉。因此,這晚,娟娟騎著機車,載著程泉回到家後,把機車停在騎樓,而後,她便又帶著程泉,往大樓旁另一側的側門進入;因為,這朝向巷子的側門內,木板隔間出的屋內,正是娟娟家往二樓的樓梯口。跟隨在娟娟的身後,程泉,第一次走進娟娟的家。兩人進門後,往二樓樓梯口,娟娟從靠著牆的一個大鞋櫃,取出了一雙室內的拖鞋,給程泉換上。娟娟窈窕的身影,站在樓梯上等著程泉;而待程泉脫了布鞋,換穿上拖鞋後,卻見娟娟巧笑倩兮的轉身,便往樓梯上走去。至於,程泉則略仰望著娟娟,裙擺下一雙均勻白晢的腿,一步一步的踩著樓梯,懷著忐忑的心情,跟著眼前那纖細的背影走上二樓。一階階的樓梯盡頭,娟娟開了公寓的大門,走了進去,隨後程泉緊跟著娟娟的身後,忐忑的心強自鎮定的,跟著也走了進去。『爸~~媽~~~程泉來了~~』公寓大門,娟娟剛走進去,立時轉身看著程泉,向她的父母介紹。此時,娟娟的父母,正坐在客廳的沙發看電視,一見娟娟帶著程泉進門;而娟娟的父母,立時有從沙發上起身,表示歡迎。『伯父~~伯母。你們好~~』一見到娟娟的父母,程泉臉上帶著生澀的笑容,立時也趕緊向他們問好。

娟娟的媽媽,身材略胖,皮膚白晢。由於之前,娟娟的媽媽曾經有一次,受程泉的媽媽之託,特地拿錢到台中火車給程泉;因此,程泉,對娟娟的媽媽,並不陌生。至於,娟娟的爸爸,是個建築師,只見其身材瘦高,神情略顯木訥,似是個態度嚴肅不善言辭之人。『爸~~這瓶酒是程泉、送你的。我有叫他來我們家,不要買東西來。可是他就是要買。我也沒辦法~~』娟娟說著,便把手中提的那紅色禮袋的高樑酒,放到了她爸爸的面前。此時,娟娟的爸爸,臉上仍沒什麼表情,只是嘴裡,似喃喃的說『啊~~以後來,不要再買東西啦。酒~我的櫃子裡還很多,喝不完咧~~』。娟娟家的二樓公寓,約有百坪大,客廳擺的是一組黑色的皮革沙發,玻璃茶几;而客廳的左邊,似是一間餐廳,餐廳再過去則是廚房。餐廳的隔壁,是一間洗衣晾衣間,晾衣間的隔壁,則是浴室;總之,娟娟家的公寓,房間似都是環繞在客廳的周圍。『程泉哦~~晚上吃了沒。來~~先在沙發坐一下。我去廚房切些水果給你吃。娟娟啊~~如果程泉晚餐還沒吃。那待會~~妳就帶程泉出去吃好了。不然家裡的飯菜都冷了~~~』一見程泉進門後,娟娟的媽媽,似乎顯得很高興,忙著招呼程泉在沙發坐下後,她便又忙著去廚房切水果。此時,卻見娟娟,把程泉的黑色行李袋,提進了她的房間;而此時,程泉也才知道,娟娟的房間,應就在客廳進門後右邊的第一間。至於,娟娟看著媽媽去廚房切水果,立時便也從她房間裡,對她的媽媽說『媽~~不必切水果了啦。我跟程泉,馬上就要出去看電影啦。沒時間吃水果了~~』。

娟娟的爸爸,坐在沙發上,一聽娟娟要跟程泉出去看電影,只見他看了看手錶;而後,神情略帶不安的,問娟娟『娟娟啊~~這麼晚了。你們還要出去哦~~』。娟娟走出了房間,回答她爸爸說『爸~都還沒九點咧。所以~我們出去看一場晚場的電影,再回來。而且又不是我一個人,有程泉陪我啊~~』。娟娟的爸爸,聽了,略帶不悅的只好說『喔~~那你們不要太晚回來哦。現在妳還得準備教師甄試,生活作息要正常點~~』。娟娟的媽媽,正從廚房走了出來,端著一盤切好的水果;此時,聽娟娟說要出去看電影,她趕忙的說『娟娟~~你們要出去看電影哦。水果我切好了,那先吃點水果、再出去~~』。娟娟的媽媽,把一盤切好的柳丁,擺到了客廳的茶几上,似隨口的對娟娟說『對了~~娟娟~~還有啊。待會我跟你爸、會把他書房的木藤的躺椅,搬到妳的房間。今晚,程泉他就睡在妳的房間好了。然後,看你們誰要睡床,誰要睡躺椅,那你們就自己決定好了~』。程泉,聽了娟娟媽媽的這句話後,雖然臉上仍木然;不過,他的心裡卻是一陣的欣喜。因為,這晚,娟娟的媽媽,果然是要讓程泉睡在娟娟的房間裡;而能在娟娟的香閨裡,與娟娟度過一整夜,這對程泉來說,又是何等難以置信的恩寵。畢竟,程泉二十幾年來,這一生從小到大,這也是他第一次有機會,可以單獨的跟一個女子,孤男寡女的睡在同一個房間;且這女子,還是程泉夢寐以求所愛。客廳的沙發上,娟娟把程泉的行李,提到自己的房間後,回到了客廳,她便始終都坐到了程泉的身邊,兩人恍若一對新婚的夫妻般;可此時,程泉面對娟娟的父母,卻始終顯得有點沉默、木訥與不自在。往往,彼此間的對話,都是娟娟的媽媽問一句,程泉才答一句;至於,程泉與娟娟的爸爸之間,彼此幾乎是沒有交集,與對話。

