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六十章89社工系學會期末大搬家

「200億年後~乘以三萬次。宇宙崩塌毀滅、又誕生新宇宙。時間已經不重要,一個象徵而已。重要的是~生命的成長、沉淪。....」

一、"雲夢霧幻大度山星系"~~"宇宙生命~大一統理論"

新宇宙年宇宙月宇宙日。話說,舊浩瀚宇宙中的太陽系,距地球上人類滅絕的二百億年後;太陽的熱力,終燃燒殆盡,崩塌成一個黑洞。而當太陽系崩塌成黑洞之時,當時太陽系的九大行星,包括地球,自亦被黑洞的巨大引力支解成碎片,並吞沒於虛無;於是隨著太陽的死亡,地球亦消失於宇宙之中,甚連一粒微塵都沒留下,彷彿它從未曾存在過。太陽系,地球,既都已從宇宙中消失於無形,而人類的偉大文明及歷史;此時就算想考古,連死人的骨頭卻也沒挖了。不過,太陽系的崩塌滅絕,其實這卻就跟人類的死亡一樣,雖然有形的軀體,會隨著死亡而毀滅;然而太陽系的靈魂,卻還是存在的。因此,又過了二百億年,太陽系的生命,再次又再宇宙的銀河星雲中、重新誕生;雖然,祂的名字,此時已不叫太陽系。名字叫什麼,其實並不重要,就如時間的過往一樣,因為過了兩百億年,新的太陽系同樣會死亡,而後崩塌滅絕於虛無。且別說太陽系,銀河系星雲團,擁有上千億個如太陽系的恆星,卻也在二百億年乘以三千次後;同樣崩塌成一個宇宙的大黑洞,數千億個恆星頓消失於宇宙的虛無。宇宙之浩瀚與神秘永遠是個謎,不過,縱然其擁有上千億個,如銀河系星雲團,無邊無際的若微星般散佈於其宇內。可是,二百億年乘以三萬次後,擁有數千億個如銀河星雲團的宇宙,卻同樣會死亡,崩塌;任數千億個星雲團、恍若塵沙般流洩,點點星光若人體細胞死亡,盡皆滅絕於虛無。可是,人體的數千億個細胞盡死亡,卻不代表生命結束,因為人尚有靈魂,正如宇宙一樣;於是,死亡的宇宙,又經過兩百億年乘以三萬次以後,其靈魂又重新誕生而成新宇宙。而此,新宇宙,又稱超宇宙,因為超宇宙之內,擁有數千億個宇宙;若點點星光般,散佈於其超宇宙內。

「銀河宇宙」是超宇宙內的一個宇宙,其宇內擁有數千億個星雲團;而其浩瀚宇宙內,環繞旋轉的數千億星雲團中,邊緣有一個星雲團,名為"太陽系星雲"。「太陽系星雲」內擁有數千億個恆星星系,而其數千億恆星環繞旋轉若碟狀,恰似200億年乘以三萬次年前的"銀河系星雲"。繁星若恆河沙數的"太陽系星雲",其實,正是二百億年乘以三萬次年前的"太陽系";由一個恆星星系,所演化成長而成的星雲團。正是,因為,當時的"銀河系星雲",如今已成長成一個宇宙;所以,當時的"太陽系",如今亦隨之也成長成一個星雲團。反之,亦可說,因為"太陽系"原本就是"銀河系星雲"的一個細胞。所以,當"太陽系"這個細胞,成長成一個星雲團;而理所當然,"銀河系星雲"的生命,也隨著成長成了一個宇宙。至於,"太陽系星雲",環繞旋轉的數千億個恆星星系中,只見其星雲邊緣,似有一個被宇宙塵包圍的恆星星系,狀似被迷霧籠罩般的迷濛;而此,迷濛的恆星星系,其名正是「雲夢霧幻大度山星系」。「雲夢霧幻大度山星系」狀似"200億年乘以三萬次"年前的"太陽系",只不過環繞著恆星旋轉的,卻只有六大行星;而非九大行星。「初戀星」「藍衣星」「璀璨星」「追憶星」「往日星」「失落星」此六大行星,由內而外,環繞於"雲夢霧幻大度山星系"的黃道帶上;而這六大行星,所環繞中心的恆星,其名則叫「程泉~太陽」。因此之故,"雲夢霧幻大度山星系",又稱為「程泉太陽系」。

「程泉太陽系」此星系的由來,得追溯到"200億年乘以三萬次"年以前;而事實上,當時的程泉,其實也只是"太陽系"九大行星中,地球上的一個人類而已。至於,「銀河宇宙」的「太陽星雲」是由數千億個恆星所組成;因此,由此可知,當時地球上的人類,如今變成恆星星系的,當也不止程泉。「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正是,人類的壽命不及百年,後來人類滅絕、地球進入神類的年代;而神類的壽命約一萬年,相較於人類,可說已是不可思議的長。不過,神類的壽命,若相較於"200億年乘以三萬次"年後的恆星星系而言,卻又可說是渺小的微不足道;因為,恆星星系的壽命,從誕生到死亡,少說都在二百億年以上。「壽命~二百億年的恆星星系,具有什麼樣的智慧?!?~」正如浩瀚宇宙的奧秘對人類來說,永遠都是無止盡解不開的謎;因為,人類對宇宙的了解,永遠都只能看到其生命有形的片面。所以,為了對宇宙生命有更一層的深入了解,不如此時,暫就先從"程泉太陽系"來切入探索;因為,每個人若能深入了解自己的生命,那大概也就能以此來推知,關於宇宙生命的奧秘了。且說「程泉太陽系」,自宇宙塵撞擊,彼此在重力的吸引下產生核溶合,而讓星系的生命誕生後;至今,約已經過了四十億年。因此,或也可說"程泉太陽系",如今約已四十億歲,算是已步入恆星星系生命的成熟期。正如,人類生命的誕生,從一個受精卵漸次分裂,開始只是一個細胞,而後分裂成兩個,兩個又分裂成四個;及數十億個細胞,又分裂成數百億個細胞,彼此分工構成了人體骨骼及五臟六腑。生命的成長過程,總有其發展的階段,而恆星星系的生命亦如此。所以,四十億年來,"程泉太陽系"的發展過程,看似有許多億萬分之一的不可能偶發事件發生;然而,那些看似不可思議的偶發事件,其實卻都是必然發生的事。正如,人類的生命,因何可以從一個受精卵,而分裂成數百億,數千億個細胞;且一堆碳水化合物,"偶然"竟還能構成一個人體的奧秘。...

