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五十八章89社工三B期末包水餃考前進補

一、89完形心理學~部份的總合不等於整體

1989年六月,夏初的大度山"東海大學",期末考前的一個星期。陽光普照的"法學院"紅牆灰瓦四合院,恍若詩畫之境,靠"文理大道"這邊的二樓教室,上午第四堂課,程泉坐在靠窗邊的位置。這堂課,上的是"個案諮商"的"直接溝通與治療";而正在講台黑板前講課的老師─呂教授,是個身材微胖,年約五十多歲的中年婦女。呂教授,給人的感覺頗和靄可親,而最重要的是,聽說她的課從來不會當人;因此,這學期,程泉,選了她開的的三門課。可是,呂教授開的課,從來不當人,這終究只是系上的學生口耳相傳,道聽塗說的傳聞而已。因為,上個學期,程泉也有修呂教授開的課,可他的學分,卻還是被呂教授當了;且似乎,全班也只有程泉的學分,被呂教授當掉而已。因此,或也可說,程泉是以大無畏的精神,犧牲自己,以破除了呂教授從來不當人的傳聞。至於,程泉上個學期修的學分,已被呂教授當了一次,何以這學期,又選修呂教授的三門課;這當然,程泉有自己的盤算。「呂教授~~做人感覺還蠻和藹可親的,而且傳說她從來不當人。可上個學期,她全班竟然當了我的學分。~假如這個學期,再選她的課的話,因為上學期,她已經當我過一次;那這學期,他一定不好意思再當我~~」因秉持這樣的想法,所以程泉,這個學期,才又選了呂教授開的三門課。由於,呂教授開的課,正是傳說的"營養學分"、"大補丸"。加之呂教授,在社工系也算是一個頗知名的教授;因她在課程中,往往會加上自己的一些獨到見解。所以,整個教室的五、六十個座位,此時幾都坐的滿滿人;而呂教授,拿著粉筆,則見她在黑板上畫著、寫著;似正講到什麼─"完形心理學"。

程泉,坐在教室後面,靠"文理大道"的窗邊位置,望著一派笑容可掬的呂教授;只見她站在遠方的黑板前,隱約講著『啊~所謂"完形心理學",又叫"格式塔心理學"。至於,它主要的觀點就是─"部分的總和不等於整體~"。相較於一般的"行為心理學"學派,只注重觀察外在的行為、動物實驗及矯治行為而言;"完形心理學",可說是比較注重一個人,內在心智的發展歷程。"完形心理學"主張,整體是不可分割的。然後呢~何謂整體是不可分割的。舉例來說,這就像是看一幅"蒙娜麗紗微笑"的畫。假如~你把"蒙娜麗紗的微笑",割成了十塊,然後,這十塊破碎的畫,雖然你都分別一一看過;但這並不表示說,你已經看過"蒙娜麗紗的微笑"。因為,十塊破碎的畫,頂多你一次只能看到人物的鼻子,人物的眼睛,並不能呈現出整體的畫的感覺。~呵~假如這樣說還不懂,那我們再舉例來說好了。~這個舉例可能有點殘忍,不過可能比較容易明白。那就是,假如我把你的手啦、腳啦、頭啦...切下來,分十塊;然後,雖然,你的頭啦、手啦、腳啦..都在。可是,把它們分割開來後,這每個部分的總合,加起來,卻並不等於就是你。然後,這"部分的總合",跟"整體"之間,到底有什麼差別?!?~~或許,這就是"活的",跟"死的"之間的差別吧。啊~~講到這裡啊,什麼是活的,跟死的之間的差別?!?~~"行為學派"是不管這些的。因為"行為學派",通常只以外在可觀察的行為,把人的行為分成一個部分,一個部份,來做動物實驗或行為矯治。呵~不過啊,通常我教學生啊,講到這裡,我都會請他們用我們東方哲學的角度,去思考這方面的問題。啊~雖然這不是很正統啦,不過提供大家一個思考啦。那就是部份的總合,跟整體之間有什麼差別?!?~~活的跟死的之間,有什麼差別?!?~~恐怕這個差別,就在物體是不是有生命;或者~生命是不是存在~有靈魂??......整體是部分之間,互相有連結,是可以運作的;但部分的總合則否。所以啊~有生命的東西啊,往往是一加一的結果~不等二的。所以啊~~人與人之間的鄉處啊,社會的問題啊,還是個人的問題啊,往往才都會,無法以所謂的"理性"來解決~~』。

「部分的總合,為什麼不等於整體?!?~~」教室的後方窗邊,聽了呂教授的一翻話後後,程泉的腦海;似有點想不通的,不禁盤旋起這個疑問。「一加一為什麼會不等於二?!?~對啊~~人是由肝、心、肺、腎....五臟器官組成的。現代醫學進步,假如用一堆人體器官組成一個人,那這個人~能算是一個人嗎?!?~~還有,我的身體是由數百億個細胞所組成,那這數百億個細胞,能代表就是我嗎?!?~~假如去除了數百億個細胞,那我~是什麼?!?~~部分的總合,和整體間有什麼不同?!?~」教室窗外的"文理大道",燦爛的陽光灑在翠綠的草坪,程泉想著想著,不知不覺,兩眼渙散的視線,便從教室的黑板飄向了窗外的"文理大道"。教室裡老師的講課聲,天花板幾架老舊的電風扇旋轉著,而從"法學院"二樓窗口望出去的"文理大道",夾道的茂密樹林間,隱約可見鐘塔;側著頭望著窗外,程泉靠著椅背,心思早已不在教室。上課之時,程泉總無法專心,隨便一個想法在腦海浮現,便會引著他的思緒,恍若神游太虛的不斷去追逐。此時望著窗外白花花的陽光,程泉失神的凝視,凝視久了,他眼前竟似出現許多飄移的細小光點;而飄移的小光點間,似更有一團紫色的霧氣在旋轉,頓時一片迷濛的灰褐色恍若覆蓋程泉眼前,讓其所見景物盡像是在夢境。「文理大道」兩旁濃蔭的榕樹、夾道的落葉飄飛下來,讓如茵的草坪鋪滿褐黃的落葉;而程泉坐在法學院二樓教室的窗邊,失神的望著,霎時只覺自己恍若到了另一個世界。至於,此時坐滿人的教室,對程泉來說,更像是個陌生的世界。

