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六章89社工三B導師約談班級幹部

「我只是總想再次回頭向妳做愛的表白,人生得意須盡歡且讓我與妳同消這人生散場的萬古愁~紅粉佳人;執著永遠別放在心上一切遲早都要樹倒猢猻散;只是當我快樂當我悲傷我最先想到的總是想告訴妳~ 而妳是否依然愛我像從前~

妳是否依然愛我像從前!當我把妳留在迷惘的九○年代!等待一切煙消霧散被人遺忘;風花雪月中的紅粉佳人~天下雖無不散宴席!只是讓人嘆息!青春年華易逝我們也再回不到過去。我在逝去青春的迴旋夢裡不斷追逐悲歡離合,空虛與孤單卻像錄音帶繞了一圈又回到第一首歌;散場的舞會杯盤狼籍中的紅粉佳人~我走過自古多少繁華過的地方,散場後!空留的最後卻盡只是寂寞的墳場。...散場的人生如戲的紅粉佳人~我們恍若也是演了一場戲,當錢散盡快樂時光用完!人也只是赤裸裸的被埋葬~」

一、娟娟!教育參觀

1990年十月中旬。台中市!初秋的清晨,馬路上!人車來往尚不多,而!娟娟!這天一大早,便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出門。因為!此時,娟娟!正就讀於"彰化師範大學"四年級;而!從這天開始!連續六天,娟娟!他們班!正要到台灣北部的幾所學校,做!教育參觀。從台中市!到彰化並不遠,加之!娟娟,從小!便未曾離開過家,況且!她的父母!也不放心,讓這樣!一個嬌滴滴、體態纖弱的女兒!單獨住在外面;因此,娟娟!即使!唸大學,卻一向都住在家裡,然後!每天!自己開車、通勤上下課。『娟娟~到北部!去教育參觀,一個女孩子!晚上!要小心,不要自己!一個人出門,知道嗎。現在的社會很危險啊,記得!每天!晚上!都要打電話回家、報平安。不要讓我擔心哦~』或許,也是!娟娟,從小到大!一直都住在家裡,且家教嚴格保守;況且,娟娟的父親,自"有女初長成"!便不斷!對娟娟!耳提面命,要她!當學生就專心唸書!不準!她交男朋友。所以,從小乖巧!聽話的娟娟,也沒讓父親失望,即使!娟娟!從唸國中、十六、七歲!出落亭亭玉立開始,身邊的追求者就不斷;不過,至今!已大學四年級,娟娟!卻仍未交過男朋友,也從未!接受過任何男生的追求。及至!這個暑假。由於,娟娟的班上!有個男同學叫致男,而!致男,從去年暑假!便在"台中YMCA"帶兒童營隊;且!由於,致男!是個大嘴巴,自在!YMCA帶兒童營隊後,回到學校!便不斷在班上吹噓,說暑假!在YMCA帶營隊有多好玩。因此,自這個學期開始,娟娟的班上,便也有許多同學,因受致男的鼓惑,而!想到YMCA帶營隊。「人多有伴,而且!都是同學。況且!到YMCA帶兒童營隊,一來!可學習!怎麼跟小孩子相處,有利!將來當老師的經驗學習。二來,YMCA是國際性組織的大機構,有了YMCA的訓練証書!將來也利於求職的資歷~」即使,娟娟!從未!帶過營隊,也不知道!該如何!一次!面對一大群的小孩子;不過,基於!自己將來,終究!是要當老師,每天!都得面對一大群的學生。因此!這個暑假,娟娟!也就跟著,班上的一大堆同學,決定!一起到YMCA帶兒童營隊。且說,原本!娟娟!到YMCA帶兒童營隊,只是!想打發一個暑假,並學習些!與小孩子相處的經驗。然而,後來,娟娟!料想不到的是,這個暑假!在YMCA,卻竟然!讓她向來!平淡的人生,有了個男女兩情繾綣的大轉折;且纏綿悱惻、情到濃處!欲罷不能。

命運巧妙的安排。畢竟!娟娟,已經是個二十四歲的大姑娘,如花似玉的!宛如滿山初春的櫻紅飄灑;而此!女孩蛻變為女人,正值適婚年齡!最美麗的年紀,誰又不希望!真能遇到!一個傾慕自己,且也是自己傾心所愛的人。原本,娟娟!剛考上"彰化師範大學"之時,班上!便有一個男同學,始終!對她傾心的追求;只不過,有著!處女座女孩!矜持保守的娟娟,卻始終!拒他於千里之外,因為,娟娟!覺得!對班上的那個男同學,並沒戀愛的感覺。而!何謂!"戀愛的感覺"?這真!是個很難解釋、與釐清的問題。正所謂!"問世間情為何物",自人類!有文字記錄以來!問了幾千年;厚地天高!寫下了!多纏綿悱惻的情詩,癡男怨女!又留下了!多少!讓人扼腕的悲歡離合故事,卻對!男女之間的戀愛,也只能以"直叫人!生死相許"來帶過。話說,這個暑假,自娟娟!與班上的幾個同學,到YMCA帶兒童營隊,且被分配在!"東大附小"的安親營!當!專職指導員,也就是!小隊老師;而!此時,今年!暑假七月,大四剛畢業的程泉,等著!十月入伍當兵前,也正在!YMCA"東大附小"的安親營!當副營長。至於,兩人!如何!在YMCA的兒童營隊中朝夕相處,經七月、八月!而!漸生男女情愫;乃至,九月!YMCA暑假的營隊結束後,而兩人!又如何,由分離!再相聚,且開始約會在大度山。關於!這段故事!在"大度山日記","第一部娟娟初戀的夏天",已有過敘述;所以!這裡!就不再贅言,只簡言!扼要的說,娟娟!對程泉!有了種,情不自禁!戀愛的感覺,且在程泉!當兵的前夕,兩人互許了終生!更給了彼此永遠的諾言。