事實上,程泉此時,面對娟娟的父母,是有點不好意思的。何況,即將與娟娟同房的期待,更讓程泉有如新婚的新郎,面對洞房花燭夜之前,尷尬的不知如何自處。倒是娟娟,或因是在自己的家裡,自己是主人,而程泉是客人;所以,娟娟的心情,似乎都像雀躍的小鳥一樣,頗為愉快。且或許,娟娟也發現了,程泉面對她父母的不自在;因此,娟娟站起身,便拉著程泉的手,說『好了。爸~媽~。我跟程泉,現在要出去看電影了。不然會趕不上晚場的電影~~』。時間約晚上九點左右,於是程泉,便又跟著娟娟下樓。出了門,由於,程泉對台中市區並不熟,所以,還是由娟娟騎著機車;而程泉,則是坐在後座,摟著娟娟的纖腰。台中市浪漫的夏夜,迎著風及滿眼閃爍的霓虹燈,程泉的臉頰貼著娟娟的臉頰,耳鬢廝磨間笑語連連。雖說,程泉生性沉默寡言,面對陌生人或長輩之時更木訥。可是,每當程泉與娟娟在一起,卻總像是有說不完的話,且滿嘴的詼諧幽默之言,更常逗的娟娟笑的開懷。「娟娟~~等我們以後結婚。每個晚上,就可以都這樣在一起,不用再分開了。這樣好棒哦~~」這麼深的夜裡,居然還可以跟娟娟在一起,程泉的心裡有說不出的滿足感。此時程泉,摟著娟娟既柔又軟的身體,聞著娟娟隨風飄灑的髮香,更覺台中市滿街的霓虹燈,彷彿就像是天上的銀河一樣;而他與娟娟,則像是游於銀河間,歷經長久分離後,終於相聚的牛郎星與織女星一樣。乃至一想起,待會看完電影回去後,兩人就可以睡在一個房間裡,程泉,光想著,都不禁在夏夜裡心花怒放。....

二、娟娟的秘密花園

台中市,晚上十一點多。繁華的街道霓虹燈漸滅、車水馬龍的馬路只剩暗澹的路燈,程泉與娟娟看完電影返家;此時,幽暗的小巷裡已空蕩無人,騎樓下更黑的伸手不見五指。娟娟,停妥了機車,開了門進入了屋內;而一種新婚即將洞房花燭的興奮情緒,更讓程泉一入屋內,便緊擁著娟娟纏綿的接吻。兩人在樓梯口換好了拖鞋,程泉一把將娟娟抱起,一步一步沿著階梯而上;直走到了二樓的樓梯盡頭,才將娟娟放下,讓娟娟開門。公寓的門打開,客廳已漆黑一片,顯然娟娟的父母,都已入睡;於是,娟娟直接將程泉,帶到自己客廳右邊的房間。『程泉~~我爸媽都睡了。小聲點哦,不要吵醒他們。然後,你先拿你的換洗衣物,我帶你去浴室洗澡~~』第一次跟隨著娟娟的身影,走進了她的香閨,程泉一進房門,娟娟便拿了條自己準備好的毛巾給程泉;並要程泉去洗澡。此時,程泉四下環顧,略審視了娟娟的房閨房。娟娟的房間,進門後的右邊靠著牆,是一張鋪著碎花床單很大的雙人床組,床上有兩個與床單同樣花紋的枕頭;至於雙人床的床尾,貼著牆的則是一個,頂端接到天花板的大衣櫃。房門的左邊,靠著牆的,是兩個雙層有玻璃拉門,像是辦公室用的鐵製書櫃疊起來;而書櫃旁,則是娟娟的書桌,書桌再過去則是個有一面大鏡子的梳菪x。至於,梳妝台再過去,落地窗簾半掩著的,是個陽台;此時陽台與房間的落地玻璃鋁門,開了一半。因此,程泉隱約可見,娟娟房邊外的陽台,似乎種著許多的花。娟娟的房間約莫十坪,算是很大的,房門左邊的雙人床,與右邊的書櫃之間,約仍有三、四公尺寬的空間;而一張木藤製的躺椅,此時就擺在書櫃旁。正當,程泉在自己的黑色手提袋裡,拿著自己的換洗衣物;此時,卻見娟娟,拿了件床單,在躺椅上鋪床。而後,邊鋪著床,邊聽娟娟說『程泉~~今晚。我的床給你睡。然後,我睡在這裡。因為你是客人,所以不能讓你睡躺椅~~』。

娟娟的家,之前不久,才剛整修過,因此地板潔淨的發亮。而房間裡其他的一些傢俱擺設,似乎也都是新購的,更讓整個房間,溫馨的像個結婚的新房。娟娟,帶程泉到浴室洗澡後,自己便也在浴室隔壁的洗衣間裡,洗臉刷牙的盥洗了一翻;而後,回到了房間,由於夜已深,娟娟便趁程泉不在房間之時,逕自先換上了睡衣。「程泉,最喜歡看我穿長裙了,男生都這樣吧~~說這樣很飄逸;那~這件睡衣他一定喜歡。只是~~待會,他洗完澡一定不肯就這麼,乖乖的躺到床上睡覺。都快十二點了,也不知道待會,他又要纏我纏到多晚;還不如趁現在,我就先把明天要唸的書,都先整理一下吧~~」換上睡衣後,娟娟在梳妝台的大鏡子前,略審視了自己的身影;此時,卻見大鏡子裡映出,一個長髮披肩的貌美女子,身穿一襲的粉紅色睡衣,纖細的身影轉身間,出落的宛如像是個仙女般的楚楚動人。娟娟既換了睡衣,而程泉又還在洗澡;於是,趁空,娟娟便坐到了書桌前,打亮檯燈,整理起明天準備要唸的書。可是,二十幾年來,娟娟的房間裡,夜深人靜後,往往都只有她一個獨眠;而今晚,卻多出了另一個男人,將與她睡在同一個房間裡,這讓娟娟如何能如往常、思緒平靜的整理著自己想唸的書。確實,娟娟的手裡,是拿著、翻著自己的書,可她的腦海裡卻仍不自主的盤旋著;待會,程泉洗完澡後,可能將會在她的房間裡,與她發生的事。一想及此,娟娟不禁又覺得,自己的小腹,或因男女的激情因素讓子宮充血;而讓她不管坐著,站著,總覺的自己腰部以下的骨盆,似都漲的、痠的有點難受。「都是程泉啦,剛剛去看電影的時候,又趁黑在人家的身上亂摸。才會搞得我這麼難受~~」剛剛與程泉去晚場的電影,娟娟便覺自己的小腹,一整夜都處在這種漲滿的感覺;甚至,這種漲滿的灼熱感,幾乎都漲到了她的兩腿間、讓她雙腿併隴之時都會覺得不舒服。

