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籤:【1/2/3/4/5/6/7/8/9】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

第八章/兩心既已相許娟娟當兵前的誓約程泉與佳人情更繾綣

1. 人生夢中夢醒

時間2095年9月x日:大度山上亂葬崗的新墳每年都在不斷增加,而荒草漫漫中的舊墳也一年一年在被人遺忘、還有關於那埋在墳裡的故事;「塵歸塵、土歸土」誰會在乎那墳裡的枯骨曾經活過、每個人汲汲營營的生命又真的能留下什麼;財富能留住嗎?愛情能留住嗎?所謂的功成名就又能留住嗎?

程泉一直陰魂不散的飄蕩在這個曾經讓他快樂過的大度山,他暴屍荒野的殘骸已經沒有頭,因為他的頭顱前幾天已經被野狗叼去當食物了;事實上!可以說他在活著的時候就已經沒有頭,因為當他所愛的女人離他而去他的人生早就失去方向、只是渾渾噩噩行屍走肉的過完他的一生。程泉還是有記憶的,這也是他的生命最後所能留下;只是他原本以為能留住的回憶也漸漸遺忘了流失了,就像他散落在亂葬崗的殘骸如今也已經被虫蟻、啃的只剩下幾根骨頭與最後的那段殘缺回憶。

「生命失去的部分永遠是不會再回來了,而娟娟妳真的從我的生命中永遠離去了嗎?」程泉是上不了天堂的因為他心中充滿了遺憾;他只能在亂葬崗等待他那最後的一縷幽魂魂飛魄散。「卿並非無情人、我這一百年來沒有一天不想妳,妳為何卻從未再到我的夢中與我相聚?」每個人遲早都是要所愛的人遺忘的,程泉在大度山最後的那段殘缺的人生回憶也已經漸漸的模糊、而娟娟她已經是別人的妻子,程泉卻還是緊抓著最後的回憶不願將她遺忘。

2. 結婚喜帖、東大附小致男的責備與勸告

「1993年11月x日:深秋的感覺總讓人有些許淒涼,我今天還是忍不住抽空到東大附小去找致男、向他打聽關於娟娟的消息;他說娟娟上個月已經和他們學校的那個男訂婚,下個月十二月聖誕節過後他們就要舉行婚禮結婚。我自從九月底就再和娟娟沒有任何連絡了,覺得整個人渾渾噩噩、也不知這一個多月我是怎麼渡過的;只是親耳從致男的口裡証實了娟娟要結婚的日子,即使早已有心裡準備、我還是忍不住又悲從中來。同樣得東大附小、景物依舊,我總以為當我回頭依然會看見娟娟那含苞待放的模樣,只待 心上人走來就將為我而蓓蕾怒放;三年前同樣的綠蔭下、同樣的路,我舉目所及都是娟娟和我走過的足跡、還有多少朋友曾經的祝福。

致男說他已經接到娟娟結婚的喜帖,封面用的是她和那個男老師的婚紗照;我想娟娟穿新娘婚紗一定很漂亮吧!所以我忍不住想向致男要娟娟的婚紗照的結婚喜帖、做紀念。然而致男拒絕了、他看都不讓我看娟娟穿婚紗當新娘的樣子,只是告訴我一切都已經結束了;我覺得很遺憾,我無法擁有娟娟這一生中當新娘最美的那一天、甚至我連想再看一眼都看不到。

娟娟現在待嫁的心情又是如何呢?深秋我們論及婚嫁的愛情在蕭瑟的風中凋零了,而九月我們還一起到處在找房子準備結婚;秋天這季節!女人心情的轉變為何如此迅速難測、像狂風掃過滿地落葉愁煞人。『娟娟現在跟你之間很迷惘,那個男老師正好介入、是趁虛而入撿到娟娟的當妻子的!』致男後來又問我說『娟娟如果和那個男老師有一天離婚了、你還會願意再娶她當妻子嗎?』我猶豫了很久...」

3. 娟娟結婚前夕,程泉還娟娟戒指與項鍊

一九九三年冬天,聖誕夜、程泉又回到東海大學回憶往事;一樣的大紅燈籠高高掛在校門口進去的整條約農路;一樣大放光芒的路思義教堂,一樣用繁星一閃一閃的小燈裝飾成聖誕樹的月光草坪。程泉去年聖誕夜也曾帶娟娟來到大度山、參加東海大學的聖誕舞會;然而去年兩個人燦爛的心情、歡笑的臉龐,今年卻只剩下程泉落寞孤單的身影徘徊。