教室的陌生世界裡,程泉的耳邊,隱約遙遠的聽見,老師的講課聲。『有的時候啊~~信仰的力量啊,比心理治療還有用。呵~~你的生命的整體是什麼?!?~~誰知道,你的人生是不是,都只是活在生命的部分片面而已。對不對啊~~我們東方的哲學,習慣用"圓"來象徵生命的歷程;像是道家的太極啦,像是佛教的輪迴之說啦。因此啊,假如我們把一個人,生命的"完形"再放大來看;或許啊~我們人生的歷程,也只是在高潮與低潮中輪迴,就像海水不斷的潮起潮落一樣。~~所以啊,這裡啊~我要提出一個我自己的觀點。現在,我在黑板畫一個圓,假定這就是一個生命的完形的話;那我覺得他的人生,必定得經過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學習",第二的階段是"展現自我"或是"自我實現",第三個階段是內省的"冥想"。只有當一個人的人生經過這三個階段,他的生命的才能夠、達到一次完形的輪迴;而經過這三個階段,一次完整的輪迴後,一個人的內心也才能夠、真的感到充實與滿足。"學習,展現,冥想~"~有的人,終其一生,可能都不會經歷一次完形的輪迴;但有的人,一生卻可能會經歷好幾次完形的輪迴。好~~講到這裡,所以~我就想問問同學啊,你覺得你的人生,二十幾年來,有沒有達到一次"完形"?!?~~』教室的前方,呂教授,講到這裡。只見她突然朝著教室後方,程泉坐的窗邊方向,說『好~~程泉~~你說說看?!?~~你覺得你的人生有沒有達到一次"完形"~~』。此時,望著窗外的"文理大道",程泉正神遊太虛,而身邊座位的女同學,趕緊便伸手推了推程泉,小聲的說『ㄟ程泉。老師在問你問題啦~~』。『啊~~什麼?!?~~什麼?!?~』窗邊的座位,程泉如夢乍醒,可卻不知老師到底、問了他什麼問題;於是,斜著身,程泉趕緊又問身邊的女同學。

程泉身邊座位的女同學,一見程泉一臉迷惘,便知他沒在聽課,當然更不可能知道、剛剛老師說的"完形"及"輪迴"的。於是,那女同學,笑著望著程泉的驚惶,便小聲的,直接講說『老師說喔~~你有沒有一陣子很努力學習啦。然後一陣子很愛表現自己啦。然後又一陣子喜歡沉思反省啦。如果有經過這三個階段的話,那就叫一次完形啦~~』。『喔~~這三個階段??~我好像~~還沒有耶~~』聽了女同學的提醒後,程泉支支吾吾的回答。呂教授,聽了程泉的回答後,接著又問『好~~程泉,那你說說看你覺得你的人生,經過那些階段?!?~~~』。全班五、六十個學生在上課,呂教授,或許是發現程泉,始終望著窗外沒在聽課;所以,這才故意叫程泉、回答問題。或者,上個學期,呂教授開的課,只當掉一個學生,而這個被她當掉的人,正是程泉;且程泉這學期,竟又選修了她的三門課,讓她印象深刻,所以才點名程泉回答問題。又或者,程泉常翹課,而這天難得來上課,因程泉是難得的"稀客";所以呂教授,"以客為尊"便叫程泉,回答問題。許多的可能性,略過程泉的腦海,當呂教授問程泉問題之時;而程泉內心的整體,正也透過掠過腦海的部分訊息在判斷,呂教授對他如此青眼有加,到底是準備當他的學分,還是要放他一馬。

「社工系三年級,這A、B兩班一百多個學生。要說那個學生,這幾年的改變最大,那大概就是程泉吧。聽說他大一時,成天翹課,都在寢室睡覺,不然就跟同寢室的學長,到地下舞廳鬼混。可是,自從大二,加入了"社會服務隊",聽說他就變得很積極的,努力在學生社團中學習。到了大三,現在,他還好像,還變成了東海大學裡,最大學生社團康輔社的幹部,時常在學校辦活動;不但喜歡在活動中展現自己,而且還主辦過全校書展,之類的全校性的活動。雖然這個學生,剛開始認識他的時候,只覺得他只是外表長的比較好看,但腦袋空空的那一型;然後,學習態度有點散漫,作業報告又不寫,功課一塌糊塗。不過,這二、三年來,從他的表現來看,也不能說他沒有上進之心;或許,他只是心智的成熟,比同儕的同學晚一點,所以總像在橫衝直撞。再說,這個學生給人的感覺,似乎可塑性極大,雖然現在,他的思想好像有點膚淺;可是,學校畢業,過個幾年,當他踏入社會,遭遇更多的人生挫折後。屆時,人生歷經過低潮的沉思、與冥想的階段,達到他生命的一次"完形"後;或許,他將會變得比其他人,更有自己的思想。這個學生,真的跟其他的學生很不一樣,雖說現在,在學生社團中很活躍,可是從他的臉上,卻又似常出現苦悶憂鬱的表情;或許吧,他只是因為心智尚未發展成熟,所以,也講不出他心中真的想法。唉~這個學期,他選了我的三門課,要是全當掉的話,他準被學校2/3退學。算了~~看他在學生社團表現的不錯,不如~放他一馬吧;免得他提早離開學校,卻讓心智發展成熟的機會都沒有~~~」事實上,呂教授的心裡,是這樣想的;只不過,對於她對程泉提出的問題,卻見程泉,似總支支吾吾的不知所云。不過,此時的程泉,在社工系的四百多個師生間,倒也已真是個,眾所周知的人物。因此,儘管,程泉依然常翹課,報告也沒交,不過系上倒也有些老師,因一念之仁,認為程泉並非不可雕的朽木;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開始對程泉手下留情。