娟娟坐在書桌前,整理著明天要唸的書,可想起,剛剛與程泉去電影院看電影的情景;卻又不禁讓她臉頰灼熱的感到一陣面紅耳赤。因為,娟娟即使三令五申,不準程泉在公共的場合,對她有親暱的舉動。可剛剛在漆黑的電影院裡,程泉卻還是摟著娟娟,偷偷摸摸的就把他的手,伸進了娟娟裙子的口袋裡;並且,手指就在裙子的口袋裡,不露痕跡的,四處在她的小腹及兩腿間撫摸。晚場的電影,電影院的人不多,不過娟娟似覺自己身後的後排坐位有坐人。因此,儘管程泉的手,偷偷摸摸的在她的裙下亂摸,可娟娟卻也因怕自己動來動去的動作太大,而不敢抗拒。於是,剛剛坐在電影院的那近兩小時的時間,娟娟可說如坐針氈,只能默默的坐在漆黑中,任程泉的手,游走在她的薄裙下挑動她女性的情慾。房間的書桌前,娟娟坐在檯燈下,等著程泉洗完澡的時間裡;她滿腦海,只是掙扎的想著─「程泉~待會,如果想跟我有更親密的關係,我要不要允許他?!?~~不行,還是等到結婚再給他好了,以免他對我始亂終棄。~~可是,程泉的媽媽,最近又一直催促,要我跟程泉先訂婚。唉~~好煩哦,教師甄試快到了,心情卻越來越浮燥,有點唸不下書。而且,程泉上次放榮譽假,在MTV包廂裡,用他那裡對人家~那樣亂撞的;害人家那裡還流血~~處女膜搞不好,早被他弄破了。算了~~今晚,如果程泉想要就給他吧。反正,爸爸媽媽也都認可他是未來的女婿;而且,讓他跟我睡在同一個房間。何況,將來遲早我也會嫁給他當妻子。~~再說,或許程泉佔有了我以後,他也會比較安心的當兵;不會再一直催促著,想跟我結婚或訂婚。唉~~到底我該怎麼樣呢?!?~~算了~~一切就讓它順其自然吧~~」。

客廳裡靜甯且漆黑,浴室的門打開了,只見程泉的身影,從冒著熱氣的浴室門內走了出來。由於,程泉在軍中,已習慣了洗三分鐘的"戰鬥澡"。而這晚,程泉,雖説,到娟娟家做客,且又要與娟娟睡在同一個房間。因此,程泉,盡量的,把洗澡的速度放慢,希望能把自己的全身上下,刷洗的乾淨點;免得身上的濁臭,玷污了娟娟的香閨秀褟。可是,儘管如此,程泉卻還是在不到幾分鐘的時間,便洗完澡。由於,程泉,當兵的隨身行李,只有帶著換洗的內衣褲;因此,洗完澡走出浴室後,程泉仍是穿著原本的牛仔褲。靜甯的客廳幽暗中帶點偷情的興奮,程泉悄悄的走過,朝向娟娟的房間;而一入娟娟的房門,程泉便見娟娟已換上一身淡粉紅睡衣的身影,坐在書桌前。『嘻~程泉。洗完澡了。怎麼那麼快?!?~~你沒帶睡衣嗎?!?~怎麼還是穿著牛仔褲?!?~~』知道程泉走進了房裡,娟娟回眸,笑著問程泉。此時,程泉默默的笑著,沒說什麼,只是隨手把換洗的內衣褲丟入了自己的行李袋裡;而後,程泉便走到娟娟的身後,伸手摟著娟娟。暗通款曲的激情,怦然心動恍若西廂記裡男女私相授受;隨後,程泉俯身,右手伸到娟娟的兩腿下,兜著娟娟的腿,一把便將娟娟從書桌前的椅子抱起。『啊~~程泉。你要幹嘛啦~人家還在整理明天要唸的書~~』突然的被程泉從書桌前抱起,娟娟自然的伸手,兜著程泉的脖子;而程泉,還是默默的笑著,不說話,轉身便將娟娟抱到她的雙人床上。此時,娟娟自然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的事。而一切是那麼的自然,程泉把娟娟放到床上後,他自己則隨即壓到娟娟的身上;且熟練的,把腳尖置於娟娟的兩腳間,而後程泉再把屁股強而有力的一扭,便讓娟娟併隴的雙腿、整個張開。至於,當身體壓到娟娟的身上之時,程泉貪婪的渴望愛情的嘴,自然立時便也貼到了娟娟的唇上;並以舌尖探入娟娟的兩瓣紅唇間,輕輕挑撥,企圖想讓娟娟把她的嘴張開。

娟娟緊抿著自己的雙唇,吃力的以手稍推開程泉壓在她身上的沉重身體,嬌羞的笑說『程泉~~不可以這樣啦。現在在家裡耶。搞不好~~我爸媽還沒睡著。而且房間的門、也沒關~~』。程泉乍聽娟娟的話後,表情猶豫了一下,隨即便從娟娟的身上起身;而娟娟也趕緊從床起身,整理自己凌亂的睡衣及長髮。『好了~~程泉。乖乖睡覺。床給你睡。我睡躺椅~~』娟娟從床上起身後,說著,隨即從床上拿了個枕頭,走到書櫃旁的木藤躺椅;隨即,並在躺椅上躺下,似已準備睡覺。不過,這晚,程泉對娟娟,心懷不軌已久,卻怎可能讓兩人第一次同房的夜晚,就這樣過去。因此,程泉從床上起身,把房間的門虛掩上後,轉身卻立時,走到娟娟的躺椅旁;一個俯身,程泉又把娟娟從躺椅上抱起,放到了雙人床上,又把娟娟給壓在床上。『娟娟~~今晚。妳跑不掉了。以前在外面,妳都說公共場合,我們不可以太親密。然後現在我們在家裡,而且妳房間的門,我也已經關上了。認命吧~~今晚我要把妳蹂躪成殘花敗柳,讓妳變成我的老婆。而且妳的爸媽,也已經認可了。不然他們也不會讓我睡妳的房間。所以,今晚~~妳是真的"引狼入室"~~~"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才趴在娟娟的身上說著,只見程泉低頭,便把嘴貼在娟娟的唇上,纏綿的熱吻;而房門既已關上,娟娟似也不有再太多顧忌,略仰起下巴,便也已自己的的唇、去迎合程泉暖熱濡濕的舌頭舔吮其嬌嫩微張的唇。...