男女之間的情緣縱有時盡、此恨卻綿綿無絕期;到過大度山這個他與娟娟相識相戀的東海大學後,程泉只是繞了一圈、失去了伴侶也不想在此地停留太久;隨即他便順著中港路再直奔台中市,就像從前要去與娟娟約會一樣。「大後天、娟娟就要結婚了!她今晚打扮的漂亮嗎?!她現在又是做什麼呢?」程泉騎著機車一路想著;事實上這一、二月自從聽到娟娟與人訂婚的消息以來,程泉的精神狀態始終渙散、工作之餘的時間一個人飄來蕩去更像是游魂四處徘徊。他是常來台中找娟娟的,只是卻都是站在馬路的對面、望著娟娟二樓的房間窗口更藉著行道樹來隱藏自己;「娟娟已經是別人的妻子!自己是該從她的生命抽離,該永遠的消失了!」這是社會的道德規範,程泉知道也會遵守的、只是他還是想把握最後的機會,把娟娟退還給他的訂情之物再送還給娟娟。畢竟那是該屬於娟娟的生命的,那條金項鍊還有那顆金戒指

是三年前的夏天在東海大學農牧場、他已經送給了娟娟的。

娟娟二樓房間窗口的燈還是亮著,程泉最愛的女人就在裡面、然而他並沒再像從前在娟娟她家樓下騎樓的那具公用電話、打電話給娟娟相約見面;這裡並不算是鬧區,漆黑的小巷子晚上十點多已經沒有行人、即使程泉好想像從前再去按娟娟她家樓下的對講機、然而他在漆黑的騎樓站了好久最後還是放棄了。「還是不要再打擾娟娟了!」程泉把手中裝在銀樓的小盒子裡再套著絨布袋的那條金項鍊還有金戒指,使勁的往二樓娟娟房間外陽台的鐵窗拋上去;"喀"一聲、小金飾盒撞到了鐵窗的欄竿又掉下來了,掉到暗巷的泊油路上又是"喀"一聲、在如此寂靜的夜恰似程泉心碎了的聲音。

「還好!盒子沒摔碎!」程泉從柏油路上撿起了金飾盒,檢查了一下、然後再次又往娟娟二樓陽台的鐵窗往上拋;"喀"一聲、"喀"的又一聲,程泉把金飾盒一次一次的往上拋、金飾盒卻又一次 一次的往下墜,在寂靜的暗巷直要把他的心真的都摔碎。他再次使勁往上拋,金飾盒的小絨布袋這次總算是輕輕的掛在、一株玫瑰花伸出鐵窗外的枝葉上;只是樣子不安穩恐怕風輕輕一吹又要掉下來了,當此進退不得的情景、程泉不得已的只好到騎樓撥了公用電話給娟娟,請她到陽台把掛在玫瑰花枝上的金飾盒拿進去。

『喂!』聽娟娟的聲音好像是剛從夢中醒來,慵懶而渙散;時隔兩個多月,程泉終於再次在電話裡聽到娟娟熟悉的聲音、剎那心中卻不禁百感交集;『娟娟!是我!我現在在妳家樓下』程泉在漆黑的騎樓裡說著『我要祝妳幸福,我知道妳大後天就要結婚了,我只是想要來祝福妳。』『嗯!』二個多月沒連絡了,剛從夢中醒來娟娟似乎一時也分不清這是誰打的電話、只是陌生的回應了一聲;『娟娟!妳現在到陽台,在那盆玫瑰花上有掛著一個小絨布袋;妳快去把它拿進來、才不會又被風吹掉下來。』程泉在樓下有點急著的對娟娟說。『那是什麼東西?』娟娟在電話裡又聽了這 段話,總算聽清楚了、這是久未曾再連絡的程泉,卻讓自己的聲音不禁又顫抖哽咽;『那是我從前送妳的東西!我要再還給妳,那應該是屬於妳的!』程泉在電話裡說著;『嗯~』娟娟哽咽的應了一聲、跟著就到陽台把那金飾盒拿進了房間。