十月十五日,這天,是娟娟!"彰化師範大學"教育參觀的第一天;早上!先到新竹女中參觀,中午!在清華大學用餐,下午!到小人國玩,晚上!則住復興山莊。而!這一整天!馬不停啼的奔波,最讓娟娟!牽腸掛肚與惦念的,卻是!十月一日!才到屏東龍泉"海軍陸戰隊"的新訓中心,入伍當兵的程泉。一整個星期!做教育參觀,就像!一整個班!去旅行一樣,晚上!班上的男女同學,一起在復興山莊的寢室打橋牌;不過,娟娟!卻對與大家一起打橋玩,一點!都不感興趣,因為!她最掛念的,畢竟!還是!要給程泉寫信。「Dear阿泉:今天(10/15)是教育參觀的第一天.....認識你之後,我才真的有戀愛的感覺;時時會為你掛心。我有時覺得自己將來定會是個好妻子,但很遺憾我卻不是個好情人。一來我不知如何表達自己的情感;二來更不會說甜言蜜語,怎麼辦?一定讓你很失望吧!但我愛你的心是不會變的...」娟娟!知道,自程泉!十月初入伍以來,在陸戰隊的新訓中心,天天最渴望的!就是收到她的信;然而!在一大群同學面前,寫情書!給在軍中的男友,必定會受到嘲笑與戲弄。於是!這晚,娟娟,便藉口!陪另一個女同學!到法廊洗髮,帶著放著信紙的背包;而!在髮廊裡!情意綿綿的寫信給、遠在南台灣當兵的程泉。雖說,娟娟的個性! 一向保守含蓄,且以往!對於其他男生對她的追求!總是被動,甚至!無動於衷;只不過,也不知!為何,娟娟!自從認識了程泉,對程泉!卻就是情不自禁。甚至,程泉!十月初剛入伍之後,娟娟!幾乎!問遍了班上,當兵時!曾經當過連長、或排長的男同學;迫切的想知道,往後!在軍中,程泉!可能的分發單位,及休假的情形。而至此,也可說,一向!含蓄的娟娟!已大著膽子,向全班的同學宣告,她已心有所屬;且!她心有所屬的男朋友,正!剛入伍!在當兵。

『咦~娟娟。妳的男朋友,現在!才剛入伍當兵,那他的年紀,不就比妳小~』這樣的問話,是娟娟!班上的同學,知道!她的男朋友!正在當兵,常有的疑問。因為,娟娟!他們班!是"彰化師範大學",從二年級!開始唸起的":插大班";所以,班上的男同學!往往都已當完兵,年紀都比較大,像致男!又比娟娟!要大上三歲。而!娟娟!先前也是先唸了"弘光護專",在當了一年護士後,再考上彰師大;因此,娟娟的年紀,確實!也比程泉,要大上 一歲多。「三生石上,訂姻緣~」原本!娟娟,一向!自認為!自己不可能接受,一個年紀比自己小的男生!當男朋友,甚至!丈夫;因為,娟娟!自己也知道,自己處女座的柔弱的個性!充滿依賴,需要的是!大男人的呵護。因此,這個暑假!在YMCA的東大附小帶兒童營隊,即使!對她愛慕的男生,其實!有好多個;不過,娟娟!基於,絕不接受!年紀比自己小的男生追求,所以!也都把!所有的追求者,都擋在自己的門外。唯獨!程泉,一個大學四年!從來追不到女朋友,又即將!入伍去當兵的小男生,不知怎麼著!卻竟就直接、闖進了娟娟柔軟的心裡面;才一個月,兩人!也不過!就是幾次的約會。而!在程泉!當兵的前夕,娟娟!竟許了程泉終身的諾言;除了,姻緣天定外,這又還能!有什麼解釋。...

二、軍人沒有自由

1990年十月中旬,屏東龍泉!"海軍陸戰隊"的新兵訓練中心。正當!娟娟,到北台灣!去做教育參觀,晚上!藉口!陪著女同學去髮廊洗髮,抽空!寫信給程泉;而!此時,龍泉!新訓中心的軍營,正是!程泉,連隊晚點名前,在燈光昏黃的"連集合場"水泥地,做夜間!體能訓練的時間。『伏地挺身~今晚!做三百個就好。但你們一個一個!要給我認真的做。要是!被我抓到有一個人打混摸魚,那我們伏地挺身!就再加到四百個;依此!類推,兩個人摸魚,那我們就做五百個伏地挺身。班長~給我!仔細盯著每個人。要有榮譽心啊~不要!摸魚,害你們的同袍弟兄,又要多做幾百個伏地挺身~』燈光昏黃的連集合場,散開的體操隊形,每個人之間!相距約兩公尺,隨著!口令!一個一個的做伏地挺身;而!十幾個班長,排長!就在空隙間!不斷穿梭,緊盯著!每個人,吹毛求疵的要求,似乎!定要抓到幾個摸魚的人!當樂趣。『伏地挺身,一下去,二上來。一下去~一~一~我沒有喊二,不準上來。撐著~~班長!給我抓摸魚的人,看那個人的身體!碰到地上~』汗如雨下的連集合場!水泥地,程泉!只覺撐在地上的兩手,已酸痛的微微顫抖;不過,程泉的腦海裡!想著的,卻還是!剛剛,輔導長!在大教室裡發信,而!今晚!卻沒娟娟的信。每晚!晚點名前後,輔導長發信,程泉!總引頸企盼,希望!能聽到自己的名字,因為!那一定是娟娟寄來的信;只不過,昨晚、今晚!一連兩天,都沒有娟娟的信,這讓!在軍中的程泉,不禁!感到一種空虛莫名。甚至,當程泉!看著!輔導長!手中的信一張一張的減少,卻都沒喊到自己的名字;心中!由然而生,竟是!一種焦躁不安,而當!信發完,果然!沒有自己的,程泉!更不禁會失望、難過。