娟娟與程泉,約是去年此時,兩人在YMCA的夏令營相識,營隊活動期間並且漸愛意萌生。不過,及至去年八月底,YMCA的夏令營結束後,程泉這才按耐不住,分離的相思之情;於是,縱然從軍的日期在即,程泉卻仍開始對娟娟,展開熱烈的追求。去年九月,娟娟正在"彰化師範大學"唸大三,而每個周末假日;兩人,則多相約在大度山的"東海大學"約會。去年十月一日,程泉搭上火車,到南台灣從軍,儘管兩人相戀不過一個月;但娟娟,卻仍在程泉從軍的前夕,答應了程泉─說她會等程泉當兵回來,並且將來會嫁給他當妻子。時光苒荏,過了約一年,如今娟娟已大學畢業。這一年來,程泉在南台灣當兵,兩人縱然總是聚少離多,除了兩地相思,多半也只能藉書信魚雁往返,互訴思念之情;不過,兩人的感情,卻並未因時空的阻隔而疏遠。相反的,兩人因為聚少離多,卻讓兩人更珍惜每次的相聚;離情依依之時,兩人更難分難捨。兩人的感情,雖說不上經歷什麼大風大浪與艱難;不過,一人在台中唸書,一人在恆春當兵,分隔遙遠兩地的兩人,卻也可說是歷盡了相思之苦的折磨。因此,每次的見面,每次的相擁,程泉每次吻上娟娟的唇,暖熱的舌從他的嘴裡探到了娟娟的嘴裡,纏綿的總像是有無盡的思念之情想傾訴般。至於娟娟,往常在外與程泉約會,由於女孩子原本生性含蓄;所以,娟娟在幾乎要讓她窒息的吻中,往往總也會嘎然而止,不讓程泉對她太親熱。可這晚,娟娟是在自己的家裡,自己的房間,自己的床上,似也不用害怕別人看見,而躲藏自己的情感。因此,躺在床上迎合著程泉纏綿的吻外,娟娟,時而也把自己柔嫩的舌頭,伸到了程泉的嘴裡;兩人相擁以唇舌交纏,像似求偶的鳥類,以感情互相吐哺,又更像是兩人之間有訴不盡的愛情。

娟娟的淡粉紅色睡衣,兩肩至胸前綴有些荷葉邊及蕾絲,而睡衣從胸口到小腿處的下擺,則是一排的鈕釦;而程泉輕巧的手,則已經很擅長,解開娟娟的鈕釦。男女之間兩情繾綣的感情交流,娟娟躺在床單繪有花朵的雙人床上,恍若情竇初開的少女,置身於自己的秘密花園裡;以一身含羞帶怯的粉紅色,等著她所愛的男人來探尋她的秘密。娟娟兩瓣紅唇微張、彷彿欲開未開的蓓蕾,娟娟兩彎細長的眉毛下閤起的眼簾、猶如月夜荷塘的睡蓮;只見程泉,吻過娟娟的唇,吻過了娟娟的眉,又吻過了娟娟的眼廉。娟娟徜徉在程泉的激情下,兩頰恍若帶點玫瑰花瓣的酡紅;而娟娟怕癢的耳根,程泉喘息間,每每喜歡對她呵熱氣,讓娟娟笑得像朵花綻放。娟娟的粉頸,細嫩的皮膚總禁不起程泉的嘴親吻;每每一吻便會烙印出一個略帶瘀青的唇印,像是種草莓一樣。娟娟嫩白的香肩,程泉掀開其睡衣,拉下其胸罩的細肩帶後;而程泉的吻,往往,因澎湃的激情,時而會開始張嘴,用牙齒去咬娟娟白嫩的身體。以往,每每程泉,親吻到娟捐的乳房,娟娟多少都會有點抗拒掙扎。可這晚,程泉不但親吻了娟娟嫩白如剛剝春筍的乳房;甚且,伸手從背後解開娟娟胸罩的扣帶,娟娟也都毫無抗拒、還略挺身來配合程泉。這讓程泉,有點驚訝與興奮,於是張嘴,他更是貪婪的,拼命的在娟娟粉紅色的乳暈、羞澀的略往內縮的乳頭吸吮;及至娟娟羞澀的粉紅色乳頭,恍若雨後冒出地面的菇菌頭,而蓓蕾怒放。

娟娟房間的繪有花朵床單的雙人床上,程泉,探索著娟娟女孩情竇初開的秘密花園;而嫩白如兩座山丘的乳房之下,往往那便是娟娟對程泉的嘴、設下柵欄的界限。話說,兩人相戀這一年來,程泉每當吻到娟娟的乳房之下,娟娟便會直喊癢的,把程泉推開;或是緊壓住自己的衣服,不讓程泉若吸盤的嘴,再往下親吻越雷池一步。可是這晚,及至程泉的嘴,都吻到了娟娟的肚臍以下,甚至以舌尖試探的挑動,娟娟腰下底褲內敏感的小腹;而娟娟,除了偶情不自禁的扭動身體外,似乎卻竟一點都沒阻止程泉的意思。「娟娟~今晚,都沒阻止我耶?!?~~搞不好,我真的可以吻遍娟娟的全身~~」程泉只是興奮的想著,然而卻也不敢真的,以自己的嘴再往娟娟底褲下的小腹親吻。只見程泉,半跪起身,兩手各握著娟娟的兩腳腳踝,卻倒著拉起了娟娟兩腳的腳ㄚ子;而後放到嘴裡,便是又咬又啃的,且還一根一根吸吮起娟娟的腳趾頭。『啊~~好癢~~救命~~不要咬人家的腳ㄚ子。救命~~~~』娟娟的兩腳腳ㄚ被程泉放在嘴裡,又咬又啃的,自然癢得直討饒;可既怕吵醒正在睡覺的父母,且身體也被程泉坐住,雙腳又朝天離地,這可讓娟娟真的體會到,什麼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事實上,這次程泉放假之前,在恆春寫給娟娟的最後一風信裡,曾充滿暗示性的,告訴娟娟說「~~他見過美人魚公主的上半身,卻沒機會見到美人魚公主神秘的下半身~~」。因此,娟娟收到程泉的信後,展讀之際,又想起程泉這次放假要來家裡住;於是,娟娟,心動之餘,倒也有意給程泉有個意外的驚喜,讓他一償宿願。況且,娟娟也擔心自己的處女膜,早在程泉上次放榮譽假時,就已被他不小心弄破;所以,與其白擔心,娟娟也想著,不如就讓程泉棗眼知道。因此,當程泉吻過了娟娟的腳ㄚ,順勢又往下吻起了娟娟的小腿,而娟娟在癢得幾乎暈倒後,倒鬆了口氣。至於,當程泉把娟娟的腿平放後,而其如蝸牛爬行般濡濕的唇、又吻到了娟娟的大腿內側;此時,卻竟一點都不抗拒,反而順著程泉濡濕的唇纏綿的吻,把她的兩腿又略微的張開。夜深人靜的雙人床上,兩人交纏擁抱之狀,恍若陰陽交溶的太極,程泉趴在娟娟的兩腿間親吻;而娟娟略屈起她的兩腿,更似引導著程泉綿密的吻,往她的兩腿深處、去探索她的秘密花園。 .....X X X