『謝~謝~』娟娟在二樓的房間忍不住又哭了,當她看見這三年前程泉在東海牧場送給她的訂情之物、今夜又回到她的身邊;『娟娟!我只要來祝妳幸福!妳不要再哭了哦!我要走了!我掛電話了哦!再見!』程泉在樓下電話裡聽見娟娟又開始啜泣;「新娘在結婚前夕是最漂亮的,娟娟可不要在今晚把她這幾天的新娘蛦ㄜ糊了!」聽到娟娟哭泣程泉他突然感到心慌的想起,他是不要娟娟再哭的、急忙的想掛電話離去。『再~見~』娟娟在電話裡最後說這兩個字、聲音顫抖的拉的好長;經過了十年、二十年、一百年,這兩字始終都還在程泉的心底迴盪、『再~見~』。

4. 遲了一步的婚禮 只有滿街鞭炮屑

時間2095年12月x日:大度山上的亂葬崗程泉的墳上飄來一張廟宇的詩籤,詩籤的題為:「范丹洗浴遇賢妻」,詩句的解說是「選出牡丹第 一枝、勸君折取莫遲疑、世間若問相知處、萬事逢春正及時。」問婚姻:大吉;這張詩籤是來自清水紫雲嚴觀音廟的籤,它已經在大度山的風飄蕩了百年卻始終未曾落地、因為觀音菩薩用這支籤欺騙了程泉一百年在痛苦深淵無法超生。程泉一直保留著百年前的那個夏天,在他要去當兵的前一天與娟娟在清水紫雲嚴觀音廟抽的這支籤;「問婚姻:大吉」程泉的屍骸散落在亂葬崗的夜幕中無聲的吶喊;他被他所愛的人遺棄了─娟娟、觀音菩薩還有包括他心中的宗教都已離他遠去,就像百年前十二月二十五日的聖誕節。

「1993年12月25日:娟娟她對我的愛是再也不會回來了,今天我一整天都躲在台中父母剛為我買的大套房裡、因為明天娟娟就要出嫁了;我只想找個有厚重的鐵門的小空間把自己鎖住、讓自己不瘋狂。一整天我只是覺的精神恍忽昏昏欲睡、對生命一點再活下去的意念都沒有,中午剛過不久;我突然感覺一陣彷彿刀刺入心臟的劇痛、痛的我站不起的在地板蜷曲倒臥,這種情形我以前從未有過。

「如果我將死、我只是好想再看見娟娟最後一眼。」腦海一個唸頭閃過、心痛稍歇於是我便再度騎著車往娟娟她家去;只是遲了一步,娟娟她家的門窗都早已緊鎖、空留下滿街的鞭炮屑,還有門口的大喜字。我記得致男說,娟娟是明天才要出嫁的、怎麼今天我還來不及看她最後一眼她就已經當了別人的新娘;娟娟妳把我心也帶走了,應該就是在我心痛的那個時刻吧!妳已穿著白色婚紗走出家門口;娟娟妳把我的生命都已經都燒成灰燼,娟娟妳把我的靈魂、我的感情都掏空了。」

娟娟的身子與感情都已經被程泉掏空了的去嫁給一個剛認識的男人,十二月二十五日這是她大喜的日子卻也是她今生最傷心的一天;昨晚聖誕夜接到程泉的最後一通電話,往事歷歷在她心中一股悲傷的緒就已難以宣洩、直到今天中午穿上白色婚色婚紗、即使化上了新娘衖椄O掩不住她的兩個眼睛哭的紅紅腫腫的。新郎要來接新娘的禮車來了,娟娟的精神一直還是恍忽著、心不在焉、只是行禮如儀的任歡天喜地的新郎拉著她的手做著新娘該做的事;「你不娶、我不嫁」在與新郎拜別父母的時候,娟娟混亂的腦海中突然又想起三年前的夏天;程泉的當兵前夕,她是口口聲聲對程泉這麼說、然而她就要出嫁了而程泉呢?我的新郎呢?新娘出嫁是該流淚的,娟娟開始流淚了;然而卻沒有人真正知道她此刻的結婚卻與真心相愛的人分離的心情、只說她戀家、孝順不忍離開父母。

