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五十九章89東海大學期末考

【娟娟:(講故事哦)。潮來潮去、日出日落,春夏秋冬輪迴不斷;造物者的居心、讓天下萬物皆在一個圓運轉。林木一歲一枯榮,花草一季一凋敝;這是因為四時節氣的運作、花草樹木含吐蘊藏其氣而隨之變化。人與花草樹木一樣寓形於宇內,上吸天空之氣、下飲大地之水;天地間之春夏秋冬四季輪迴,風暑濕燥寒五氣循環納入五藏六腑;才使人有喜怒哀樂、七情六慾之變化。人是大自然的一部分、自然也逃不出造物者的擺佈與安排;譬如蜉蝣朝生夕死,不會知道明天、明年,而生命的故事卻仍是日出日落的在循環...。.....愛妳的程泉上1991/09/19~車城後灣埋伏】

一、大荒山太虛幻境~神的內心世界

大荒年大荒月大荒日,四億年後,海拔二萬公尺,雲層上的"雲夢霧幻大度山"。古人有云:「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靈,以五百歲為春,五百歲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歲為春,八千歲為秋,此大年也.... 」。"雲夢霧幻大度山"雲層上的大荒山,"神~程超泉",冥想。四億年前的人類,出生到死亡,壽命長不過一百年;因此,一個人的一生,頂多能看到一百年生命的歷程。"仙類"的壽命約一千年,終其一生,生命也只能知道千年之事。至於,"神類",生滅之間,壽命約是一萬年,所以,"神類"相較於"仙類"與"人類"而言;其對生命的所知,可謂有百倍、千倍之多。可是,"神類"的智慧,縱然是人類的百千倍之多,然"神~程超泉"卻知道,相較於更高層次的生命而言;而祂萬年的生命,其實也不過就像是朝生夕死的蜉蝣般、短暫與無知。因此,人類,敢咵咵其詞的說「人定勝天」且自稱是萬物之靈;然而"神類"卻只是以自然萬物為師,不敢自稱萬物之靈。「朝生夕死的蜉蝣,到人類,到仙類,到神類,其實都只不過生命的一個過程而已。這是個生命成長的過程,藉著輪迴,生命在生死間,以不斷的學習,展現,及冥想,來建構其內心世界。生命藉由體驗外在世界的經歷,來建構其內心世界;而建構內在世界的生命系統,可以讓自我的心靈獲得成長。這是條無止盡的路~~心靈的成長,可讓生命的智慧、由小知而到大知;並可讓,生命的輪迴、由小年而至大年。所以,不知晦朔的朝菌,有朝一日,或也將成為,以五百歲為春、五百歲為秋的冥靈。至於不知春秋的蟪蛄,有朝一日,或將成為,以八千歲為春、以八千歲為秋的大椿~~」雲層上的大荒山,"神~程超泉",冥想著關於生命的成長,而其身體的細胞,"雲夢霧幻大度山"的萬物也隨之變化。

日出日落,地球在自轉,讓"雲夢霧幻大度山",日落月昇之間,有了白天、夜晚、及黃昏;而"神~程超泉",身在地球的自轉的規則中,其本身也與之沉睡與甦醒。至於"神~程超泉",祂在"雲夢霧幻大度山"的細胞,以分靈所衍生的萬物,當然多半亦隨"神~程超泉"的沉睡而沉睡;不過,卻也些細胞,當"神~程超泉"沉睡之時,它反而甦醒。春夏秋冬,地球繞著太陽旋轉,讓"雲夢霧幻大度山"的景物,有了四時的節氣,草木春雨裡萌芽,夏暑盛開,秋風成熟結果,冬寒則凋敝;至於"神~程超泉",身在四季的輪迴中,隨著"雲夢霧幻大度山"的景物變換,因其細胞的生老病死,也使祂有了有了喜怒哀樂的情緒。於是,"神~程超泉",喜怒哀樂的情緒,伴隨七情六慾及其思想,化為各種的能量又流淌於其五臟六腑。因此,"神~程超泉",跨越有形無形時空的細胞,數千億個分靈便同感到"神~程超泉"的思想意識與情緒;而此,正是,所謂的"靈感"的由來。「靈感」正如人類社會,往往在某一段時間之中,許多人會出現某些類似的想法;於是,分隔遙遠不相干的人,卻有某些創作行為,某些思想學說,頓時會蔚為風潮。其實,人類社會這種"擁有相同靈感"現像,正可驗証,有形生命的背後,必有更龐大的無形生命系統在運作。無奈,低等智慧的人類,卻只是一種追逐物質利益的生物;因此,當不同的人,同時擁有相同靈感之時,彼此便上法院打官司,奪取靈感的所有權,以謀取己利。由此更可知,人類的低等智慧,為了奪取物質的利益,是多麼自私。

"雲夢霧幻大度山"雲層上的大荒山,"神~程超泉"由冥想,意識恍如進入沉睡的夢境;而此時,大荒山無稽崖的青埂峰,只見迷霧漫漫。「"太虛幻境"是我的內心世界。"太虛幻境"儲存著,數十億年來,我在地球上,生命成長與演化的經歷。時間的過往,生命的經歷猶如夢境一般,我的意識在夢境中飄浮。時而,輕飄飄的我~像振翅的蝴蝶,努力飛翔於幽暗中,卻身不由己被風吹得四處擺盪;時而,枝影交錯的樹林間,四周充滿了恐懼,而我總在迷霧彌漫中徘徊。恐懼~讓我聯想到考試。"文理大道"水泥板上坡路的盡頭,幽暗中的右邊是"法學院"四合院,我走在往圖書館的階梯上,身體的高度、跟"法學院"的灰瓦屋簷一樣高。圖書館,和中正紀念堂,兩棟並排的高大建築物出現自我眼前;而我發現~我的腳沒踩在地上,因為我在天空飛翔。學校正在期末考,"中正紀念堂"的考場與"圖書館"間,水泥小路上人來人往;而我看著每個經過的人,似乎在等待什麼人出現。惠芬~~那是我所暗戀的一個大一學妹,轉身走進"中正紀念堂"的考場,禮堂的考場裡已坐滿了人;而我用眼睛搜索著,看見惠芬她就坐在禮堂後區,左邊的右前端角落。大禮堂的考場裡,我坐的位置在中區,我回頭可以看見惠芬;卻不知惠芬是否有看見我,因為中間隔著一個女人的身體擋住了視線。..呂賢~他是我大二的學弟,坐在我右邊的位置上,正用功的翻著書。轉頭看到呂賢,用功的看書,我的心中充滿了恐慌;因為這次考試的範圍,我很多部份~書都沒唸完。"中正紀念堂"一長排的側門外,有陽光斜照進了考場,陽光矇朦朧矓的,迷離的像是夜晚的月光;於是,我知道我是在夢裡。恐懼的黑影,像巨浪般襲來,我慌張的~一腳高一腳低的想逃離考試,但我想跑卻跑不快;惶恐的意識模糊的飄蕩,而我又飛出了"中正紀念堂"的考場....」。"雲夢霧幻大度山",因為神~程超泉"的夢境,隨之迷霧瀰漫,且迷霧中充滿了恐懼、驚慌,及對異性的性慾渴望。因為,"神~程超泉",把祂生命的經驗,藉由夢境;並混雜著情緒,傳佈給了祂的每個細胞。

