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二章/情絲萬縷東大附小暑期安親營程泉想娟娟淑女之窈窕

1.東大附小野外求生安親營、童玩營和兒童科學營開鑼囉

「1990年7月x日:今天YMCA東大附小的兒童安親營開營囉!一早七點多幾輛巴士YMCA租來的交通車、陸陸續續便把散居在台中縣市的小朋友接送到東大附小;幾百個小孩子下了車在東大附小好不熱鬧,然而幾百個小孩的喧嘩吵鬧這也是帶兒童營隊最麻煩可怕的地方。我第一、二個星期帶的低年級的野外求生營,他們都只是一、二年級的小學生;你可以說他們是天真無邪但鬧起來的話也簡直就像是一群毫無無理性的野蠻人。小隊與組別是YMCA在招生時就分好的,所以小朋友下了巴士就按照組別讓他們先各自進入各的教室。我在野外求生營的第一間教室壓陣,因為娟娟也在這間教室。

阿榮、欣欣在第二間教室、他們是今年YMCA新甄選進來的專職活動幹部。我等小朋友都到齊了,就讓各小隊老師把小朋友帶到外面的樹蔭下集合、做活動幹部和各小隊老師的自我介紹;今年我帶兒童營隊的技巧比去年純熟多了,王營長也說我今年當了副營長跟去年判若兩人改變進步很多,掌控一個一百多人的營隊游刃有餘。

下午五點半,第一天的安親營活動結束;陳營長和王營長通知大家六點半到台中市的一家日本料理店集合,要宴請所有安親營的小隊老師和活動幹部。YMCA東大附小的安親營,小朋友其實就跟上下學一樣;早上起點多交通車接送到學校,下午五點半一天的活動結束,由交通車再各自送回家裡;所以我們晚上也都是自己的時間不必帶活動。晚上陳營長和王營長在日本料理店的請客,益堅和負責谷關的幾個活動幹部也來了、因為谷關營隊星期三才開營所以大家正好都還能聚聚。」

2. 益堅對娟娟的有意與日本料理店聚餐

娟娟、說話總是柔柔的輕聲細語、話也說不大聲,這讓她面對一群吵鬧的一、二年級的小學生更常手足無措。然而對將來師範學院畢業就要當小學老師的她,無論如何遲早她也總得面對這種情況;這也是她來到YMCA帶兒童營隊的最重要原因之一,所以她並不像從前程泉在學校認識的會來參與帶營隊活動的女生。程泉認知中的會來帶營隊活動的女生總是穿著牛仔褲,主動、活潑、外向、愛表現、說話大喇喇的作風更是強勢;正是所謂的『女生都能當男生用』。然而娟娟卻是那種總是愛穿裙子的女生,太陽大 了就撐著洋傘、衣服喜歡穿有蕾絲的、東西重了就提不起來;正如紅樓夢所形容『女人是水做的』更加上她纖細苗條的身影『如弱柳扶風』。這樣的『弱女子』在累人的營隊活動中就是像是萬綠叢中一點紅,不!娟娟應該說是粉紅;溫室裡開的嬌豔的粉紅玫瑰,而在溫室外一群YMCA的臭男生早就圍著她『觀賞』、並不斷嚐試想伸手把她摘走,益堅就是第一個想伸出魔爪的人。

益堅負責的谷關營隊還沒開始、所以這晚在日本料理店陳營長與王營長的請客他也來了;開著他那輛紅色的愛快羅密歐跑車、載著與他同校的中山醫學院的兩個女生,也是今年YMCA剛甄選進來的活動幹部:欣欣與阿蘭。三、四十個人浩浩蕩蕩的進入日本料理店就坐在一個包廂,桌子是長條桌、每一條桌面對面坐著大概可以坐十幾人;娟娟就坐在最裡面那桌靠牆的位置,那桌坐著的也幾乎都是她師範學院的同班同學。菜才沒上幾道,益堅人就開始不安份了;他先是拿著手中的那杯果汁在各桌之間走來走去,一下子敬那個一杯、一下子又敬那個一杯,然後隱藏背後真正的陰謀終於漸漸浮現。他走到娟娟面前輕聲細語的說『娟娟姊、我也要敬你一杯。』