新郎攙扶著新娘走上禮車了,娟娟的母親拿出一盆水往外一潑「嫁出去的女兒是潑出的水」、「覆水已難收」;沖天炮、笛子聲炮、漫天的鞭炮聲滿街的響了,娟娟突然萬分後悔的哭成了淚人兒、把濃妝都哭糊了的在心中不斷的吶喊「程泉~你在那裡~」。禮車終於慢慢開動,滿街的鞭炮聲中娟娟的心同時也被炸的粉碎、「棒打鴛鴦散」;當有情人終不能眷屬那撕裂的痛楚、是會讓兩個人同時都感受到的;是的!這是「這是心電感應」,當娟坐上禮車離去的那一刻、也正是程泉感到錐心之痛的時候,這是兩個有情人今生今世永遠告別、比死還痛苦的生別離。

「娟娟不是明天才當新娘出嫁嗎?怎麼今天現在就人去樓空了!」程泉趕到娟娟她家的時候,娟娟的禮車剛離去、地上的鞭炮屑都還是熱的;「我只是想看見妳當新娘的樣子;娟娟!我來的太遲了!對不起!」程泉意氣消沉的坐在娟娟她家的騎樓、神情越來越恍惚,而當一個人的精神受到重大打擊、是會產生病變的,這是會將人折磨到死的病。「沒有意義了!生命的什麼對我都沒有意義了!」程泉開始喃喃自語的在嘴裡不斷唸著這句話,兩個眼眸他的瞳孔更都散了找不到生命的焦點;這是一種心靈上類似漸凍人的病,他已開始喪失記憶、喪失以往的能力、漸漸漸漸消沉的他只是將自不斷封閉在一層又一層厚重的鐵門裡。

「娟娟過了今晚的洞房花蠋夜,她就是別人的妻子了!」其實在娟娟結婚這一天程泉他就已經死了,他只是行屍走肉般的一直在街上撿著鞭炮屑、然後一個又一個的把它放進自己的口袋;因為這是他對娟娟當新娘最後所能留下的紀念,任路上人來人往投以怪異的眼光、他還是面無表情的不斷撿著地上的鞭炮屑,直到一輛掃街車來把娟娟已出嫁的痕跡掃的一乾二淨。

5. 洞房花燭夜與清水A片電影院

夜幕已低垂,程泉在娟娟當新娘出嫁這一天、在娟娟她家人去樓空的騎樓一直坐到天黑;而娟娟這個夜晚是再也不會回來了,因為今晚是新郎與新娘的洞房花蠋夜。「洞房花燭夜」這是人類社會公開認定的男人與女人結合成配偶的一種儀式,透過這個儀式雄性動物以佔有雌性動物的身體昭告天下;「這女人從此是屬於我的,別人不準再侵犯;只有我有權利和她交配、繁衍我的基因傳宗接代。」娟娟今晚就要和那個男人進行這個儀式了,程泉心中萬分痛苦;因為他是一隻在社會上戰敗的雄性動物,從今而後他已失去與娟娟交配讓娟娟為他繁衍的機會。當然人類是有難以割捨的情感的,這種失去伴侶的痛苦更非一般動物失去交配繁衍的權利所能比擬;「娟娟今晚就要和他的丈夫交配,用她的身體為他懷孕了!」程泉每當想到這裡就有如萬箭穿心的痛苦;他並不認為娟娟今晚是和他的丈夫「做愛」,因為做愛是指男女之間有愛情的交配才叫作愛。而程泉認為娟娟今晚和那個男人之間親密的性接觸、應該只是一種單純的動物的交配行為;就像三年前在臨去當兵的最後一天,他把娟娟騙進去清水的一家色情電影院看A片、在A片中男女只是以各種奇怪的姿勢不斷交配,而他和娟娟都並不認為那是做愛。

「1990年9月31日:我今天帶娟娟去上了一堂「性教育」的課,明天一大早我就要遠到屏東去當兵了、難分難捨的;我總盼和娟娟的關係能有更進一步親密與穩定,至少能讓我們心靈深處更沒距離的裸裎、於是我計畫帶她去看A片電影。娟娟是那麼矜持含蓄的女孩、若直接告訴她,她一定會嚴詞拒絕死也不去、那我只好用騙的囉;早上我和娟娟還是東海大學約會,中午時分、我告訴娟娟:『我明天就要當兵了,所以下午我想帶她到清水的紫雲嚴觀音廟求平安。』為我明天當兵求平安,娟娟當然一口答應了。