"雲夢霧幻大度山"萬物初始,"神~程超泉",以其生命成長的軌跡,及其架構的生命輪迴系統,溶成了自己的靈魂基因;而後,"神~程超泉"的每個細胞、分靈,其靈魂深處將也都與祂有相同的基因。「"太虛幻境"~有我數十億年來靈魂成長的軌跡、及我生命的經驗;而我以我生命架構的輪迴系統,藉著思想意識的傳佈,讓我的細胞~生命有成長的方向。滾燙的岩漿流進海裡,我飄蕩在冒著熱氣的海洋,曾是個單細胞的藻類;而無意識的飄蕩億萬年後,我成了荒莽叢林裡,一隻四處捕食的飛虫。」「恐怖的巨大咆哮聲,傳遍黑夜的荒野,又經過了億萬年後,我有了滿嘴的尖牙,與龐然的爬虫類身軀;正蟄伏在滿是沼臭味的湖裡、伺機掠食,而饑餓、與恐懼,是我生命的全部。億萬年又是億萬年,我的生命沒有思想,只有追逐食物以裹腹、及爭奪交配權、以繁衍帶有我的基因的後代。"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縱然我的後代,因此都越長越巨大與強壯;然而,不管我的後代是什麼,最後卻總是會滅絕~死盡。」「人類~~四億年前,我開始有了自我的意識、與膚淺的思想。金戈鐵馬的沙場,我擎著弓箭舉著長茅,恐懼讓我變成瘋狂的野獸;人馬雜遝的嘶吼聲中,我瘋狂的殺人,及至我也被殺,血濺五步。億萬年來,掠食,爭奪,是我生命的所有記憶。縱然是人類,食慾與性慾的動物原始需求,依然主宰著生命的意義;只是表面換了不同的包裝而已,變成了財富,與權力的爭奪。人類世界國家的形成,爭奪由個人,變成了集體;於是每個年代,我在各種愛國口號的號召下,以大忠大義名,奔赴戰場。」「我手裡的長茅變成了步槍,我的弓箭變成了手榴彈,而黃土飛揚的沙場,我像一頭野獸般瘋狂的咆哮;卻一如億萬年前,於是我開始感到痛苦。空虛取代了恐懼,慷慨激昂變成了槁木死灰,於是我開始沉思,思考我生命的存在價值。人類以我族主義,歌頌戰爭的歷史,封建國家,變成了民主國家。商場如戰場,政黨惡鬥,族群的衝突 ...財富與權力永無止盡的爭奪;生命存在的價值,是什麼??~~~我再也不想讓我的生命,只是這樣的存在;庸庸碌碌的生,庸庸碌碌的死,卻不知自己為何生,又為何死.....」。

事實上,生命皆秉自然之理而生死,形體同為生命的輪迴系統的一部份;而寓形宇內,皆在一個更大的生命體內運轉,可人們卻總不知。正如"雲夢霧幻大度山"的萬物,由於此時,它們都尚只具有點、線、面,二維空間以下的思維能力。因此,縱然"神~程超泉"的思想意識,貫穿於祂所有的細胞;然而,祂渺小的細胞,所能擷取到,關於神的思想意識,卻也僅止於點、線、面的破碎靈感而已。正如,人類因智慧的高低,自比較高層次的生命系統中、所擷取的的靈感,亦不盡相同。不過,隨著生命的輪迴成長,所有的生命終漸漸會有所悟。

「"太虛幻境"~~迷霧瀰漫的大度山。山的最高點,磐頂遊園路旁,三樓的透天厝。山頂雲層灰黑的天空下,透天厝三樓的最後一個房間。日光燈明亮的房間,靠著牆邊的書桌堆著一疊的書,檯燈的暈黃燈泡,照著書桌一本翻開的書籍;不過,卻未見有人,坐在書桌的椅子上看書。住在這個房間裡的人,是個大學生,名字叫程泉。~~"程泉"~曾經是我的名字,房間最角落的木板床上,我正坐在床上盤腿而坐~靜坐冥想;因為,期末考的壓力,讓我覺得很痛苦,我不想念書,我覺得心裡很空虛。考試的目地為何?!?~~從小學,中學,大學,不斷的考試;甚至,踏入社會,找工作也要考試。考試~~科舉制度,無非就是為了功名利碌;現代古代都一樣。我厭惡考試~~~~」。....X X X

 

二、89東海大學期末考

「1989年6月x日大度山日記:心煩意亂所未何來?!?~~一、期末考,很多科目考試的範圍,書可能唸不完了,怎麼辦?!?~~而且心浮氣燥的,根本沒辦法靜下心來唸書。※解決方法:藉由戒煙,來開始控制自己的行為;再由外在行為的控制,來改變自己的處世態度。努力吧~~~想抽煙,就得坐在書桌前唸書。二、今後!我將何去何從?~~要全心投入社團嗎?!快大了,我是否!也該為將來、做積極的準備。※如何為將來做準備呢 ?a、交一些有社會經驗的朋友。b、多吸收一些商業界的資訊、知識。三、如何解決自己的"工作壓力",挫折;如何來解決,人際間的冷漠、衝突。」

「1989年6月x日大度山日記:一、我在追求什麼呢?從來不曾感覺如此空虛過。努力的控制自己、為的是什麼?為了將來功成名就嗎?功成名就那又怎麼樣,讓別人羨慕嗎?別人羨慕~那又怎麼樣,這樣就滿足了嗎?就達到生命的目的了嗎?生命的目的是什麼?生命的價值,又再那裡?我到底為何而活?~~二、參考:生命是把努力、把希望放在今天~正如禪學所云─"活在當下"。人生的發展階段─充分的發展本階段、所應發展的任務;不要好高鶩遠,結果!捨本逐末。※現階段!我該做的事:a、建立親密的異性關係。b、尋找志同道合的朋友。c、考慮未來職業、及準備就業。d、培養本身的能力、領導及人際關係..。」