第四節課,下課鐘聲響後,只見程泉背著書包,快步走出"法學院"的玄關。因為,即使已學期末,下個星期就要期末考,不過程泉卻仍是很忙的;因為,社工三B班將,這晚,將在欣餐辦包水餃的"期末考進補"活動。至於,程泉,這個學期擔任班上的康樂股長,整個學期,卻也只為班上辦兩個活動;除了學期初,送別秦茹導師的活動外,就只期末包水餃的連誼活動。因此,對社工三B班來說,其實程泉這個學期當康樂股長,是有點不盡責的。只不過,這整個學期,程泉真的也太忙了,康輔社,社工系學會,班上,全校的...一個接著一個的活動。何況,別說期末考前還得辦活動了,即使到了期末考後,程泉也還得再辦"社工系學會"的服務股,期末大搬家的活動。至於,辦完"社工系期末大搬家"的活動後,七月暑假開始,程泉也還得到YMCA,辦整個暑假的營隊活動。因此,系上的老師,對程泉手下留下情,是有道理的,因為程泉,成天忙碌於為這麼多人做事;而假如,老師再當他的學分的話,那老師真的就有點不盡人情了。.....xxx

二、社工三B期末包水餃考前進補

日落後、幽暗籠罩的大度山,晚上七點,欣餐二樓陽台。白粉牆粉刷的欣餐,前方是信箱間小廣場,後方是一大片木麻黃樹林;北邊緊臨荒煙漫草的乾河溝,南邊與大學路之間,同樣隔著樹林。因此一入夜,整個欣餐,可說座落在一片漆黑的樹林,唯有懸在天花板的日光燈,把二樓外的陽台照得一片灰白。夏夜,七點左右,往來欣餐吃晚飯的學生,此時多已離去,讓座落於黑夜的欣餐顯得有點冷清。不過,灰白燈光照耀的欣餐二樓陽台外,卻見仍有一群人,圍著陽台上的幾張餐桌、排成的長條桌旁;或站,或坐,臉上滿是嬉笑,而手裡也正忙著。因為,學期末的這晚,下個星期即將期末考,而期末考完後,這學期也就結束,開始放暑假;因此,社工三B班,趁著期末考前,這晚便也在欣餐,辦了班上這學期最後一次的連誼活動。「期末考包水餃進補~」這是身為社工三B班康樂股長的程泉,這個學期,為班上辦的第二次活動,卻也是最後一次的活動。至於,這個包水餃的連誼活動,其實也談不上辦活動。因為,班上要包水餃,其實,程泉也只是幾天前,向欣餐訂了些水餃皮,還有請欣餐代做包水餃的肉餡;乃至,當大家在欣餐的二樓陽台,把水餃包好後,也是拿到欣餐的廚房,請餐廳代煮水餃。所以,這晚,包水餃的考前進補活動,說穿了,其實也只是讓班上的同學,可以在學期結束前;讓大家坐在一起吃吃水餃,聊聊天而已。

張健,家住台中市,雖說每天通車上下學,不過這晚,他倒也有來參加班上,包水餃的期末進補。話說張健,在學期末,剛選上學校第一屆"學生議會"的議長;而值此,班上聚會的連誼活動,身為"學生議會"議長的他,又怎能不出席,也好讓大家為他慶祝一翻。尤其,班上有四、五十個女同學,而女生,雌性動物的天性上,原本就喜歡簇擁功成名就的男人。因此,這晚,"議長"地位尊貴的張健,游走在欣餐二樓陽台,倒也真像是個政治明星般;不時都被好幾個女同學圍著,讓他鬆垮的大嘴,直笑得合不攏嘴的好不風光。『ㄟ張建,沒想到你會選上"學生議會"的議長耶。好厲害哦~~偶像~~』張建,自大一開始,便是一付流氓痞子模樣,不管在班上,或私底下,他總擅於鼓其三寸不爛之舌,與人爭辯;而爭辯不過,就破口大罵,甚至翻臉與人起衝突。照理說,像張健這樣的人,不但談不上什麼修養、或人格高尚;甚至,"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更是他引以自豪的座右銘。再別說,自大一起,張健便成天捧著"厚黑學";並以"臉皮厚、心要黑",做為他為人處事的至高準則。可是,偏偏,像張健這樣的人,因無所不用其極的追求權力地位,且不擇手段;因此,最後,往往也真能讓他如願以償,得到權力地位。至於,縱然張建是個癟三,可當他得到權力地位後,身邊便不乏簇擁者;且還有更多的女生,會對他投以崇拜的眼光。因此,這也難怪,這個社會上會有那麼多人,縱然做奸犯科,殺人放火,壞事最盡也想擁有權力及財富。因為,這個社會上,似乎只要一個人擁有權力,地位,財富,那他便是成功人士的表徵;且縱然人格低劣,也同樣會被讚許。這不,欣餐二樓陽台,才有幾個女同學,喊張健"偶像";此時,又有人讚美張健的,說『張健。將來,我覺得你可以從政哦。看你那個樣子,還真的很有議長的派頭耶。看你講話的樣子,感覺好像,立法院的立法委員哦~~』。

林棟樑,這晚也來了。當然,林棟樑,超凡的領袖魅力,只要在他出現的地方,身邊免不了總也會圍著一堆人。因為,林棟樑,幽默逗趣的言行舉止,不時總會逗得身邊的人,開懷的笑得東倒西歪;而或許,這正也是林棟樑,不管走到那裡,總大受歡迎的原因。至於,林棟樑身邊,笑得如花朵燦爛最開懷的,自然是他的"正宮夫人",班花李玫玲。只不過,李玫玲,大概也想不到,其貌不揚的林棟樑,除了有她這個貌美如花的女朋友外;其實,林棟樑,還有許多不為人知的複雜男女關係。且說,林棟樑,自大一開始,他便是班上的班代表,而後加入"社會服務隊"後,他更曾歷任"社會服務隊"的隊長,總隊長職務;然後,他又是康輔社的藍衣幹部。至於,這一年來,林棟樑,他更身兼"學生自治會"的社團部部長,及"社工系學會"的活動股股長。因此,大學這幾年來,不管怎麼看,林棟樑,都可謂是個校園裡的風雲人物,學生領袖,成功的男人。至於,一個成功的男人,只有一個"正宮夫人",縱然李玫玲有沉魚落雁之姿,對林棟樑來說,卻也還是不夠的。因為,古時候的皇帝,後宮總有三千佳麗,而有權有勢的大官,家裡也總有三妻四妾;所以,身邊擁有多少女人,可以跟多少女人上床,似也成為這個社會上,判斷一個男人成功與否的重要指標。豪無疑問的,從這個觀點來看,林棟樑,確實是個成功的男人;因為,不管是辦事的能力,或是對女人,他真的都很有辦法。「很成熟~~很社會化~~」這是師長、及同學間,對林棟樑一致的看法。尤其這一年來,自林棟樑加入"學生自治會",當社團部的部長後,可說更見其"社會化";因為,除了更能展現其領導能力,及辦事能力,似乎他也變得很會"拗"別人,圖謀己利。譬如,自己不買煙,專抽別人的煙,甚至,張健邀林棟樑,一起包場開舞會;而林棟樑,竟把張健的錢給"拗掉",且一皮天下無難事,任張健怎麼向他要,也要不回半毛錢。「拗得過~就是你的~」林棟樑,如此的"吃人不吐骨頭",正可謂是社會上成功人士,邁向成功之道;因此,由此可見,林棟樑,大學這幾年來,他"社會化"是多麼的成功。