娟娟彰師院的那一班由於都是專科畢業後的插大生,所以現在雖然只是大三但在年齡上卻都比YMCA的這些專職活動幹部都還要大上一、二歲。娟娟拿起果汁喝了一小口回敬益堅,益堅緊抓著機會跟著用小男生向姊姊撒嬌的聲音說『娟娟姊!我來坐在你旁邊、好不好?』;娟娟還沒回答,益堅就自做主張趕忙的說『我要回去拿我的椅子來坐在妳旁邊。』。娟娟只是笑著不知所措、大概她有生以來也沒遇過這種狀況;倒是她同桌的同班同學聽到益堅這麼明目張膽的話群起嘩然。致男雖然並沒坐在這一桌但聽到益堅說要去坐在娟娟旁邊,他著急著隔著另一桌就先發難了;『"色"益堅!你不要打歪主意了!人家娟娟在我們班早就有男朋友了。』致男著急著向娟娟那一桌的同班同學求援『你們說對不對?人家大明還特別交待我要我幫忙看好她;"娟娟今年暑假在YMCA絕對不能讓你們這些色狼染指。"』『對啊!對啊!』娟娟那一桌的同班同學也三三兩兩的說,倒是娟娟只是尷尬的笑著不置可否。

益堅為什麼會被叫做「"色"益堅」這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更不只是今天的事,然而也大都是被冤枉了;在這種女多男少的營隊活動中,幾個男的專職活動幹部總難免要與許多女的小隊老師接觸,而益堅又喜歡明目張膽的跟女生開玩笑於是自然而然名字上就被冠上"色"。其實他今年已經大三卻還沒交過半個女朋友,只是自從去年被冠上姓"色"後,就像有些女人結婚後冠夫姓一樣、到今年益堅始終都還是姓"色"。

益堅果真拿著他的椅子就一直往娟娟坐的角落擠,不過自從他被冠上姓"色"後他在YMCA想接近女孩子就不那麼容易了、現在他更是舉步唯艱;致男先是號召娟娟同桌的同學『同學們!快點!快把色益堅他堵起來!不要讓過去娟娟那一邊。』娟娟的同學群起響應『益堅你別想過去!』『益堅我們不會讓你得逞!』;益堅這下可糟糕了進退不得的拿著椅子被左右夾攻他卻還直嚷著『娟娟姊!快救救我啊!讓我坐在妳旁邊啦!』,大家看著眼前這一幕被他逗的哈哈大笑、整個包廂鬧哄哄。王營長也笑著說了『益堅啊!人家娟娟可是小家壁玉的沒見過這種陣仗,你可不要把人家嚇壞了!』娟娟羞得滿臉通紅是在角落裡只是不知所措的笑;這真是讓眾家英雄都忍不住想挺身而出保護她。文華先挺身而出了,他衝上前去抓住益堅手中的椅子說『娟娟姊!妳別怕我來救妳了。』然後硬生生就把益堅的椅子給奪了過來;益堅現在是有點心慌了,他猛虎難敵猴群正受著一包廂三、四十個人的圍攻與"道德的譴責"。

大家笑成了一團,程泉見這光景也乘興扛起了自己的椅子,大喊一聲『我要英雄救美!』然後往益堅奔去、椅子作勢就要往益堅的頭上砸;益堅自知、自己隻手再無力可回天,高舉著雙手說『我投降了!我投降!』。致男還是不放棄再三的聲明『人家娟娟已經有男朋友了啦!你們這些色狼不能再騷擾她!我已經答應他的男朋友要保護她!』娟娟原來就是致男常提起的他們班的班花,程泉現在才知道在心中卻不免失望,『娟娟、原來她早就有男朋友了!』;聚餐結束在日本料理店門口人三三兩兩散去,程泉發現娟娟也是自己開車來的;看著娟娟的身影關上車門開車離去,程泉心中升起了莫名的有一種失落與惆悵。娟娟就像程泉心中所想的是「開在溫室裡一朵嬌貴的花」而且也已經有男朋友了;『自己又何必再想她』程泉騎著機車在中港路回到東大附小的路上只是這樣告訴自己,然而腦海中卻依然都是娟娟那「滿臉通紅笑得嬌羞的模樣」。