1989年六月底,夏夜,大度山東海大學。學校的期末考,總是讓學生倍感壓力,程泉當然也不例外。大度山磐頂遊園路旁的透天厝,三樓的最後一間房間,書桌的孤燈下,但見煙灰缸,尚有一截煙頭,昇起裊裊煙霧;暈黃的燈泡下,有本頗厚的書翻開著,不過卻見有人讀書。倒是,書本的旁邊,另有本像是筆記本的紙,空白的紙張,塗鴉般的寫著「為什麼坐在書桌旁就心浮氣燥,無法專心唸書?!?~~~分析:一、從惠芬來:a、不知道!如何去交女朋友;不知道!如何約她出來;不知道!她的想法如何?b、到底要不要追惠芬,還是!要另找目標;要儘快解決,真的!很需要一個女朋友。c、沒時間!是原因嗎,還是!逃避的藉口呢?我總是喜歡推托、放膽去做吧。二、從人際關係來:a、人際關係!越來越差了,是心煩壞了人際關係;還是!壞的人際關係,引起心煩呢?b、整天!懶洋洋的,不可能!有好的人際關係;也不可能、把事做好。而壞的人際關係、與挫折又使心情更煩。c、打起精神吧,要有衝勁、才能成功。三從家裡來.....」。正值,學校為期一個星期的期末考。由於程泉,平常就疏於課業,因此每當期中考,期末考一到;因為,有太多的書想唸都念不完,更是總讓他難免陷入一種恐慌之中。大三的下學期,一整個學期,程泉幾乎都在忙社團的活動、系學會活動、學校活動、及班上活動;天天東奔西跑,唯獨就是不喜歡進教室,不喜歡唸書。可期末考,這一整個學期,老師對學生在課堂所學的成果,在課本所學的評分,卻是程泉想逃也逃不掉的。況且,程泉平常不唸書,總要考到考試到了,才臨時抱佛腳,此時積了一大堆的書,想唸都唸不完;所以,當程泉坐在書桌邊,翻著書更總難免心浮氣燥。

夏夜悶熱的房間,只見程泉,不坐在書桌旁,卻是在床上盤腿而坐,狀似老僧入定般的靜坐;可他的心,卻依然總是心浮氣燥,無法安靜。「明天要考的三科,書唸不完了。不能再心浮氣燥了,我得趕快坐下來,專心唸書~~」期末考,通常都是考一天,溫書一天,而程泉,原本也在圖書館地下樓的溫習室,用書本佔了個位置;可這晚,程泉,還是決定回到自己遊園路,三樓透天厝的房間唸書。因為,白天,這一整天,程泉待在學校的圖書館裡,其實也沒唸多少書。而程泉,一整天在學校溫書,卻唸不了多少書,其主要的原因;無非是程泉,似乎總無法讓自己坐書桌前,面對書本太久。往往,程泉在圖書館地下樓的自習室裡唸書,情況大概就跟鯨魚潛水一樣;頂多只能撐個一個小時,而後他似乎得浮出水面,到圖書館外透氣。因為,坐在地下室的自習室裡,面對書本,時間只要超過一個小時,程泉似乎就會覺得心跳加速,感覺心浮氣燥的,再也無法唸書。至於,程泉走出了圖書館外後,因為偶而,碰巧總會遇見熟人,進出圖書館;所以,彼此難免,總又會坐在圖書館外的水泥板椅上聊天。剛剛一個,聊了一個小時才離開,而程泉,偶而碰巧,又會再看見一個熟人,走出圖書館;於是,彼此又開始閒聊。且,就算程泉在圖書館外,沒遇到熟人,而他也會因為覺得無聊,讀書讀得好累而想散心;於是,離開圖書館,順著"文理大道"而下,往往程泉不知不覺,習慣性的,就會一直走到信箱間。至於,人既已走到信箱間,程泉總會習慣性的,看了看自己的信箱裡,有沒有信後;而期末期間,自然沒信,於是程泉走出信箱間後,難免帶點失落感的,便又往乾河溝旁的康輔社址走去。期末考期間,康輔社址裡多半不會有人,而程泉進了康輔社址後,倍覺冷清之際;自不免習慣性的,他又會抱起了吉他。彈著吉他,看著家經,程泉,往往因此忘了時間飛逝;而待他猛然驚覺,自己還有很多書沒唸時,天色卻已黃昏。因此,有鑑於在學校的圖書館,讀書的效率太差,所以,程泉還是決定,不如就待在自己的房間裡唸書。至少,程泉心想,待在自己的房間裡,比較自在,想抽煙,也不用走到圖書館外;而且,待在自己的房間裡,也較不會有人來找他聊天,擔誤唸書的時間。當然,待在自己的房間,程泉自然也不會像在學校裡,有那麼多的地方,可以讓他亂跑,而忘了該唸書的時間。

「明天早上,第二堂課,開始考試。沒關係,還有一個晚上的時間。只要今晚不要睡覺,搞不好~就可以把書唸完。所以我不能再心浮氣燥了,一定要把心靜下來~~」盤腿而坐在房間的木板床上,程泉不斷的提醒自己。時間約已晚上九點多,程泉攤開的書桌上的課本,還是只有翻了幾頁;而即使書都已經唸不完了,程泉卻是更心浮氣燥的,無法在書本前久坐。於是,程泉索性,盤腿而坐在床上,希望以禪學冥想靜坐的方式,來讓自己心浮氣燥的心安靜下來;而後,再利用一整個晚上不睡,來專心唸書。事實上,自大二下學期,接觸到禪學的書後,程泉偶而便也會試著練習打坐,並藉著禪學裡,所說的"斷念";來讓自己的腦海裡,不要始終總是縈繞著許多解不開的煩惱。不過,程泉對於禪學,最感興趣的,卻還是其所謂的"頓悟";以及,書裡面提到─有人頓悟後,會擁有"神通力"的說法。此時,且不說"神通力",之前不久,程泉才從一本禪學的書上看到;說是「一個人禪坐半小時,可以抵八個小時的睡眠~」。「書裡說~靜坐半小時,可以抵八小時的睡眠。那我現在,靜坐個半小時,然後今晚,應該就可以不必睡覺。整夜來專心看書了~~」這個想法,正是此時,程泉打的如意算盤。可正當,程泉半閤著眼,用心的調息吐納之際,卻聽見房門外的樓梯口;有個沉重的腳步聲,跑了上樓。不用說,程泉,雖然盤腿而坐,在床上閉目養神,可從樓梯間那雙大拖鞋拍打的聲響;此時,程泉也料想的到,上樓的人,應該就是呂賢。果不其然,呂賢才跑上樓,尚未走到程泉的房間,便已扯著嗓子喊『喂~~程泉。"好坑的"來囉,考古題啦~~』。