我們在清水紫雲嚴觀音廟前買了香燭,娟娟在這百年古剎果然滿臉虔誠的在菩薩面前為我求平安;當她雙手合十、慈眉善目祈禱,我覺得他比神壇上的觀音菩薩更像是我心中菩薩的模樣、應該是吧!娟娟她原本就是我生命中、救我離苦難的觀音菩薩。拜過了菩薩後來、我們又籤筒中抽籤,當然問的是我們之間的姻緣;觀世音菩薩果然是疼我的,祂賜給了我和娟娟、一支婚姻的上上籤,讓我和娟娟看了籤詩都好高興。這支姻緣上上籤的籤詩我一定要好好保存,用來見証我和娟娟之間今生今世永遠的愛情。

我們離開觀音廟以後,我就帶著娟娟在清水小鎮的街上逛、逛著逛著我刻意的就帶娟娟逛到一家電影院門口;這其實是一家播放A片的色情電影院,我住在清水鎮、也來看過當然知道、但娟娟不知道。我經過電影院就提議娟娟一起進去看場電影,『"享受洞房花燭夜的新娘",這個是什麼電影?名字怪怪的!怎麼聽都沒聽過?』娟娟看著電影院門口隨便張貼著的一張電影名稱、不禁心中懷疑;然而來不及她再考慮了,因為我已快速的買好了兩張電影票、拉著娟娟就進去。

我們看的是什麼電影,娟娟一走進昏昏暗暗的電影院收票處她就明白了、牆上張貼的盡都是男女激情交歡的海報;『啊~你怎麼可以帶人家來看這個!』娟娟有點抗拒輕聲的報怨,然而最後還是在我循循善誘、半推半就之下與我走進了漆黑充滿男女情慾的電影院....」

程泉在他當兵前的最後一天、半哄半騙的把娟娟帶進去色情電影院,拉開布幕走進漆黑的放映廳;掿大的放映廳隱約中好像只有稀稀疏蔬的散坐著幾個人,這讓娟娟原本惴惴不安的心情有點放心、也不再在那麼抗拒了。兩個人偷偷摸摸的在黑暗中找了個電影院後面空曠的位置,色情電影已經在放映了、娟娟坐下後就一直依偎的靠在程泉懷裡、隱藏她不安的心;"享受洞房花燭夜的新娘"影片一開始便是一個穿著婚紗的新娘躺在床上,而新郎在一旁邊百般對她撩撥、邊脫掉自己的衣裳。娟娟自進了電影院開始就變沉默只是覺的兩頰發熱、心跳更是越來越快,幸好電影院漆黑、沒人看見她臉上動人的緋紅;程泉坐下後、手一直摟在娟娟的腰際,他發覺娟娟的身體此時彷彿比平常又更柔軟了、似乎還微微的發熱;反正在電影院不會有人發現,他把手偷偷略往上移、碰觸娟娟腋下藏在衣服裡緊繃的胸罩,然後用手指輕巧的在娟娟的腋下隔著胸罩愛撫著娟娟的乳房。娟娟發現了程泉的手在自己身上亂摸;她沒說什麼、只是把自己的胳肢窩夾的更緊,電影在上演一場男女愛慾的攻防就都在黑暗中進行。

『娟娟!妳看這就是口交!妳要學起來哦!我們結婚了就可以做!』電影中男主角脫下褲子、就把自己的陰莖送到女主角嘴裡讓她一進一出的吸吮、而程泉是從前就看過A片的所以他邊看邊對娟娟解說;『這樣做好奇怪哦!好像是男生在欺負女生!』娟娟依偎在程泉懷裡小小的聲的說著。『老婆!把妳的嘴張開幫我口交!』娟娟他的丈夫洞房花燭夜喝了點酒、滿懷興奮的把娟娟抱到床上後,就脫下自己的褲子掏出早沖血的陰莖要娟娟幫他口交;這是妻子性交前該對丈夫的服務、所以娟娟也只有用她從前答應只親吻程泉的唇含住他丈夫的陰莖為他口交。

『娟娟!妳看這是男生幫女生口交!結婚後我也要親吻妳那裡!』電影中新郎把新娘婚紗裙擺掀開、然後在床緣把他的頭埋進新娘叉開的兩腿間不斷挑逗她的花瓣、而程泉也側著頭低聲的對娟娟解說;『我覺得這樣好不衛生哦!』娟娟小小聲輕柔的說。『不會啦!我看書上說:口腔的細菌比女人的那裡的細菌多!』程泉對娟娟這樣說;娟娟笑了、撒嬌的對程泉說『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不衛生啊!』。『老婆!把妳的腿張開!我幫妳口交讓妳發情!』娟娟他的丈夫洞房花房花燭夜,還來不及脫下娟娟的婚紗就猴急的、把他頭埋進娟娟裙擺下的兩腿間吸吮她的花蕊;這是雄性動物為了順利交配、取悅雌性動物生殖器官的前奏,所以娟娟含苞待放的蓓蕾也漸漸的忍受不了被撥弄而花瓣層層怒放、準備將迎接男性交配。