 

三、大荒年~~造物

大荒年大荒月大荒日,雲層上的"雲夢霧幻大度山"。四億年後的台灣高原,海拔二萬公尺之上,傳說的"雲夢霧幻大度山",自女神"白衣觀音娟娟菩薩"來到之後;原本滿是淒涼的此地,如今已再不是,只有岩石與礫土的荒蕪貧脊之地。因為,娟娟女神,先是在"雲夢霧幻大度山",其雲層上的大荒山煉石補天;而後,終於漸彌平了"神~程超泉"內心之中的破洞與空虛。大荒山的黑色巨岩,已不再從天空崩落,於是娟娟女神,又回到了"雲夢霧幻大度山",且恍若一個家庭主婦收拾整理家庭般的,日夜開始拾掇起"雲夢霧幻大度山",洪荒過後的廢墟殘破與荒垓;正如四億年前,娟娟她曾經答應,將來要嫁給程泉當妻子。四億年前,大度山"東海大學"在大洪水過後、出土的遺跡,滿山斷木殘枝的相思樹林,娟娟女神辛勤的巧手幻化之下;而今,相思樹林又是滿山遍野,且青翠蓊鬱。相思樹林下乾涸龜裂的黃土大地,如今又綠草如茵,至於斷垣殘壁的紅牆灰瓦四合院,娟娟女神挽起其飄逸的長髮,換下其的洋裝、圍起了圍裙;日夜刷洗堆砌,更是忙碌的像是個黃臉婆似的,任勞任怨。因為,娟娟知道,程泉要從恆春回來了,所以她想讓大度山恢復舊觀;以讓程泉,回到大度山,有個回到家的感覺及溫馨。因為,自娟娟女神,來到"雲夢霧幻大度山"後,"神~程超泉"以其部份的靈魂,石頭化生成的那程泉模樣的人,自此竟消失無蹤;或因其不知如面對娟娟,所以竟自我放逐到台灣高原的最南端,流浪在天之涯的恆春。不過,娟娟既然台中,而程泉縱然身在天之涯,終究他也還是會再回到台中找娟娟。

「雲夢霧幻大度山」這天陽光普照彷彿六月的夏天。風和日麗的陽光草坪,形若揚天風帆的"路思義教堂"兩面斜曲牆的黃色琉璃瓦,映著燦爛陽光更見其高聳巍峨。而令人驚嘆的是,原本"路思義教堂"周圍的廣大青翠草坪;此時,大地竟恍若織錦般,開滿了五顏六色的花團錦簇。「路思義教堂」竟成了矗立在一片花海的陽光草坪,而陽光草坪的花海中,此時更見有一女孩的身影,長髮披肩,身穿著一身淡粉紅洋裝,佇立於花團錦簇之中;而當微風飄起其髮梢裙擺,只見那女孩凝眸處,殷殷期盼的模樣更似在等人。「靜女其姝、俟我于城隅;愛而不見,搔首踟躕~」原來,女神"白衣觀音娟娟菩薩",知道程泉即將從恆春回台中找她;於是,"白衣觀音娟娟菩薩",將自己化身成了娟娟處女之身時的清純模樣,且正在其情竇初開的花園裡,等著程泉來探尋她思念的情愫。再說程泉,歷盡了千辛萬苦終於從恆春、用兩條腿走回了台中。「東海大學」外長長的紅磚圍牆、依舊如四億年前的舊觀,白粉牆大門口內的約農路、兩旁老樹合圍宛如綠色隧道;程泉只覺自己走回了四億年前的大度山,似乎他真的走回了他所熟悉的"東海大學"。順著"約農路"的濃蔭,直走到了"大學路"的圓環,此時遠遠的,程泉看見了陽光草坪如織錦的花海,有個女孩飄逸的身影迎風佇立;而那女孩如此熟悉的身影,更讓程泉一見,只覺內心有訴不盡的思念與悲傷,彷彿都要從他的胸口萬馬奔騰而出。

『娟娟~~我好想妳。我從恆春回來了~~』訴不盡的相思,一句話脫口而出,程泉情不自禁拔腿奔向娟娟,奔騰的思念從程泉的胸口奔騰而出;瞬間卻見程泉,竟化成一股充滿陽剛的黑霧、朝著陽光草坪飛奔而去。而娟娟看見了程泉,亦伸手迎向程泉,轉眼卻見娟娟,竟像風化成了一股純白的陰柔之氣、飛向程泉。花團錦簇的陽光草坪,只見這黑色的陽剛之霧,與純白的陰柔交匯,而後一黑一白兩股氣,恍若男女互相交纏擁抱,彼此再放不開彼此的旋轉共舞。「路思義教堂」前的樹林,鐘塔的銅鐘開始陣陣的敲響,此時程泉只覺自己恍若抱著娟娟在懷裡,花團錦簇中踩著水泥石板路,一步一步的走向"路思義教堂";因為,程泉即將與娟娟共結連理、永結同心。四億年來的孤獨空虛,程泉已再不感到孤獨空虛,因為娟娟彌補了程泉靈魂中另一半的空缺;正如,一黑一白交纏互擁的陽剛之氣與陰柔之氣,彼此彌補了彼此的空缺,而形成了一個完美的圓。「陽光草坪」的花海,只見那一黑一白的兩股陰柔陽剛之氣,互抱旋轉恰似"太極圖";而後,陰陽交會的太極,自陽光草坪不斷往外迅速擴散。因為,程泉的心中充滿了幸福與滿足,直如四億年前,第一次與娟娟的陰陽交溶;而那恍若是個夢,關於男女情竇初開探尋著彼此秘密的夢。....