「開闢鴻濛,生命的初始。宇宙塵在重力的吸引下,隕石彼此撞擊旋轉,爆炸產生核溶合燃燒;炙熱的火球產生的熱能,恆星~那是我的心臟。我在宇宙中誕生,且有了有形生命的形體,繞行恆星黃道帶的六大行星,是我的臟腑;而六大行星邊緣,繞行的億萬小行星群,則是我身體的範圍。四十億年來,我誕生,我成長,而我身體內的億兆個分靈,亦在我的身體內成長。於是,當燃燒的灼熱行星地殼漸漸冷卻,我引來我身體內的隕石,撞擊我身體內的第三個行星;因為,這是我身體中基因中的記錄,也是我靈魂中的記憶;當時,那叫太陽系,而我則是個在地球上的渺小生命。於是,這第三顆地表已冷卻的行星,我亦將在此創造大氣層,創造海洋,並創造有形的生命體;以讓我的無數分靈,能在有形與無形時空的輪迴中,更快速的成長...」

「火山爆發,雲層翻湧,岩漿四溢入海,有機物在行星的巨烈變動中、混合成了生命;從DNA到單細胞,從單細胞到海裡的藻類。生命,由海裡的澡類,又演化成陸地的植物,數億年,由植物又演化出動物。昆虫,爬虫類,到身軀巨大的恐龍,萬物在第三顆行星茂盛的繁衍;而所有的生命皆具有靈魂,其靈魂深處、更都帶有我生命成長的軌跡。由於,為了讓行星上的生物,能自行複製繁衍,所以我把它們靈魂中原本溶為一體的陰陽能量分開;以讓行星上的生物,各具有雌雄的性別。而後,陰陽分離的缺憾,將如磁鐵般互相吸引;於此雌雄生物,將渴望彼此交配與繁衍...」

「巨大的爬虫類,二億年的繁衍,繁茂生長的佔據了第三顆行星。可是它們除了為了奪取食物,而爭奪地盤,為了爭奪交配權,而彼此爭鬥,且讓自己的身軀越長越大外;似乎,爬虫類的心靈,並無法發展出更高層次的生命智慧。所以,為了讓行星上的生命能進形重整,我又引來身體內的隕石、撞擊行星;以讓佔據滿行星上的爬虫類滅絕。因為,衝撞舊體制,讓舊體制崩潰,似也只有如此,毀滅後才能重新創造,而行星上的生命也才能重整...」

「四十億年了,哺乳類,已出現在第三顆行星上,"物競天擇、優勝劣敗",這讓原古哺乳類,為了爭奪食物及交配權,亦如爬虫類一樣身軀越長越大,且越殘暴。因此,我又讓原古哺乳類滅絕,讓行星上的生命再次進入重整。人類~~這具有靈活的大腦,具思考能力,善於利用工具,及稍具智慧的動物,終於出現在第三顆行星上。百萬年的時間,人類的數目倍增,迅速盤據行星,成為行星上最強勢的生物;不但,統治行星上的萬物,且幾乎也吃光行星上的其他生物。人類,並不巨大,也不強壯,不過他們卻有善於思考的大腦;因此,他們又自稱萬物之靈。可是,人類的行為,事實上,還是幾近於禽獸。生命的價值,同樣是奪取食物,以及爭奪交配權;只是在人類的社會上,是以累積財富,及爭權奪利來表現罷了。組織社會,建立國家,人類為了奪取利益及土地及權力,由個人的鬥毆,變成集體的爭鬥;乃至貪得無厭,又挖啃又咬的,在第三顆行星的土地上,向是腐肉上的細菌一樣漫延擴張。人類,或許並不需讓我去滅絕他們,因為他們將會自己滅絕自己。不過,值得慶幸的是,生命仍在繼續的成長;因為,有一部份的人類,似乎已開始會深沉的思考生命。並知道,宇宙、生命,其實是成一體的.....」。

 

「程泉太陽系」的六大行星,「初戀星」「藍衣星」「璀璨星」「追憶星」「往日星」「失落星」。其中第三顆行星,正是名為"璀璨星"的行星。四十億年經過,此時"璀璨星"上,正是屬於人類的年代。"璀璨星"以橢圓形的軌道,環繞於"程泉太陽系"的黃道帶上,此行星從外太空看,是一個水藍色的星球;因其,行星的地表有百分七十都是海洋,且有大氣層包覆著行星。巧合的是,正值人類年代的"璀璨星",地表上也有五大洲,分別名為歐洲、亞洲、美洲、非洲、及大洋洲;而更巧的是,亞洲大陸東緣的海上,只見有一小島青翠蓊鬱,人稱"福爾摩紗",又名為"台灣"。宇宙崩塌毀滅又誕生成新宇宙,縱然相隔"200億年乘以三萬次"年後,而此時的新宇宙,在台灣這個小島上,竟也有一個人類,名字叫做"程泉"。「銀河系宇宙」「太陽系星雲團」「程泉太陽系」的第三個行星上,此時正值人類歷史的"西元1991年";而台灣島上,叫程泉的年輕人,此時正值二十初頭的年紀,且正在南台灣當兵。生命總有許多不可思議的巧合,好巧不巧,相隔億萬年後的新宇宙;而這叫程泉的年輕人,居然也有一個論及婚嫁的女朋友,名字就叫娟娟。南台灣的海邊,整夜的海風吹襲,只見叫程泉的年輕人,此時只身他穿迷彩軍服,坐在海邊的堤岸上;整夜望著波濤起伏的大海,若有所思。「生命所為何來?!?~~我的人生經歷有何意義?!?~~好想與娟娟分享我生命中的一切~」漆黑的海堤上,整夜的海風中,只見程泉左手拿著一把小手電筒,微弱的燈光照在置於腿上的一本信紙;因為,當此夜深人靜時分,而程泉,正坐在海堤上的星空下,寫信給他,遠在台中的戀人─娟娟。