『娟娟!這個姿勢妳要學起來哦!這是動物交配最自然的姿勢!女生趴著讓男生從後面進入!』電影中新郎讓新娘趴在床上把屁股高高的翹起好露出生殖器官,然後他把他的陰莖挺入新娘豐滿圓潤的兩股間的那道緊閉的縫隙;『好殘忍哦!人家女生的那個那麼小、你們男生那個那麼大,這樣插進去那個女生一定痛的哇哇大叫!』娟娟看到這一幕不禁伸起手來擋住自己的視線、不忍卒賭。『老婆!妳趴著好了、把屁股翹高一點,第一次我要從後面進入妳的身體!』娟娟他的丈夫洞房花房花燭夜、把娟娟赤條條的脫個精光後,就要娟娟像一隻母獸趴在床上,娟娟赤裸裸的很難為情的把自己的生殖器官都暴露在一個男人眼前;這是妻子的義務也是丈夫要求交配的權利,娟娟的丈夫把他的陰莖放在娟娟的閉合的花蕊上磨擦、然後突然往前一挺,整根陰莖已經全都沒入了娟娟的身體粉紅色的花瓣內、娟娟只是感覺一陣劇痛忍不住就湧出了淚。因為娟娟在身體被撕裂插入的剎那間她突然想起了給程泉的諾言,她曾經口口聲聲對程泉說:她會對程泉永遠的忠貞。

6. 完全的掌握佔有與人類奇怪的交配行為

『老婆!我今晚要把妳蹂躪成殘花敗柳!讓妳徹底當我女人』娟娟在洞房花燭夜已經完全被他的丈夫佔有了、就像她和程泉曾在色情電影院看過的;他的丈夫把她抱坐在懷裡、以A片奇怪的各種的姿勢用他的陰莖漲滿了她的身體,因為男人總渴望用這種可以恣意折疊女人得身體的方式來証明、他已完全掌握擁有這個女人。『娟娟!我從今而後是再也無法愛妳了,因為我怨恨這個現實的社會、我更痛恨的是奪走所愛的這整個的世界!』程泉在娟娟的洞房花燭夜,回到家後它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翻著他與娟娟從前的相片;『啊~痛~』娟娟無遐潔白的身軀禁不起她的丈夫一再的搓揉、漸漸的開始扭動有了女人原始的反應,就像她看過的A片中女主角、她不知不覺也隨著他丈夫在她身體裡的抽插而開始發出了女人感覺興奮時的呻吟。

『老婆!準備好哦!我要把我的精子射進妳的陰道,讓妳懷孕我的孩子、明年我就可以當爸爸了!』娟娟在洞房花燭夜可以感覺程泉正從她的心底、漸漸的被他的丈夫驅逐出她的身體;他的丈夫把娟娟的兩腿舉的高高的讓她原本閉合的花瓣大大的張開著,這是他的妻子、這是他的權利,他希望娟娟在白天嫻淑端裝在夜裡在床上淫蕩,這也是所有男人對妻子共同的渴望。『娟娟!妳曾經對我付出最多!在我的生命中妳最愛我!然後最後妳卻也對我最殘忍!』程泉再次翻閱讀著娟娟從前說要給他當妻子的信、只是今宵當娟娟洞房花蠋夜卻只是程泉的心在淌血的時刻;『啊~老公~』娟娟在他的丈夫趴在她身上大力扭動著屁股做最後衝刺的時刻,她終於擋不住身體興奮情不自禁的開始聲聲呼喚她的丈夫,"享受了洞房花蠋夜的新娘"從今而後娟娟的身心靈都已被征服並已接受、她就是這男人的妻子了。