『哈哈哈~~林棟樑。你知道嗎?!?~~我們女生宿舍,把張健啦,你啦,還有程泉啦。把你們三個封為我們班的"三劍客"~~』欣餐二樓陽台,包水餃的熱鬧氣氛中,有個班上的女同學,笑著對林棟樑如此說。林棟樑聽了,一張黝黑的臉上,以誇張的表情哈哈大笑,說『"三劍客"。哈哈哈~~我知道,接下來,妳要說"三劍客"的"劍",是"貝戈戈"的那個"賤",對不對??~~』。只見林棟樑,一個轉頭,立時朝著程泉的方向,笑著大喊『哈哈哈~~"三劍客"~"三賤客"。喂~程泉,她們說,你啦,張健啦,還有我啦,是我們班的"三賤客"啦。而且是"貝戈戈"~那個賤啦。你說他她們可不可惡啦。~今天晚上包水餃,你應該在水餃餡裡,給她們下瀉藥;這樣看她們還敢不敢,說我們是"三賤客"~~』。程泉,聽了林棟樑的話後,只是笑了笑,並未回答。倒是,林棟樑,故意朝著張健,大聲的又笑說『"三賤客"~~要說"賤",張健最"賤",我跟程泉都比不上他。所以,應該讓張健,當"天下第一賤客"就好了。哈哈哈~張健,我們封你為"武林第一賤客"~~~』。張健,聽了林棟樑嬉鬧的話後,跟著也哈哈大笑、說『哈哈哈~~"武林第一賤客"有什麼不好?!?~~至少,我可以當上武林盟主啊~~』。其實,程泉,會被班上的女同學,把他跟張健、林棟樑,同列為"三賤客";這並不另人感到意外。因為,自大一開始,這三個人每每下課時間,便總聚在走廊抽煙,且又常一起到台中市的地下舞廳鬼混;因此,相較於其他同學,難免總給人,一種不太正派的感覺。當然,程泉的為人,並不像張健那樣愛耍流氓,好與人口舌衝突;而程泉與人相處,也沒像林棟樑那樣,既能與人親和,且又有可以懾服人的氣勢。可是,程泉的骨子裡,卻有一種反社會的叛逆傾向,而這讓他的行為,時而給人的感覺,卻又覺得他的性情更加的古怪、難以捉摸。譬如,程泉自大一開始,便是班上的翹課大王,而他沒到班上上課的原因;往往竟都只是在寢室睡覺。且,除了不上課外,程泉不寫作業,不交報告,不唸書,這也是他在班上,眾所皆知的事。甚至,考試之時,因沒唸書,所以當老師把考卷發下來,程泉也竟敢把整張空白的考卷,眾目睽睽之下,不到五分鐘就再繳回給老師。至於,積了整個學期的報告沒交,或有老師,當著課堂,會便質問程泉為何不交作業;而程泉,或因當眾被老師質問,讓他覺得面子掛不住。於是,他竟會腦羞成怒的反目,甚以冷的讓人發顫的口氣,回答老師說『~我不想回答,行不行~~』。

欣餐二樓外的陽台,社工三B班四、五十人,包水餃,吃水餃,大家吃吃喝喝,滿是歡笑聲了聊天。原本,這晚,程泉還買了五、六支的火把,準備等大家吃完水餃後;要帶大家到男生宿舍後方,乾河溝上游的相思樹林間夜遊。因為,男生宿舍後方的相思樹林,也就是女鬼橋上方的乾河溝上游,可說是一片若原始叢林般的蠻荒之地;且雜草比人高的茂密樹林裡,還藏有兩座的大防空洞。只不過,可能期末考可下星期將至之故,因此晚上九點左右,大家吃完了水餃;當程泉說要帶大家到男生宿舍後方,相思樹林裡的防空洞去夜遊探險。此時,全班四、五十人卻竟似沒人想去。可程泉,火把都已經買了,於是欣餐二樓陽台,當班上吃水餃的人散去後;而程泉,便只和六、七個同學,拿著火把,到男生宿舍後方荒蕪的相思樹林去夜遊。

傳說鬧鬼的那棟男生宿舍後方的相思樹林,"女鬼橋"上方的乾河溝最上游,程泉與幾個同學,拿著火把走進相思樹林內,穿梭於雜草比人還高的草叢間。相思樹林濃如墨汁的黑夜,火把搖動的暈黃火光中,一行人在草叢間走了約四、五十公尺後;果見,兩個被荒草所覆蓋,恍若大墳塚般詭異的防空洞。防空洞的洞口,幾乎被長草所遮掩,不過兩扇鐵柵欄門,倒是沒上鎖;因此,幾個人拿著火把,懷著探險的緊張情緒,便走進了防空洞裡。由於,這天下午,程泉早就先來探過一次路,因此他知道,防空洞裡的地面,除了略有黃土外,其實也還蠻乾。所以,程泉,還把之前,他辦活動用過的火罐頭,預先帶到防空洞裡。因為,這晚,程泉原本是打算在防空洞裡的兩邊,都擺上火罐頭;然後,把兩行火罐頭點燃後,就讓大家在防空洞裡,玩遊戲,或聊天,感受這詭譎的氣氛。只可惜,這晚,最後來的人,卻只有六、七個人;因此,這讓程泉的心情,不禁更感覺有點沮喪。『啊~~人都來了。雖然只有六、七個人。不過我們還是把火罐頭,擺上、點火;然後,在這裡面聊天吧~~』擺上了兩行的火罐頭,點了火,頓時整個漆黑的防空洞裡,被橘紅的火光映照的,有如尋寶電影般的氣氛詭譎。此時,從防空洞的 一端,順著兩行火罐頭的步道、望向另一端;更覺其火光中的步道,恍若有種通向無限遠的神密感。防空洞裡的火光步道中,程泉幾個同學,席地而坐,暈黃的橘紅光照耀防空洞圓弧形的牆上;而幾個人,彼此隨口聊起的,自然也都是屬於夜晚的神秘。關於生命的存在、輪迴、及神、鬼、靈魂之說。....X X X