呂賢揮著手裡拿的幾張試題紙,走進了程泉的房間;而一見程泉,竟盤腿而坐在床上,狀似老僧入定。此時,呂賢原本的笑臉,不禁皺了皺眉頭,嘲笑著說『喔~程泉。當和尚ㄛ。打坐?!?~~書都唸完了嗎?!?~~還是都沒唸,所以乾脆放棄了,準備去"出家"了。哈哈~~』。只見呂賢,把手中的幾張試題紙,放到了程泉的書桌上,接著又憨笑著說『呵~~別說我不夠朋友啦。明天要考試,我今天拿到考古題,就影印一份來給你。晚上趕快看一看,明天要考的還來得及啦~~。喔~不要又在那裡打坐~~等死啦~~』。聽了呂賢語帶嘲笑的話後,程泉伸了伸盤腿而坐,坐的發酸發痛的腿回答『ㄟ~呂賢。打坐半小時,可以抵八小時的睡眠耶。所以,我打算現在打坐一下,然後待會就要開始唸書,唸到天亮了~~』。呂賢,一臉的不以為然,又說『拜託~~程泉,白日夢少做點啦。不然~你乾脆說,你會"頓悟成佛"好了,這樣就不用唸書了;反正成佛,就無所不知了,不是嗎?!?~~那個禪學不是都說~人"頓悟"了,然後就可以"通靈"啦,什麼"天眼通"的啦,什麼通啦~什麼通的啦。呵~然後,隔什麼"隔空取物"啦,"隔空治病"啦....不用吃飯啦;因為,要什麼自己都可以變出來啦。呵呵呵~~如果真有這麼好的事,那大家就天天都打坐,坐著發呆就好了;然後,什麼事都不要做了。別傻了啦,那個你也信~~』。呂賢的話,可說正中程泉的胸懷。因為,自程泉接觸禪學以來,不能說他對書中,所描述的那些"頓悟"後的"神通力",不心生嚮往與幻想。且別說"頓悟成佛",只要頓悟後,可以鑑往知來,有預知的能力,那程泉心想─假如果真如此,那隔天股票要漲多少,"大家樂"的號碼要開幾號,我便可預先知道;這豈不是要大發了,又何必再讀書。

正當,呂賢與程泉,兩人繞著禪學"頓悟"的話題,一來一往的閒聊之際。此時,晚上已九點多,學校的圖書館或已關門;因此徐文,騎著機車,也回到了遊園路的透天厝。徐文,一上樓,到了三樓的樓梯口,便聽見大呂賢的打嗓門,聲音宏亮的從程泉的房間傳出;於是,徐文,自然也走進了程泉房間。於此,三個人延續了禪學"頓悟"的話題,言不及義的又談了一陣;不過,由於正值期末考期間,三個人也不便久聊。時間約莫晚上十點,呂賢與徐文,便又各自回自己的房間唸書;而程泉,也坐回書桌旁,繼續唸書。悶熱的夏夜,苦惱的檯燈下,話說程泉,原本打算,這一坐下來唸書,就要一直唸到天亮的。可無奈,程泉才唸了半個多小時,他便又覺得自己的心跳似乎越跳越快的,讓他心浮氣燥;且加之更有點頭昏腦漲,即使看著書本一行一行的字,卻似乎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唸什麼。於是,程泉,又坐回了床上,盤腿而坐。「好想睡覺哦。頭昏腦漲的,根本沒辦法唸書。躺著休息半小時好了,醒了~精神比較好,再來繼續唸書~」盤腿而坐,程泉這次坐不到十分鐘,索性便躺在床上閉目養神;而這一躺到床上,程泉卻更覺大腦昏昏沉沉,再不想起床。「算了~~睡覺好了。管它的,橋到船頭自然直。明天早上,再早點起床唸書。反正第二堂課才開始考試,早點起床,還有一點時間可以念書~~」考試的範圍,還有好幾本的書沒唸,可一躺到床上,程泉似乎真的"頓悟"了;可以放空一切,並把期末考的事,全放到腦後。房間天花板的日光燈明晃晃的,程泉,雖說面對期末考已然頓悟;不過!他卻仍睡得不安穩。幾次三更半夜醒來,程泉看了看手錶,原本應該要起床唸書的;可程泉寤寐間,卻只是感到空虛不已,也不想再起床。

考試的壓力,心浮燥的無法念書,槁木死灰的不想起床,程泉寤寐間,只覺自己無力的,彷彿靈魂出竅飄浮在一個虛無灰色,毫無法著力的空間。「算了~大不了~就是被老師當掉而已。管它的,不想唸了,一切根本毫無意義。從小到大一直考試,格式化的考試能証明什麼??!~無非是証明在他們的訂的規矩下,我能當個好奴才而已。而我為什麼要跟他們一樣,被他們認同,生命就有意義嗎?!?~~一切根本毫無意義~~」午夜而至凌晨,很多書都還沒唸,程泉一次一次在考試壓力的惡夢中醒來;而他卻一次又一次,讓自己槁木死灰的心情,輾轉反側又漸入灰色的空虛夢中。「一座高聳入雲的荒山,寸草不生,怪石嶙嶙的陡峭山壁上,我走在深不見底的懸崖邊。迷霧瀰漫的山谷,有一顆蒼松,蒼松旁有顆巨石,我心中充滿空虛的彷彿在尋找什麼。一座牌樓聳立在我眼前,我順著牌樓走上去,一種熟悉的感覺,讓我的心中突然感到很悲傷。一個女子模糊的身影浮現,那是種在河岸邊的一株花,似乎從很久很久以前,我們就一直在輪迴中糾纏。...我渴望與那個女子有個圓滿的結局,可是每一生,每一世,每一次的相遇,我們卻都只是留下缺憾。所以我感到很空虛、悲傷,當我在遇見她以前,及離開 她以後~~~」。....X X X

 

三、"雲夢霧幻大度山"~神的國度~缺憾終將圓滿

大荒年大荒月大荒日,"雲夢霧幻大度山",雲層上的"大荒山"。"太虛幻境",迷霧瀰漫的"靈河"岸,只見程泉身影徘徊;而這只不過是四億年前,一個年代遙遠以前的夢境。至於,開闢鴻濛,故事的緣起,得從"紅樓夢"說起。「話說,大荒山無稽崖青埂峰下,無材可去補蒼天的一顆頑石,自經炠煉之後,靈性已通。因見眾石俱得補天,獨自己無材,不得入選遂自怨自愧,日夜悲哀。.....頑石無材補天,倒也落得逍遙自在,常幻化為人形,個處去游玩。....他常在西方靈河岸行走,看見靈河岸,三生石畔有棵絳珠先草,十分嬌娜可愛,遂日夜以甘露灌溉。這"絳珠仙草"因此久延歲月,後來既受天地精華,復得甘露灌溉,遂脫草木之胎,幻化人形,僅僅修成女體,終日游於離恨天外。....絳珠仙草,只因尚未酬報頑石灌溉之恩,故五內鬱結一股纏綿不盡之意,常說:"自己受他雨露之恩,我並此水可還;他若下世為人,我也同去走一遭。把我一生的淚水還他,也還得過了~~"」。四億年前,因此一事,自此那"補天石"與"絳珠草",造歷幻緣,下世輪迴又輪迴;而彼此愛恨糾結的感情,從此更難分難解。正是「厚地天高堪嘆古今情無盡,癡男怨女可憐風月債難酬~」億萬年來,歷經無數次的輪迴,而今兩個糾纏的靈魂,跨越在有形無形的無數時空之間,竟似盤根錯結的兩棵樹般,以無盡的情緣連結,彼此牢牢的相擁。億萬年了,而當初的那兩個靈魂,如今也已是兩個各擁有數千億分靈、龐大的生命輪迴系統;正是,"神~程超泉"與"白衣觀音娟娟菩薩"。