「娟娟的房間內,夜深人靜,我第一次到娟娟的家住,且與娟娟睡在同一間房間。床單繪有花朵的雙床上,娟娟身穿一件粉紅色的睡衣躺在床上,我撩開娟娟的睡衣,企圖吻遍娟娟全身的每一寸肌膚。女人兩腿間神秘的私處,我在國中"健康教育"的課本上看過,也在色情圖片看過;不過,我並未真的看過。娟娟仰躺著,閉著眼睛,任我吻過她的唇,她的臉頰,她的乳房,她的小腹。我把雙腿跨在娟娟的臉上,把頭埋在娟娟的兩腿間,吻的她的雙腿內側;娟娟白嫩的雙腿深處,我透過鏤空的蕾絲縫隙間,隱約似可見到娟娟的私處。之前,放假前在恆春寫給娟娟的最後一封信,我說"我好想知道~關於美人魚公主的下半身~";於是,我轉過身來問娟娟,是否可以讓我看她的下半身。娟娟睜開迷濛的眼,羞得兩頰暈紅,抿著嘴輕輕發出"嗯~"一聲;於是我欣喜若狂,立時又轉身,趴在娟娟的雙腿間,繼續親吻她白嫩的雙腿內側。小小心心的幾乎不敢喘息,我撩開了娟娟的底褲。娟娟還是個處女... 」。"陽光草坪"的百花叢中,陰柔與陽剛、一黑一白的兩股氣,互相交纏擁抱,盤旋於花海之上;而陰陽交會,風生水起,只見陽光草坪的花海,朵朵花瓣隨著旋轉的陰陽氣流、紛紛往空中飄蕩。飛舞漫天飄盪的花瓣,竟拍動起了翅膀,原來五彩的花瓣,竟都化成了無數的彩蝶。由於無數彩蝶,皆秉陰陽之氣而生,所以有雌性、有雄性。女神~是雌性,程泉是雄性;於是程泉對娟娟,充滿了不同性別的好奇。

「花朵是雌性美麗的性器官。娟娟的秘密花園,花朵的蓓蕾仍然緊緊的閉合,只濃密的叢草間露出一條若溝渠的縫隙;我驚訝的注視,因為這和我在"健康教育"課本看過的圖片,都不一樣。倒轉過身來趴在娟娟的身上,我略緊張的趕緊問娟娟,說:健康教育"課本裡,畫的圖片好像不是這樣耶??~~女生的那裡,不是應該有大陰唇、小陰唇,陰蒂,陰道嗎?!?~~可是我怎麼都看不見,將來我可能不知道進去耶。為什麼妳的那裡只有一條縫隙而已???~。娟娟兩眼水汪汪,兩頰羞得暈紅的回答:因為我是處女啊。娟娟嬌羞的,又說:"有啦~~女生的下面都有三個洞,第一洞是尿道,第二洞是陰道,第三個洞是肛門。將來~結婚後,你就會知道啦~~。於是,我俯視著娟娟滿臉的嬌羞,又問:"那我可以把妳那道縫隙弄開,把裡面再看得仔細一點嗎?!?"'。娟娟抿著嘴,嬌柔的又是"嗯~"的一聲;於是,我趕緊又倒轉過身,以手指輕輕撥開草叢。卻見濃密的黑色草叢間,那道小小溝渠的狹窄縫隙內,緊繃的露出只是一片純淨的粉紅色,仍什麼都看不見。娟娟已直喊痛....」。"陽光草坪"的花海,女神恍若仰躺在床單繪滿花朵的床上,程泉則顛鸞倒鳳的趴在女神的雙腿間;而當程泉,一顆心怦怦跳的,撥開女神私處濃密的叢草。此時,讓程泉驚訝發現的是,原來他竟是站在"路思義教堂"的前面,且凝眸注視著"路思義教堂"那兩面斜曲牆;於教堂門口,上窄下寬若合掌的兩扇牆、微向外翻張的神秘感。宗教的教堂,是讓人尋求心靈寄託的聖地,於是程泉知道,原來娟娟就是他心靈的寄託,娟娟可以讓生命不再感覺飄泊空虛。儘管,程泉總不太敢走近"路思義教堂",不過,程泉對娟娟,卻總有種想進入她的身體;且與她身心靈結合、彼此溶為一體的吸引力。