3. 情緣、求偶與青年的夢

「1990年7月x日:我現在大多是在家裡因為學校畢業後我把行李都搬回家了,雖然東大附小也有提供教職員工宿舍給YMCA的活動幹部及專職小隊老師住;但我除了偶而心血來潮帶著幾件換洗衣物在東大附小的宿舍住個兩三天,其餘我大都總是騎著機車早上從清水出發到東大附小、下午再騎著機車回家。其他的活動幹部和小隊老師也大多如此,他們大都也在住台中;娟娟、她也是每天跟小朋友搭交通車一起來,下午再跟小朋友搭交通車回家。在營隊活動中當一整天的活動結束,夜晚大伙放鬆心情或聊天打屁、或彈吉他唱唱校園情歌、寂靜的夜往往是最容易培養男女之間感情的;好可惜!娟娟她是每天都準時回家的乖寶寶。

不過我還是有機會的,第二個星期,我的野外求生營將帶到谷關營地去做四天三夜的營隊活動;屆時我就能利用晚上的寂靜與浪漫氣氛,唱幾首情歌與娟娟在月下訴情。當然這都只是空想因為我對喜歡女孩子總是"有色無膽",我往往一個浪漫的計劃在心中想了三天三夜只是當喜歡的女孩真的出現在前了;到頭來我卻是什麼事也不敢做、什麼話也不敢對她說。我時候真的搞不懂男女之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男人會渴望女人、女人會愛上男人是像磁鐵異極相吸的物理現象嗎?還是像化學作用中的正電離子與負電離子、單獨存在的時候總是不穩定,非要正電與負電結合後原子才能安定下?我想是吧!人也是大自然中的一部分,大自然的運作法則自然也能用在人身上。

我想我的生命的存在原本就是不完整的,自從上大學開始我就常覺得空虛憂鬱總覺得我的生命中欠缺了什麼;而當我遇見惠芬學妹我就知道我的心中少了什麼,我曾經多麼渴望她能填補心中的空缺,最後她卻終究只是把我心中的空缺撕裂成更大的傷口。我如今就要去當兵了,就帶著這傷口去當兵吧!雖然渴望但我想我最好還是不要再交女朋友了!天天見面我都無法承受相思的苦了,何況當兵聚少離多、人又不得自由,我也不相信有那個女孩子會那麼傻癡心的等我兩年。」

程泉的心中始終帶著大三、大四這兩年他朝思暮念的學妹在他心中烙印的情傷。他今晚斜躺在家裡的床上翻看著一本"勸善書":這是今天下午他從東大附小騎機車回清水的家,經過紫雲嚴觀音廟時他進廟裡逛了一圈離開時拿的;反正也不用錢不拿白不拿,他還拿了幾本佛經的小冊子這並非他信佛教,其實他只是因為喜歡上面印著的觀音菩薩像。"觀音菩薩"應該是所有男人心中渴望的女性典型吧!純潔、智慧、慈悲與無限的包容;程泉打一出生就喜歡觀音菩薩而他也與觀音菩薩特別有緣,這是他媽媽告訴他的。程泉的媽媽說程泉出生後就日夜不停啼哭,這麼不好養家人都手足無措了,後來還是抱到觀音廟求觀音菩薩收做"乾兒子"才總算是比較好養;所以程泉雖然不信仰任何宗教卻是獨獨喜歡觀音菩薩,他從小沒玩具只有一尊螢光的觀音菩薩像、睡覺的時候他總是把祂窩在被窩裡看著祂發光一夜也就好眠了。