 

「1989年6六x日大度山日記:"部份的總和,不等於整體??~~"。所以,我得掌握生命整體的架構,才能更了解全部的生命,不至於偏於一隅的鑽牛角尖。這有如繪一幅人體全圖一樣,"性"不過是人體的一小部分而已,畫的再好也不過是人體的一小部分。"佛洛依德"的性心理學,即是如此,所有宗教所看、所說的也只不過是生命的 一小部分。"真理?!?~"~~我要去尋找屬於我自己的,而在有形的圖像後面、別忘了,最重要還是要畫出那無形世界的意念,這才能更完整的構成生命整體。...廣納百川的吸收學習,先畫出一個正確的構圖,再做細部的修補與繪圖,並訓練直覺去觀察與構圖;整體的架構要從大處著眼,架構不正確 、細部畫再好也是枉然。....學習,展現,冥想,我該如何去建構,屬於我生命的整體~~」....

※社工三B夜遊留影:12

三、大荒年~~輪迴;學習+展現+冥想=完形

大荒年大荒月大荒日,四億年前的事恍若只是場夢,雲層上的"雲夢霧幻大度山"。海拔兩萬公尺的雲海之上,金黃色的陽光普照"雲夢霧幻大度山"滿山花海的花團錦簇;盛開的百花叢中,蝴蝶雙飛,遍地虫聲唧唧的求偶,更讓大度山一片生氣盎然。"白衣觀音娟娟菩薩",來到"雲夢霧幻大度山"後,以其陰柔的女性能量,與"神~程超泉"陽剛的男性能量溶合後;此後,陰陽交合萬物繁衍、生生不息,"雲夢霧幻大度山"再不是荒蕪與死氣沉沉。蓊鬱的相思樹林間,恍若有女神的身影,婉約溫柔的佇立林蔭間;而大度山的風吹過扶梳的草木枝葉,花落花飛更似女神裙擺搖曳,隨風而舞。乾河溝雨後流水潺潺,康輔社址外,木麻黃的樹影倒映在地上,恍若像是個人的形狀;且是懷抱著吉他,坐在乾河溝旁的堤岸。"雲夢霧幻大度山",樹林花叢間,無處不是程泉與娟娟,彼此相隨的影子;且聽風聲、雨聲,滿山的樹林隨風而起的樹濤,更盡像是程泉,為娟娟吟詠歌唱─『我心中的天堂樂園我原本以為遠在天邊其實就近在眼前~妳讓我真實的看的到摸的到而且還能擁抱 妳讓我飄忽的靈魂從此不再感到空虛~百花盛開我生命中的春天每當我看見妳快樂微笑悸動的我的心就像音符為妳跳躍。~我心中的天堂樂園與其到天邊去尋找不如讓我就徜徉在妳懷裡享受擁抱的伊人就在燈火闌珊處。~妳讓我慢慢慢慢終於想起來我就是為了尋找妳與天堂~我才到這個世界上來~~』。

 

妳讓我感覺幸福難以置信的我想著我生命中有妳就恍若置身在天堂在妳給我的愛的國度構成我生命的要素除了陽光空氣水我更需要是妳的感情投入妳是我的天~妳是我的地~妳是我的道路,更是我的真理的妳用妳的雙手圍起來給一個樂園在妳愛的國度我慢慢慢慢終於想起來~我就是為了尋找妳與天堂我才到這個世界上來~』大地的歌聲,藉著風、雨,樹林而低吟,只見午夜的"東海湖"湖心映月,朦朧的月影恍若有娟娟的臉龐、盪漾在湖水的迷離光影裡;而天空飄過的烏雲,卻更像程泉的形影,在天地的歌聲中,伸手緩緩擁抱月光。事實上,"雲夢霧幻大度山",無處不是程泉身影。因為,滿山的蝴蝶,滿山的花草樹木,滿山生生不息的萬物,無不是"神~程超泉"生命的一部份,所化生。或者說,"雲夢霧幻大度山"上,數十億的生靈,凡有生命,有靈魂之物;而其靈魂深處,無不帶著"神~程超泉",生命歷經數億年來演進的基因。正確的說,此時"雲夢霧幻大度山",滿山的花草樹木,滿山的蝴蝶虫鳴,其實四億年前,它們都只是程泉身體的一個細胞;而歷經四億年後,當程泉的生命,演進成了"神",當然!其身體原本的單細胞,也會隨之演進,成了構造更複雜的生命。因此之故,"雲夢霧幻大度山"可說,其實就是"神~程超泉"的身體。此時,問題來了,人類由單細胞構成的身體,總會有生老病死,而神類,以多細胞的生命,構成的身體,豈又能逃離生老病死的折磨。因此,"雲夢霧幻大度山",雖說此時,像個天堂國度;可是,天堂縱有幸福快樂,似乎卻也有更多的痛苦。