『喔~摸魚,抓到了,這裡有一個,竟然!把身體偷偷貼到地上。就是你!害一百多個弟兄,必須!再多做一百個伏地挺身。害群之馬~』只見!抓到!有人摸魚的班長,在連集合場!興奮的嘶喊著;但!沒有人!會去怪,被抓到摸魚的同袍。因為!大家都知道,班長!只是吹毛求疵,想盡辦法,遲早!一定要抓到摸魚人;而!若那個人!沒被班長抓到,則被抓到摸魚的!可能就是自己。至於,入伍!半個月,到了!第三週,體能訓練!對程泉來說!早已經不是問題;甚至,當班長!喊"一",別人!才做一個伏地挺身,而!程泉!同一時間,自己!已多做兩三個。換句話說,在這一百多個人的連隊當中,程泉的體能!算是佼佼者;所以!程泉!並不怕被操。而!讓程泉!感到害怕的,或許!就是人在軍中!身不由己,所謂!軍人沒有自由;嚴苛的軍紀,無法喘息的時間管控,還有!就是收不到娟娟的信。『阿泉~在你之前我的感情世界一片空白,你是我的第一個。這兩年的時間!相信你我都能面對,任誰也無法破壞、我會乖乖的等你,因為!你將是我最後的選擇。我會為你堅持這份愛!直到人老珠黃,好不好呢~』燈光昏濛的連集合場,即使!程泉!淋漓的汗水,都已!一滴一滴的滴到地上;不過,此時,程泉的腦海裡盤旋的,卻依然!是當兵前夕,那晚!與娟娟!在台中市霓虹燈下的十字路口、兩人!吻別的情景。還有,當時!程泉,濕熱的雙唇!在一次一次!纏綿的吻後!也對娟娟允諾,等他當兵退伍,一定要娶娟娟!當妻子。...

十月十五日!這晚,娟娟!同樣遠在他鄉,而!人在北台灣!教育參觀,與南台灣的程泉!彼此間相距又更遠。於是,娟娟!陪女同學!到髮廊洗完髮後,兩人!才步出髮廊,接著!娟娟!便像個小女孩一樣,央求她的女同學;定要!陪她在這個陌生的城市,沿著!暗澹的街道!尋找可以寄信的郵筒,好讓她在這晚!就能把要給程泉的信寄出去。因為!已陷入初戀的娟娟,對程泉的眷戀,此時!就像是!兩個互相吸引的磁鐵,原本已緊密相結合;即使!如今!被分開!且南北分離,只是!彼此間那份吸引力,不管!距離多遠,卻總叫彼此更纏綿的思念。時時刻刻,朝朝暮暮,即使!身在北台灣,但!娟娟!卻無時不渴望,程泉!能快點再回到自己的身邊;好讓兩顆分離!懸著的心,能再度安穩的依偎,且親密的感受彼此的體溫。而此刻,在!屏東龍泉!海軍陸戰隊!新訓中心的營區,程泉!對娟娟的眷戀,何嘗又不是如此。晚點名!結束,寢室熄燈!就寢前,看著!別人在看信,而!程泉!掛好了!自己下層床舖的蚊帳,趁著!還有點時間;只見!程泉,也從自己床尾的"忠誠袋"中,又掏出了!先前娟娟!寄給他的信,坐在蚊帳裡!細細的又讀了一回。

「娟娟:...第三週了,比較有自己的時間;自己的時間都在想妳、日子卻更難過了~」晚點名前,程泉!在這晚、寫的信裡,這樣!告訴娟娟;即使,程泉!也知道,這晚!娟娟!已經不在家裡,人!去了北部教育參觀,一個星期內!也收不到!他的這封信。而!一想及此,頓時,一種!"人在軍中!身不由己"的感覺,又湧上程泉的心頭。因為,程泉!有點擔心,娟娟!跟著同學!到北部去,一個星期都不在家裡,也不知道!這個星期;娟娟!會不會!再受到他們班,那個!對她死纏爛打的男同學的糾纏。『寢室熄燈。十秒鐘內,全部給我在床上躺平,不準!再做其他事~』聽到!值星班長!宣佈寢室熄燈後,程泉!趕緊把娟娟的信,又收回了自己的"忠誠袋"裡。原本,坐在蚊帳裡!看信的同時,程泉!也已從自己的"忠誠袋",掏出了娟娟的相簿;那是!程泉入伍的前夕,娟娟!送給他的二十幾張相片,讓他帶在身邊。只不過,值星班長!既已宣佈寢室熄燈,當然!程泉!也來不及,再看一眼!自己所愛的女人的身影。因為,"軍人沒有自由",所以!程泉!也只能趕忙的,把娟娟的那本相簿,隨同幾封信!一起又收回了"忠誠袋"裡,並立刻!在床上躺平。

『連上長官晚安~各位弟兄晚安~』經過一天!體力透支的出操上課,再加上!晚點名前,嚴酷的體能訓練;寢室熄燈後,程泉!躺平在雙層床舖的下舖,很快的!便昏昏沉睡。漆黑的大寢室,左右各是一長排!相連的雙層大通舖,中間的走道!前後有兩個的出口,後方門!通往浴室!廁所;而!前方的門,大多!沒有人在進出,因為!前方的門後面!便是十幾個班長的寢室。夜深人靜,隱約!有人沉睡打鼾的大寢室,也不知過了多久;只見!寢室前門的那邊,似乎!有條黑影!走進了大寢室的走道,且躡手躡腳。由於!寢室已熄燈,蚊帳裡!每個人!也多已入睡,所以!並看不清楚那條黑影的面貌;只知!那條黑影,似乎!在大通舖,幾個人的床頭邊逗留,且偷偷摸摸!好像在翻找什麼。『唔~什麼時候,才可以放假。我好想回家~』此時,正巧!有個人沉睡中,似乎!正說夢話。而!寢室中的那個黑影、似乎!被這突如其來的夢話!嚇了一跳,剎那間!只見!那黑影一閃而過,往廁所!那邊的門走出去。...