星光點點的南台灣夜空下,整夜面對無盡的遼闊大海,程泉無所是事,整夜常望著大海沉思;更總覺生命有形的背後,似有無形的力量在運作。可程泉卻總又說不上來,關於那無形的力量到底是什麼;正如他,自上大學以來,及至畢業,存於心中常有的迷惘與困惑。整夜的坐在海邊沉思,於是,程泉只能拿著筆,想著該怎麼把自己的想法,寫在信裡告訴娟娟;因為,程泉多麼希望,生命中能有人了解他,尤其是娟娟。月光迷濛的大海,整夜坐在海堤上,程泉望著黑夜翻湧的大海,不斷的想─「娟娟將是要伴我走過這一生的伴侶,而我該如何把我經歷過的人生,寫成故事來與娟娟分享呢??~~多麼想讓娟娟分享我的一生,還有我對生命的想法~~」。....X X X

 

二、91~娟娟正式成為老師

1991年八月二十日,仲夏夜的台中市。【阿泉:我今天(8/20)一大早除了我弟之外、一家人浩浩蕩蕩就到教師分發處。....結果我選了一個在台中市附近的大里國小,它是一所新學校、大約在中興大學再過去一點,也在馬路邊。.....】這晚,房間的書桌前,娟娟娟寫信給程泉,心情有點興奮。因為,娟娟,自六月,大學畢業以來,始終積壓在她心頭的教師甄試,及工作問題;在這天,可說,已讓娟娟如釋重負。娟娟,七月份參加台中縣的教師甄試,成績原本就考得不錯。因此,這天一早,娟娟與爸媽,一道去參加台中縣的教師分發,原本她還帶著忐忒的心;擔心著,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被分發到,離家太遠的學校任教。可結果公佈後,由於娟娟成績原本就考得好,所以果也如願以償,讓她被分發到台中市、南屯近郊的一所小學任教。娟娟,從小到大,原本都不曾離開家,甚至連讀大學,每天也都從台中市開車到彰化,通勤上下課;所以,此次教師分發,娟娟被分發到台中市近郊的大里國小任教,她自然高興。因為,娟娟盤算了一下,從她家裡開車到大里國小,大約只要十幾分鐘的時間;如此一來,她當然也可以繼續仍住在家裡、讓父母照顧。

娟娟,終於正式成為一個老師,這當然讓她感到興奮雀躍;不過,娟娟卻也有點擔心。因為,娟娟知道,緊接著的"教師研習",及八月三十日,等她的學校開學後;或許,未來的日子,她也將開始忙碌於工作,而將不太能有時間陪程泉。譬如,程泉這次放假,這巧這天必須收假。而已往,程泉收假前一晚,住娟娟家裡,隔天!娟娟總會騎機車,送程泉去台中車站搭車,回南台灣。可這天,由於娟娟一大早,就跟父母去參加教師分發,不能送程泉去搭車;而讓程泉一個人去搭車回南台灣,這倒讓娟娟的心中,感到似有點冷落了程泉的遺憾。事實上,娟娟也知道,程泉的感情,似乎對她越來越依賴,恍若很怕被她冷落;尤其,程泉,七月的輪休假收假回恆春後,似乎他的生活又開始飄泊不定。娟娟隱約知道,程泉七月底,似乎被從恆春的"山海里",被調到車城的後灣去;而後,才到車城的後灣不久,程泉似又被調到楓港的團部。八月初,程泉被調到楓港的團部後,由於沒有通訊地址,所以娟娟也再無法寫信給程泉;偶而,也只能等晚上,程泉總會偷跑出營區,打電話給她。因此,娟娟也很擔心,程泉為了打電話給她,常常晚上偷跑出軍營;萬一被抓到了,不知道程泉,會不會因此受罰。娟娟知道,程泉很害怕,這種人在軍中飄泊不定的不確定感;因此,程泉才會更渴望與她的感情穩定,以做為他心靈的寄託。所以,八月份,程泉這次放假回台中,娟娟也對程泉,更體貼溫柔;希望讓程泉的心,能有一個穩定的歸屬感。甚至,兩個晚上,程泉與她,同睡一個房間,娟娟也不再睡在木藤躺椅上;而是與程泉同床共枕,相擁而眠。因為,八月份,程泉放假之前,而娟娟的媽媽,趁著一個偶然的機會,已對娟娟這麼說過─『娟娟啊~~下次程泉放假,再來我們家住。妳的床是雙人床,很大張,兩個人睡也可以啊。所以,就不用再把那張木藤的躺椅,在妳的房間搬來搬去了。這樣也很麻煩~~』。...xxx

程泉,八月份的假,來回兩個晚上,同樣都住在娟娟的家裡;且這次兩個晚上,與娟娟睡在一張床上,程泉整個晚上更都抱著娟娟睡。因此,收假回南台灣後,程泉晚上外出埋伏,坐在海堤上,每想及兩個晚上抱著娟娟一起睡的溫暖;而鼻息間他彷彿也總還能聞到,當熟睡之時,娟娟的乳房散發的暖暖香味。所以,整夜坐在海邊,聽著海浪聲,程泉自不免又對娟娟更想念。【娟娟:.....其實我還是比較喜歡留在哨所的,因為在哨所的海邊守防、我有整個漫長的夜晚可以想念娟娟。~~我打從去年七月在東大附小安親營認識娟娟,八月漸漸產生「非份之想」;九月藉機伸展魔爪「獵豔」,十月當兵前終於「騙」取娟娟的承諾─「要等我當完兵、與我共築一個窩,生我的小孩」。我們相識到現在也足足有一年的時間了,這之間「有我搭上火車從台中到屏東的初分手;離鄉背景、對故鄉愛人無時不刻的想念~」。「有我在新訓中心分發下部隊時、飄搖不定像是高空中的風箏;幸虧故鄉又一雙溫暖的手、穩穩的握住了風箏的線,讓我不因空虛的飄泊而害怕~」。「有我剛下部隊時面對陌生的環境、宛如孤兒棄嬰在黑暗中無依無靠;要不是妳殷殷切切的噓寒問暖、要不是妳濃濃暖暖的愛流入我虛弱的心臟,我真不知道我要怎麼熬過這辛苦的一年。」(註:差點'忘了還有妳買給我的零食、伴我渡過多少飢寒交迫的夜晚。)...我回顧這一年,這應該可算是我們感情的第一個階段吧!下個月開始、妳就要為工作而忙碌了。....愛妳的老公 泉~上1991/08/24夜 後灣海堤埋伏~】。