「王子與公主結婚後,從此過著永遠幸福快樂的生活?!?~~」街頭饑餓的流浪狗,看見人類衣食飽暖,若其有思想,那牠大概會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變成人類;可牠豈又知,人類縱然衣食飽滿,然人類卻也有流浪狗、意想不到的百倍痛苦得承受。因此,人類亦常幻想著,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變成神,以離可得樂,永遠的活在天堂的極樂世界。可四億年後,當程泉演化成了"神~程超泉",此時祂卻才知道,神的快樂或許是人的千萬倍;然而,神的痛苦,卻也是人類的千萬倍。君不見"雲夢霧幻大度山",自陰陽交合,萬物生生不息後,滿天飛舞的蝴蝶,或為了贏得優先交配權,或為了爭奪食物以延續生命;而彼此紛紛開始爭鬥,甚欲置對方於死。至於,滿山的花草樹木,或為了爭取陽光,或為了擁有更多的土地水源,同樣彼此以藤蔓纏繞對方,以樹根奪取土地;雖然,它們同樣都是"神~程超泉"身體內的細胞,不過彼此卻都惡鬥不止,只想奪取自己的利益。人類的細胞,由於是單細胞並無自我意識,因此除了變成癌細胞外,彼此並不會互相爭奪吞噬;可是,神類的細胞,卻是已稍具自我意識的多細胞,因此往往為了己利,自己的細胞,會彼此爭奪吞噬自己的細胞,而這更讓"神~程超泉",感到無限的痛苦。況且,"神~程超泉",若想讓自己的生命能再繼續的成長,那祂也得靠祂的細胞的成長,才讓讓祂更獲得成長;反之,若是祂的細胞,都只是在彼此鬥爭吞噬,如此一來,則"神~程超泉"的生命,必也將會隨之而沉淪。基於此,於是"神~程超泉"知道,祂必得為祂身體的細胞,建立一套生命運作的規則;並以獎善罰惡的方式,讓祂的細胞,都能在有方向的軌道運作。

「雲夢霧幻大度山」,"神~程超泉",苦悶的在雲層上的大荒山冥想。「一如四億年前,人類群體,所組織成的國家及社會。我該如何讓我的細胞,我身體的部分,當它們活在同一塊土地上之時,不會為了圖謀己利,滿足慾望;而永無止盡的彼此爭奪、吞噬。人類的社會有監獄,以關押在社會上侵害他人之人。所以,我建構的生命輪迴系統中,或也該設一個地獄;以懲誡我生命中,不斷沉淪於慾望的細胞。【學習,展現,冥想~】我的生命,曾經藉此不同階段的輪迴而成長。因此,我的細胞,即使他們活著的時候,汲汲營營於追求物慾,不願思考反省;所以,必須讓它們死亡,至少死後可以讓它們進入冥想,以反省自我。所以,生命必須有生死輪迴。輪迴,這是跨越有形時空與無形時空,我以心靈,為我數千億個細胞,所建構的一個生命系統。...有朝一日,當我的細胞,經過十億、百億年,漸次發展到稍具智慧的階段;或許,它們會發現這個生命系統的存在,而稱之為"道"或"真理"。且有意識無意識間,它們也將模仿此生命系統,以建構它們的國家社會。藉著這生命輪迴的系統,縱然我的細胞,或許有的仍會沉淪於慾望的爭奪;但有的,歷經"學習,展現,冥想"的過程,或也將領悟生命、而成長。因此,只要成長的部分,多於沉淪的部份,則我的生命,亦將能繼續成長....」。

事實上,"神~程超泉",祂的部分分靈,來到"雲夢霧幻大度山"這有形世界,化成萬物的細胞,約只數十億個;而祂少說還有數千億個細胞的分靈,則還在無形時空。「輪迴~~生命怎麼來,怎麼去?!?~~為何而來,為何而去?!?~~從何處來,該往何處去?!?~...」生命中如此多的細胞分靈,"神~程超泉"自然無法察覺到,其生命中每個渺小的分靈的存在。因此,"神~程超泉"所能做的,也只是跨越有形,無形時空,建構一個"因果循環"的生命輪迴系統;讓祂的數千億個分靈,以其所做所為,自承因果。「萬法皆由心生,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跨越有形無形時空,"神~程超泉"數千億個分靈,此後便在其所建構的生命輪迴系統,因果循環的輪迴;學習,展現及冥想。至此,"雲夢霧幻大度山",萬物生生不息,且有了生命因果循環,及生死輪迴的規則。跨越有形無形時空,"神~程超泉",縱有數千億個分靈;然而,數千億個分靈的總和,卻不能代表"神~程超泉"。正如,四億年前,所有人類的總和,也不等於就是"上帝",或是"造物"的道理一樣。正是「部份的總和,不等於整體」因為,上帝,或造物,乃是宇宙跨越多度時空的一個生命的輪迴系統,一個龐大有意識的磁場;更絕非以人類的形像所能代表。因此之故,筆者在此,順便敬告坊間,諸多自稱有神佛之力,而號稱大師、或稱自己代表神之人─「不要再招搖撞騙啦~」。

「雲夢霧幻大度山」,"神~程超泉",苦悶的在雲層上的大荒山冥想。相對於"神~程超泉"大多數的分靈,都只能留在虛幻的無形時空之中;所以,可以來到這有形世界輪迴的細胞,可說是相當難得的機會。至於,輪迴的過程中,生命因何相遇,因何分離;因何愛恨情仇糾纏。「因緣~~輪迴的過程中,生命彼此糾纏的愛恨情仇。因緣際會,時候到了,該相遇的總會相遇,彼此的相遇絕非偶然;欠債的,欠淚的,該還的,或許!這也只能讓他們在輪迴中自己去補償。正如,四億年前,程泉遇見了娟娟。冥冥中自有註定,程泉,從小就不寫作業,不管老師怎麼罵,怎麼打,怎麼當,他就是不寫作業。可是當娟娟出現在程泉的生命中後,程泉就註定,必須為娟娟而不斷的寫。當兵兩年,程泉就開始不斷的寫信給娟娟,彷彿心中有無止盡話,生命中有無數的事要與她分享。乃至,後來娟娟離開了程泉,而程泉更是日以繼夜,不斷的想寫;因為他想寫下,娟娟與他的故事。娟娟來到程泉的生命中,這一切的改變,豈是偶然;彼此的因緣,出生之前,冥冥之中的輪迴,早有註定啊~~」。"雲夢霧幻大度山"雲層上的大荒山,"神~程超泉",苦悶的想到這裡,心中頓有所悟,也明白了許多事。因為,祂已知道,不管是此時,亦或是四億年前,其實!祂也只是身在一個,宇宙更大的生命輪迴系統中;以因果循環的輪迴,不斷的學習,展現,及冥想。至於,娟娟為何來到程泉的生命中,又為何離開,關於此;正如,程泉在"我在大度山的歌"裡,也曾寫下一些的句子。四億年後,後來,程泉寫下的這些句子,恍若化成了風聲、雨聲,在大度山的樹林間低吟;似在對娟娟傾訴:

『~~我心中的天堂樂園我原以為近在眼前如今卻又遠在天邊~我如果能我將擁抱妳到永遠但如果不能我也不會放棄想念妳到永遠妳讓我難分難解的對妳有了深情蕭蕭在我生命中的寒冬當我看見妳傷心走遠後我對妳卻投入更纏綿的思念 我心中的天堂樂園我與其到天邊去尋找不如讓我就留住這感覺刹那成永恆的在夢塈痟M妳千百度妳讓我慢慢慢慢終於想起來~我就是為了尋找妳與天堂~我才到這個世界上來』『~~妳曾經讓我感覺幸福難以置信的我想著我生命中有妳~我就恍若置身在天堂;在妳給我的愛的國度構成我生命的要素除了陽光空氣水我更有妳的許多感情投入。~妳是我的天~妳是我的地~妳是我的道路更是我的真理的妳用妳的雙手曾經圍起來給一個樂園在妳愛的國度我慢慢慢慢終於想起來~我就是為了尋找妳與天堂我才到這個世界上來。~~妳曾經讓我感覺幸福難以置信的我想著我的生命中曾經有妳~我就恍若置身在天堂~~』。....X X X

四、91~命中註定的因緣

1991年七月,仲夏的南台灣,恆春山海里海防哨所。黑夜的大海波濤泛著月光,程泉,頭戴鋼盔,肩揹六五步槍,身在建於海邊礁石上的哨亭。哨亭下潮水拍打礁岩,激起陣陣的海浪聲,而朝向大海的瞭望窗口,只見程泉把信紙放窗台上,手持一支小手電筒;時亮,時滅的照著信紙,寫信給娟娟。六月下旬的五天海防輪休假,程泉,回台中的第一晚住在娟娟的家裡,且與娟娟睡在同一個房間;而隔天,娟娟,則開車從台中送程泉回清水鎮。至於,五天輪休假,收假的的前一晚,程泉同樣從清水鎮,搭車到台中,先到娟娟的家住;而後,隔天中午之時,程泉再從台中市,直接搭車回恆春。由於,上次的五天假,程泉有兩個夜晚,都跟娟娟睡在同一個房間裡;而夜深人靜時分,兩人在床上裸裎相見,肌膚相親,至此感情似又更加深一層。兩個晚上的長夜相守,程泉終於徹底的,吻遍了娟娟身體的每一寸肌膚;甚至撥開花瓣,親吻娟娟的私處。兩人既已同房,雖未行房,做夫妻之事。不過,程泉回到了恆春,遠離娟娟後,當他拿著筆,面對信紙;此時,他滿腦海浮起的,卻仍不禁盡是,那兩晚在娟娟的房間,與娟娟繾綣纏綿的情景。【娟娟:....我好希望能和妳多聊天,就像那晚身心靈完全裸裎相見的聊;妳是我這一輩子的伴侶,我什麼話都想跟妳說。我好想把我的靈魂與身體都能完全跟妳溶成一體,彼此相知。...】一種遠離了妻子的心情,程泉與娟娟同房過後,軍旅生涯卻也只能以更勤於打電話;或寫信,來向娟娟傾訴思念。

程泉自當兵以來,隨時總是把信紙攜帶在身邊,不管是剛入伍在"新訓中心"的出操上課,寢室熄燈後;亦或是下部隊後,站衛兵,或外出在海邊埋伏。因為,程泉總無時不刻,想把握機會寫信給娟娟;恍若他的心中有無止盡的話,想對娟娟訴說,更似他想把他生命的每個部份,都想與娟娟分享。說來~這也是件怪事。因為,程泉從上小學開始,便不喜歡寫作業,上個國中、高中,乃至大學,更變本加厲;往往,班上只要有一個人沒交作業,而那個人必定就是程泉。且不管,老師怎麼催,怎麼罵,怎麼打,怎麼當,程泉往往就是會整個學期,都不交作業。因此,程泉也曾認為,自己不寫作業是種病,且是醫學上尚未發現的病,所以也無法治癒。可是,自從娟娟出現在程泉生命中以後,程泉這種懶於動筆,寫作業的病,竟然就不藥而癒;甚且,程泉似變成,反而無法控制自己,無時不刻的不想拿著筆,寫信給娟娟。魚雁往返,程泉當兵,近一年以來,可能他將近二十年的學生生涯,也未曾寫過這麼多的字;甚至,寫信對娟娟吐露思念之情還不夠,程泉竟開始在信裡,對娟娟寫起了自己人生經歷的故事。尤其,兩人肉體間有了更親密的關係後,程泉,似更想把自己的心,都掏出來給娟娟。乃至,程泉在信裡,傾訴自己的人生,想把自己都靈魂,呈現給娟娟,以讓兩人的身心靈,能完全的溶成一體。因此,似乎是娟娟,來到程泉的生命後,而程泉,就註定要為娟娟不斷的寫。不過,這倒讓程泉,從原本一個字都不想寫作業的病,卻竟又陷入,另一種,無法控制自己不斷想寫的病;因為,程泉總更想在信裡,寫下他與娟娟,兩人從認識,到相戀的故事。