翌日,清晨五點半。『嗶嗶~第三連起床。洗臉,刷牙,盥洗完畢,五分鐘後!連集合場集合。準備跑五千公尺、做晨操~』聽到!值星班長的哨音,程泉!只覺!自己才剛躺下,似乎!才剛閉上眼睡著;卻不知!怎麼著,一眨眼!又是白天。只是!程泉,也不及多想,聽見哨音!立刻從床上跳了起來;此時,只見!大寢室又是一片雞飛狗跳。收蚊帳的,折棉被的,拿鐵臉盆!刷牙洗臉的,在初秋!微寒的清晨;所有人!沒頭沒腦的匆忙,深怕!自己的動作!比別人慢了,會被班長處罰。只見!程泉,拆下了掛在床上的蚊帳,且與隔壁的同袍"互助",互相幫忙!整齊的摺好了蚊帳;接著!便把一床的棉被,隨便的疊了疊,隨著枕頭!一股腦的,全塞進了床尾的"忠誠袋"。「忠誠袋」,這是!海軍陸戰隊的專屬配備,長寬!約莫全開的海報紙那麼大,可說!是一個!墨綠色塑膠皮革製的矩形大手提袋,前面印著海軍陸戰隊的隊徽;而!新兵入伍的第一天,每人!便都發一個,之後!這個矩形的大袋子─"忠誠袋"也將跟隨!每個海軍陸戰隊員的軍旅生涯。

『注意,要把"忠誠袋"標正對齊,拉出稜角。然後把鋼盔、S腰帶、水壺,放在忠誠袋之前,按照規定!擺放整齊。我們海軍陸戰隊!早上起床不必摺棉被,算你們幸運啊。如果!連個"忠誠袋"都擺不好,那你們真的就笨的!像豬了~』要說,操練嚴酷的海軍陸戰隊,跟其他軍種!比起來有什麼好處,那大概!也全都在這個"忠誠袋";因為,"忠誠袋"很大!什麼垃圾都能塞進去。所以!海軍陸戰隊!不必像其他軍種,每天起床!第一件事!便要摺棉被;而且!還得把棉被摺的跟豆腐乾一樣,得要有稜有角。基本上,海軍陸戰隊!為了快速反應,攻敵致勝,所以!聽班長說,等下了部隊後,陸戰隊!也都是睡"睡袋"的,根本不用棉被;而在新訓中心,即使!有棉被,不過!早上起床,大家!也只是!把棉被!塞進忠誠袋即可,並不!像在陸軍的成功嶺,天天!都被要求!得把棉被摺成豆腐乾。話說,正當!程泉,把棉被!塞進忠誠袋,拉上!忠誠袋的拉練之時;此時,正巧!聽見,隔著兩個床位!同班的一個同袍,正悄悄!小聲的!對隔壁另二個同袍、說『奇怪。我的錢包,昨晚!明明!是放進了床頭迷彩服上衣的口袋。怎麼!今天早上醒來,竟然!跑到外面。而且!錢包裡面的三千塊錢、都不見了。好像!昨晚!被偷走了~』。

『ㄟ~你覺得,我要不要!去報告班長啊。說我的錢被偷了~』丟了身上!帶來當兵用的,唯一的三千塊錢,只見!那位同袍!一臉的懊惱。而!另一個同袍,聽了他丟錢的話後,則回應『對啦~我看!你還是去報告班長一下,看能不能!再把丟掉的錢找回來~』。只不過,卻見!另一個同袍,則搖頭嘆息的,百般無奈狀的說『唉~我看!算了啦。丟錢事小。"人在軍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搞不好!你去報告班長,把事情鬧大了,被當成"抓耙子";結果!錢拿不回來,最後!倒大楣的,被處罰的!可能還是!你自己~』。...X X X

三、2005年!網際網路搜尋娟娟

2005年三月,台中市西屯區貧民窟。日已落!靄靄暮色漸濃,縷縷晚風!吹動老舊的碎花布窗簾;斑駁掉落的壁紙!已被多年的煙熏黃。窗外!明媚的春光如此短暫,轉眼!一縷蒼白的月光,慘澹的!又照進了!程路仁!滿是灰塵堆積的屋子。『娟娟~這世上!真的曾經有這個女子,而且!在程泉!當兵的時候,對他!那麼的深情守候嗎~』把署名娟娟的信,打了幾封!上電腦後,程路仁!不禁!對於,世上!是否!真有叫娟娟的女子存在,感到!滿心的狐疑。所幸,這個時代!有"網際網路"這種東西,而!此時,程路仁!也早已知道,只要!進入"網際網路"的入口網站,並在它的"搜尋引擎"打上你想問的問題,而電腦!便會提供給你,所有相關的資訊。因此,為了解開心中!這個疑問,這晚,只見!程路仁,又拔起了電話線,且把它又插在擺在小箱子的電腦上;心想!就利用!電腦的網際網路,來搜尋一下!關於這個世上,是否!真有娟娟的消息。