南台灣車城鄉的後灣村。程泉,此時,再也不是在恆春的山海里守海防。因為,七月底,負責恆春海岸線守防的第七連,其連長便把程泉及軍犬"安妥";一併從"山海里"的連部哨,調到了外哨的車城"後灣哨"。程泉猜想,或許是因"山海里"的連部哨,常需出操上課的因素,而程泉又是支援兵;因此,其連長,才會把程泉調到比較輕鬆的外哨。程泉從"山海里"調到"後灣哨"以後,由於外哨通常都沒有軍官,所以管理上原本就比連部要鬆散,也不曾出操上課。因此,程泉,調到後灣哨以後,確實,感覺上也輕鬆了許多。只不過,程泉才調到後灣哨沒幾天,團部卻又下公文,通知要把第七連,白砂灣及龜山的兩隻軍犬,調回團部受訓。雖說,團部的公文上,並未要把"安妥"也調回團部受訓;然而,第七連的連長,卻以為是公文上漏掉了程泉的軍犬。於是,當團部的軍卡車,來接"白砂哨"及"龜山哨"的兩隻軍犬之時,第七連的連長,便也通知程泉,帶著"安妥";一併也搭上軍卡車,又回到了楓港的團部受訓。可是,當程泉帶著安妥,到了楓港團部後,團部的訓練官點名,並未點安妥;而此時,程泉這才知道,原來被調回團部的軍犬,都是六月之時的軍犬測驗,成績不及格的軍犬。至於,安妥的測驗成績是及格的,所以並不需回團部受訓。『安妥~~不需要來啊。你怎麼也跑來了。唉呦~~搞什麼啊。這下怎麼辦,團部又沒車可以送你回去~~』團部訓練官,見程泉在沒公文通知的情況下,也帶著安妥到團部,;只見他皺著眉頭,一付似不知如何是好的搖頭頓足。至於程泉,知道自己並不需回團部受訓後,原本他是想帶著安妥,搭車回後灣哨的;因為,此時程泉在後灣哨,日子過得算是頗輕鬆。不過,團部的訓練官,幾經考慮下,卻說『啊~~好啦。安妥都已經來團部了。那就也留在團部受訓好了啦~~』。於是,八月份,程泉便與安妥,在楓港團部,又受訓了半個月。所幸,半個月後,軍犬結訓,程泉又回到後灣哨,正巧也趕上了八月份,五天的海防輪休假。

車城鄉的"後灣哨",整個哨所大概就只有"山海里"連部哨的一半大,哨所就位於沿海公路,靠海那邊的路邊;而哨所的大門,隔個馬路,正對著的則同樣是,綿延在沿海公路邊的那座小山。由於,程泉是軍犬士,因此,調到後灣哨後,幾乎天天負責的勤務,都是帶著安妥到後灣村的海堤上,當埋伏哨。事實上,程泉也不是後灣哨所裡,唯一的支援兵。因為,第七連的兵力似有點不足,所以後灣哨,不到二十人的哨所裡;約有一半的兵,都是來自第六連的支援兵。由於,後灣哨所的支援兵,佔了約有一半的人數,所以整個哨所的管理上,似也有點、恍若"三不管地帶"的鬆散。至於,每個晚上,程泉,都帶著軍犬"安妥"外出埋伏的後灣村海堤;距離哨所並不遠,約只有一公里左右的路程。恆春,車城一帶,每隔幾公里遠,便有的海邊的小村莊,感覺上似乎都大同小異;山海里的萬里桐村,後灣哨所的後灣村,都是隔著海堤,海堤後是沙灘,沙灘再過去便是大海。不過,後灣村的海堤,約有二、三公尺高,且海堤下的沙灘上;有些像是用巨大的塑膠管綁在一起,構造簡單的船筏、舢舨。八月底,五天的海防輪休假結束,程泉又回到後灣哨所。這晚程泉,同樣又帶著"安妥"、與另一個兵;整夜在後灣村的海堤上,擔任埋伏哨。海風吹襲的漆黑海堤上,"安妥"趴在程泉的腳邊睡覺,而程泉則坐在海堤上,腿上放著一本信紙,手裡拿著一把小手電筒;以微弱的光芒照著信紙,寫信給娟娟。

程泉,調到後灣哨後,閒暇的時間又更多,且也不再有老兵盯梢的壓力。因此,鎮日,程泉不管是白天站衛兵瞭望大海,或是整夜坐在海堤上埋伏;他悠閒的大腦,無時不刻想的,幾乎都是該怎麼把自己的人生經歷,寫成故事,以與娟娟分享自己的生命。因為,程泉多麼渴望,有朝一日,他能與娟娟,把彼此的身心靈,溶為一體。尤其,八月份的輪休假之時,程泉兩個晚上、都與娟娟相擁而眠,兩人同床共枕,耳鬢廝磨,鼻息相通;而整夜肌膚相親的身體溫存,更讓程泉收假回南台灣後,無時不刻更無不想念娟娟。事實上,程泉第一次與娟娟同床共枕,整夜相擁而眠,彼此的親近也不只是耳鬢廝磨,肌膚相親而已。「現在,我再也不會感覺生命空虛了。因為現在我的生命,已經擁有了娟娟陪伴。百年修得共枕眠,現在,我跟娟娟終於已經可以同床共枕睡在一起了。感覺好幸福哦,當我空虛的時候,一想到娟娟就會滿心的溫暖。唸大學以來,半夜睡醒,突然像是心臟的血都被抽乾,那種槁木死灰的空虛,我再也不會有了。因為,現在我已經有根紮在娟娟的身上,再也不會像是離了土的蘭花,根飄蕩在空中的那種虛無。因為,娟娟她就是我個歸宿,給了我的靈魂有了歸屬~~」後灣村的海堤上,程泉,二十幾年的人生中,第一次整夜抱著女孩子睡覺;而每每想起與娟娟同床共枕,程泉的心裡就會充滿一種幸福感與溫馨。程泉自上大學以後,常常便有種憂鬱空虛的傾向,而如今,縱然程泉睡夢中乍醒之際,偶而仍會感到生命的空虛。不過,程泉只要想起他與娟娟已同床共枕,那種長久以來的空虛感,轉眼間;此時立刻就會被想念娟娟的幸福感所取代,而滿心盪漾幸福。

後灣村的海堤上,海方吹著置於腿上的信紙,程泉的手裡拿著筆,時而抬頭望著黑夜的大海,時而嘴邊盪起了一絲微笑。因為,程泉正想起,他第一次與娟娟同床共枕的情形─「第一次跟娟娟同床共枕。抱著娟娟睡覺,可能太興奮了,睡到半夜竟然"夢遺"。太糗了~~還把精子都射到了娟娟的腿上、還有睡衣上。還好娟娟睡得很熟,沒發現 ~~~」。.....xxx