程泉他手中的那本"勸善書"講的無非就是什麼"緣起緣滅""緣盡還無"的故事,"因緣"的說法、程泉其實在高中時期看紅樓夢就有過很深刻的體會也曾想過;林黛玉、薛寶釵那十二金釵在大觀園的人世間與賈寶玉是多麼親密,只是"緣盡還無"當他們離開人間再次再相遇在太虛幻境彼此卻已形同陌路讓人不勝欷歔。"情緣已了"男女之間是否就是這樣,"欠債的債已還、欠淚的淚已流盡"從前再相愛的人即使再相遇也不會再有過去的情感;程泉他對這樣的說法心中充滿矛盾,男女之間所謂的愛情難道真就只是因緣來到人間還清彼此欠的債!彼此的報復或彼此的補償嗎?如果是那根本就沒有所謂真愛與永恆的愛情,就算是七世夫妻遲早也要緣盡還無,有情人也變無情人。然而不管這些宗教的說法如何,程泉還是渴望著有人能填補他心中的空虛讓他永遠不再感到寂寞與孤單;生不孤單死也不孤單。

4. 窗邊的短裙背影與美腿;淑女老師、柔弱似水的娟娟程泉總說她嬌生慣養

「1990年7月x日:我今天差點沒垮了台,下午一點到三的活動我安排了一個大地追蹤尋寶的遊戲、幾條路線都是穿過樹林草叢;幾個嬌滴滴的專職小隊老師在大太陽下走了一、二個小時的路,活動結束紛紛向我抱怨"太累了"又穿過草叢"癢死了"。下午五點做一天活動的檢討時、他們更是向陳營長訴苦,幾乎一面倒都說野外求生營我安排的活動太累人;只有阿榮一個人還支持我而已,畢竟他是我系上大三的學弟而且也是救國團中大服的成員,對在在大太陽下的營隊活動也習慣了。陳營長最後裁示建議我;以後還是少在大太陽下做大型的戶外活動,因為安親營主要還是"安親"的長期營隊並不需要把活動安排的太緊湊、不然這樣小朋友也會太累。我想想也是,只要小孩子在這裡快快樂樂平平安安也就是安親營的目的了,多安排些靜態,簡單的活動大家也都樂的輕鬆。對了!明天下午我安排了帶小朋友到東海游泳池上游泳課,娟娟她不知道會不會穿泳裝亮相,我很期待。」

*阿榮雖然是程泉系上大三的學弟但由於重考年紀卻反倒要比程泉還要大一點,他總是戴著一付褐色的多層膜眼鏡、看起來蠻有個性;娟娟似乎和他特別有話說,在野外求生營的第一間教室;娟娟帶不了那一小隊吵鬧的小孩的時候,阿榮給她的協助很多。中午吃完飯小朋友的午休時間,娟娟總是坐上阿榮的那輛野狼125機車,一起到校門口旁、游泳池畔的那家麥當勞吹冷氣順便寫一寫小朋友的家長連絡簿。程泉今年倒是與那些專職小隊老師都隔了一層的疏遠,因為他總是在專職活動幹部與小隊老師的休息室想著要安排什麼活動,活動又要如何執行;而那些小隊老師偏偏一整天大都待在教室跟小朋友在一起很少到休息室,所以自然而然接觸就不再像去年他當活動幹部時那麼熱絡了。美美和一些去年舊的小隊老師就抱怨說『程泉今年變好多,都不像去年那樣親切可愛了!感覺有點高高在上的、不太和我們說笑嘻鬧。』。程泉聽他們說這些話都不置可否只是心裡有些五味雜陳,他並不覺得他有什麼改變只是今年角色改變了;他必須站在更高的地方、想著整個營隊的運作、人員安排與活動的執行;花更多的時間在思考顧及整個營隊,而不能再像去年當專職活動幹部時只要負責執行活動、然候與小隊老師鬧在一起玩。