『x娟娟~』牆邊的角落!檯燈昏黃,只見,程路仁!拿起了一封程泉!在剛入伍當兵時,十月十五日的信;且就!按照泛黃的信封上,小心翼翼的!將娟娟的全名!打上了網際網路的搜尋引擎。片刻間,程路仁!果見,電腦的螢幕上,出現了!許多有關娟娟,網際網路的搜尋結果;頓時,程路仁!竟莫名的!感到胸口,彷彿!被一拳重搥般,心跳沉重的!有點喘不過氣。「從網際網路,果然!真的,可以搜尋到娟娟的消息。而!這麼多的娟娟,又那個才是,程泉!曾經所愛的娟娟呢?國小老師?公務員?銀行職員?還是~」程路仁!手心流著汗,望著電腦螢幕上!一長排的娟娟,似乎!各行個業都有;由於!女孩子的名字,往往!很多都相同,所以!一時,程路仁!也無法分辦。不過,暗澹的牆角!程路仁!在點了一根煙,細細的回想後,隱約想起,似乎!在程泉,最後的日記裡!有提到;彷彿!娟娟!與程泉分手前,是考上台中市!某個國中當老師,而她最後!也是嫁給了那個國中的一個男老師。

「台中市xx國中,x娟娟老師,現任!輔導室主任...。就是這個娟娟吧~~」猛抽著煙,望著!搜尋到的網頁,程路仁!莫名的,竟覺得自己的手在顫抖。『是的,娟娟!都與程泉分手十幾年,也結婚十幾年了。現在!也已經在那個國中學校,由老師!升任為主任了。不會錯的~』想及此,只見!程路仁,顫抖著手!便點選了,那所國中學校的網頁。由於,程路仁!是用電話線上網際網路,所以!電腦開啟新網頁,傳輸的速度相當的慢。不過,在那慢慢!開啟的新網頁中,程路仁!隱約可見,網頁正在傳輸一張相片,且一旁有些文字敘述。『x娟娟老師:現任!輔導室主任。學歷─彰化師範大學畢業。xx大學中文系研究所碩士...』看著!慢慢開啟的網頁,程路仁,只覺!一顆心猛烈的跳動,抽完了一根煙!又點上了一根煙;而此時,網頁中的那張相片,從上到下!也已慢慢呈現。娟娟的頭髮,娟娟的額頭,娟娟的眉毛,娟娟的眼睛,娟娟的鼻子,娟娟的嘴巴,娟娟的長髮批肩...,程路仁!望著網頁上,娟娟的半身相片!竟彷彿自己曾親身愛撫過;頓時!程路仁!只覺!眼眶發漲發熱,而!一種莫名!熟悉的感覺,更彷彿!讓他像是看見!前世的戀人。『娟娟~真的是妳。好久不見~』望著電腦的螢幕,只見!程路仁!不自覺的!竟脫口而出;同時!且兩行熱淚,從眼眶滾落。

『呵呵~神經病。我又不認識娟娟。娟娟也不認識我。大概!是看太多程泉的日記了,竟有點忘我~』拿下了眼鏡,擦了擦眼淚,程路仁!對自己莫名的情緒,突然!感到可笑。而!娟娟相片的下方,程路仁,只是!又看見!還有!幾行,似乎!是學生寫給老師的話「x娟娟老師,說話的聲音很好聽,是個溫柔善解人意的老師。她常對我們說,人都會做錯事,包括她自己也曾做錯事。不過!只要知錯能改,人生!還是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快樂與幸福。對了,娟娟老師的老公,也是我們學校的老師哦;夫唱婦隨!人人羨慕,有個溫馨的家庭....」。『呵呵~娟娟,說她曾經做錯事,所指的!應該是愛上程泉吧。果然!那是件大錯特錯的事,還好!她知錯能改,也找到了她的幸福~』滿是垃圾堆積的房間,程路仁!坐在地板的電腦前面;即使!不知為何,但!心中!卻充滿惆悵的感覺。髒亂的屋子裡,幽暗的角落,只見!程路仁!侷促的搖晃著身體,且嘴裡!又不斷的喃喃自語『娟娟~大學畢業,考上國中老師後,又去讀了研究所;現在!都已經是一所國民中學的主任了。而程泉呢~呵呵呵~。果然!當初,娟娟!離開程泉!嫁給同校的老師,是做了一次!人生正確的選擇。因為,程泉!根本就配不上娟娟,就像!當初娟娟的父親,所認為的。呵呵呵~』。『娟娟~那麼積極上進,程泉!怎麼配得上娟娟...』。....X X X

四、89社工三B導師約談班級幹部

「1989年3月x日大度山日記:人活在這個世界上,為了追求幸福!總得不斷力爭上游,努力爭取自己的權益,擁有更多的資源。只是!資源有限,而!每個人都拼命追求自己的權益,則人與人之間!衝突不斷。因為!人畢竟,只是!一種充滿原始慾望得動物,充滿了領域性;為了擁有更大的權力,以分配資源,則人與人之間!也只有不斷的鬥爭、爭鬥。而你沒有自己的人生目標嗎,為什麼你的人生!要被牽著鼻子走、跟別人一樣!一天到晚!不斷的爭。不~錯、錯、錯,如果!我不與人爭,那我就會被剝削。因為!善鬥掌握了權力的人!會站在我的頭上,且支配我的一切!利用、榨取我的剩餘價值。今晚,秦茹導師!談系上的事,話中的意思!不就是如此;你不想與人爭,別人!還是會站到你的頭上,不斷!剝削你...」