三、新宇宙~~"宇宙生命~互相依存的大一統"

新宇宙年宇宙月宇宙日,"程泉太陽系",第三顆行星,仲夏夜的南台灣。後灣黑夜的海堤上,一邊是月光照耀的迷濛大海,一邊是靜謐沉睡的小村莊;而海風吹襲的星空下,叫程泉的年輕人,則坐在海堤上,藉著微弱的手電筒的燈光,寫信給他遠方的戀人。黑暗籠罩四周,讓程泉置身黑暗中更想念他的戀人,及至雞鳴破曉,海水由黑漸轉湛藍,小村莊甦醒了;而名叫程泉的年輕人,這才沿著穿越村莊的小路,順著雜草從生的海邊的公路,走回哨所睡覺補眠。「娟娟房間的雙人床上,一對鴛鴦枕,兩人面對面,我抱著娟娟睡覺。兩地相思好久好久,我才能與娟娟見一次面,積壓許久的澎湃感情,讓我們睡覺前在床上纏綿了好久;我總是吻遍娟娟的全身。娟娟穿著粉紅色的睡衣,仲夏夜~我只穿著一條內褲;夜深人靜纏綿過後的雙人床上,娟娟已熟睡在我懷裡。我每一次呼吸,鼻息間都有娟娟身上,彷彿花香的味道。我的手穿過娟娟腋下、摟在她側身纖腰的曲線上,更覺娟娟身體的柔軟。身體觸覺,鼻息的味覺,傳送到大腦,大腦的訊息又傳遍到全身;於是讓我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沉浸在幸福中~~」哨所寢室,雙層的鋁床上鋪,名叫程泉的年輕人,躺在床上睡覺之時,寤寐間似夢見了;他前幾天放輪休假之時,第一次與他的戀人,整夜相擁而眠的情景。於是,睡夢中,程泉的大腦細胞,又把幾天前他與戀人相擁而眠的記憶、重組連結。因此,幾天前,程泉躺在戀人的床上,眼前所見,身體所觸,鼻息所聞;此刻,藉著大腦的訊息傳輸,又再次讓幸福感,洋溢他的全身細胞。因而,睡夢中,男性生殖器官也再次勃起堅硬。

「這是第一次我與娟娟整夜同床共枕,不過,由於娟娟是處女;所以即使同床共枕,我卻未進入娟娟的身體。我只是感覺勃起的陽具在內褲裡漲得很難受,於是我將它掏出,讓娟娟用她纖纖小手握著睡覺。娟娟柔軟的身體熟睡之時散發著暖暖的芳香,讓我的陰莖整夜始終堅硬如鐵般的勃起。加之睡覺前,兩人纏綿好久,我勃起的情慾在娟娟的嘴裡感受其唇舌的萬般柔情,卻未曾宣洩。於是我抱著娟娟睡到半夜之時,我壓抑澎漲的慾望,終於在睡夢裡噴發;我勃起的陽具像巨砲般挺出內褲,猛烈的向娟娟的兩腿間射出。巨砲發射時猛烈後座力的抽搐,讓我乍然從夢中驚醒,我猛然坐起身,卻見燒紅的砲管挺出了內褲外;且把白色的黏稠液體,都射到了娟娟內側大腿的雪白肌膚上,娟娟被我撩起到大腿處的粉紅色睡衣下擺也有好多。娟娟仍在熟睡當中,並未發覺她處女的純潔身體,已被我的精液玷污;所以,我趕緊拿著床頭的衛生紙,小心翼翼的幫娟娟擦拭。雙人床上,娟娟側身熟睡,眉目清秀的像觀音菩薩,我略撩起娟娟睡衣下擺,擦拭她交疊的大腿內側;小心翼翼的,隱約可見娟娟睡衣裙擺下、兩腿交叉處的白色底褲。我漲滿情慾的陰莖,仍勃起躍動著。多渴望有朝一日,能與娟娟身心靈完全的結合....」睡夢中,大腦浮現的記憶,那是名叫程泉的年輕人,前幾天,其眼睛的視覺細胞,皮膚的觸覺細胞,鼻子的味蕾細胞,乃至生殖器官的反射細胞;將它們的訊息,藉著神經原細胞,傳導到大腦的記憶。於此,讓程泉內在的心靈,也藉此而學習、認知、思考及成長。因此,人類生命的存在、運作,及吸取外界的經驗,學習,展現自我;可說都必須借助其身體數百億個細胞的通力合作,這才能讓其心靈有喜怒哀樂,七情六慾的感受。這就猶如,"程泉太陽系",若祂的靈魂想繼續成長,同樣也必須借助祂分佈於恆星星系中的億兆分靈,來吸取生命的經驗。

上帝亦或造物、主宰人類及萬物。這就猶如人類,也主宰自己身體的數百億個細胞。不過,一個人生命的存在與成長,卻也需依靠他身體數百億細胞的通力運作。因此,反過來講,上帝或造物,雖然是人類萬物的主宰;然而,祂的存在,卻也是必須依存於人類與萬物。正如,"程泉太陽系"置身於宇宙之中,祂依然有思想,喜怒哀樂與七情六慾。正是,每一個人的快樂都是上帝或造物的快樂,每一個人的痛苦,亦都是上帝或造物的痛苦;因為每一個人都在造物或上帝的身體之內。"程泉太陽系",運轉於浩瀚宇宙虛空之中,而其第三顆行星上,叫人類略具智慧的生物,此時則有人稱其為上帝、造物或真主;不過,因此卻也有人類,自稱自己是上帝的兒子,甚至自稱自己就是唯一真主,而要別人崇拜信服於他。人類社會,因此產生許多的宗教。自此,宗教間為了爭取更多的信眾,擴張自己的勢力範圍,彼此間互相排斥,爭鬥,更有由如人類的國家間,為了爭奪領土及利益而彼此殺伐。而,這些人類歷史上,以宗教之名為號召、掀起的偉大戰爭;其實,在"程泉太陽系"的眼裡,卻也只過就像是爬虫類時代,恐龍間彼此的血腥廝咬;或者說,其實這都只不過是,人類獸性慾望的延伸而已。「眾生平等」所有的萬物生靈及人類,不管其居住於那塊土地,或者信仰什麼樣的思想;對於"程泉太陽系"來說,其實都是同樣重要的。正是,每一個人都在上帝造物的身體之內,這就尤如一個人,身體不同器官的細胞一樣;所以,也並非是吃飯的嘴巴,就比排泄的肛門重要、或高貴。因為,假如一個人只有嘴巴吃飯,卻沒肛門排泄,那這個人高縱再貴,卻鐵定也是活不了的。