「花朵的花瓣總散發其芳香氣味,吸引著蜂蝶到其花蕊採蜜,以散播其花粉。娟娟近來一直擔心她的處女膜是否仍完整,我想替娟娟檢查一下。可是,雖然我看過"健康教育"課本的女性生殖器官圖片,也看過很多A片;但顯然,我對女性仍一點都不了解,尤其娟娟是處女。娟娟閉合的蓓蕾露出的粉紅色縫隙間,我連陰道口在那裡都找不到,更別說想幫娟娟檢查處女膜;頓時,我有點害怕,娟娟會去婦產科診所,讓別的男人檢查,因為我希望娟娟的私處,是屬於我一個人到過的。娟娟小心的問我說:她的處女膜是否完整;我沒回答,只是低頭便埋首於她的兩腿間,親吻其花朵閉合的蓓蕾。娟娟柔軟濡濕的花瓣、有一股強烈的女性荷爾蒙氣味,從叢草的縫隙間直嗆我的口鼻;可是從此,我卻迷戀娟娟兩瓣花瓣間的味道,蝶戀花並一生追隨。娟娟兩腿間私處的叢草覆蓋處,恍若是肥沃的土壤,而我饑渴的嘴,則把濕熱的舌頭探入了溝渠的縫隙間,來回的耕耘。兩腿間的秘密花園,閉合的花瓣突如其來被侵入,娟娟情不自禁的扭動臀部;並且伸手拉扯我牛仔褲的皮帶,似想把我的褲子解開,不過卻又鬆手。倒轉過身,我笑著對娟娟說:"娟娟~我把妳的全身都親遍了;包括那裡~~"。娟娟,羞著回答說:"你好不衛生,竟然親人家那裡~"。我調皮的說:"書上說~~女生的那裡,細菌比口腔還少~~"。娟娟聽了,更是滿臉的紅暈,似撒嬌的說:"對啦~~所以你親人家那裡,這樣才不衛生~"。一個念頭浮現,我笑著倒轉過身,側躺著脫下了牛仔褲,翻轉過身又抱著娟娟的臀部,親吻其的私處;而娟娟之前,不願意為我做的事,此時似也以她濡熱的唇,輕輕的碰觸我堅硬勃起的"男性陽剛之物"。娟娟閉合的蓓蕾內,含苞待放的花瓣如此柔軟,我情不自己把濡濕的舌更深入她花蕊的女性陰柔之處。陰陽交溶的感覺如此幸福,於是娟娟終於慢慢張開她的兩瓣紅唇,濕熱的把我包圍進她的身體內;而我的靈魂,開始溶化,點滴溶入了娟娟的生命....」。....「路思義教堂」矗立在"陽光草坪"的錦繡花海中,程泉,覺得自己像是一隻蝴蝶停在花瓣上,把口器直深入花蕊採蜜;而女神,亦顛鸞倒鳳與程泉交相擁抱,且將程泉男性陽剛之物,深入其兩瓣紅唇內交合。

「雲夢霧幻大度山」陰柔陽剛兩股氣交纏擁抱,恰似太極旋轉;太極一動,陰陽交會、而天地生萬物。陽光草坪錦簇的的花海,恍若隨著陽光擴散,讓大度山只要有土地的草坪,便開滿了五顏六色的花;且花海之上,萬千蝴蝶飛舞,雌蝶雄蝶彼此求偶,陰陽交配,從此萬物生生不息的繁衍。至此雲層之上的大度山,"東海大學"的校園景物,又一如四億年前的大度山,且更美如天國。...

「東海大學」校園的夜晚,滿山的樹林及草叢間,遍地蛙叫聲與虫鳴唱和著,恍若夏季熱鬧的交響樂章;而迷濛的圓燈散發著暈黃的光茫,點綴著整個幽暗的校園更矇矓。"大學路"與"約農路"交岔路口的圓環,沿著上坡路羊啼甲林間的水泥板塊步道走去,此時,只見二層樓扇貝形建築的"視聽大樓"外,漆黑的水泥廣場中間,有一條以"火罐頭"排成的步道;顯然,這晚,有學生社團,正在視廳大樓辦活動。【東海康輔社─康輔大學結業典禮】一張以粗細麥克筆畫的海報,此時!就張貼在"視聽大樓"廣場正中央的會議室外;可是,"視聽大樓"卻空無一人。因為,人類的存在只是時間的幻影,而在四億年後的"雲夢霧幻大度山",縱然"東海大學"校園的景物依舊;可是,四億年前,曾在這裡發生的故事,卻只能以回憶來填補。....X X X

 

四、89康輔大學結業式

「1989年6月x日康輔社咆哮家經:康輔大學~今晚將舉行結業典禮。回顧這一年來,康輔大學週活動,所開的課包羅萬項,包括:營隊籌備會,活動設計法,土風舞,團康技巧,帶動唱,美工宣傳,吉他教唱,戲劇表演,舞台晚會,營火晚會,野外求生,急救,說唱藝術,主持人台風.....,課程之多不勝枚舉。這是由九屆草創第一屆的康輔大學,所以課程的安排,及活動上可能還有許多的疏失。所以,希望將來十屆,能在未來的一年,把檢討過的缺失改進,以讓康輔社的"康輔大學"能更發揚光大。另外,今晚康輔大學的結業典禮,也這這學康輔社的最後一個活動,所以希望,有空的藍衣幹部,都能來參加。..康輔大學教務長~愛珍留言~~」

「1989年6月x日康輔社鬼家家經:期末考將至,祝康輔社的夥伴們,考試ALL PASS~~。期末考後,就是暑假。暑假~~大家應該都會很忙吧。雖然康輔社的夥伴,都很耐操,很能吃苦耐勞;"女生當男生用,男生當畜牲用~",不過還是希望大家多照顧自己的身體,可別累壞了。~~阿秀留言~~」

1989年六月,夏初的大度山"東海大學",期末考前的一個星期。【東海康輔社─康輔大學結業典禮】晚上七點多,一張麥克筆畫的海報,就貼在"視聽大樓"的教室外;教室外對著門口的水泥廣場,更見一排以"火罐頭"排成的步道,直延伸著往"大學路"的紅磚台階。顯然,康輔社,這晚將在"視聽大樓"、辦"康輔大學"期末的結業式;不過,此時卻未見視聽大樓有人。靜甯的夏夜,倒是,隔著"大學路",矮樹叢夾道的小徑,再過去的行政大樓穿堂;隱約似傳來吉他教唱的歡笑聲與歌聲。

『小女孩~我愛妳。因為,妳長的真美麗。喜歡妳~別介意,因為!我心已屬於妳。妳如果!愛我,請妳點頭告訴我;海枯石爛,我永遠不離開妳。那魯彎...~』

『小男孩~喜歡我,請你不要告訴我。我知道,我明瞭,因為!我心已屬於你。我喜歡你,只是不敢告訴你;天長地久,我永遠陪伴你。那魯彎...』。...