「1989年3月x日大度山日記:近來!對林棟樑,真是!越來越感到厭惡;得寸進尺,什麼!都想"拗",滿口穢言!像個國中生,貪婪的嘴臉!更讓人噁心。有很多你不喜歡的事,並不是你想躲就能躲的掉、想避就能避的了;越逃避!也許也只會!讓自己越屈居下風,越為其所苦。只有勇敢的去面對它,想辦法去改變自己的處境、才能讓自己活的更好;就像有人一直佔你便宜,你一直的容忍、最後的結果是什麼呢?給人懦弱無能的感覺罷了。不想與人競爭,則自己將如何生存下去;討厭與別人政治性的鬥爭、就能避開人與人的鬥爭嗎?...」

1989年三月,初春的大度山。這個星期!開始,康輔社的水頭山莊康輔營,每天!中午都在信箱間前的小廣場招生;而!自大三下學期!開學以來,程泉!更是幾乎!每個晚上都有各種的聚會。譬如!這晚將近七點,濛濛的薄霧!漫過相思樹林,隱翳的人影!在大學路上!彷彿隨時會走向另一個時空;而女生宿舍門口!對面!銘賢堂的菩提樹下,此時!只見!青年男女三三兩兩!似乎!正在等人。『ㄟ~還有誰沒來啊。快七點了耶。林棟樑!有事不能來,那除了林棟樑,其他人!應該全都到了吧。導師!跟我們約七點,不要遲到了~』原來!這晚,由於!大三下學期剛開學不久,正是!社工三B的秦茹導師,想找班上的學生!聊聊天,以多了解!班上的情況;而!第一次約談的,便是!這學期,社工三B選出的班級幹部。『好吧~那我們就走吧,快七點了耶。"女白宮"是不是?誰知道!導師住那裡!帶路吧~』『班代表!林棟樑!沒來,那副班代表!帶路好了啦~』濛濛薄霧的大學路上,幾個!社工三B的班級幹部,么喝著!便往下坡路走去。而!這學期,程泉!是班上的康樂股長,自然!也夾雜走在大學路上,濛濛薄霧的幾個人影中。

『ㄟ~阿泉仔。你好有禮數喔。人來就好還帶伴手裡。是不是!要感謝老師上學期,沒把你修的學分當掉。還是!想賄賂老師,拜託她!這學期!不要把你當掉。呵~』一群人!往大學路的下坡走,而!見到程泉!手裡,還提著一盒蛋捲禮盒;同為!康樂股長的阿美,一派樂天與爽朗的笑問程泉。至於,程泉!則回答『幹嘛!要賄賂,我兩個學期!沒修秦茹老師的課了。這是!過年的時候,人家送的禮,然後!我帶來學校。正好!老師要找我們聊天,所以!順便!帶來啊~』。『嘻~開玩笑的啦。對了!阿泉仔,聽說!你上學期!被當的很慘!是不是。那你還真大膽,這學期!還在康輔社裡面!混日子,不怕!畢不了業~』經過一長排平房的宗教中心,阿美!邊走跟程泉!閒聊;而!其實,阿美!也是參加過社會服務隊,且出隊過三期的顧問。不過!阿美!是秀巒隊的,跟程泉!並不同隊。

『"女白宮"~就在月光草坪下方而已。那是!單身女老師的宿舍。所以!待會進去,男生!不要到處亂跑,你們就先在會客室等,然後!我再去找導師出來~』路燈昏濛!加上薄霧停留,一行人!經過廣闊空蕩的月光草坪之時,副班代!不忘!對大家耳提面命一翻。而!至於,所謂的女白宮,其實!也只是!一片東海大學一貫的灰瓦閩南式建築;只不過!感覺上,似乎!比較典雅,且靜謐的隱於周圍的樹林間。『對了~大家!進去後,在會客室!也不要太喧嘩。這是!基本的禮貌,不要!吵到別的老師~』當社工三B!幾個班級幹部,一行人經過月光草坪,到了!帶點古典優雅"女白宮"門口;欲進入!這單身女教師的宿舍之前,副班代!不忘!再次殷殷耳提面命。而!女白宮,這單身女教師住的宿舍,對男學生!來說,多少總會帶點神秘感;所以,幾個男生!一進入!女白宮,果然!也都安安靜靜的,不敢造次。大致上!進入女白宮後,是個素雅的穿堂!大理石磨光的地板,而後!也不知!繞了幾個彎,副班代!帶大家!到一個半圓拱門後的會客室。一路上!幾個男生,當然!不免好奇的,也會往走廊的深處張望,而!進入會客室;只見!幾坪大的會客室,三邊的牆靠著沙發,中間是一張長方形的桌子,且燈光!似略帶暈黃!感覺還頗有女性柔和的溫馨。『嗯~你們!就先在這裡!等一下。我去找導師出來~』待大家!進入會客室後,女的副班代!說著,便轉身!往迴廊的方向去。

秦茹老師,自大一便是現在!社工三B的導師,至今!已三年。程泉!記得,唸國中、高中時!每年都重新編班一次,也換一個導師;但!上大學後,或許!是不必重新編班,所以!似乎,四年!也都是同一個導師。正當,社工三B的班級幹部!在女白宮,像幾隻呆頭鵝般,在會客室裡!東張西望;約莫!五分鐘,而!副班代!也已偕同秦茹導師,來到了會客室。『呵~抱歉,讓你們多等了一下。來~老師!請你們喝汽水吧,也沒什麼好招待的~』秦茹導師! 一轉進會客室,便自笑的!先說了一翻客氣話;而!跟在後面的副班代,手裡!則拿瓶兩千cc的汽水,似乎!是從秦茹導師那邊帶過來,要請大家喝的。 至於,會客室裡,阿美!一看見汽水,便忙不亦乎的起身,接過了!老師手上的一疊免洗杯,幫大家!倒起了汽水。『來喔~來喔~喝汽水哦。要謝謝老師哦~』阿美!大一剛上大學的時候,還算是班上,蠻漂亮的女生,頗讓程泉注意;不過!阿美!總自許!是"男人婆",因此!三年下來,只見!她越來越多嘴,愛管閒事,卻一點!都沒有女人的溫柔。只見! 阿美,邊倒汽水,也不忘!邊回頭!對程泉、說『喂~阿泉仔。你不是帶一盒蛋捲!要給老師嗎。拿出來啊~』。