「神~程超泉」與「白衣觀音娟娟菩薩」兩個生命輪迴系統,彼此纏繞於有形無形的時空間,狀如生命的"基因鍊";而其靈魂磁場內,數千億個分靈彼此糾纏,更如宇宙中兩個即將互相溶合的星雲,彼此相互吸引包圍環繞。億萬年來,因為每一次的輪迴,當"絳珠草"與"補天石",彼此相遇,縱然又分離;但在他們的靈魂之間,卻總會再拉起一條彼此無盡纏綿的線。兩個靈魂之間,糾纏的恰似一條麻花繩般,彼此的輪迴系統間,更有億萬個像是神經原突觸般的連結,直入對方的靈魂之中;因為,從古至今的無盡時空,那"絳珠草"的外貌縱然不同,名字也不同,然而,那"補天石"卻化入時間裡,與其無止盡的纏綿。「紅樓夢裡,林黛玉,纏綿病褟,臨終之際,燒毀了與賈寶玉之間,相贈之物與往來書信;而她魂歸離恨天,斷氣前,最後一句話是:"寶玉~你好~~狠~"。因為賈寶玉,在大觀園裡,兩小無猜之時總對林戴玉,以"非卿不娶"相示;可當林黛玉,病重之時無依無靠,賈寶玉卻娶了別的女人,更讓林戴玉抱憾而終。...於是,"太虛幻境",當賈寶玉,夢魂神遊至靈河岸,想找林黛玉,而見到了"瀟湘妃子";然而"瀟湘妃子",雖分明就是林戴玉,可她卻對賈寶玉形同陌路、冷漠之至。因此賈寶玉,覺得自己的生命,很失落空虛。.....」。"太虛幻境",迷霧瀰漫的大度山,娟娟徜徉在相思樹林間,談笑的對程泉說『男生都一樣。談戀愛的時候,總是甜言蜜語的,騙女生說"非卿不娶~"。像以前我們班追我的那個男生,當初也是說"非我不娶"。可是,我認識了你以後,現在,他還不是交了別的女朋友。還有致男,他跟他的女朋友,本來也是像童話故事那樣,幸福快樂,而且也論及婚嫁了;可是,現在,致男還不是甩了他的女朋友,又交了別的女朋友。哼~~可見男生對女生,講的甜言蜜語,都不可信。所以啊~~我就想,如果有一天,你也對我厭倦了,那你只要明白告訴我就可以了,我會很識相的自己離開;然後,你也可以再去找別的女人結婚,我不會怪你的。然後,我也不會追究你,對我說的~"非我不娶"的諾言~~~』。程泉擁抱著娟娟,坐在相思樹林間的綠草如茵;而聽了娟娟的話後,程泉心慌的,趕緊辯解說『娟娟~~妳怎麼都不相信我對妳的真心?!?~~我說"我非妳不娶~",我就會"非妳不娶"。假如妳嫁給了別人,我就會孤獨一輩子,因為我不會再愛別的女人了~~』。....

「迷霧瀰漫的大度山,娟娟披上了白色婚紗,陽光草坪"路思義教堂"的斜曲牆,琉璃瓦在燦爛的陽光下閃耀;新娘那一身的純白,拖曳到草地的長裙,蓋頭的飄逸的薄紗,更讓娟娟就像女神般美麗。可惜,娟娟的婚紗照裡,讓擺著各種嫵媚姿勢依偎的男人, 在她身邊的新郎卻不是程泉。淒清的黑夜裡,悲傷的歌聲正從錄音機裡流洩,而程泉正坐在孤燈下、淚流不止;因為,娟娟結婚了,而在她的洞房花燭夜,程泉卻不是與她共度春宵的新郎。娟娟,已為人妻,為人婦,後來也為她的丈夫、生了孩子,而為人母;但程泉失去娟娟以後,卻只感到生命的空虛與失落,自此更落魄紅塵,貧病潦倒,至一生孤獨。...."非卿不娶"~因為程泉,只想讓娟娟知道,他對她的真心...」。"太虛幻境",迷霧瀰漫的靈河岸,三生石畔,只見程泉的身影徘徊;三生石畔的奇花異卉搖曳,迷霧幻化,程泉竟遇見了,林黛玉的魂魄化成的瀟湘妃子。『娟娟~~你前次以一生的淚水,還我澆灌之恩,但我這生亦為妳孤獨了一輩子。如今~我妳還恨我嗎?!?~』隔著迷霧,程泉,問瀟湘妃子。卻聽瀟湘妃子,語氣冷淡的回答『寶玉~~欠債,債已還,欠淚,淚已流盡,我怎知道~你會不會又弄丟了什麼石頭、掉了魂去跟別人結婚。緣盡已還無,不如讓我們把這一切思念恩怨都放下,任緣生緣滅吧~』。"太虛幻境",迷霧瀰漫的大度山,只見娟娟如弱柳扶風的倩影,行過相思樹林間;而迎面的迷霧中,卻見賈寶玉,失魂落魄的從大觀園走來。『黛玉~~難道妳還不相信,我對妳的真心嗎?!?~~我用盡我的一生,孤獨的寫下妳的故事,遠離了家庭與朋友。難道妳要我把我的心都掏出來給妳,妳才肯相信我只對妳衷情~~』隔著迷霧,賈寶玉,對娟娟說。卻聽娟娟,只是冷漠的回答『程泉~~不要把自己迷失在虛幻的回憶中,不要以為我會因你一直忘不了我、編織著綺麗的夢而感到快樂。現在我已為妻,為人母。對我~你不用再有任何期待,我也將不會答應你任何要求,過去共有的時光都已成歷史了~~』。

"太虛幻境"綿延億萬年的記憶,而兩個靈魂要了結恩怨,讓彼此圓滿的結合,億萬年的輪迴又何足掛齒。"神~程超泉"與"白衣觀音娟娟菩薩",兩個生命輪迴系統,跨越時空,彼此正以無數次輪迴的情緣,將彼此的靈魂拉近;而愛恨情愁的回憶,終將變成生命共有的成長經歷,及至彼此緊緊相擁。於是,"太虛幻境",迷霧瀰漫的大度山,娟娟走過相思樹林間,纖細的身影漸漸變成了林黛玉;而在花木扶疏的大觀園裡,與賈寶玉相遇,兩人緊緊相擁。"太虛幻境",迷霧瀰漫的靈河岸,三生石畔,林黛玉化成了瀟湘妃子,瀟湘妃子仙袂飄飄的迎向程泉,於是,程泉發現娟娟,投入他的懷抱;而迷霧瀰漫的靈河岸,轉眼竟變成了大度山的乾河溝旁。「生命的因果輪迴,靈魂的缺憾終將圓滿~」迷霧瀰漫的乾河溝旁,程泉擁抱著娟娟,彼此的唇纏綿的吻,彷彿有訴不盡的相思。因為,兩地相思,程泉隔了好久,才終於見到娟娟;因為,程泉想起自己,現在正在南台灣當兵。及至迷霧散去,而程泉發現,原來他擁抱著娟娟;兩人正身在一處重巒疊翠的山谷間。....x x x