『老婆!我要射了!』娟娟她丈夫的陰莖強烈的衝撞娟娟的蓓蕾已怒放的陰道、他趴在娟娟的耳畔大聲的喘息著;跟著身體一陣又一陣的抽蓄、他已經把他會讓娟娟的肚子懷孕的白色黏稠液體全都傾洩注入了娟娟為他而張開的陰道。『娟娟!莫要說今生無緣、就算是有來生我也再不想看見妳!永生永世我只想帶著這痛苦怨恨這人間!』當娟娟的丈夫把他的精子射入娟娟的陰道那一刻,程泉的嘴角突然露出了一絲詭異的久違的笑容;他的身體已經沒有溫度正確的說法是已經死亡、從此在這個世界將多了一個冷血的人,牠的名字叫做魔鬼、生生世世牠都將孤獨的活在冰冷的地獄痛苦的無底深淵。『啊~老公!啊~我愛你!啊~』娟娟感到萬分幸福,當她丈夫趴在她身上射精的那一刻、她的雙手不由自主的就緊抱著她的丈夫愛撫;而女人的陰道感受到了男人的陰莖射出了滾燙的精液更是一開一闔的不斷收縮、想把它吸吮到自己的子宮享受高潮授精,娟娟她無意識的把兩腿高高的舉起像花朵般的包圍著、夾緊迎合他的丈夫的衝刺、就像是人生重新找到了幸福的小女人─妻子。

娟娟的丈夫洞房花燭夜,把他的精子終於射進了娟娟與他交配的陰道、進入了子 宮,這是他做丈夫的權利;就像是狗在電線竿灑尿劃定自己的勢力範圍一樣,娟娟的丈夫已經用他的陰莖証明了、從此以後娟娟就是他的妻子、他的女人。

7. 男女情緣輪迴糾纏之補償與報復

時間2095年12月25日:大度山上亂葬崗,程泉終於真的已經從他百年前、那場痛苦的人生夢中夢醒了!。百年前的大度山是夢、百年前的東海大學是夢、百年前的娟娟也只過是個夢;而今夢醒的他卻只不過是一縷飄來蕩去找不到歸宿的幽魂。「昨日之日彷彿昨日死」只是心中多少遺憾無處宣洩,男女的情緣為何相聚又為何分離;空留下這大度山的亂葬崗,每個墳裡埋的、誰又沒有快樂與悲傷的故事。

「還好只不過是場惡夢、我終於夢醒了!」程泉的幽魂獨坐在自已的墳上、回想著他剛剛到過人間的那場夢,心中卻有無盡的淒涼,就像剛出生的嬰兒不斷的想哭;「我究竟在人間在不斷輪迴中想尋找什麼?」日夜啼哭的嬰兒看到觀音菩薩就不哭了,然而觀音菩薩終究無法真的救贖魔鬼、卻只是讓魔鬼對這世間的怨恨更怨恨的不斷想報復。

『你既然醒了!還不快跟我們到十八層地獄去受上刀山、下油鍋的懲罰;』寧靜的亂葬崗午夜突然陰風怒號,程泉還來及回神;亂葬崗的墳裡卻已鑽出一個一個的牛頭馬面、手裡拿著腳撩手銬要來擒他。『你生時沉溺在男女情慾、死了百年更還貪戀流連在這紅塵;人人要是像你這樣、那整個生命整個人整個輪迴都要崩潰了,今日我等非擒你到地獄受永不超生之苦不可!』牛頭馬面說著就從四面八方、猙獰的向程泉圍了過來;『菩薩!救我!菩薩!』程泉在黑暗的亂葬崗、陰風慘慘的叢草間到處逃竄,忽見前方花園公墓出現了一道慈悲溫柔的光茫、他連滾帶爬的急忙奔過去。

『程泉!這只不過是一場夢,只要你把愛恨的一切都放下、心中無牽無掛這場夢它自然會消失在虛無飄渺間!』慈光普照中、觀音菩薩溫柔的想超渡程泉這亡魂心中對世間的恨怨、當程泉爬到了她腳下;『娟娟!妳是娟娟嗎?』程泉爬到觀音菩薩腳下,只覺她說話的聲音熟悉、忍住他抬頭往上看去,此時出現在眼前這熟悉的臉龐可不正是讓他朝思暮念的娟娟。