『唉呦~只是!隨便找大家聊聊,幹嘛!還帶禮盒來,這麼!多禮。呵~不用了啦,程泉!你再帶回去好了~』看著!程泉,把一盒蛋捲禮盒!擺到桌上,秦茹導師!頓時,略感不好意思的笑說,且要!程泉!把禮盒帶回去。不過,一旁的阿美,倒沒!這麼客氣,邊幫!大家倒著汽水,邊又說『啊~蛋捲!都帶來了。幹嘛!還要帶回去。不然,老師,我們乾脆!現在就在這裡拆開,大家!一起邊聊邊吃好了啦~』。『嗯~好啊。那就這樣囉。呵~程泉,可以吧~』導師!客氣的,又問了程泉的意思;而程泉!點點頭、簡單的說『好啊~』。於是,秦茹導師,對阿美、說『阿美~那麻煩妳把蛋捲拆開,大家!邊聊邊吃好了。不過,汽水是我請的,但蛋捲!是程泉請客的。所以!你們要謝謝程泉哦。呵~』。『好啦~阿泉仔。謝謝你請的蛋捲囉~』只見!阿美,幫大家倒完汽水,又忙著拆蛋捲,樣子!真是越來越像"男人婆";不過,"海畔有逐臭之夫",其實! 阿美!早有男朋友,而他的男朋友!正是"社會服務隊"十二期的總隊長。

『呵!呵~大家!有吃有喝了。那現在!我們可以來聊聊了吧。聊你們的大學生活,聊課業,或是聊愛情。呵~大家!放輕鬆,隨便聊好了。還是!你們有什麼問題、想要問老師,還是!要聊系上的事,都可以~』秦茹老師,算是!系上!比較年輕的老師,約莫四十歲,雖不算!頂漂亮,不過!也算風韻猶存;尤其!喜歡莫名其妙的笑,所以!不會給人嚴肅的感覺。待老師,話才說完,阿美!快嘴的,立刻!接著說『喔~老師。妳們住女白宮,這裡!好安靜!好好哦。不像!我住女生宿舍,天天!都被吵的要死~』。『呵!呵~年輕人,單純活潑,當然!比較會鬧啊。唉~不像我們!到了這個年紀,天天!煩瑣的事一大堆,煩惱一大堆!就算!想要單純活潑 一點,也沒辦法了~』秦茹導師!似是有感而發,話說到一半!還嘆息了一聲。而此時,較善解人意的學藝股長,便接著!問『老師,妳有什麼煩惱的事,當老師!生活不是很單純嗎~』。『唉~你們現在!都還是學生,還沒踏入社會上工作,可能!比較不明白。其實!不管在什麼工作環境,總會有許多!人事的問題;就算!是在大學教書也一樣。唉~人與人之間!總會有許多!讓人不舒服的爭執~』只見,秦茹老師!臉露憂鬱,邊說邊嘆息,似乎!果真是!在學校教書的工作,遇到了很大的煩心事。

五、社工系人事鬥爭

照理說,大學!是求取知識的學術殿堂,而在此!殿堂中當老師的,不是博士,至少!也是碩士,都是屬於!人類社會中的高知識份子;不過,即使是所謂的高知識份子,似乎!在人與人之間!仍難免因為!爭取自己的權益,而產生衝突。事實上,自去年!社工系!從美國聘任一個學者,歸國當系主任;此後,系上!老師之間!關係的不和諧,大家!便也時有所聞。畢竟,社工系是個有四百多個學生的大系,因此!老師數量也多,而!這些老師之間的關係,原本!就像是個生態體系;或者,可以!用動物園,同樣!為靈長類的猴群,來做比喻。話說,社工系的老師,原本!就像動物園的猴群,經長期的相處後,已建立一個!彼此的關係、權力平衡的體系;然而,去年!卻突然!從美國,又抓一隻猴子!放進動物園的猴群,且指定牠當猴王。動物園,原本!權力平衡的生態被破壞,不問可知,國小的學生都知道,此後!這個動物園的猴群會發生什麼事;當然!難免!爭奪地盤,爭奪食物,彼此!呲牙咧嘴的撕咬,以爭取自己的權益。而在!大學,這知識的學術殿堂,老師都是高知識份子,彼此!當然自我約束的能力,應也比!動物園的猴子要自制的多;因此,對於!爭取自己的權益,當也不至於!用咬的,頂多!只是選邊站,以言語表達不滿。而其實!這也已算人類社會,最理性的表現,至少!不像國會殿堂,立法委員!爭權益!都是用拳頭;甚或是黑道,爭地盤!都是用槍、用刀,一個個流氓!拼個你死活。至於!族群間,國家間!爭權益,歷史上!更是血流成河,屍骸遍野;此是!題外話,不再多講,反正!人類樂於參與就好。