紅牆灰瓦的「行政大樓」,校長樓室樓下的穿堂,此時紅磚地板上,約坐了三、四十人;而人群之前,只見康輔社九屆的故社長陳篤,身穿藍衣,手裡抱著吉他,正在教唱"談情說愛"的歌曲。陳篤的旁邊,拿著歌詞看板的,一個是九屆玲玉,一個九屆的愛珍,兩人同樣身穿康輔藍衣;另外,十屆的穎仁,小蘋,惠如..,也都在場。原來,這晚"康輔大學",結業式的會場,雖是在"視聽大樓";不過,人員的報到處卻是在行政大樓的穿堂。報到的時間,是從晚上七點開始,而先來報到人,便由陳篤在行政大樓另一邊的穿堂,帶領他們吉他教唱。這是由於來報到的社員,時間上總是會參差,有的早有的晚;而為了讓"康輔大學結業點禮",有個正式的氣氛。所以,這晚康輔大學的活動,才會讓社員先在行政大樓集合,而後約至晚七點半;當所有人報到完畢,再統一的帶過去"視聽大樓",參加結業典禮。由於,康輔社九屆所創立的第一屆"康輔大學",包括上、下兩個學期的活動,至這學期末才算全部結束;因此,這晚的結業典禮,理所當然,仍是由康輔社九屆的藍衣幹部、所主辦。包括,"視聽大樓"的結業式場地,主要也仍是由志傑做場地佈置;因此,志傑,所獨創的"火罐頭",此時才又出現在"視聽大樓"的水泥廣場。至於,身材微胖的"加菲貓"傅融,自命風流瀟灑"吉他王子"的阿峰,及總是與志傑搭檔卻久未露面的阿俊...,這晚也都有出現在視聽大樓;準備參與這康輔社九屆,在康輔社所主辦的最後一個活動。

行政大樓前的矮樹叢小逕,晚上七點半左右,沒有燈光的幽暗小徑,此時只見有個姣好的身影,從"視聽大樓"的方向走來;而由其一頭蓬鬆的捲髮,不問可知,那婀娜的身影,應就是九屆的阿秀。果不其然,只見阿秀,走到了行政大樓的穿堂,繞到了陳篤的前方;而後,便以手輕拍手腕的錶,以向陳篤示意。陳篤,一見阿秀拍著手腕的錶,以他們帶活動的默契,自然知道,是結業式的時間已到;於是,陳篤,便結束了他的吉他教唱,而把時間交給了阿秀。『好~現在,我發給每個人一條矇眼布。等大家把眼睛矇起來後,後面的人就搭著前面的人的肩;然後,一個接著一個。"康輔大學"結業式的會場,我們要以"瞎子過河"信任遊戲、走過去~~』精明幹練的阿秀,負責把參與結業式的社員,帶到"視聽大樓"的會場;於是,只見"行政大樓"下的穿堂,排成了一條人龍。矮樹叢的幽暗小徑,只見人人皆以黑布矇住眼睛,且後面的人搭著前面的人的肩膀;而一路的人龍,橫過"大學路"後,又從"大學路"旁的草地,走下"視聽大樓"的紅磚階梯,往中庭的水泥廣場。此時,雖說每個人都矇著眼,不過,摸黑的行至"視聽大樓的階梯"時,耳邊卻可聽見"喜多郎"的電子音樂;似正播著"永恆之路"的空靈樂聲。而當,所有人行至"視聽大樓"的水泥廣場,阿秀讓每個人,把自己的矇眼布取下之時;此時,讓眾人驚訝的是,原來一整排的人龍,竟全都站在一條火光的步道之中。因為,當阿秀,從"視聽大樓"前往"行政大樓",帶人過來之時;而當時在"視聽大樓"的志傑,也把水泥廣場上排成步道的兩排"火罐頭",全都點上火。

視聽大樓的水泥廣場,金黃色的火光步道,把黑夜照成了一片的暈黃迷濛;伴著"永恆之路"的空靈音樂,氣氛更是肅穆中帶點神秘感。『啊~感謝各位社員。這一年來,來參加"康輔大學"的課程喔。然後,待會我們便會頒發給各位,一張"康輔大學"的結業証書。這一年來,每周二次的"康輔大學",我們開了許多的課;我想大家應該也都學到很多的東西。然後,大家有了康輔大學的結業証書,下個學期,就可以參加我們康輔社的幹部訓練營。希望大家能堅持下去....有朝一日,也成為我們康輔社的藍衣幹部,變成我們的一員~~~』待"永恆之路"空靈的電子音樂聲停止,康輔社九屆,負責"康輔大學"的愛珍,便走到眾人火光中的前面,講了一段感性與感謝的話;隨後,便是依報到簿上登記的名字,逐一的唱名,並在火光暈黃的肅穆氣氛中,頒發"康輔大學"的結業証書。當然,頒發"康輔大學"的結業証書,只是這晚"康輔大學"結業典禮的開始;只見走出火光步道,領了結業証書的人,一個一個在其他藍衣幹部的引導下,便走進"視聽大樓"教室,結業典禮會場的門口。至於,"視聽大樓",由後向前傾的階梯式大會議室內,此時只見教室內並未開燈,卻只有前方一盞炬光燈照在黑板上;而黑板上,則是志傑,以多色的粉筆,龍飛鳳舞寫出的字,寫著─「康輔大學結業典禮」。氣氛肅穆的結業典禮會場內,此時,更見大會議室的兩邊階梯上,各站了一整排身穿淺藍色外套的人;而站在左邊的一整排,是康輔社九屆的藍衣幹部,站在右邊一整排的,則是康輔社的十屆藍衣幹部。...

這個學期已至學期末,下個星期就要期末考,期末考後接著就是放暑假。因此,這個學期康輔社的所有活動,至這個晚上,也可說已完全結束。學校內的活動,雖說已告一段落,然而二個月的暑假,這豔陽高照的熱鬧繽紛季節,卻才正是康輔社的藍衣幹部,真要開始帶營隊、上山下海忙碌的夏天。九屆的陳篤,阿峰,十屆的小蘋,將到"草嶺長青營帶"自強活動。志傑,程泉,周為,則將到YMCA帶兒童夏令營。至於,阿秀,加菲貓,穎仁,惠如...則是將到"中假服",帶救國團的自強活動。另外,還有徐文,則是四支服務隊的總隊長,服務隊出隊後,整個暑假更有得忙。因此,期末考後,暑假的開始,這也才是康輔社的藍衣幹部,要熱力四射的展現自我,並在校外的營隊中大顯身手的時候。所以"康輔大學"結業典裡後,此時,康輔社的九屆,及十屆的藍衣幹部,對於暑假的到來,更無不充滿蓄勢待發的期待。....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