四、91谷關的山谷

1991年七月中旬,仲夏,群山環繞的"谷關福音中心"下方,重巒疊翠的河谷。正值,程泉,七月的海防輪休假期間;而娟娟,教師甄試的考試也剛過。由於,程泉,之前在寫給娟娟的信裡,及遠從恆春打給娟娟的公用電話裡;他總頻頻的,向娟娟提起,說要幫她拍穿泳裝照片。無奈礙於娟娟教師甄試的大考將至,且娟娟生性矜持保守,要她穿著讓她女性曲線畢露的泳裝;且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下,低胸、露背、露大腿的讓程泉照相,娟娟著實也不敢嘗試。所以,程泉想幫照泳裝照的心願,始終也都未能如願。及至,教師甄試大考剛過,娟娟大學畢業一個多月來,堆積心頭沉重的壓力,此時也算可暫時卸下。加之,程泉自六月底的輪休假以來,不管是從恆春休假回台中,或是從台中收假回恆春;因交通方便的因素,所以他總住娟娟的家裡,且睡在娟娟的房間裡。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三更半夜總難免,會發生一些風流韻事;況且,程泉與娟娟,兩人可說是已有婚約、且獲雙方父母同意的熱戀情侶。再者,兩人分隔兩地,彼此難得相聚的兩地相思之苦,當夜深人靜之時;當兩人相聚,自更難免如膠似漆的纏綿。不過,程泉,卻也只能以吻遍娟娟的全身,來滿足他佔有娟娟的強烈渴望。因為,縱然兩人乾柴烈火般的在床上纏綿,但娟娟卻有她的矜持;堅持兩人結婚前,程泉不可突破最後的防線,進入她的身體。六月以來,娟娟,二、三個夜晚與程泉同房而眠;而程泉,二、三個夜晚,也都吻遍娟娟的全身。因此,娟娟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膚,此時別說,都早讓程泉給看盡;甚且,連腳底板,雙腿朝天的,也都讓程泉給掀來,放到嘴邊吻遍。「我的身體,早讓程泉給看光光了。假如程泉真那麼想拍我的泳裝照的話,似乎我對他也沒什麼好遮遮掩掩的了;只是大庭廣眾下穿著泳裝讓他拍照,這樣多不意思啊。不過,程泉說可以找個沒人的地方拍。對了~~去年暑假在谷關帶YMCA的兒童營隊,那裡不是有個河谷,可以游泳,可以泡溫泉;而且人煙罕至,很隱密嗎??!~~而且程泉,之前也曾說,他很想再到谷關的河谷去泡溫泉。這樣不是一舉兩得嗎?!?~~一來,既可以讓程泉如願,幫我拍些他要的泳裝照。二來,趁這個機會,我也可以跟程泉,再谷關去玩一天,疏解一下考試的壓力~~」教師甄試之前,由於程泉一直向娟娟提起,要拍她的泳裝照,於是娟娟的心裡,有了這樣的念頭;而在程泉,遠從恆春打來的公用電話裡,娟娟便也把這個,可以讓程泉一償宿願的想法,個告訴了程泉。因此,七月的這天,娟娟與程泉,兩人也算舊地重遊,時隔一年,兩人又回到谷關群山環繞的河谷。

"谷關福音中心"的山崖下,溯著溪流再往上走,位於兩座山之間的這處幽靜的河谷,鮮有人知;因為並沒有路,可以直接通到這裡。由於人跡罕至,因此彎延於兩座蓊鬱的山之間,這條溪流的潺潺流水;除了映著天空的湛藍外,幾清澈可見底。車過了谷關吊橋後,只能停在停車場,而後要往"谷關福音中心",便只能順著石階步道,往山上走;由於,程泉唸大學之時,去年及前年的兩個暑假,都在YMCA帶營隊,因此對谷關的地形,程泉可說是識途老馬。石階步道的盡頭,即是位於山壑間的"谷關福音中心",而"谷關福音中心",正是YMCA夏令營的營地;所以,一走到"谷關福音中心",程泉的心裡總難免,掀起一種大學時代,帶營隊的興奮心情。七月中,應也到了YMCA辦夏令營的時候,程泉原本還以為,這次來到谷關,或許還會遇到去年暑假在YMCA帶營隊的夥伴。可是,這個暑假,或許是YMCA的夏令營,開辦的比較晚;所以,程泉與娟娟來到"谷關福音中心"後,卻見營地仍是冷清清的,尚未有歡笑聲。至於山壑間的"谷關福音中心",可說已是山裡最後的建築物,若再往山崖下的溪谷去,則可能連更衣,換泳裝的地方都沒有。因此,如同以往在"谷關福音中心"帶夏令營般,程泉與娟娟,兩人便先在"谷關福音中心",崖邊的洗手間,把泳裝換好;不過,泳裝外,兩人則仍把原來的衣服又套上。因為,從"谷關福音中心"的山崖走下後,往山邊溪谷的那池山澗,尚要延著潺潺的小溪,往山裡走上一段路。值此仲夏,山下的天氣雖然酷熱,可是由於谷關是位於中央山脈,近二千公尺的高山上;所以,儘管同樣豔陽高照,谷關山上的氣候,相對卻可說是涼爽宜人。延著崖邊溯溪而上,程泉的身邊有娟娟相伴,加之河谷間的小路,山邊有蓊鬱的樹林遮蔭,除了一路的蟬聲綿延外,時而更有蝴蝶飛舞;因此!再次舊地重遊,程泉更覺谷關,直如人間仙境。當然,兩人這次來到谷關,程泉主要的目地,是想幫娟娟拍泳裝照片。所以,即使尚未到達山間的那池清流,而程泉,卻早已拿著相機,一路上不斷的幫娟娟拍照;時而,闃無人跡的崖下,當然也有兩人在山谷間,親暱相擁的合照。