「程泉太陽系」誕生於浩瀚宇宙,如今已四十億多歲。而對於此時,其第三顆行星上的人類,不管其一百年的戰爭,一千年的鬥爭;亦或一萬年爭權奪利,對"程泉太陽系"來講,也都只不過是眨眼,剎那時間而已。因此,"程泉太陽系"可以等待,因為祂知道,這只是祂生命的一個過程及發展階段。只要,宗教的戰爭,國家的戰爭,人與人之間鬥爭,百年的戰爭,千年的爭鬥之後;或許,將有人會因為戰爭血腥殺伐的痛苦,而開始反省,並更深沉的思考生命。如此一來,只要有許多的人類,因反省生命,讓其心靈得以成長;而"程泉太陽系"的生命,也就將隨之而成長。正如,"程泉太陽系"的第三顆行星上,此時正在南台灣當兵,名叫程泉的年輕人。雖說,此時,程泉對生命仍有許多不解、而感迷惘空虛。不過,只要名叫程泉的年輕人,懷抱著開闊的胸襟,或許有一天,他也終將發現這一切;並讓自己不再迷惘的隨波逐流,且明白,他該如何在屬於他的世界,立身、立命。話說,這名叫程泉的年輕人,事實上,自他上大學以來,由於常感生命的空虛荒蕪;所以寤寐之間,每當心情槁木死灰之際,他便常在思考著關於生命存在的問題。....X X X

 

「1989年六月x日大度山日記:沒有一個社會學理論,能完整的解釋 一個社會現象,也沒有一個心理學理論、能完整的解釋一個人的行為。必須試著!用不同的理論,從不同的角度,去看待一件事,這才比較有可能得到較完整面貌。同理!也沒有一個宗教,或一個人生哲學,能完整的剖析的生命;如果!想對生命有較完整的認識,必須用不同的宗教、不同的人生哲學,從各個角度去看待生命。馬克思主義,激進的信奉者造就了一整個時代、共產主義的錯誤。各種宗教間的仇恨,人類片面偏激的思想,加上獸性的慾望,有如海嘯狂潮般可怕。所以,不可拘於一隅,用單一的角度或理論,解釋社會或生命;要有開放的胸襟,正所謂!"泰山不辭土壤、所以!成其高,江河不擇細流,所以!成其深"。.....」

四、89~社工系學會期末大搬家~~"大魚"

「1989年七月x日大度山日記:期末考結束,今天已算暑假開始。一整天,都在忙"系學會"服務股的"期末搬家活動"。腰酸背痛的,像苦力一樣,搬了一整天的東西;太陽又大,熱的要死,不知道流了幾斤汗。可是,聽到的,更多的卻是抱怨,讓人覺得很不爽。算了~~反正,辦完這次活動,我也不必再管系學會的事了。隨他們說吧~~」

1989年七月初,仲夏,大度山東海大學。六月底的期末考結束後,隔天,學校算是已開始放暑假。中港路旁的校門口,濃蔭如綠色隧道的"約農路","路思義教堂"的陽光草枰前,從圓環左轉"大學路",到女生宿舍之間;這天,整條校園內的馬路上,可說是車水馬龍,揹著行李的人,載著行李的車,人潮絡繹。因為,學期末的期末考結束後,學校總會開放兩天的時間,讓學生可以把機車騎進校園裡;以便讓原本住校的學生,若想搬到校外住,搬家載運行李時可以比較方便。由於,東海大學規定,剛上大學的大一新生,全部都得住校,可學校的宿舍,女生宿舍多半是四人住一間,而男生宿舍比較老舊的,更是六人住一間;因此總比較沒個人隱私的空間。所以,學期末,大一升大二的暑假,有許多的學生便都會決定,搬到校外租屋;因此之故,期末考後,暑假剛開始的一、兩天,校園裡總會有許多人熱鬧的忙著搬家。因應,眾多住校大一,大二學生搬家的需要,所以,有的系所的系學會,或學生自治會,通常也會辦"搬家活動"的服務。正是如此,所以期末考結束後,暑假開始的第一天,"社工系學會"也辦了一個替系上學生、搬家的活動。至於,這個期末的搬家活動,正是由程泉的系學會服務股,所負責。雖然,社工系學會,此時,新舊會長早已交接;不過,由於,這期末的搬家活動,是去年早已決定的事。所以,程泉,縱然,雖已算是社工系學會的"前朝遺老";然而,他卻還是得負責,辦完這舊系學會的最後一個活動。

呂賢,黃德,這兩個活寶,這天一早,八點左右,兩人便來到了女生宿舍對面、銘賢堂的樹下,等程泉。因為,呂賢與黃德,是程泉"社工系學會"服務股裡,僅有的兩個男生股員;所以,這天期末大搬家,當然更少不了需要他們兩個壯丁,來賣力幫忙女生搬東西。另外,程泉社工系的服務股,還另有五個女生的股員。除了綽號叫黑皮的女生外,還有叫美君,叫美玉,叫美雲,叫美青的大二學妹;可一個學年下來,程泉,似乎卻竟還有點分不清,那幾個名字究該怎麼、與那幾個女生做連結。暑假剛開始的第一天,清早朝陽下的大度山,滿山的蟬鳴聲已傳遍蓊鬱的林間,雖是一大早,不過女生宿舍內外;大包小包的帶著行李,搬家的人卻已絡繹不絕、來往於七里香夾道的小路。女生宿舍外,七里香夾道的小路,只見叫黑皮的女生,肩膀一邊高一邊低,與另一個女生抬著一大箱的書;而隔著大學路,距離"銘賢堂"樹下,呂賢與黃德所站之處,尚有一段距離,那叫黑皮的女生便扯著喉嚨,像是鴨子叫般,聒噪的喊『喂~呂賢,黃德。你們兩個男生,閒閒的,站在這裡看哦。然後,要我們幾個女生從女生宿舍,搬動西出來。很重耶,你們兩個男生也去宿舍裡幫忙搬啦~』。呂賢與黃德,聽了黑皮的叫喊,兩人便嘻嘻哈哈的,一路橫過"大學路";似頗心不甘情不願的,幫忙黑皮抬那一大箱的書。卻聽呂賢的嘴裡,嘟著嘴又說『喔~黑皮。誰說我們閒閒的。待會我們兩個要當隨車小弟,幫忙搬行李耶。這樣才累耶,到達目的地後,我們還要幫忙搬到樓上去。所以,你們女生只負責把行李從女生宿舍搬出來外面,這樣已經算是很輕鬆了~~』。幾個人,七手八腳的抬著行李,卻聽,叫黑皮的女生,聒噪的又說『啊~~學長咧啦。怎麼沒看見人?!?~~那我們要把行李放那裡啦。呂賢~~我們系上搬家的車在那裡啦??~~』。