『唉~系上的事,你們!應該多少有聽聞,如果!不是當導師,而且!帶你們班!都已經帶三年了,覺得!自己有責任。不然!我早就辭職,回美國去了~』秦茹導師!像個愛笑的傻大姊,不像!有心機的人。或許,也是因為!秦茹老師!沒什麼心機,鬥性不強,所以!在一個權力生態失去平衡的環境,更總像個軟柿子!履遭排擠;而!社工三B的班級幹部,聽了導師的話後,這才知道!老師!竟是萌生辭意,所以!想約談同學!詢問大家的意見。『呵~說說你們的意見!好不好?對於!系上的師長間,太多政治化的鬥爭行為,還有!對新的系主任!你們有什麼看法。說說看!不必有忌諱~』秦茹老師,喝了口汽水,詢問大家的看法;而後!只聽!在座的副班代,率先開口說『嗯~老師。我覺得!系上的老師,還是要和諧一點啦。社工系!不是助人的專業,我覺得!應該多溝通!來解決彼此的衝突;不然,如果!我們教別人解決問題的,自己都無法解決問題,那將來!要如何幫別人解決問題~』。『嗯~這樣說是沒錯啦。不過!你們學生的想法,可能!還是比較單純。呵!呵~大人的世界,恐怕!沒這麼簡單!就能解決問題;有時候!你越講和諧,反而!會讓自己越屈居下風。台語說的!"軟土深掘",不就是這個意思嗎?不然!現在的街頭上!也就不會有那麼多抗爭了~』秦茹老師,回應了!副班代的話;接著!只見!秦茹老師,轉頭,張望了一下、問『欸~林棟樑,沒來嗎?他不是這學期的班代表嗎~』。『對~他有事不能來。他好像說"學生自治會"有事~』由於!林棟樑和程泉!住在一起,之前!也有告訴程泉!他有事不能來,所以!程泉,也就代為!答覆。於是!秦茹老師,換問!程泉說『欸~程泉。那你說說看!好了。你不是!也是系學會的幹部嗎?應該對系上!多少有點影響力~』。

程泉,確實!是系學會的幹部,雖然!總沒做什麼事,影響力!也不如林棟樑。不過,這學期,此時!程泉!正在康輔社籌備康輔營,即將!穿上康輔社的藍衣,當上!這個全校最大學生社團的幹部;因此,有沒有影響力!且不說,至少!程泉!自己覺得意氣風飛,而當!一個人覺得意氣風飛,言行!則難免!會有點飛揚跋扈,與輕浮。只聽!程泉、說『ㄟ~我覺得!一個領導者,應該!要有讓人心服口服的特質、品德。像當!系主任,我覺得!那除非他的行為能讓人心服口服,否則很難讓別人來聽他的話;不然,就算別人!照他的意思去做,久而久之!也難免會心生抱怨...』。事實上,程泉!說這段話之時,心裡!想到的是林棟樑;因為!近來!程泉!對林棟樑,實在感到很不滿。不過,秦茹老師,聽到!程泉語出批判的話,似乎!眼睛一陣發亮,頻頻點頭,讚同的說『嗯~我覺得!你們越來越有自己的想法了。說的對~』。只聽!秦茹老師,接著說『呵~像!我們現在的系主任,去年!從美國回來!當系主任後,似乎!他的重心!就不是放在系上。我覺得!我們的系主任,似乎他比較感興趣的,反而!是跟那些政治人物在一起。所以!系上!很多老師,因此!也都對他很有意見~』。

事實上,這年頭!確實很多政府官員,都是"學而優則仕",尤其!是從國外!延攬回國的歸國學者,放洋後!像都是身上鍍金一樣;而!在大學教書!更彷彿!是條通往當官的終南捷徑,不管!當教授!或當系主任的,只要出了名,隨即!登龍有術!便能成為政治權貴。『哼~我覺得!在學校!搞政治的那些人,最讓人厭惡了。成天算計別人,把單純的校園!都搞的烏煙瘴氣。一點道德!也沒有~』程泉,一聽到!秦茹老師說,系主任!常跟政治人物勾褡在一起,忍不住!一臉不屑的說;更何況!提起政治人物,此時!程泉的大腦,隨即!浮現張健!那張"臉皮厚、心要黑"、以及喜歡操弄別人、"馬基維利主義者"的嘴臉。至於,秦茹老師!在聽了程泉發表的高論後,似乎!頗為振奮,又說『嗯~既然,你們有自己的想法,那何不!在系上的系大會,或系務會議提出來。或許!能導正、系上的風氣也說不定~』。『嗯~程泉。你是系學會的幹部,應該!也可以參加!系主任召開的系務會議。如果!你有意見!到時候,就說出來嘛~』秦茹老師!似乎,頗希望程泉!能站在她這邊,幫她一個忙。然而,秦茹老師可能不知道,程泉!剛剛所講的一翻話,即使!沒指名道姓,不過!針對的,其實!卻都是對林棟樑,以及對張健的批判。....

女白宮的會客室,約晚上!九點多,一行人!離開後,程泉!在前往大門騎機車的路上,順道!又經過!乾河溝旁的康輔社址。只見!康輔社址門口外!以長竹竿工程、掛著!用幾十面錦旗!縫成的"水頭山莊"大海報,不過!社址裡!卻沒人。於是,只見,程泉!隨手拿了把吉他,便坐在康輔社址裡,隨興!叮叮咚咚的彈;而腦海中!卻仍是剛剛與秦茹導師的談話。而!剛剛,程泉在女白宮!情緒亢奮的談話,到了!康輔社址裡!換了個環境!略冷靜後;程泉!不禁!對自己!剛剛的多話、與大放厥詞,感到!有點挫折。「我剛剛!情緒太容易激動,話太多了,不是!提醒過自己!應該沉默是金,不要!亂批評別人嗎?不然!自己跟林棟樑,跟張健!又有什麼兩樣~」只見!程泉!坐在康輔社址裡,抱著吉他!若有所思。程泉!原本就不是個,喜歡!主動製造衝突的人,不過!若是有人,因此!不斷的佔你便宜;甚至!站到你的頭上,假如!不想衝突!自己又該怎麼解決。事實上,程泉!最近!對林棟樑,就有這種感覺。....

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