重山疊翠間的山谷,彎延的溪流,緊依著山崖的岩壁下,因前後都有巨岩擋住溪澗;而形成一池碧綠、若泳池大的山間水池。山明水秀映入碧綠的水池,溪谷亂石磊磊的鵝卵石間,有氤氳的白霧飄裊而上;而這正是,溪流邊的地底冒出的溫泉,遍佈於崖邊的河谷間。山壁蓊鬱的樹林蟬聲綿延不絕,伴隨山間的鳥囀虫鳴,空山裡卻聽見碧綠的溪流水池邊,有一男一女的笑語連連;正是程泉與娟娟,已來到了河谷的溪流水池邊。『娟娟~~把衣服脫下來。快點~~我要幫妳拍漂亮的泳裝照了~』溪流水池邊的一顆大岩石旁,雖說深山裡的河谷四下無人,且娟娟衣服裡也已換好泳裝;可是,要娟娟就這樣光天白晝下脫衣服,卻仍讓她感到猶豫。至於,程泉,倒是很快就脫掉了身上的衣服,只穿著一件泳褲;而見到娟娟遲遲不肯動手脫衣服,程泉自然迫不及待,就走上前去幫忙。這天,娟娟穿著簡單的白襯衫,及淺藍色的牛仔布短裙;而幫娟娟解開襯衫的鈕釦,幫她脫衣服,正是程泉最喜歡的做的事。因此,空山無人的山谷裡,娟娟尚忸怩著,程泉七手八腳的,卻已將娟娟的襯衫,連短裙都已一併脫下;讓娟娟,毫無遮掩的身上,只穿著讓她曲線畢露的泳裝。娟娟纖細高朓的身材,身穿黑色泳裝上更見其兩腿修長,而裹著身軀的黑色的泳裝上,則有些粉紅色的小點;也正是娟娟喜歡的這些粉紅色,似總讓她顯得,比一般女子更溫柔。雖說,娟娟的身材纖細柔弱,平常淑女般的保守穿著,也總不太顯見其凹凸的女性曲線。可是,當娟娟的身上僅穿著貼身的泳裝,此時其胸前及臀部的女性曲線,可就讓程泉,更目不轉睛的直盯著瞧。只見程泉,手拿著照相機,喜不自勝,眼饞的望著娟娟一會,便把鏡頭對著娟娟,說『娟娟~~照相囉~~拍泳裝耶。好性感哦~~坐在那顆岩石上擺個姿勢吧,我要把妳拍下來~~』。

娟娟的泳裝,裸露到腰際的背後,有個粉紅的蝴蝶結,程泉注意到了;於是,拍了幾張坐在岩石上的相片後,程泉便又對娟娟,說『娟娟~~轉過身來。手扶著那個岩石,我要拍妳的背後。屁股翹高一點,這樣比較嫵媚~~』。娟娟忸怩著,回答『不要,每次你都要人家,做一些奇奇怪怪的姿勢~~』。確實,不諱言,程泉常常老喜歡把娟娟的身體,弄出一些奇怪的姿勢;而或許,這也不是,只有程泉喜歡這樣,應該說是大部份的男生,其實都喜歡這樣吧。於是,程泉一聽娟娟的話後,眼睛一亮,彷彿娟娟提醒了他什麼似的。隨即,只見程泉,把相機擺在一顆石頭上,鏡頭對著碧綠的水池,且按下了相機計時的快門。而後,程泉快步的走到娟娟旁邊,趁著娟娟尚不及反應,一把便抱起娟娟,跑到了溪水的水池裡。相機快門的紅燈閃爍著,站在溪水裡,程泉虯勁有力的手臂,把娟娟往上一拋,頓時便將娟娟拋到肩頭上。『啊~~救命。會掉下去~~』娟娟一聲驚呼未歇,瞬間相機的快門"喀嚓"一聲,已將娟娟坐在程泉肩頭,搖搖欲墜的模樣拍下;而後,緊接著水池的溪水,"嘩啦一聲~",只見兩個人果都倒入了溪水裡。清涼的溪水飛濺,兩人從溪裡起身,滿身滿臉已都是一片濕的溪水。娟娟出水芙蓉般,手撥濕透的長髮,尚不及睜開眼,罵程泉;卻覺程泉兩手已環抱著她,且濕熱的嘴又貼到她的唇上熱吻。縱然,程泉都已吻過娟娟的全身,也見過娟娟赤裸裸的身體;不過,兩人是在山明水秀的山谷間,而當娟娟身穿泳裝,卻又是另一翻風情,讓程泉有點情不自禁。

"谷關福音中心"崖下,山谷裡的這池碧綠的溪流水池,程泉與娟娟也不是第一次來;因為,去年暑假,程泉在YMCA帶夏令營之時,便與娟娟來過。只不過,當時,程泉是帶著整個營隊的小朋友來玩水;而當時,娟娟也只是營隊中的一個小隊老師。YMCA去年暑假的夏令營中,程泉只是覺得,娟娟的一舉一動,似都深深的吸引著他的視線;可程泉,卻是怎麼也想不到,時隔一年,那營隊中一顰一笑都讓他動心的女孩,此時竟會成為他生命最親密的伴侶。命運似冥冥中自有註定,因此,程泉與娟娟,此次又回到谷關山谷裡的這池溪水,拍照,熱吻;這或也算是,對兩人相識的一個紀念。山光水色倒映碧綠水池,恍若人間仙境的空山溪谷間,只見一男一女,時而拍照,時而到溪水裡游泳;時而,兩人又窩到冒著氤氳熱氣的鵝卵石縫裡,泡溫泉,泡完溫泉又到清澈見底的溪裡玩水。既玩開了,娟娟,自也開懷的擺著各種姿勢,讓程泉照相;或高高的站在岩石上,兩手舉著隨風飄的浴巾,盪漾著滿臉的笑容;或斜躺溪邊沙土上,任其修長雪白的雙腿,呈現性感。及至,照片拍得相機都快沒底片了,泡溫泉也泡得身體泛紅,兩人也在溪谷裡玩了幾個小時;而有美女相伴遊山玩水,程泉總是會故意忘了回家的時間,但娟娟可不會。『程泉,我們可以回家了吧。照片已經拍了好多,這下!你該滿意了。不然從谷關開車回台中,還要好幾個小時;所以我們也不能太晚回去~~』雖然天色尚早,不過娟娟既已要回家,而程泉照片也照得夠多了,便也從善如流。不過,天色尚早,程泉就順著娟娟的意,要離開這山谷,其實他的心裡,是另懷鬼胎的。

兩人離開了河谷,延著溪邊,爬上了山崖的小路,回到"谷關福音中心"後,又在營地的洗手間換了衣服。隨後,離開"谷關福音中心",這兩層樓成"L"型建築的營地後,兩人便又順著來時路的步道,往下坡路走。由於谷關,原本就是個渡假勝地,且山裡處處溫泉;因此離開"谷關福音中心"後,石階步道延路,尚有多家的溫泉旅館。正當,兩人經過一家溫泉旅館入口處之時,卻見程泉停下腳步,轉頭,對娟娟說『娟娟~~我們進去旅館洗一下澡,休息一下再回去,好不好??~~不然,剛剛在溪裡游泳,我覺得有沙子,不太舒服~~』。娟娟自然知道,程泉藉口到溫泉旅館裡洗澡,其背後的企圖。正如,每次約會程泉總會藉口,想看MTV,而後帶著娟娟進到MTV的包廂後;程泉卻從不看影片播什麼,反倒是糾纏著娟娟溫存。『不行啦~~我們要快點回家了。不然從這裡回台中、會很晚耶~』娟娟並不打算,跟程泉進到溫泉旅館裡面去,洗澡休息。倒不是,娟娟害怕,兩人進了溫泉旅館後,程泉會對她做出什麼男女逾矩之事。因為,那些男女的親密纏綿,程泉在溫泉旅館裡會做的,頂多也就像是在娟娟的房間裡,所做之事而已。因此,娟娟不想與程泉進旅館,主要的原因還是;因娟娟,常在報紙上看見,似有旅館的房間常被不肖業者,偷偷安裝攝影機,用來偷拍情侶的親密鏡頭。所以,娟娟這才猶豫著,不想與程泉進到溫泉旅館裡,去洗澡。『好啦~~娟娟。我們進去一下子就好了,回家不會太晚啦~~~』站在溫泉旅館的入口前,程泉不肯走,又央求娟娟。於是,娟娟,乾脆也坦白,對程泉說『不要啦~~我們不要進去旅館裡面啦。因為我看報紙說,旅館裡面的房間,常常會被人偷拍耶~~』。