至於,娟娟,兩個晚上與程泉纏綿在自己的床上,且以自己純潔無瑕的處女之身、與程泉裸裎相見後。事後,當程泉返回恆春,而娟娟卻為自己的獻身,感到些許的罪惡感。雖說,娟娟與程泉同房,這是父母默許的事,可兩人尚未結婚,卻讓程泉這麼親近的吻遍她的全身,這讓娟娟更擔心;不知程泉下次,是否又會對她有更進一步的要求,而讓她不小心懷孕。事實上,娟娟之所以願意讓程泉,彼此裸裎在床上如此纏綿,主要他還是想以自己的獻身,讓程泉放心的當兵;並希望,程泉不要,擔心她因大學畢業,踏入社會工作後,會因此而變心。況且,程泉的媽媽,幾個月來,總三翻兩次的要求,希望娟娟能及早與程泉訂婚;而這讓娟娟,感到壓力及煩惱。可是,事與願違,當程泉的媽媽知道,這次放假,程泉有兩個晚上,都住在娟娟的家裡。於是「生米已煮成熟飯」的想法,讓程泉收假回恆春,而程泉媽媽,又更衷於勸說娟娟的父母,讓娟娟與程泉及早結婚,會訂婚;甚至,程泉的媽媽,還特地請了程泉的姑姑,打電話到娟娟的家裡,商討讓兩人訂婚之事。娟娟,有苦難言,因為此時,她正面對自己大學畢業後、找工作的壓力。且娟娟也知道,爸爸愛面子,定不肯將自己唯一的女兒,以草率的婚禮,嫁給尚在當兵,前途尚茫然的男生。娟娟,只能將自己的苦惱,告訴程泉。可是程泉,不管是在信裡,或是在遠方的電話裡,似乎卻也不太能體會娟娟的心情;甚至,程泉也認為,兩人同房過後,彼此有了如此親密的關係,理應兩人也要有讓社會認可的婚姻契約。至於,關於男女的想法有別,這從六月底的信裡,略也可見兩人想法之迴異:

【娟娟:....不管是與妳閒話家常也好、或是應時舒懷的隨筆手扎也好;我發覺如果太長一段時間不寫信給妳、則我心裡會有一種累似犯罪的愧疚感。哦~~原來太疏於與娟娟連絡,在我心底如今也已構成犯罪的條件;是則任感吧!或是從小農家純樸的成長環境吧。~~我總覺得我們的關係親熱到這種程度,應該要有一些社會上認可的"契約"來圈住我們吧。像訂婚之類的;在我的觀念裡,女孩子和男孩子在有了如此親密的關係後、理當會極渴望和男孩子建立正式的"契約"這樣才會有安全感。但妳卻不同。....為什麼妳不願訂婚......。老公 筆1991/06/27夜 大石頭埋伏.】

【阿泉: .....就在你收假回恆春那天,我才載你去車站、你姑姑就打電話來;下午你媽媽也來過電話,無非是談我們訂婚一事。你媽見你哥對婚事不急不緩的態度,便積極撮合我們的事。....我還是認為等你退伍回來再訂婚、好不好呢?我只希望你安安心心當完兵、退伍回來後好好努力,讓我爸媽安心把女兒嫁給你。他們只有一個女兒,他們的一次決定、也就決定了我的一生。....還有我們那晚做的事,不知是不是生理加上心理因素、我覺得有些不舒服;我會覺得有罪惡感,我們似乎不該在婚前那麼做的。你有什麼感覺呢?我以後一定會嫁給你,可是我現在很怕會懷孕;我的身體已經都屬於你了,你要的我都讓你做了,以後我們婚前還是別再太親熱。~~我們即使結婚後,你依然可以追求你的理想;我好喜歡我們多講講話,彼此多了解一些;我才能真正成為你人生的伴侶。記得晚上用手電筒看書別太久哦!別把眼睛弄壞了。 親愛的老公 我永遠愛你 娟娟91/06/26~】。....xxx

 

娟娟,六月底,在寫給程泉的信裡,字裡行間,雖說仍透露,不想接受程泉家裡所提訂婚的要求;且對於兩人同房,那兩個晚上所做的事,娟娟事後也覺不妥。可是,娟娟對於程泉,正遠在他鄉當兵,兩人分隔兩地難得相聚;於是,程泉每次殷殷期待,所提出的要求,娟娟卻又總不忍心拒絕,讓程泉失望。譬如,前不久,夏天已至,所以,程泉,老在寫給娟娟的信裡,或在恆春的公用電話裡,說希望能幫娟娟拍些穿泳裝的照片,好讓他欣賞。可是,娟娟礙於含蓄保守的個性,及教師甄試在即;所以,她始終都已抽不空,來拒絕程泉,拍泳裝照的要求。不過,七月初,或許是因兩人之間,有了更親密的關係,所以,娟娟在電話裡,倒是允諾了程泉。『程泉,這次你的輪休假,排在七月中旬。正好,那個時候,我教師甄試也結束了,應該比較有空陪你。所以,下次你放假回來,我就答應你"提出申請"的要求好了。這次,我們到谷關去玩,然後,谷關的山谷裡不是有條小溪嗎?!?~~以前,YMCA的營隊,都常帶小朋友去游泳那裡。所以,我們就去那裡游泳好了。到時候,我會帶泳裝去換哦,讓你一償宿願,拍些泳裝照片。這樣好不好?!?~~這樣算是感謝你對我的體貼,沒強迫我要跟你訂婚~~』恆春的公用電話裡,娟娟總是讓程泉,對每次放假回台中,心中都充滿了期待。YMCA的谷關營地,正是程泉與娟娟,帶兒童夏令營初相識的地方;且更有程泉,唸大學時,二個暑假的歡笑時光。至於,谷關山谷裡的那條清澈小溪,小溪裡還冒著溫泉,正是程泉所最懷念。因此,娟娟說,七月中旬,等程泉放輪休假,兩人要一起到谷關游泳泡溫泉;而程泉,正前往海邊埋伏的途中,人在海邊小村莊的公用電話裡聽了,頓時更說不出心中有多少的幸福。

「七月中旬,下次放假。可以去家裡住,跟娟娟睡在同一個房間。然後,可以跟娟娟,到谷關去玩,到山谷的溪流泡溫泉;而且還可以幫娟娟拍泳裝照。~太幸福了~~娟娟對我好好,總是會讓我的期待如願以償,不會讓我失望。所以,我也不應該時常給她壓力,要她跟我訂婚;這樣太對不起她了。反正,娟娟會是我一輩子的伴侶,我應該多寫信給娟娟,讓我們彼此有更多的了解才是;這樣有一天,我們也才能真正的,讓"身心靈"都溶合在一起~~」恆春山海里的海岸線,七月的仲夏夜,程泉想及此,只覺自己的一顆心恍若映在大海的月光、隨著波濤滿是幸福的盪漾。於是,黑夜的海邊珊瑚礁磐上,程泉又拿出了信紙,吹著海風,坐在月光下,藉的小手電筒的微弱光茫寫信。因為,娟娟,總是讓程泉,不斷的想寫,想寫盡心事向她傾訴。.....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