呂賢回答說『喔~程泉。剛剛來了他就說,他要跟劉斌學長、去租車行開車啊。然後,就叫我跟黃德,把要搬的行李,都先放在"銘賢堂"的路邊這裡啊。對啊~~今天這麼多人在搬家,如果我跟黃德,沒先來佔個位置,待會行李都沒地方放了~』。確實,暑假開始的這天一早,女生宿舍外的"大學路"旁,兩邊的馬路邊幾乎都停滿了車。除了,有些系所的系學會,找來幫學生搬家的中小型貨車外,而最多的;當然還是學生的家長,開來接送女兒回家,或搬行李的私家轎車。於是,黃德,望著"大學"路旁,塞的滿滿的車,笑說『啊~~反正我們就把從女生宿舍搬出來的行李,先放在"銘賢堂"這裡的路邊就是了啦。不然,待會這個位置被人家佔了,我們就沒"死無葬身之地了"~~呵呵~~是"沒容身之地"啦~~』。銘賢堂的大學路邊,呂賢,黃德,黑皮,把一大箱書放下後。此時,從後跟來的美青,手裡也提著一大袋的行囊,跟著放下,嘴裡卻不禁喃喃抱怨的,說『喔~~裡面行李還有好多耶,不知要搬幾趟才搬得完。我們真的太命苦了。人家今天都放暑假,回家了。我們還在這裡幫別人搬行李,而且還要被抱怨~~』。黑皮,跟著也說『對啊~~人家"學生自治會"也有在幫人家搬家,而且不用錢的耶。學妹就有人問我說;為什麼我們系上搬家,每個人還要收五十塊錢。害我都不知道怎麼跟他們解釋~~』。美青,附和著又說『對啊~~當初,應該叫學長,不要辦搬家的活動就好了。而且人家"學生自治會"的搬家,從昨天下午考完期末考就開始搬了。那裡像我們,還要等到今天。所以,我們系上很多女生,就都請"學生自治會"的來搬家了~~』。

『喔~~妳們女生,真的抱怨很多耶。好啦~好啦,不然黑皮,美青,妳們留一個人在這裡看行李啦;然後,我跟黃德進去宿舍幫忙搬行李好了啦。反正,這是我們服務股最後一次辦活動了,大家趕快把事情做好就好了啦~~』銘賢堂旁的大學路邊,呂賢說著,便與黃德,向女生宿舍走去;而黑皮與美青,兩人猜拳後,則是黑皮留下來看行李。於是,美青,縱心不甘情不願,卻也只得怏怏然,跟著又走回女生宿舍去搬行李出來。至於,當此同時,一輛九人座,淺綠色的箱型車,正也從大學路的上坡路慢慢的開下來;而程泉,正坐在那輛九人座箱型車的前座。另外,箱型車的前座,坐在程泉旁邊開車的人,正是與程泉同為社工系大三的劉斌。話說,劉斌是社工三A班,而程泉是三B班,所以兩人並不同班。而劉斌,雖然與程泉,同是社工三年級;不過,劉斌大二之時,他卻就已擔任過"社工系學會"的服務股股長。因此,這一年來,關於系學會的服務股該做什麼事,程泉多半也都是向劉斌請教。劉斌頗具才幹,且具有一呼百應的領袖魅力,就如同林棟樑一樣;不過,劉斌的待人處事,與林棟樑相較之下,卻可說誠懇正直許多。

劉斌,自大一便加入,"東海大學"社團歷史悠久的"工作營",且擔任過工作營的營長及秘書。因為,"工作營"的社團辦工室,向來都是與康輔社共用,所以,程泉雖不常去上課;不過,程泉,幾乎天天卻都會在康輔社址裡、遇見劉斌,兩人因此而相熟。至於,這次"系學會"服務股的"期末大搬家活動",正也是劉斌,向程泉建議的活動。事實上,程泉自上大學來,最大的收穫之一,大概或可說,就是程泉在大學的校園裡,發現身邊有許多傑出的人物;而這是,當他在唸高中時,所未曾有過的經驗。因為,程泉從小到大,都是在清水鎮,屬於鄉下的學校唸書,國小、國中、高中以來,他始終也就像一隻池塘裡為見過世面的小魚一樣。及至上大學,程泉,這才恍若從小池塘裡,游進了大江大河裡,並見識到讓他眼睛為之一亮的"大魚";而這些與之相識後,總讓程泉想傚仿學習的"大魚"裡面,劉斌,當也算是其中一個。另外,程泉,自大一就相識的林棟樑,以及大二在"社會服務隊"認識的志傑;乃至,九屆的康輔社社長陳篤,都讓程泉有這種大開眼界、恍若看見"大魚"的精神振奮感。正如,莊子所說的─池塘裡的小魚,若只是一輩子活在池塘裡,沒游到大江大海裡,它又怎麼會知道什麼是大魚。此是題外話,且說,劉斌開著箱形車,緩緩沿著大學路而下;經過銘賢堂時,"黑皮"看見了程泉在箱型車內,便立刻又喊又叫的。於是,劉斌便把九人座的箱型車,開往月光草坪調頭,而後又折回銘賢堂。九人座的箱型,車子大的就跟台貨車一樣,因此,程泉這才拜託劉斌來幫忙開車。因為,去年的期末搬家,身為服務股長的劉斌,還曾開過中型的貨車,穿梭於校園,"東海別墅"的小巷弄,及國際街之間,幫忙搬家;所以,劉斌算是有經驗的了,且有他幫忙,程泉倒也像吃了個定心丸一樣,事事都覺妥當放心。