下午將近一點,娟娟側坐著阿榮的野狼125機車從麥當勞回來了,程泉正巧從東大附小的後門經過看見他們兩個;娟娟看見程泉只是朝程泉甜甜的笑了一個,程泉的心中卻是酸酸的。他是一個始終找不到機會也不知道該如何向喜歡的女孩獻殷勤的人,而在這蟬聲綿延的襖熱天氣裡;看著自己喜歡的女孩總和別的男生有說有笑的出雙入對、他的心中也只是充滿嫉妒與醋意,但這是不能在營隊中表現出來的只能在笑容中隱藏。下午一點小朋友午休結束,阿榮在野外求生營的第一間教室、欣欣在第二間教室解說待會去上游泳課的注意事項;娟娟一個人在第一間教室外的走廊,她雙手托腮半彎著腰的靠著窗台、彷彿笑的很開心的看著教室裡阿榮正妙語如珠的對小朋友的解說著游泳規則;娟娟今天穿著一件黑色的牛仔迷你裙露出了半截的大腿,而當一個女人用她高高翹起的臀部曲線與背影去面對男人時、往往一種無法言喻的致命吸引力那是比面對面時更讓男人無法抗拒的。娟娟她那讓緊身的迷你裙襯托的更纖細的腰,還有在迷你裙下穿著絲襪的修長均勻的腿,程泉從走廊走過只是偷偷的看了一眼;只是看這一眼就讓程泉悸動的心終身無法忘懷,更沒有勇氣在回頭去看娟娟的那誘人的第二眼,何況他發現教室阿榮的眼光也不斷投向娟娟。程泉也終於知道娟娟為何笑的那麼開心的原因了,心中又是一陣妒意;他吹了哨子在操場集合了小朋友後,就帶往游泳池去上游泳課。

文華雖然並不負責野外求生的活動卻還是帶著泳具從隊伍後面偷偷跟來了,心照不宣一定是想去看女孩子穿泳裝婀娜多姿的身材、猶其是娟娟的;文華是這幾個活動幹部中年紀最小的一個,身材也不高所以都把他當小弟弟、因此他總是更能容易親近也更能與那些小隊老師打成一片的玩在一起。可愛歸可愛!只是他卻是個大煙槍跟程泉一樣,兩個人總是趁活動的空檔、跳過休息室的窗躲在牆外的角落抽煙;因為有相同的嗜好所以文華和程泉兩個人在營隊活動中無形的就成了莫逆之交。"娟娟今天會不會穿泳裝下水呢?"文華在期待!程泉在期待!當然不止這兩個人,阿榮更在期待!他一直跟在娟娟的小隊旁;還有幾個男的專職小隊老師也一樣在期待。一個美麗的女孩在營隊活動中總是會被所有男活動員捧在手掌心,尤其是像娟娟這種在營隊活動中罕見的、稀有的、珍貴的嬌滴滴的柔弱女子;她今天還是撐著她的花洋傘,不!應該說她天天都撐著她的花洋傘,所以陳營長都戲稱她"miss bralla小姐",而娟娟也總是回應給他一個可愛的笑容。

阿榮在從東大附小走到游泳池的一路上還是跟娟娟有說有笑,文華後來也加入他們說笑。程泉的心中很悶,因為剛剛在走廊娟娟的背影讓他的心跳加速、一股氣血往上沖正無處發洩此時又看到娟娟和兩個男生說笑,心中的一份渴望不禁都化成了恨;他想著致男說『娟娟在他們班上已經有男朋友了』,只是現在娟娟又怎麼可以讓那麼多人再喜歡著她、不但不拒絕還和他們那樣親近。娟娟不經意的笑著揚著長髮看了程泉一眼,那一眼與程泉四眼相望更讓程泉心中的恨又往上更推一層;「娟娟外表看起來那麼端裝、純真的樣子,想不到卻是那麼隨便的女人。」程泉在心中含著恨的想著「這種隨便的女孩子我才不會喜歡,不管她有多漂亮動人,隨她去吧!我才不會再被她吸引。」

程泉這種眼中容不下一粒沙的個性讓他交不到女朋友也是應該的,他大三那一年喜歡的學妹─惠芬起初也很樂意接受程泉的約會、有時後還會主動找程泉聊天;只是追求惠芬學妹的男生漸漸的越來越多,這讓程泉很生氣因為惠芬都沒明顯拒絕其他人的追求。程泉在男女之間的感情上不喜歡與人競爭,應該說是只要有第三者介入他就會主動選擇退出;然而感情難以割捨他卻總是又藕斷絲連,最後往往是傷人更傷己。程泉是有點了解自己的個性的,只是處在男女的情愛中卻又無法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怨、憎、癡與愛恨。就像今天:娟娟並沒有換泳裝下水讓別的男生看,程泉心中的恨泡在游泳池裡不知不覺就少了一大半。