『程泉!我現在已經是別人的妻子了!我再管不了你的死活、還有那麼痛苦!你自己要生要死隨你自己去吧!』觀音菩薩不見了,娟娟的臉龐更由慈愛轉為對程泉的怒氣;『我只是個需要被疼被愛的女人!我不是你救苦救難的觀音菩薩!你不要在做夢了!』娟娟說著便拂袖轉身和一個男人離去、黑暗中徒留下程泉在痛苦深淵。牛頭馬面群圍過來、又是腳撩又是手銬的把程泉五花大綁,拖下地獄與不超生;程泉拼命的掙扎可是全身就是動彈不得;「鬼壓床了!」,程泉躺在清水家裡的床上,剛從夢中醒來,他只感覺眼前一片漆黑渾身是更動彈不得的心中暗叫不好!心慌的不斷的掙扎。

8. 溫熱的兩腿間與當兵前的最後一夜

「大概是明天就要當兵,壓力太了、才會鬼壓床!」程泉掙扎的身體終於逃離了鬼壓床、可以動了,躺在床上他仍不斷的回想剛剛做的那個可怕的夢魘;『現在是:十一點五十分』看了看手錶、確定了一下時間,再看了一下牆上的日曆『一九九O年九月三十一日』。他總算是真的放心了,只是剛才那個惡夢真的做的好長、竟然還夢到娟娟與別人結婚離他而去、然後他死了被葬在大度山上的亂葬崗;「還好只不過是場惡夢、我終於夢醒了!」那個可怕的夢魘做了一百多年,但程泉想著他是十點多睡的到現在也不過睡了一個多小時而已、竟然在夢裡卻已經過了一百年。「娟娟!她是屬於我的!她是不可能會離開我的,她說她一定會等我當兵回來;然後她要嫁給我當妻子』程泉躺在床上帶著笑意不斷的又回想;晚上九點多時、他剛剛還在台中市與娟娟甜蜜的道別『娟娟!我的人生終於真的擁有一個愛我的女人了,等我當兵退伍一定就要娶妳當我的妻子。」

「1990年9月31日:明天十月一日、我就要當兵去了,今晚送娟娟回家在她家附近的十字路口、我們都難分難捨;娟娟下了機車跟我說「再見」,我坐在機車上卻還是摟著她的纖腰抱住她不放。『我既然選擇了你!我就會對你忠貞!程泉!你放心的去當兵吧!』娟娟對我這樣說,讓我覺得好甜蜜;忍不住我又把她的身體摟的更近些、就在十字路口接吻,現在娟娟也都不抗拒了。

『我會一直等你到當兵回來,然後嫁給你當妻子的!程泉你只要平平安安的!其他什麼你都不必擔心!』娟娟今晚穿著粉紅色連身洋裝像個小公主似的,當我坐在機車上摟著她;她的身體不得不向前傾,然後長裙下的兩腿更不得不分開,用她叉開的兩腿的胯間抵住我只穿著短褲的腿在這最後的夏夜。『娟娟!今生今世、非妳我不娶!』接吻過後娟娟的臉始終紅紅的好美,我更能感覺到她那叉開的兩腿間有一股熱氣散發、讓我穿短褲裸露的腿好溫暖。

『程泉!今生今世、我也非你不嫁!這樣你可放心了吧!明天就要當兵,時間也不早了、你還是快點回家!』娟娟的子宮因為愛情的沖血而散發出來的熱氣,從她的產道不斷的溫熱了我的腿、我的全身;直到我騎著機車返家的路上,我的腿娟娟的下體靠過的地方依然有點像露水的微濕;娟娟她現在還是純潔完整無遐的處女,而當我當兵退伍、她就要給我當我的妻子,有了娟娟、我真的覺得好幸福、生命好滿足....」

9. 失去了伴侶的單頂鶴從此天涯單飛

我無法忘懷的愛人妳曾經如此深情讓我無法忘懷 、每當秋天飛來就像候鳥的我總想回到這的我們曾經相處愉快的地方尋找一個答案 。

關於年輕的妳說這個世界上有一種候鳥它一生只有一個伴侶失去了伴侶的從此就天涯單飛、是否這是真的我不知道但現在我總想告訴妳我已知道;

在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些男人一輩子只愛一個女人 就像是我、自從失去了妳我從此就在天涯飄泊寧願虛度人生時光因為愛如此[深情讓我無法將妳忘懷。

我認識妳最大的收獲是有生之年我始終有妳可以讓我思念,鴻雁從天邊飛來人已去即使樓已空在我們曾經共築的愛巢我卻總以為妳還會回到我身邊。」

 書籤:【1/2/3/4/5/6/7/8/9】       上一頁/下一頁/返回首頁/返回目錄