娟娟,因心中有所顧慮,所以堅持不肯跟程泉,進去溫泉旅館。而程泉一心只想著,要跟娟娟到溫泉旅館裡溫存一翻,卻又無法如願;此時,他更像是個想要糖吃,卻要不到糖的小孩般,耍起了無賴。兩人就這麼在溫泉旅館前,逗留徘徊。只見程泉拉著娟娟的手,不斷央求說『好啦~~娟娟。我們進去洗澡就好啦。我不會對妳怎樣啦。不然有沙子,真的很不舒服~~』。娟娟卻總回答『不行~~不行啦。趕快回家,就可以洗澡了~~』。程泉,拗不過娟娟。可剛剛看娟娟身穿泳裝,程泉的心裡早已情不自禁,一心更只盤算著,想要佔也娟娟溫存一番;然而此時,娟娟卻又不肯跟他,到旅館裡去。於是,一股無法宣洩的慾火,轉成了怒火,只見程泉擺起一張臭臉,對娟娟說『好啦。那不要去旅館洗澡啦。可是我還不想回去。那我們再去"谷關福音中心"那裡,坐一下好了~~』。娟娟知道,因她不想跟程泉進到旅館裡去,讓程泉生氣了;所以,程泉說還不想回家,娟娟也不再違拗程泉,只是任程泉摟著她,兩人又走回了"谷關福音中心"的營地。因"要不到糖吃",程泉生著悶氣,不再說話,只是摟著娟娟坐在崖邊的一顆石頭上。娟娟依偎在程泉身邊,心想程泉好久才放一次假,且兩人好不容易才一道出來玩;因此,看著程泉默默不語的一張臭臉,此時娟娟心中更有些不捨。"谷關福音中心"的崖邊,只見娟娟側著頭斜倚程泉肩頭,溫言軟語的向程泉撒嬌,說『程泉~~你的臉好臭哦。怎麼了啦。只要不去旅館,那你到底要怎麼樣,才會高興。好啦~~那我配合你就是了啦~~』。程泉,自不敢直接說他想做什麼,只是娟娟已撒嬌的求和,且語帶暗示的應允了程泉的念頭;因此,程泉心裡,不免又起了興奮之情,而嘴裡卻只是淡淡的說『我那有要怎麼樣??~~好吧~~那我們就再去河谷那裡;把一些沒照完的底片,都拍完好了~~』。

"谷關福音中心"的崖邊,只見兩人又從小路,走下河谷;而程泉的臉上,似也又露出笑容。因為,程泉的腦海裡,對娟娟,似又浮現了一個很刺激的,新的不軌念頭─「剛剛,溪谷的那水池上方,兩個崖壁之間有個隱密的幽壑;而且那裡,現在朝向溪谷那邊又長滿蘆葦。把娟娟帶進去那幽壑間的空地,親熱好了;荒山野嶺的,根本不會有人來~」。程泉有兩個暑假,在谷關帶夏令營,對谷的地形太熟了。程泉心懷不軌,沿著溪邊的小路,說是幫娟娟照相;其實,一路卻是想把娟娟,誘騙到那隱密的山谷空地去。岩壁的山崖下,溪邊小路的盡頭,娟娟眼進前方山壁擋路,已無路可走,正狐疑的猜想;不知程泉打什麼主意,竟把她又帶到這山谷的荒僻之地。此時,卻見程泉一個俯身,把娟娟抱起,不由分說,頓時便往著山壁邊的蘆葦叢裡走進去。遮天蔽日的蘆葦叢裡,程泉抱著娟娟,走了進去。娟娟害怕被銳利的蘆葦葉割傷,一路驚呼,低頭縮著身子,更緊抱著程泉依偎。程泉向前走了幾公尺,經過了蘆葦叢,到了一片山壁合圍的空地;這才把娟娟放下。此時,娟娟張眼環顧四周,但見這山腰間長滿雜草的小空地,三邊都是高聳的山壁,唯有一邊是朝向山谷的空曠;不過,朝向山谷這邊,卻長滿了二、三公尺高的蘆葦叢,將整個小空地隱密的圍住。娟娟自然知道,程泉為什麼把她騙到,這山谷間的隱密幽壑;不過,嘴裡仍是說『程泉~~你把人家帶到這裡幹什麼??!?~~趕快回家啦。這裡感覺好荒涼,好危險哦~~』。至於,程泉的臉上,則是帶著一抹詭異的笑,抱著娟娟便吻。四周滿是雜草的山谷幽壑,兩人相擁,站著吻了一陣;卻見程泉,似站著吻得不過癮,抱起了娟娟,又想把她放到地上。娟娟,怕會弄髒衣服,於是便從背包裡,掏出了大浴巾,先鋪到了草地上。此時,程泉見到娟娟,如此"自動自發",而他當然更心花怒放;於是,一把便將娟娟按倒在地上,程泉隨後壓到了娟娟的身上,便是纏綿的吻。

青山綠間的山谷隱密幽壑,恍若仙境般的山明水秀,而娟娟知道,若是不讓程泉得逞獸慾,他是斷不肯下山的。群山蓊鬱,因此,娟娟躺在山壁高聳合圍的草叢間,也只是閉上眼睛,任程泉的嘴在她的身上親吻。至於,程泉的說法是─因為剛剛在溪裡游泳,怕娟娟的身上有沙子,所以他要用口水,幫娟娟洗澡。....xxx

 

"太虛幻境",迷霧瀰漫的靈河岸。程泉,置身於山谷隱密的幽壑,親吻著仰躺於一片翠綠草地上的娟娟。『寶玉~我這身子,原本是乾淨的。這下,倒被你這的濁臭的男人給玷污了~~』聽見娟娟對他說話,程泉猛的回頭,卻見娟娟竟變成了瀟湘妃子;而瀟湘妃子,轉眼竟又變成了林黛玉。此時,程泉才知道,原來他正埋首,趴在林黛玉的兩腿間,撥開草叢親吻其花瓣;而他的名字,叫賈寶玉。至此,"紅樓夢"裡,賈寶玉與林黛玉,一生纏綿的情愛卻不得肌膚相親的缺憾;歷經生死輪迴,終於在"大度山日記"裡,得償宿願。於是,賈寶玉,花月情濃中,終因情得悟─所有的愛恨情仇,在生命的輪迴中終將圓滿,也只能讓它圓滿;彼此的靈魂才不至再空虛。.....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