娟娟和美美就面對面坐在麥當勞靠游泳池這一邊、落地窗旁的一張小桌子、吹著冷氣吃著冰淇淋;兩個漂亮的女生都怕大太陽把她們的潔白細嫩的皮膚曬黑了。程泉在游泳池裡看見兩個漂亮的女生在麥當勞向他招手,他不由自主的游了過去兩手一撐就跳上了岸、走向那面落地窗;美美隔著明亮潔淨玻璃舀了一小口冰淇淋假裝要給程泉吃,程泉張大了嘴隔著厚厚的玻璃假裝要吃冰淇淋卻吃不到很懊惱。

兩個女生在麥當勞裡都笑歪了,娟娟跟著也舀了一口要給程泉吃當然還是吃不到;美美隔著玻璃窗俏皮的笑說『程泉呀!可惜你不進來這裡面,妳看我們娟娟要給你吃冰淇淋你也吃不到!』。「吃娟娟的冰淇淋」美美這一語雙關的話讓程泉的心不禁動了一下,又看見娟娟那笑的可愛的模樣、剛剛路上對娟娟的氣腦又消了一大半。吃完了冰淇淋兩個女生終於也走到游泳池這邊來,程泉在靠麥當勞的游泳池這邊游泳;營隊的小朋友在游泳池的另一邊淺水的地方拉起安全繩由其他小隊老師負責照顧。美美和娟娟一直走到程泉這邊來、在游泳池盼找了兩張涼椅就坐下來看著程泉游泳;有兩個美女在旁"觀賞"程泉游泳當然游的更起勁,一下子自由式、一下子蝶式,一下子蛙式一下子又換仰式的使出渾身解數。

兩個美女也不吝惜掌聲更頻頻讚美,美美說『程泉呀!整個游泳池我覺得你游最好ㄝ!』娟娟也跟著讚許『對呀!你游的姿勢好標準哦!我都不會游耶!下次你教我好了。』;程泉在池子游著游著好開心,聽到他們的讚美更高興的頻頻的抬頭看著游泳池池畔的兩個美女;只見陣陣微風吹動娟娟的長髮飄逸,穿著短裙坐在涼椅上併攏的雙腿就在眼前。程泉心中那裡還有什麼氣腦,剛剛路上對娟娟的恨早已一骨腦的都拋到九宵雲外;其實大多數男人生氣的時候都只是像正在哭鬧的小孩,只要媽媽把奶嘴塞進他嘴裡、再抱在懷裡搖個兩下也就不哭不鬧破涕為笑了,只是有時候女人卻不一定願意付出給男人這一點溫柔。游完泳在回東大附小的路上程泉一路輕鬆愉快的走在娟娟旁邊,還不斷向小朋友強調『娟娟老師常撐著洋傘,是因為娟娟老師是個"淑女老師",所以妳們女生長大也要學習哦。』娟娟笑的開心,也不否認、似乎也願意讓程泉一直與她並肩的走在一起。

5. 大明對娟娟的苦戀

大明這個夜晚又打電話給致男向他訴苦,他說娟娟都對他不理不采的讓他好難過都無心唸書、這次期末考被當了一屁股;致男和大明是彰師院的同班同學又是學校的排球校隊,所以交情特別好、而大明在追求娟秀更是他們班上眾所皆知事。大明不斷向致男打聽娟娟在YMCA的情形『娟娟現在好不好?有沒有人在追求娟娟?』;致男只是一再安慰大明『功課還是很重要的!你不要為了感情的事搞到最後都畢不了業。』『娟娟我會幫你看好啦!不會讓她在YMCA被追走!不過我也只能盡力、畢竟娟娟腳長在她自己身上!』。致男事實上是有點壓力的,畢竟娟娟會來到YMCA帶營隊活動也是因為有他在這裡的緣故;假如娟娟真的YMCA被別的男生追走了,那他以後將有何臉面再面對他最好的同學─大明。

書籤:【1/2/3/4/5】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