銘賢堂旁的大學路邊,早上十點多,豔陽已高照,喧囂的蟬聲讓天氣似更襖熱;而女生宿舍搬家人潮,此時更車水馬龍。"社工系學會"的前任會長小瑤,由於她原本就住女生宿舍,且暑假也尚未回家;所以,這天,小瑤也出來幫忙。大底上,這天,"期末搬家活動"的規劃,上午,主是先搬,住"東海別墅"這邊的人的行李;而後,搬完"東海別墅"這邊後,下午,再搬住"中港路"對面,"國際街"那邊的行李。因為,"國際街"那邊距離較遠,交通也比較不方便;因此,多半都是有機車的男生、才會搬到"國際街"那邊住。『黃德~你過去負責男生宿舍那邊好了。讓要搬家的人,把他們的行李都先打包好,拿出來外面的路上;然後,把搬到"東海別墅"的,跟"國際街"那邊的分開。把他們分個先後的順序就是了,這樣如果車上還有空間,可以順路過去男生宿舍那邊搬行李~~』銘賢堂的大學路邊,早上十點多,女生宿舍這邊的行李,已按照順序,搬出了許多堆在路邊;於是,程泉,便讓黃德到男生宿舍那邊去,讓他規畫一下搬家的順序。至於,呂賢,則是當隨車小弟,搭上九人座的箱型車,以便到達目的地後,幫忙搬東西下車,卸行李。畢竟,服務股只有呂賢,黃德及程泉,三個男生,所以包括程泉,同樣也得到女生宿舍裡搬行裡;大熱天的,搬的汗流浹背。女生宿舍的紅磚砌的圓拱門內,平常都是"男生止步",不準男生進入的,因此對男生來說;女生宿舍,總是個只能在門窺視與等待、充滿神秘感的地方。唯有,學期末後的一、兩天,因搬家的需要,所以男生,倒可以進入幫忙女生搬行李。至於這天,程泉雖也進入了女生宿舍,搬行李,可光是搬行李,就已讓他上氣不接下氣;更何來閒情逸致,讓他去分辨,男生宿舍與女生宿舍有何不同。

女生宿舍的迴廊間,只見程泉,左右手各提著兩大袋的行囊走出;而社工系學會,前會長小瑤,手裡也捧著一箱雜物,走在他身邊。此時,卻聽小瑤,趁機又問程泉說『ㄟ程泉。你服務股的帳冊,什麼時候可以整理好啦。人家其他股的帳冊早,就都弄好,都繳上來了;現在只缺你的而已了。到底什麼時候,你可以把服務股的帳冊弄好啦~~』。小瑤這麼一問,讓程泉,一時覺得尷尬且為難。因為,自學期末以來,事實上,小瑤已多次向程泉,催交帳冊的事;要程泉把這一個學年以來,服務股所辦的活動,開銷的明細製做成冊給她。可是,程泉,一來,他原本就喜歡寫作業,何況要他在紙上畫格子,加加減減的計算,那些活動帳目細節之事。二來,程泉,辦活動往往也不拘小節,因此,儘管買東西或許有開收據;可收據,往往卻也被程泉亂丟,到最後就算要做帳冊,他卻也不知從何做起。於是,小瑤問起程泉帳冊的事,程泉還是支吾其詞的回答,說『好吧~~等期末搬家,這次活動辦完,我再一起把帳冊做好啦~~』。小瑤,語帶懷疑的,接著說『說真的哦。程泉~那期末大搬家完,你就趕快把帳冊做好給我。然後,這兩天,我應該還會留在學校;如果你帳冊弄好了,就拿到"童軍團"的社辦給我。啊~~假如我不在,你就留言給我,我就知道了~~』。程泉,既已答應,這幾天會把帳冊好,於是小瑤便又問說『對了~~程泉。那這次的期末搬家,你租那輛車花多少錢啊。系學會補助你五百塊,然後,你搬家的人,又一個人收五十塊,這樣是虧錢還是賺錢啊~~』。

程泉汗流浹背,邊搬著行李,邊回答小瑤,說『喔~租這輛箱型車,一天兩千塊錢耶。這樣搬家,有沒有虧錢,還不知道耶。好像有四、五十個人搬家吧。算一算,應該還夠啦。不過,如果還有多出來的錢,我打算要請我們服務股的人、吃牛排,慶功一下。因為,沒他們幫忙也沒辦法搬家啊;而且這樣一整天,他們幫忙搬家,也很累啊~~』。『好啦~~慶功應該的,沒關係。不過,反正,你就是要把收支的帳目、明細都要寫清楚就是了。不然收支不清,人家會說閒話~~』小瑤,又提醒了程泉一次,要他做帳冊;而事實上,自學期末,程泉,就有點怕遇見小瑤。因為程泉,覺得小瑤向他催繳服務股帳冊的感覺;其壓力,似乎就跟老師向他催繳作業一樣。且讓程泉,傷腦筋的是,這個學年以來,服務股辦過的活動,所有的開銷收據,早不知被丟到那裡去了;而今,程泉更不知該到何處,去找收據來做帳冊。況且,剛剛"黑皮",也向程泉抱怨說─「系上很多人都在抱怨,說去年搬家就不用錢,而且"學生自治會"幫忙搬家也不用錢。然後,為什麼今年系上幫忙搬家,就要交五十塊錢。於是,程泉,搬東西,搬的汗流浹背之際,又聽了一大堆的抱怨,更覺心煩。「媽的~~做的累得要死,還要給人家抱怨。去年搬家不用錢,那是去年服務股,他們有人家裡有貨車啊;今年又沒有免錢的貨車。而且系學會也只補助五百塊的油錢;不收錢,怎麼搬家~~」暑假開始的第一天,期末搬家的活動,從一大早,搬家搬到傍晚,程泉,這才結束了系學會服務股,最後的一個活動。而正如,劉斌,當初對程泉說的一樣,服務股的工作就像奴才;不但,沒有成就感,而且聽到的,都只有抱怨。

暑假開始第一天,傍晚時分,搬完家後,程泉只覺得很累;不過,倒也鬆了口氣,因為自此,他也再不是系學會的服務股股長。只是想到,又得做服務股的活動開銷帳冊,程泉不禁又覺壓力;況且,明天一早,程泉也得開始要到台中YMCA會館籌備,準備YMCA的夏令營,暑假的出隊。....

書籤:【1/2/3/4】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